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99章國王失格篇七

第99章國王失格篇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獸人的攻勢如期而至。【愛書屋】

    白天猛攻,晚上騷擾,放火投毒不擇手段。

    在這種防御作戰中,卡洛斯作為將軍的作用遠遠比不上作為戰士的作用。

    無處可逃也不能逃,戰略上的被動決定了卡洛斯和他的獨立兵團只能嚴防死守。

    唯一的好處就是戰略目的清晰明確,那麼戰術安排就能具有針對性。

    斜插的木樁,縱橫的溝壑,密密麻麻的陷馬坑和暗殺洞。

    雖然部落竭盡全力,短短兩天就扔下兩千多具尸體,依然寸步不得進。

    無可奈何之下,古爾丹向奧格瑞姆親自請命督軍圍困南海鎮的軍隊。

    大酋長雖然懷疑古爾丹的用心,但是偉大的毀滅之錘不會拒絕任何願意為部落效力的人,何況是一位強大的術士。

    于是古爾丹當著大酋長打開一道傳送門,只帶著兩名手下就離開了部落大軍。

    “赤波恩,你相信古爾丹嗎?”奧格瑞姆詢問自己最信任的屬下之一。

    “我更相信納格蘭的裂蹄牛。”赤波恩.鐵蹄牛屠殺者回答。

    當古爾丹來到圍攻南海鎮的部落軍隊臨時營地不多時,古加爾的五百食人魔軍隊也如約而至。

    “大師,攻佔這個人類城鎮比當初攻打德萊尼人的沙塔斯還難,我們需要您和您手下術士的支援。”獸人指揮官恭敬的問候了古爾丹,然後說出自己當前面臨的困境和需要獲得的幫助。

    “不要急,我的朋友,我和我的術士需要一點時間準備。明天,等到明天,一切都會有個了結的。”古爾丹像這只獸人部隊的指揮官做出保證。

    于是當天晚上,獸人停止了例行騷擾,準備養精蓄銳,待明日再戰。

    兵荒馬亂的,信息溝通不便,而卡洛斯又多次臨危受命,轉戰多各地。

    所以探姬帶著阿歷克斯帶給兒子的密信繞了大半個希爾布萊德,最後才得知卡洛斯在南海鎮。當探姬趕到南海鎮時,獸人已經阻斷了路上通路,不分日夜的騷擾襲擊。探姬小姑娘曾經考慮過走水路跨海洇渡。,可是這個時節正式魚人返陸覓食的季節。探姬覺得自己在陸地上應該能和南海鎮外的碎鰭魚人打個五五開,在水里嘛……就算了。

    于是一直到古爾丹到來,獸人暫停夜間攻城,探姬才找到機會潛入南海鎮。

    探姬沒有驚動任何人就秘密潛入到卡洛斯的居所,大大咧咧的坐在床鋪上等卡洛斯,結果可能一路上太辛苦或是卡洛斯的床鋪太舒服,居然睡著了。

    幸虧卡洛斯準備回居所洗個澡換身衣服,不然長期睡在軍營指揮大帳的卡洛斯將錯過這封重要的密信。

    被叫醒的探姬大大咧咧的端過卡洛斯臥室內的干果盤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嘴還不停。

    “少爺,我來的時候發現外面有好多大胖子。好像是叫食人魔吧?”

    “嗯,啊,是的。”

    卡洛斯結果探姬從胸口掏出來的火漆信封,發現用于封口的火漆上出現個帶紋路凹洞。

    猶豫了一會兒,卡洛斯還是低頭假裝查看的聞了聞。

    “我在想什麼,一定是最近太累了,沒錯,就是這樣。”卡洛斯使勁晃了晃腦袋,然後拆開信封查看內容。

    密信通篇都是家長里短的親人思念之情,很普通的一封家書,只有最後阿歷克斯.巴羅夫的親筆簽名透露出解讀方法。

    這是封最復雜的拆字密信。

    世界上只有卡洛斯和阿歷克斯父子兩人背下了解讀順序表。

    父親要湊這麼封信,費了不少腦細胞吧。

    卡洛斯想著,飛快的對照信中文字從新組合出密信的真正內容。

    “國王疑亡,艾登有子,速歸!”

    卡洛斯第一反應是不信,第二反應是自己拼錯了,第三遍認為自己眼花了,一直到第五遍,才確認自己的解讀無誤。

    “探姬,這一久有與艾登國王有關的消息嗎?”卡洛斯問道。

    “沒有,艾登老頭返回奧特蘭克城就再也沒有消息傳出了。”探姬回答。

    死了?居然死了!艾登死了!自己的父親阿歷克斯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再加上用這種機密程度最高的拆字密信給自己傳信……

    卡洛斯突然有一種松了一口的失落感。

    艾登死了,奧特蘭克還有誰能主持背盟事件,自己牽掛了十八年的巴羅夫家族危機終于可以暫時放下了。

    一身輕松的卡洛斯突然覺得一直看不順眼的慫貨探姬突然變可愛了。

    心情的急劇激蕩下,卡洛斯有些忘乎所以,一把拉住探姬就吻了上去,結果吻了一嘴的干果渣。

    “少爺,你干什麼?”探姬有些懵了的問。

    “沒什麼,你帶來了好消息,這是獎勵。”卡洛斯回答。

    “可是我更想要黃色的,硬硬的那種獎勵。”探姬嘿嘿的笑著。

    你真是個人才,卡洛斯听完探姬的描述,第一時間想歪了,最終在付諸行動前反應過來,從床邊的櫃子里取出一個小袋子,扔給探姬。

    “滾蛋,你個小財迷。”

    探姬掂了掂重量,笑嘻嘻的翻窗戶走了,只留下一地的干果殼。

    按計劃洗澡的卡洛斯泡在浴桶里,難得的放松身體。

    等全身都放松下來的時候,卡洛斯卻突然渾身一緊,濺起偏偏水花。

    高興早了!艾登有子,那些如果國內的投降派繞開自己的父親擁立新王,再和部落妥協,那麼一切都將回到原點!

    沒有了泡澡的心情,卡洛斯迅速整理著裝,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方磚的住處。

    “方磚叔,我需要回奧特蘭克城,幫我開個傳送門。”卡洛斯開門見山的說。

    “開不了了。”方磚直截了當的回答。

    “啊?那我去找克爾甦加德”卡洛斯楞了一下,話語不經過大腦就竄了出來。

    “外面來了厲害的家伙,南海鎮已經被魔法封鎖了,一切傳送類法術都用不了了,你去找克爾甦加德也沒用。”方磚解釋道。

    十有八九是古爾丹!自己小看了古爾丹的執行力,也小看了薩格拉斯之墓對古爾丹的吸引力。

    卡洛斯明白,事情扎堆了,這次麻煩大了。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