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88章凱爾達隆泰迪熊

第88章凱爾達隆泰迪熊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部落在短暫的蟄伏後,全線出擊,和聯盟爭搶農田里黃金般寶貴的谷粒。

    希爾布萊德戰區南線的現場上,百人規模的戰斗從未停息。

    帶領五百人的親衛隊連續三天四夜的轉戰,讓卡洛斯疲憊不堪。離天亮還有兩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堅持守夜的卡洛斯被丹德瑪替下,靠在一段有個凹洞的樹干那里幾乎一瞬間就沉入夢鄉。

    “空蕩的大廳里里,手握著我的鉛筆。

    勾勒著我的回憶,寫下的不是嘆息。

    審判我的法庭上,聲嘶力竭地演講。

    字里行間是瘋狂,透露著我的野望。

    人潮擁擠的城市,回蕩著我的聲音。

    煽動狂熱的人心,打破了夜的水晶。

    鐵蹄永向前,即使前方敵萬千。

    信念永不變,吟唱詩篇。

    誓要把帝國延續萬年!

    我即是正義,絕不憐惜死在劍下的仇敵。

    鮮血的洗禮,練成了鋼鐵般的軍紀。

    我作出決意,絕不放棄即使將戰火燃起。

    為了戰勝你,我永遠的宿敵部落雞!

    兵刃下的洛丹倫,到處飄揚奧特蘭克戰旗。

    艾爾文的夜空里,飛過獅鷲戰機。

    和平條約簽訂了,難道戰爭就會結束了嗎。

    聯盟軍隊又邁出步伐,要讓輕敵的人付出代價。

    戰鷹呼嘯,我軍攻勢如潮。

    硝煙的味道,死神的清剿,我所到之處遍地哀嚎。

    我即是正義,絕不憐惜死在劍下的仇敵。

    鮮血的洗禮,練成了鋼鐵般的軍紀。

    我作出決意,絕不放棄即使將戰火燃起。

    為了戰勝你,我永遠的宿敵泰瑞納斯!

    奧特蘭克的雪花,不停落下,是月神給的懲罰。

    前線的浮夸,被迷惑的我無法洞察。

    騎士的駿馬,紛紛倒下,鮮血染成風景畫。

    成群的烏鴉,無情地把我推落懸崖。

    破碎的琉璃,殘垣斷壁,哀鴻遍地的戰場,

    等待著黎明,索拉丁大帝般的奇跡。

    滿地鋪澹 辣鵠耄 坪跽廡┐濟揮幸庖濉br />
    最後的戰役,緊握武器,我偷偷哭泣。

    米奈希爾的審判,了結了我的一生。

    落下萬世疑問,是罪人還是功臣。”

    迷夢里,卡洛斯伴隨著歌聲仿佛上帝般的走完自己一生。

    夢境中,卡洛斯推翻了無能的奧特蘭克匹瑞諾德政權,一步一步帶領聯盟取得勝利,將獸人屠殺殆盡。

    夢境中,卡洛斯作為聯盟的英雄王統領奧特蘭特王國,國力蒸蒸日上。

    夢境中,卡洛斯發現,奧特蘭克王國已經不知不覺中被洛丹倫反奧聯盟包圍了。

    夢境中,卡洛斯勾結殘存的獸人和蠻錘矮人對泰瑞納斯領導的洛丹倫王國發動了閃擊戰。

    夢境中,卡洛斯領導的新聯盟前期大優步步緊逼,人類的另一個帝國冉冉升起。

    夢境中,卡洛斯遭到欺騙,將軍們隱瞞軍情,奧特蘭克王國在一片歡呼中陷入絕境。

    夢境中,卡洛斯戰敗,巴羅夫家族遭到大清洗,舊聯盟的法庭上,泰瑞納斯發起了聲嘶力竭的審判。

    夢境中,卡洛斯用屬下拼死送入牢房的一根鐵釘了結了自己的一生。【愛書屋】

    “將軍,將軍,醒醒,該吃早飯了。”伊米爾端來一碗用涼水浸潤了的干面餅,在敵情不明的地方,聯盟的勇士們不敢生火,只能吃些干糧。

    卡洛斯驚醒過來,第一反應就是拔劍。在發現是伊米爾之後,緊繃的身體放松下來。

    “我睡了多久了。”感覺臉上涼悠悠的,卡洛斯脫下鏈鐵手套,擦了擦臉龐。

    有些細小的顆粒,是淚水。

    見卡洛斯接過簡陋的木質圓碗,伊米爾說道︰“三個小時不到。將軍,您為何夢中哭泣。”

    “夢見了陣亡的兄弟們,可能最近陣亡通知書寫的太多了吧。”

    貴族的虛偽習性已經深入骨髓,對自己有利的謊話卡洛斯張嘴就來,都不用經過大腦的思考。

    “將軍,請不要悲傷,您已經做的夠好了。”伊米爾撿起卡洛斯隨手扔地上的煉鐵手套,親吻了手套背面後,將它擺在卡洛斯拿著順手的位置。

    “還不夠好,你也再休息一會吧,戰斗才剛開始。”三兩口,卡洛斯就吃完了食物。

    “是的,將軍。”伊米爾收回木碗,簡單的擦了擦,隨手塞進自己的行囊,然後在離卡洛斯不遠的地方找了塊可以靠的石頭坐下休息。

    隨著部落的第二次跨海增兵,戰爭的強度逐漸升級。

    泰瑞納斯回到洛丹倫城統籌軍需;吉恩.格雷邁恩回到銀松森林整備防務,防備部落北上或者獸人跨海登陸開闢第二戰場的可能性;艾登.匹瑞諾德扼守塔倫米爾山道,防備獸人從山區突破希爾布萊德戰區。

    對卡洛斯來說近期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激流堡的大領主索拉斯.貝爾托恩更換了薩爾多大橋守衛部隊的指揮官,將比格拉斯.貝爾托恩調來組織索拉丁之牆的防御工作。

    有比格拉斯大叔防御索拉丁之牆,自己就不用擔心後路問題了。

    隨著獸人發現部落在單兵戰斗力上擁有壓倒性優勢後,果斷的改變了戰術方針,大量百人規模的小分隊四散而出,和聯盟爭搶食物。

    大規模的戰役看不見了,可是聯盟流的血更多了,無數慘烈的廝殺發生在整個希爾布萊德丘陵,每一份每一秒,都有聯盟的將士在犧牲。

    六萬比八萬。作為人類高層一員的卡洛斯拿到了洛薩的參謀團推算出的雙方兵力對比。

    看起來人類比部落整整多出兩萬的兵力,可聯想那令人發寒的戰力對比,卡洛斯的背後冷汗就直冒,沒有敢和任何人分享這個數據。

    正是農忙時節,第二次征兵征召的新兵想完成最基本的訓練,至少是三個月之後的事情,這三個月對聯盟而言是冰噩般的寒冬。

    作為糧食主產區之一的希爾布萊德地區今年的歉收甚至絕收已經成為鐵一般的事實,如果讓獸人突破索拉丁之牆禍害本就略顯貧瘠的阿拉希高地或者北上銀松森林,聯盟會餓死自己。

    這是逼迫聯盟在最虛弱的時刻和部落進行一場放血大戰。

    “將軍,西北方向,發現小股獸人在一個廢棄的村落休整,目測人數在兩百以下。”禿兄在上次的戰功表彰中獲得了聯盟頒發的少尉軍餃,現在也開始稱呼卡洛斯為將軍。

    “兵員構成。”卡洛斯深呼吸了兩次,清醒了精神。

    “少量狼騎兵,還有食人魔。”禿兄回答。

    “伊米爾,召集部隊,十五分鐘後出發!”卡洛斯緩緩起身,開始活動身體。

    不正確的睡眠姿勢讓卡洛斯在活動渾身上下的骨頭時發出嘎吱作響的聲音。

    卡洛斯覺得自己需要一場酣暢淋灕的戰斗來喚醒沉睡的身體。

    ps︰向大家推薦《柏林泰迪熊》這首歌,如此發自靈魂的吶喊,居然被歸類成搞笑作品,真是不公啊。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