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87章都是石頭門的錯

第87章都是石頭門的錯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從聯盟少將卡洛斯從部落獸人那里營救出星際友人萊昂納多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個月。

    在這本應是喜悅的豐收時節,鮮血和殺戮主宰了富饒的希爾布萊德丘陵。

    盡管部落大軍橫沖直闖,在真面戰場佔據了絕對的主動,但是統一了指揮權的聯盟軍隊嚴格落實了總指揮洛薩關于“高築牆,深挖坑,層層布防,寸土必爭”的戰略方針指示,將部落大軍死死的困在了希爾布萊德戰區。

    根據德萊尼人萊昂納多提供的情報,部落糟糕的後勤補給嚴重的制約了部落的戰斗力。

    所以在和鐵爐堡國王麥格尼.銅須協商過後,矮人和侏儒改變了戰術,將戰略重心由收復失地改為騷擾部落的後勤運輸部隊。

    而蠻錘矮人雖然不願意正式加入聯盟,卻願意為了打擊共同敵人而為聯盟提供空中支援。由侏儒科學家們精心設計的空戰裝甲以及符合空氣動力學的新造型投擲戰錘,讓勇敢的空騎士們在和紅龍的戰斗中如虎添翼,天空不再是聯盟的生命禁區。

    在短短的兩個月間,克爾甦加德和部落的術士們進行的暗戰次數不下三位數,偵查與反偵察,詛咒與解除詛咒,正面戰場的大型魔法戰,一切的一切讓這位達拉然的天才大法師疲憊之余又倍感欣喜。

    見識到戰爭殘酷性的肯瑞托副議長克爾甦加德大師更是同意在返回達拉然後全力游說肯瑞托為聯盟提供更多的支援。

    即使有種種利好消息,卡洛斯在戰報通告的背後還是看出了大問題————正面戰場,聯盟處于被壓倒性的劣勢。

    開戰三個月時間不到,聯盟前前後後損失了五萬士兵。五萬,是陣亡數量,傷殘者更甚。

    部落的後勤吃緊,聯盟的兵力吃緊,各位國王們趕回國內進行第二次大規模征兵。

    在當前詭異的平靜下,是兩只戰爭巨獸各自舔著傷口的蓄勢待發。最多還有兩個星期,農田里的莊稼就該長成了,部落不會放任聯盟安心收割的,新的大戰就要打響。

    各個戰場的潰敗,造就了白銀之手騎士團的威名,聯盟方的大佬終于發現這些強悍的聖騎士是對抗獸人的有力武器,所以更多的聖騎士出現了。

    新一批的轉職聖騎士名單卡洛斯也有一份,真是星光璀璨啊!

    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未來的灰燼使者。

    埃里戈爾,日後銀色黎明的總指揮,被稱為黎明使者的家伙。

    斯坦索姆的全城少女的夢中情人,含著金湯匙出生的高富帥,美型又強力的大騎士,瑞文戴爾。

    弗雷德•阿比迪斯,原本歷史上的血色十字軍大將軍,貫徹了愛與真實的正義的男人。當然,廣大or記住他的根本原因是因為他有個好女兒。

    布羅莫斯•格魯諾爾,這個矮人特色的姓名引起了卡洛斯的特別關注,戰爭終于迫使聯盟放下了蒼白的高傲,向矮人共享了聖騎士的轉職秘密嗎。

    ……

    短短的三頁紙,一百七十三個名字,這就是第三批聖騎士名單。看著這些似曾相識或重生後有所耳聞的名字,卡洛斯竟然有些痴了。

    “將軍,阿歷克斯.巴羅夫大公送來的第三批補充兵員到了。”伊米爾興奮的走進指揮部向卡洛斯報告。

    初次交戰後,聯盟總指揮很快補全了明星部隊卡洛斯獨立兵團的編制缺額,但是在獸人的猛烈進攻中,整個聯盟軍隊損失都很大,卡洛斯兩個月內前前後後三次較大規模交戰,小規模的摩擦更是不計其數。【愛書屋】最終,卡洛斯認清了一個現實————部落比聯盟更會打仗。

    而此時,卡洛斯已經親手寫了三千三百二十二封陣亡通知書。

    “丹德瑪大師也來了。”伊米爾補充了一句。

    “好好安置新兵們,明天開始針對性訓練,別讓新人盲目自信,也別嚇壞了他們,剩下的自己把握,然後請丹德瑪大師進來。”卡洛斯經過殘酷的戰爭洗禮,氣質越發沉澱,威嚴日盛。

    “您的意志。”伊米爾行禮告退。

    一盞茶的時間後,丹德瑪來到了卡洛斯面前。

    “許久不見,變成熟了,我的朋友卡洛斯。”丹德瑪.藍羽也不客氣,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許久不見,你妹妹找到了嗎?”卡洛斯問道。

    “沒有,所有的線索都被截斷,我仿佛陷入層層迷霧中。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她還活著。”丹德瑪撓了撓腦袋,自嘲般的笑了笑。

    “我需要你的幫助,大師。”卡洛斯遣退指揮部里的其他人,如是說道。

    “先說來听听。”丹德瑪.藍羽並沒有大包大攬,反而顯得很慎重。

    “未來的一段時間,我可能會短暫的離開我的軍隊,我需要一個有能力的指揮官替我指揮部隊。”卡洛斯直直的看著丹德瑪的眼楮,如此說道。

    “我可不是伽羅德.影歌,指揮大軍什麼的我可不擅長,你找錯人了。”丹德瑪一口回絕。

    “騙子可是會長長耳朵的,一萬年前打過燃燒軍團的老家伙不會指揮部隊,你自己信?”卡洛斯一臉的鄙視。

    “你這是種族歧視!我這性感的長耳朵是天生的!”丹德瑪開始跑題。

    兩個人東拉西扯了一陣,長久不見的生疏消散開去,氣氛活絡了起來。

    “其實不該問的,問了就脫不了身了,但是我還是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是我自私了,不提了,丹德瑪大師,您暫時先幫我訓練士兵好嗎?”卡洛斯岔開了話題。

    “……”

    丹德瑪不是蠢貨,知道這是卡洛斯顧及兩人之間的友情。

    “沒有問題,我的朋友。”

    兩個月來,關于艾登國王陛下的情報有這麼些有趣的小細節。

    艾登陛下親上戰場,差點被獸人的投矛給對穿,愛馬替他擋死。

    艾登陛下見到被部落掃蕩過的村落,第二天臥病在床。

    艾登陛下參觀解剖被俘虜的食人魔,見到食人魔胃囊里的人類殘骸,當場嘔吐。

    艾登陛下回國征兵,衛隊日行三百里。

    而父親阿歷克斯.巴羅夫給卡洛斯的密信翻譯過來,是一個驚天的秘密————王後已經四個月未公開露面,疑似有孕。

    一切的一切,仿佛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在操控著,卡洛斯感到自己再不做點什麼,黑暗之潮在吞噬聯盟之前,會先將巴羅夫家族淹沒。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