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97章國王失格篇五

第97章國王失格篇五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閑扯兩句,本來作者君是有存稿的。但是作者君一直覺得和觀眾老爺們保持良好的溝通是種好習慣。可是最近莫名其妙有人在黑我,黑點也是莫名其妙。然後和大眼珠子聊了聊,他有句話說的對︰別忘了寫作的初心,你迎合不了所有人。我覺得很有道理,既然寫的不是小白書,干嘛要那麼直白。偶爾帶著腦子看書其實挺好的,是不是啊,觀眾老爺們。因為作者君又撕搞了,所以今日一更。恩,就是這樣。)

    南海鎮之役,卡洛斯困坐圍城。

    第九集團軍下屬第四十四兵團雖然離南海鎮不過兩日半的路途,但是一直到卡洛斯已經開始著手布置防務,姍姍來遲的第四十四兵團的前鋒部隊才趕來一個聯隊八百余人。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第四十四兵團的勇士們充分發揚了狹路相逢勇者勝的精神,和殘暴的獸人進行了殊死抗爭,為南海鎮軍民構築防線爭取到寶貴的時間。

    無畏的第四十四兵團的犧牲精神極大鼓舞了南海鎮官兵的抗戰熱情,點亮了人民心中希望與自由的火種。

    歷史不會忘記,人民不會忘記,聯盟不會忘記!

    卡洛斯卻根本記不得第四十四兵團指揮官的名字。

    “白痴,三天不到的路程也能被部落包了個圓,聯盟都是這種貨色我們還打什麼打,大家投降輸一半行不行啊!”

    沒有手下接話,卡洛斯抱怨了幾句也就打住。

    “物資轉移工作進行的怎麼樣了。”卡洛斯平和了心情,然後發問。

    “還算順利,大軍開拔,本來就帶走了不少物資,營區倉庫本來就存在嚴重的虧空,我們要搬走的並不算多,今天下午基本就能完成聯盟本部營倉的物資轉移工作。”赫尼.馬雷布回答。

    隨著戰事的升級,老鎮長漸漸的感到身體吃不消,已經向阿歷克斯申請退休,赫尼.馬雷布已經正式成為南海鎮新一任的鎮長。

    “哦?這麼說起來我們還要感謝那些蛀蟲咯,自己人吃了總比燒了或者留給部落強,是不是?”知道真相的卡洛斯忍不住笑出眼淚來。

    “大人,從邏輯上說,是的。”赫尼.馬雷布作為巴羅夫家族的封塵,有些卡洛斯手下軍官不好說的話他是能說的。“無論是留給部落還是燒毀物資,時候對大人您的聲譽都是有影響的,現在的情況已經是再好不過了。”

    卡洛斯突然對洛薩有種理解萬歲的心情。

    帶領這麼一幫身死存亡之際還各懷鬼胎,打著自己小算盤的東西打仗,一定很辛苦吧?

    忍著想一刀劈死這些蛀蟲人渣的心思,還要裝作溫聲細語的安慰體貼,一定很辛苦吧?

    忍淚送忠良之人行必死之事,卻要忍受無能之人背後破壞阻攔扯後腿,一定很辛苦吧?

    真想砍死這幫雜碎!

    “這事過了就過了,我們來研究下南海鎮的防御計劃吧。”卡洛斯風平浪盡的略過這個話題,仿佛剛才的高聲咒罵沒有發生過一樣。

    南海鎮三面環海,唯一面相陸地的一面還有大量的營寨工事,真的是易守難攻的艱險之地。

    再加上卡洛斯在達拉然雇佣的法師團絕大多數也駐留在南海鎮,更有克爾甦加德坐鎮,小小一座南海鎮此時此刻高位法師多達十數人。

    在作戰計劃擬定會議上,所有人都會防御南海鎮信心十足,但是卡洛斯卻始終有種不祥的預感。

    獨立兵團的指揮官們在會議上制定了一個中規中矩防御計劃,當天晚上就排上用場。

    弓弩火槍炮彈斷敵中場,小股騎兵配合精銳部隊掩殺前場潰敵,見好即收,擺出一副銅牆鐵壁渾身帶刺的架勢。

    “將軍,部落急行軍而來,攻城器械匱乏,而我軍兵員齊備,物資充裕,守住南海鎮想來是十拿九穩了。”伊米爾雖然一夜未眠,但是迎著清晨的陽光,浮腫的眼袋並不影響他的信心。

    南海鎮除去避難的百姓,還剩下兩千多居民,加上獨立團和第第四十四兵團的殘部,七千人類防御五千獸人,應該十拿九穩了。

    可惜伊米爾的自信只維持了兩天不到的時間沒救被摧毀了。

    “海軍上將戴林.普羅德摩爾偷襲部落營地撲了個空?在海上又和部落的運兵船還有紅龍打了一次遭遇戰?部落也增兵了?”

    得到克爾甦加德那里傳來的第一手消息,卡洛斯臉色陰沉的可怕,而伊米爾整個人都愣住了,其他的聯隊指揮官神色也不太好。

    “不要跟家里死了人一樣,又不是沒有和優勢兵力的獸人打過,別忘了,老子的部隊可是獨立團!”卡洛斯迅速調整心態,露出趾高氣昂的姿態,仿佛視部落如土雞瓦狗一般的說道。

    本來是毫無道理的迷之自信,偏偏手下人就吃這一套。

    “那是,將軍您注定要踩著獸人的尸體平步青雲啊!”

    “瞎拍馬屁,大人可是要當國王的人!”

    “有將軍大人在,獸人不足懼!”

    ……

    不管是真心話還是馬屁精,至少指揮官統一了口徑,下面的士兵就會少很多騷亂。

    這仗,該怎麼打還得怎麼打。

    這天夜里,例常巡邏的卡洛斯完成了巡視工作,準備回指揮大廳小睡一會,缺被赫尼.馬雷布叫住了。

    “大人,民兵隊發現海里有動靜,就去查看,發現阻隔網被什麼東西扯破了,不太像是魚人干的。”赫尼.馬雷布拿出一團還未干透的漁網給卡洛斯看。

    漁網上的鐵鉤已經生蛂A袉爸S有刮擦痕跡,亞麻縴維搓成的漁繩被外力扯斷,岔口的縴維長短不一。

    “水深多少。”卡洛斯提問。

    “五米左右。”赫尼.馬雷布回答。

    是什麼東西呢?卡洛斯不禁疑惑起來。如果是魚人,漁繩縴維上應該浸染上魚人儀表的粘液;如果是大魚,鐵鉤不可能不擦掛點什麼;如果是獸人,幾個尖兵突襲守衛嚴密的城鎮,又太兒戲了。那到底是什麼呢?

    突然,一個詞匯出現在卡洛斯的腦海里!

    “聖光啊!那個敵人值得一戰!”

    卡洛斯大喊一聲,並不強烈的聖光透體而出,穿牆越壁輻射大半個南海鎮。

    “城鎮大廳!”

    卡洛斯感應到聖光的回響,帶著屬下飛快的趕往南海鎮鎮公所的公民議事堂,也就是俗稱的城鎮大廳。

    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步。守夜的民兵看似偷懶的靠在牆邊樹蔭偷懶,可那扭曲的脖項和碎裂的頸骨正面了衛兵的忠誠。

    “大人,那是什麼?”赫尼.馬雷布忍不住在奔跑中追問。

    “一幫玷污英靈的雜碎,一群死而復生的畜生。”卡洛斯抽出佩劍,低頭看了眼城鎮大廳台階上的泥土腳印,一腳踹開了木質大門。

    “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

    卡洛斯眼中聖光之焰熊熊燃燒,看著黑暗中翻看書籍文件的三個人型黑影,做出了死亡宣告。

    “看來記憶出了問題,你們的指揮中心不在城鎮大廳,不過你應該是個人類大官,殺了你也不算白來。”

    很生硬別扭的通用語說完,六只猩紅的眼緊緊的盯住卡洛斯。

    “古爾丹的玩具們,知道你們最大的錯誤是什麼嗎?”

    卡洛斯揮退身後的衛兵,示意赫尼.馬雷布關上大門。

    赫尼.馬雷布雖然猶豫,還是忠實的執行了卡洛斯的命令。

    “是…什…麼。”語調依然別扭,語氣卻沒有那麼生硬,怪物饒有興致的詢問,似乎三個對一個,他們已經勝券在握。

    “老子可是當世最強聖騎士,你們三個五十五的渣渣!”

    話語畢,翅翼展,卡洛斯殺意已決。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