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92章聯盟只有一洛斯,就是我卡洛斯

第92章聯盟只有一洛斯,就是我卡洛斯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金秋已過,凜冬將至。在這天氣轉涼,人類加衫的時節,耐受性極強的獸人卻覺得涼爽至極。

    這麼好的天氣不干點什麼嗎?

    于是部落收縮兵力,第二次大規模軍團級的戰役一觸即發。

    辛特蘭有蠻錘矮人守著,通往辛特蘭的道路有敦霍爾德城堡卡著,阿拉希高地有索拉丁之牆隔著,索拉丁之牆有激流堡大軍守著。

    洛薩突然發現,將一萬七千人的大軍扔在南方戰區似乎有點浪費啊。

    于是,包括卡洛斯的獨立團在內的聯盟一萬軍勢接到北上與主力匯合的命令。

    “來的時候葉子都還是嫩綠的顏色,走的時候已經到寒蟬鳴泣之時了,時間過的真快啊!”卡洛斯忍不住感嘆道。

    不知不覺都十八歲了,卡洛斯不知道怎麼的,想起了自己成人禮上那只雪人王,想起了父親、母親,想起了自己兩個愚蠢的弟弟,想起了伊露西亞。

    如果沒有這場戰爭,自己應該已經娶某個貴族姑娘為妻了吧。槍法好點,兒子都會爬了。

    “年紀輕輕的裝什麼深沉,你要是閑得慌去指揮部隊收拾行裝啊。”方磚叔看不慣卡洛斯悲春傷秋的樣子,沒好氣的諷刺道。

    “什麼事情都要將軍去做,還要軍官做什麼?”卡洛斯很不負責任的說道。

    “被手下那些士兵听到,你的形象就毀了喲。”方磚挖苦到。

    “自從我听到什麼手撕獸人的奇怪傳言之後,已經不認為自己還有什麼形象了。”

    听到這話,方磚有些心虛的側開了頭。

    “方磚叔,什麼事,直說吧。”卡洛斯突然沒有了繼續閑扯的心情。

    “那邊有通訊傳來,說有股勢力在暗中使力針對你,準備解除你的兵權,把你一腳踢回白銀之手去。”方磚靠在卡洛斯身邊小聲的說。

    “一群跳梁小丑,無聊的把戲,不必理會。”卡洛斯伸了個懶腰,“現在的聯盟安度因.洛薩說了算。”

    不和諧的小插曲沒有影響卡洛斯的心情,一路北上,一個星期後卡洛斯的軍團作為南方戰區行軍速度最快的部隊首先到達了南海鎮外的聯盟總部大營。

    “洛薩元帥,獨立兵團指揮官卡洛斯.巴羅夫前來報到。”

    在指揮大帳,卡洛斯見到了洛薩。一年不到的時間,洛薩看上去衰老了很多,雖然眼角總有抹開去的疲憊,但是深邃的目光依然散發著攝人心魄的力量。

    “辛苦了,巴羅夫少將。或者我可以叫你卡洛斯?”

    洛薩雖然在聯盟組建過程中就見過卡洛斯,也驚奇過當那那個十六歲就強壯的不像樣的小家伙,但是諸事纏身的安度因.洛薩還真沒有好好和卡洛斯說過話,而卡洛斯也沒有刻意結交洛薩的打算。

    于是相識快兩年的二人再相見,客氣的像陌生人一般。

    “叫我卡洛斯就可以了。”

    “老實說,我該向你道歉,聯盟最年輕的少將。當初把你調到南邊去,是想保護你的安全畢竟你的身份有些特殊。但是啊……”

    卡洛斯將手掌按在卡洛斯肩頭重重的壓了壓。

    “不錯,你干的真是不錯,令人刮目相看。本來按照你的功績貢獻,升中將餃或者指揮一個整編軍團都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啊……”

    這是洛薩第二次但是了,洛薩笑著搖搖頭,將放在卡洛斯肩膀上的手收回來,走到一旁的矮幾上倒了兩杯黑松子酒,將其中一杯遞給卡洛斯。

    “你父親到處游說,希望你成為方面軍的總指揮而不是人類王國里最年輕的中將,真是個慈愛的父親啊。而還有些人希望我將你調回總指揮部,像圖拉揚一樣擔任我的副手,那些人真把我當傻子一樣。而白銀之手騎士團你那些老伙計們可是真心希望你能回去啊。老實說,要不是協調聯盟各種各樣的事物耗費了我太多的精力,我這個老東西可真想和你比試一場。圖拉揚那個說話不過腦子的二愣子傳出你是聯盟第一聖騎士的風聲,結果烏瑟爾和賽丹.達索漢跟著起什麼哄,平白無故給你增添些不必要的麻煩。”

    卡洛斯將杯中物一飲而盡,然後主動接過洛薩手里的空酒杯,將空杯子放回矮幾上,再回到原地立正站好。

    “總指揮閣下,這些都沒有關系,我只想知道接下來您對我有什麼安排。”

    “不急,你先休息幾天,荒郊野外的一呆都快一年了,好好放松一下。我給你三天的假,去南海鎮好好玩玩,有什麼回來再說。瞧我這記性,南海鎮還是你們巴羅夫家族的領地,哈哈哈哈!”

    洛薩說完,又客套了幾句,就放卡洛斯走了。

    剛出洛薩的營帳,就看見圖拉揚、提里奧.弗丁、賽丹.達索漢、烏瑟爾、加文拉德五個人在外面等著他。

    “嘿!卡洛斯,听說你在南邊手撕獸人,八百米外一箭射爆座狼的腦袋,這些都是真的嗎?”自來熟的圖拉揚一臉我很好奇的表情。

    除了成熟些的烏瑟爾無奈的搖搖頭,其他幾個家伙都憋著笑,準備看卡洛斯的笑話。

    “你和奧蕾莉亞有進展嗎?”

    卡洛斯輕飄飄的一句話,頓時讓圖拉揚氣勢全無。

    “什麼……什麼進展?我和奧蕾莉亞之間可是純潔的朋友關系!”

    加文拉德更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是的,是的,我們的聯盟二把手圖拉揚先生不就是想和奧蕾莉亞.風行者小姐發生點什麼純潔的肉體關系嗎?”

    卡洛斯一臉坦然的說著。

    “嘿!卡洛斯,我要和你決斗!”

    臉上掛不住的圖拉揚咋咋呼呼的叫囂著。

    “哦,原來沒有進展啊。”

    卡洛斯根本不接招,結果看熱鬧的家伙都笑了起來。

    “好了,鬧夠了我們就走吧,找個地方喝點什麼,大家好好聚一聚。”烏瑟爾站出來說。

    圖拉揚也不是真的生氣,一番打鬧,經年未見的幾個朋友之間氣氛就活絡起來,幾個人勾肩搭背的走開了。

    安度因.洛薩站在窗口看著幾個年輕人之間的感情交流,忍不住微微一笑,在心里感嘆年輕真好啊。

    回到辦公桌前坐好,洛薩從抽屜里取出一封沒有署名的信,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洛薩覺得有些事還是不告訴卡洛斯的好,這個聯盟只要自己還在大元帥的位置上坐著,總能為年輕人遮擋些風雨。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