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86章我的利刃涂滿毒藥舔~~

第86章我的利刃涂滿毒藥舔~~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繼續求三江推薦票,反正不要錢,幫幫忙啦,觀眾老爺們。【愛書屋】跪求大腿帶我上前五啊!!作者君第一次舔著臉求不要錢的票票,求成全。)

    當卡洛斯遭遇南下獸人前鋒,部隊傷亡過半時,不甘寂寞的聖騎士召喚了頂尖盜賊禿兄和為禿兄賣命的手下。

    一個瘋狂而大膽的計劃誕生了。

    大風起兮雲飛揚,投毒暗殺燒它娘!

    為了緩解戰爭壓力,卡洛斯準備策劃一起特種作戰,利用投毒污染水源、暗殺部落領袖、焚毀軍械糧草等方式延緩獸人的攻勢。

    為此,間歇性抽風的卡洛斯將行動小隊命名為盟軍敢死隊,行動代號為使命召喚,自己的臨時代號為斯內克,禿兄的臨時代號為四十七。

    卡洛斯和他的潛行者小分隊在大法師方磚的幫助下,利用不穩定的傳送門神不知鬼不覺的摸到了部落南下部隊臨時大營附近。

    在四十七向斯內克抱怨穿過不穩定的傳送門比受刑還難受之後,盟軍敢死隊秘密潛入部落營地。

    在粗制濫造的各種建議帳篷堆里,盟軍敢死隊的成員發現大營空空蕩蕩,守備力量薄弱。

    興奮的斯內克在疑似敵軍指揮所的一個帳篷內發現了完全看不懂的可疑地圖一張,不認識的獸人文件若干。

    三十分鐘後,四十七向斯內克報告,獸人糧草堆積點有重兵把守,除糧倉外完全找不到有價值的縱火目標,請求上級指示。

    斯內克深思熟慮之後,決定隨便燒點什麼,然後撤退。

    當盟軍敢死隊胡亂布置完燃燒物後,獸人的糧倉居然發生了火災。

    斯內克詢問四十七是他干的嗎,四十七無語望天。

    按照a計劃點火制造混亂後盟軍敢死隊逃離現場,路上遇到藍色有角帶蹄人型生物一只。

    阻止四十七的敵對行為,斯內克用聖光治療了傷痕累累的藍色有角帶蹄人型生物,對方淚眼婆娑的用指尖小心的觸踫斯內克的額頭。

    “願聖光指引你前進的道路,好心人,救救我啊!”

    心靈的回響震撼了斯內克的心神。

    難道德萊尼都是不裝逼會死星人嗎,都慘成這樣了還聖光指引道路。

    五天後,卡洛斯接到了聯盟總指揮洛薩親筆簽發的表彰文書。

    “將軍,您的功績如此偉大,區區十余人就搗毀了部落大軍的糧倉,為何在上報文書上要謊稱是兩百人的小分隊?”伊米爾不解的問道。

    “當然是為了你們的晉升之路,跟我混,總得為你們考慮。”做了這麼多年貴族,卡洛斯的冠冕堂皇的謊話張嘴就來。

    看著感動的一塌糊涂的伊米爾,硬化氪金臉皮的卡洛斯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如實上報,阿歷克斯.巴羅夫同志不拔掉我一層皮見鬼了!

    本著遇事不決找法師,疑難雜癥找法爺,髒活累活找方磚的原則,將路上偶然踫到的麻煩交給了大法師方磚。

    五天後,方磚告訴卡洛斯,已經可以進行語言交流了。

    “方磚叔,難道達拉然的魔法文明已經發達到研究出通曉語言的法術了?”卡洛斯一臉驚奇的問道。

    “有這等法術老夫還用花費那麼多時間學習各種語言?你送來的那種叫德萊尼人的生物本身就是有文化的主,用記憶增強法術教會他基本文字語法,剩下的就是填鴨式教育了。”方磚叔一臉回味的說道,“想當年我還是中級法師的時候,也干過家庭教師的活,啟蒙教育什麼也算是老本行了,彭格列家族那麼廢柴的大少爺都被我教育出了個人樣。除了傳說中的里包恩,老夫就是家教界的no.1。”

    “好厲害的樣子,那我去問話了。”卡洛斯說著,走進了關押德萊尼人的帳篷。

    “你好。”

    “你好。”

    “我叫卡洛斯.巴羅夫,你叫什麼。”

    “我叫萊昂納多。”

    “……”

    “……”

    這九十年代企鵝剛興起時的好友對話即視感怎麼回事。

    卡洛斯深吸了一口氣。

    “能講述下你的故事嗎?”

    “我是德萊尼人,來自德拉諾,獸人,大大地壞,殺人,搶糧,花姑娘地干活,我,俘虜。”

    卡洛斯一口老血憋回胸口,半晌說不出話。

    “萊昂納多先生,請詳細些,我遠比您想象中知道的多的多,維倫大先知還好嗎?”

    萊昂納多突然興奮起來。

    “願聖光指引我們前進的道路!年輕的聖光所有者,謝謝你救了我,偉大的先知維倫安好,那些丑陋的獸人任何妄圖刺殺大先知維倫的企圖都不會成功!”

    說話終于順溜了。

    “據我所知,獸人制造了沙塔斯慘案後,並沒有留下男性德萊尼人的記錄。”

    萊昂納多陷入了悲痛的回憶中,表情悲苦。

    “是的,他們殺死男人、老人和孩子,凌辱婦女。但是我是蘭特瑞索的舅舅,蘭特瑞索曾經送我一條獸人風格的掛鏈,那東西救了我一命。”

    卡洛斯腦袋有點轉不過來。

    “蘭特瑞索?蘭特瑞索.火刃?劍聖蘭特瑞索?”

    “沒有想到蘭特瑞索居然如此出名,連艾澤拉斯的人類都知道他的大名。”

    “你,德萊尼人。蘭特瑞索,獸人。舅舅?”

    “是的,蘭特瑞索的母親是我妹妹,她和蘭特瑞索的父親自由戀愛,生下了蘭特瑞索。他們的婚姻甚至受到了大先知維倫和獸人的薩滿大師耐奧祖的祝福。那的時候的獸人還沒有那麼狂暴嗜血,德萊尼和獸人的關系在那個時候是很融洽的。但是一切的美好時光毫無征兆的就結束了。”

    萊昂納多顯然又沉浸在悲痛的會議中,一臉的苦澀。

    “你是怎麼來艾澤拉斯的。”

    “獸人想通過我找到幸存的德萊尼人避難所,得知他們企圖的我不敢離開外甥的庇護,只好呆在火刃氏族苟延殘喘。蘭特瑞索因為反戰,被部落所不容,一個人避難去了。臨走前

    ,我外甥將我托福給另一個值得尊敬的劍聖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照顧。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隨部落來到這里,我也就跟著來了。”

    “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這名字……”

    “每年的繁殖季節,狂暴的裂蹄牛都是納格蘭草原的天災。波赤恩因為精湛的技藝和卓絕的戰果,獲得了裂蹄牛屠殺者的稱號,所以被稱為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

    不行,這是離題萬里多等閑的節奏,卡洛斯反應過來正事還沒有問,不是關心這些八卦的時候。

    “糧倉那把大火是你放的?”

    “是的,我痛恨獸人,除了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和那些幫助過我的,我恨不得殺光所有的獸人。但是我辦不到,沙塔斯被摧毀前,我是個珠寶打磨師,並沒有學到高超的武藝。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安排我為他轉職做飯,我有資格進出糧倉。那天晚上獸人有大行動,我借口為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制作宵夜,大半夜混進了糧倉,用干草做引信放了把火,準備趁亂逃脫。然後遇到了你們。”

    “您提供的情報很重要,我以聯盟少將的身份宣布,德萊尼人萊昂納多現在收到聯盟的庇護,你安全了。”

    “謝謝,謝謝”

    卡洛斯和萊昂納多雙手緊握,兩邊都感覺自己運氣好爆了,這是撿到寶了啊!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