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90章醫療技懷中抱妹殺

第90章醫療技懷中抱妹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歷時半個月的農作物收割防御戰,部落的進攻方針發成了從搶糧到摧毀農田再到襲擊運糧隊伍和谷倉的準備。

    半個月的密集交戰,又是一萬多聯盟將士場長眠于希爾布萊德丘陵的山水之間。但是估算戰果,聯盟方面發現這種小規模的交戰,聯盟與部落的戰損比居然遠低于大軍團作戰時的戰損比。

    安度因.洛薩和他的參謀團分析過後,認為是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第一方面,安度因率領的聯盟主力軍團一直保持著對部落的高壓態勢,主戰區大量的防御工事牽扯了部落大量的精力。此時,獸人兵力少于聯盟的優勢被放大,在局部交戰中,聯盟和部落的軍隊數量比能高達四比一甚至五比一,這遠遠高于之前估算的單兵戰力一比三的實力臨界值,對部落造成了碾壓態勢。

    第二方面,雖然聯盟開戰以來損失了近半數的部隊,但是無可置疑的,剩下經歷過戰火洗禮的士兵們成長迅速,聯盟整體的戰斗力反而有所提升。

    第三方面,聖騎士的優異表現超乎所有人的預料之外,甚至阿隆索斯.法奧這位聖騎士之父都沒有想到。因為卡洛斯這個規格外存在的啟發,白銀之手騎士團的第一、二期成員的聖光之道少走了許多彎路。灌注聖光的十字軍打擊,施放方式更合理的聖光術,對物理和魔法同時具有極好防御效能的聖光護盾,利用聖光沖擊敵人精神的制裁之拳,這些能夠廣為傳播的聖光之術讓聖騎士成為了聯盟最強的矛和盾。爾烏瑟爾在戰場上施展的神聖風暴,更是主宰了一場戰役的勝負,強大的聖光風暴席卷了100碼範圍內的所有人,敵人遍體鱗傷,友軍生龍活虎,局勢瞬間逆轉。事後,圖拉揚給烏瑟爾起的外號廣為流傳,光明使者成為了他的專屬稱謂。

    現在,只要哪里有險情,洛薩首先想到的就是白銀之手的聖騎士們。

    第四個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方面,獅鷲騎士的加入,讓天空戰場從單方面的部落優勢回到均勢。為了保衛海上交通線的順暢,部落的紅龍至少有一半往返于濕地和希爾布萊德丘陵之間。剩下的一半紅龍無法形成碾壓蠻錘矮人風暴空騎兵團的數量優勢,反而被打得傷痕累累。

    在第一次大規模空戰中,弗斯塔德.蠻錘完成三次帽子戲法,一場戰斗擊殺九只紅龍,震驚了戰場所有人,得知此事的洛丹倫國王泰瑞納斯贈予了弗斯塔德榮譽男爵的殊榮。因為弗斯塔德.蠻錘升空作戰重視喜歡在腦袋上一條紅頭巾,紅色男爵的名頭不脛而走。而蠻錘矮人的另一個英雄庫德蘭.蠻錘和他的大哥伙計雪怒,因為專挑成年紅龍殺,被部落稱為白色惡魔。從龍喉氏族的俘虜那里听到這個名字,庫德蘭.銅須大笑著和周圍的人說︰“這個名號老子要啦!”

    雖然希爾布萊德戰區只收獲了往年三成不到的糧食,但是提瑞斯法和斯坦索姆地區的大豐收讓所有的國王們松了口氣,調濟下存糧,應該不會發生餓死人的事情。

    然而泰瑞納斯未經過阿歷克斯.巴羅夫的同意強行抽調布瑞爾存糧的事情還是卡洛斯嗅到了異樣的味道。雖然阿歷克斯.巴羅夫為了大局,忍下了這口氣,事後泰瑞納斯也補償了巴羅夫家族,這是這種踐踏領主權利的事,不像是老謀深算的泰瑞納斯會干的。情報不足,卡洛斯也無法做太多的判斷。

    農作物收割防御戰結束快半個月了,卡洛斯的手下又幾乎死了一半。連自己也也不知道為什麼,卡洛斯拒絕下屬的幫忙,堅持親手為兵團每一個陣亡的戰士家屬寫陣亡通知書。

    從回到營地三天到現在,卡洛斯每天除了例行的兩個小時鍛煉時間,連吃飯都在寫。伊米爾曾經想請丹德瑪.藍羽或者大法師方磚去勸勸卡洛斯,結果兩人對伊米爾的忠心十分感動,然後拒絕了他。

    “除了範達爾.鹿盔那個雜碎,哪個精靈將軍不是親手寫陣亡通知書,這是將軍的義務。”丹德瑪.藍羽這麼說道。

    “那是醫療心靈創傷的苦藥,你該為擁有這樣的將軍感到。”方磚是這麼說道。

    雖然挺的似懂非懂,伊米爾也不在去勸卡洛斯,只是默默的干好自己的活。

    又過了兩天,卡洛斯看著長長的陣亡名單終于只剩下最後幾十個名字,決定熬夜趕工。他再也不想一覺醒來後還要想起那些悲傷的模板話語。

    “尊敬的xxx女士︰

    您的兒子在xxx戰斗中和xxxx進行了xxxxx的戰斗。我們可以xxxxxx的向您保證,oo.ooo是一個真正的勇士。他走的很安寧,聯盟感謝您撫育了這樣一位正直的勇士。”

    類似的書信模板卡洛斯還有十幾種,越是書寫心中越是苦澀。

    今天臨近傍晚的時候,有八個中隊的補充兵來到營區,大部分是新征召的菜鳥,只有一個中隊是從主戰區調過來的。菜鳥新兵根本就是一幫剛放下鋤頭的農夫,都到熄燈睡覺的時間了,還沒有完成行裝的整理。

    卡洛斯被吵的不行,很想來通緊急集合給新兵些下馬威嘗嘗,但是想想又算了,到頭來忙活的還是老兵。

    “衛兵,去告訴伊米爾和幾個聯隊長,半個小時內還搞不定,今晚誰都別睡了。”埋頭寫字的卡洛斯吩咐完,門口的兩名衛兵立刻有一人進來行禮,然後跑步離開。

    寫著寫著,營區的嘈雜聲小了,卡洛斯滿意的點點頭,繼續趕工,但是來自第六感的不安讓他停下了筆。

    抬頭看看,滿意什麼不對,繼續寫。

    不對!我一定漏掉了什麼!

    突如其來的感覺讓卡洛斯猛地站起來,故意弄出巨大的聲響,門口剩下的那個衛兵居然毫無反應。

    三把陰影中的匕首泛著暗綠色的光刺向卡洛斯。

    該死,前天才讓禿兄出任務,今天就遇到刺殺,難道聯盟就禿兄一個合格的盜賊嗎?

    卡洛斯面對必殺之局,還有心思打量刺客的容貌。

    三個刺客,兩男一女,都是綠色皮膚。看起來不太像純種獸人,身形比獸人小,相貌有人類的痕跡。卡洛斯突然想起了迦羅娜,再一聯想,應該就是古爾丹手下那只半獸人組成的影子刺客團了吧。

    身著便服,武器遠在三米之外的武器架上,卡洛斯並不驚慌。

    “神聖憤怒!”大喊技能招式並非單純的習慣性裝逼,更是為了引起其他衛兵的注意力。

    狂暴的聖光之力以卡洛斯為忠心爆發開,身著皮甲的刺客被巨大的能量彈飛,撞破營帳的薄木板,飛了出去。

    “有刺客!”听見響動的衛兵迅速行動起來。

    兩個頭昏腦漲的男性半獸人迅速被趕來的衛兵拿下,而女性半獸人的素質明顯強于兩個同伴,在被擊飛的第一時間翻滾卸力,顯然還有戰斗能力。

    雖然武器脫手,女性半獸人拔出備用匕首又沖了上來。

    “你知道嗎?”卡洛斯輕松的襠下了女半獸人的刁鑽的匕首攻擊,還有余力說話。

    “在我小的時候啊。”卡洛斯又單手擋下女半獸人的一記橫踢。

    “可是和熊貓人武僧學過搏擊的。”卡洛斯也不在意女半獸人是否听得懂。

    “連武僧大宗師都稱贊我有天賦呢。”卡洛斯握住女半獸人的手腕,甩飛了匕首。

    “那個衛兵陪我出生入死,刀山火海都闖過來了。”女性半獸人突然躍起,用雙腿夾住了卡洛斯的腰,準備用自身的重量加上慣性放倒卡洛斯。

    “居然一聲不響的死在刺客的暗殺之下。”卡洛斯馬步下沉,女半獸人根本甩不動,反而頭朝下掛在了卡洛斯身上。

    這時候,方磚,丹德瑪,伊米爾,各個聯隊長,都趕到了現場。士兵們手中密密麻麻的火把映紅了這一片天空。

    “我好不容易就要寫完陣亡通知書了,你又讓我再次陷入這種痛苦?”卡洛斯用雙手握住女刺客的腰肢,將她提起一點緊緊抱住。

    “就用你的性命來緩解我內心的痛苦吧。”卡洛斯開始發力,女刺客意識到即將發生什麼,拼命的掙扎著。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卡洛斯的雙臂越收越緊,女刺客的眼球幾乎爆出眼眶,大口的鮮血從喉嚨涌出。

    最終, 嚓的一聲,女刺客停止了掙扎,雙手雙腳同時朝地。

    場面一陣安靜,所有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將女刺客的尸體如同破布偶一般的扔開,卡洛斯兩眼通紅的狂吼著。

    “古爾丹,你這個沒卵蛋的老狗,有什麼沖著我來!我,卡洛斯.巴羅夫,就在這。我,卡洛斯.巴羅夫,等著你!”

    發泄完,卡洛斯感覺稍微好一些。

    “中隊長以上軍官帶隊清查營區,其他人都回去睡覺吧。”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