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93章國王失格篇一

第93章國王失格篇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南海鎮的酒館里,六個初代聖騎士正在互相吹捧調侃。

    即使最年長的烏瑟爾,也只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擁有著年輕人應有的朝氣。

    在見過太多熟識的人被戰爭奪取性命,越是在戰場上冷酷無情的戰士,越是珍惜和好友的相聚。然而在這個沒有電子游戲和足球的年代,男人聚在一起喝酒,除了吹噓就只剩下聊女人。

    “卡洛斯,作為情場高手,你告訴我,該怎麼和一個高等精靈發生點什麼?我有無數的機會接近她,但是一年多了,總共說的話還不到五十句。”

    圍繞圖拉揚的憂郁氣息都快凝固成實質。

    “這個問題你不是該問提里奧或者烏瑟爾嗎?能用錢解決的問題,我一般不牽扯感情。”

    明明只是個情場菜鳥,卡洛斯裝出一副看淡紅塵的嘴臉,不肯在這個問題上露怯。

    “提里奧.弗丁就是專情的代言詞,你們問錯人了。”老佛爺一臉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好男人的嘴臉,將自己摘得干干淨淨。

    “別問我,等戰爭結束了我才回老家結婚。”烏瑟爾掏出一個掛墜,打開給其他幾個朋友看自己未婚妻的繪像。

    “總感覺你剛才說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烏瑟爾!”卡洛斯將酒給烏瑟爾滿上,兩個人又干了一杯。

    “喂!喂!你夢中情人來咯!”加文拉德坐在吧台拐角,第一個發現奧蕾莉亞帶著兩個手下走了進來。

    “喲!好久不見!”卡洛斯也喝興奮了,全然不顧圖拉揚在下面拉他衣服,直接站起來向奧蕾莉亞打招呼。

    看見奧蕾莉亞走了過來,賽丹.達索漢站了起來,將圖拉揚拉到自己的位置,然後端起酒杯走到加文拉德身邊坐下。

    奧蕾莉亞.風行者有些意外在這個小酒館能同時看到這六個家伙,低聲和手下說了點什麼,然後走到卡洛斯和圖拉揚中間的空位坐下。

    “好久不見,卡洛斯男爵,或者您更希望我稱呼您為將軍?”奧蕾莉亞說道。

    “嘿!我還以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怎麼這麼生分?”

    和別有用心的圖拉揚不同,卡洛斯明白擁有漫長壽命的精靈對待愛情和家庭有自己的看法。奧蕾莉亞作為精靈中的上等貨色,在奎爾薩拉斯絕對不缺乏追求者,而自己和她的命運軌跡到目前為止命運太大交集,完全沒有必要顯得太刻意和做作,像普通朋友那樣相處就好。

    奧蕾莉亞成名于巨魔戰爭時期,幾百年的漫長時間讓她擁有了豐富的生活閱歷,她自然看得出圖拉揚對他有意思,但是她對圖拉揚並沒有那方面的想法,所以平時會盡量減少兩人間的接觸。

    但是卡洛斯的態度很合奧蕾莉亞的胃口,對于一名戰功卓著的將軍,奧蕾莉亞不介意和他做朋友。

    “當然,我們是朋友,那我直接稱呼您卡洛斯閣下?”奧蕾莉亞笑著回答。

    “精靈就是矯情,還不如矮人耿直,我叫你奧蕾莉亞,你直接叫我卡洛斯不就行了?說錯話了,罰酒!”卡洛斯直接開始起哄。

    奧蕾莉亞听了也不生氣端起酒杯喝了個干淨。

    圖拉揚在一旁患得患失,生怕奧蕾莉亞直接生氣走人。

    兩圈酒下來,氣氛活躍起來。

    “還沒有問,你怎麼有空來酒館?大戰在即,精靈游俠們比往常更忙碌啊。”烏瑟爾問道。

    “實際上我是來見人的,但是難得遇到你們幾個,也不差這點時間,先讓手下去辦事就好了。”奧蕾莉亞說的很模糊。

    “額,本來還準備灌你酒,既然有任務,喝兩杯就好了。”卡洛斯撓了撓腦袋,一臉遺憾的說。

    “你想听也不是不能說……”奧蕾莉亞說道。

    “不听!出生入死快一年了,才得到三天假期,誰想听這些破事。”卡洛斯直接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喂,好歹也是個將軍,注意點形象啊!”圖拉揚有些嫉妒卡洛斯和奧蕾莉亞談笑風生,又找不到話題和奧蕾莉亞交談,只好打趣卡洛斯。

    “說實話,你手底下的游俠對我的幫助很大啊,好多次差點被部落包圍,都是得到你們精靈游俠的預警。來,敬你一杯。”卡洛斯舉起了酒杯

    “為了人類和高等精靈的友誼!”其他人也應和道。

    然後眾人又干了一杯。

    夜色漸深沉,喝到最後,奧蕾莉亞面不改色的和眾人告別離開,賽丹.達索漢和提里奧.弗丁架住圖拉揚回營地,烏瑟爾和加文拉德晃晃悠悠的還能自己走,卡洛斯準備就在這個酒館開個房間睡一覺。

    從服務員那拿到鑰匙,卡洛斯衣服也不脫的倒頭就睡。迷迷糊糊中,听見有人敲門,就強打起精神從床上爬了起來。

    打開房門,來人好像是最開始陪同奧蕾莉亞進酒館又離開的一個女性高等精靈游俠。

    “請進。”

    卡洛斯讓開房門,將對方迎了進來。

    “冒昧到訪,打擾了您休息,真是抱歉,但是指揮官閣下覺得有些消息最好第一時間通知您,所以我就來了。”造訪者如此說道。

    “不好意思,請稍等片刻。”

    卡洛斯首先致歉,然後走到房間角落的洗漱架用冷水擦了把臉醒醒精神。

    聖光有很強的治療效果,但是對接觸醉酒好像並沒有太大幫助,單純洗臉好像沒有太好的效果,卡洛斯將衣服脫了用蘸了冷水的毛巾擦拭上身。

    猛了打了個激靈,卡洛斯感覺理智又回到了自己的身體。

    發現端正坐在一旁的精靈好像不太滿意室內的空氣,卡洛斯又打開了窗戶,涼爽的夜風吹進屋內,對方的表情也柔和起來。

    “其實並不需要如此,我只是來傳達消息的。”女精靈說道︰“情報來源不方便告知,但是真實性還是有保證的。部落獸人在塔倫米爾地區的行動很異常。”

    “恩?”卡洛斯坐在床上,思考著來訪者的話語。

    “簡單的說,就是我們察覺到獸人秘密的向塔倫米爾地區調集了一只部隊。零散,分散,數量不明,而且毫無動作。”女性高等精靈游俠進一步解釋道。

    “也就是說你們通過蛛絲馬跡察覺到有一只數量不明、目的不清的,可以成為大軍的部落獸人,潛伏在塔倫米爾附近?”

    卡洛斯用了好一陣時間,才理順了精靈游俠話里行間的意思。

    “大概情況就是這樣,指揮官閣下覺得大戰在即,聯盟高層可能沒有精力去關注塔倫米爾地區的異況。而塔倫米爾作為巴羅夫家族的領地,于公于私都應該知會您。”精靈游俠繼續解釋。

    卡洛斯敏銳的察覺到這個情報意義非凡,但是卻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很有用,然而並沒有卵用,這樣的感覺。

    思維的告訴運轉讓卡洛斯更快的拜托酒精的困擾,等他發現有點涼颼颼的,才想起在一位女士面前赤裸上身是很不禮貌的。

    結果還沒有等卡洛斯道歉,眼角的余光居然發現這位精靈游俠饒有興致的打量著自己的身材,在燭光的映襯下,臉蛋紅紅的。

    先天的優異和常年的鍛煉給予了名為卡洛斯.巴羅夫的男人凌駕于這個時代以上的健美身軀,發現對方的思想似乎不那麼純潔,一年多沒有踫過女性的卡洛斯突然有了別的想法。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