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00章國王失格篇八

第100章國王失格篇八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艾澤拉斯世界氣象萬千,精彩無限。無論是地、水、風、火,又或者是聖光與奧術,種種千奇百怪的能量存在于這個世界。唯獨暗影,最為純淨的暗影能量,是由獸人穿過黑暗之門帶來艾澤拉斯的。

    所以當古爾丹使用這種艾澤拉斯土著居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力量構築出強大法陣籠罩整個南海鎮時,鎮內的人類法師都著了道,竟無一人發現端倪。

    “大少爺,您不去指揮軍隊,擱我這兒蹲著是鬧哪樣?”方磚看著斜靠窗台一臉糾結的卡洛斯,很是無語的說道。

    “因為有些話我說不合適。”卡洛斯回答。

    靜下心來想想,卡洛斯發現自己還是犯了個巨大的錯誤。

    一些對自己而言是常識的知識,在這個世界,這個時間,都是未知的神秘。

    而真實的世界不是簡單的角色扮演游戲,什麼都講究個因果邏輯。

    因為疏漏,卡洛斯沒有和其他人提起過暗影魔法的特征。

    因為避嫌,卡洛斯不會在圓不了謊的情況下泄露不該泄露的情報。

    所以最終結果就是卡洛斯看著中午時分南海鎮頭頂陰暗的天空,愁眉不展。

    “您想通過我和誰又轉述些什麼?”方磚為巴羅夫家族服務也已經有好幾年時光了,作為卡洛斯的私人魔法顧問,魔法的或者不那麼魔法的事兒也干了不少,听懂雇主的潛台詞毫無壓力。

    “我們被擺了一道。頭頂的那玩意這麼大陣仗,就我這貧瘠的知識儲備,只能想到兩種可能”卡洛斯如是說,“第一種可能是死亡凋零,第二種可能是扭曲虛空。雖然後者的不能性不大,但是對面的施法者可是古爾丹,只能說一切皆有可能。但是無論是第二種還是第一種,對我們而言都是滅頂之災,沒差啦。”

    之後,卡洛斯又詳細的向方磚解釋了死亡凋零和扭曲虛空兩個暗影能量高位法術的外在表現形式。

    “依照少爺你的描述來進行判斷,我認為死亡凋零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是您準備怎麼辦?”方磚忍不住摸了摸下巴,陷入眉頭緊鎖的思維模式。

    “不是我準備怎麼辦,而是你,克爾甦加德,鎮子里的法師大爺們準備怎麼辦。”卡洛斯糾正方磚的說法。

    “我會和克爾甦加德進行溝通。但是你不會認為這麼大的陣仗是一個人或者幾個人的手筆吧?”方磚做出警告提醒。

    “知道為什麼我現在有閑工夫在這和你聊天嗎?”

    “不知道。”

    “因為獸人的計謀已經成功了。之前我們利用堅固的防御工事狠狠的將求戰的部落宰了個痛快。現在,頭頂著不知道什麼時候發動的死亡凋零,求戰的一方變成了我們。不出戰就是等死,出戰,就是送死。難啊。”

    方磚不太懂軍事,忍不住問道︰“為什麼出戰就是送死?”

    “我們用防御工事把鎮子都圍了起來,陸上通路就那麼一條,獸人只需要把部隊排好等著就行,我們這邊連展開部隊的空間都沒有,怎麼打?這還不叫送死?”卡洛斯白了方磚一眼。

    “那大少爺您還這麼悠閑?”方磚忍不住反諷了一句。

    “該做的我都做了,現在是你們法爺的時間,我需要至少三天。”卡洛斯跟方磚露了底。

    “雖然從沒有見過這麼純粹的暗影能量,但是基本的法術構解我還是會的,咱頭頂上這玩意最多明天就該成型了,後天都撐不到,哪來的三天?”方磚也是攤手搖頭,表示無能為力。

    “讓人不聲不響的搞這麼大的事出來,你們補覺得羞愧嗎?”卡洛斯也是被法師的無恥所震驚了,忍不住問道。【愛書屋】

    “喂,我幫你不聲不響搞別人那麼大的事你怎麼不說?我只是法師又不是法神,沒有見過就是沒有見過,被沒見過的東西搞很正常的嘛。”大法師方磚如此回答

    就在卡洛斯和方磚瞎扯淡的時候,感覺自尊心受損的克爾甦加德已經施展高等隱身術侵入古爾丹的營地開始探查。

    這些獸人啊,總是不聲不響的搞些大新聞。

    看著那些皮膚上有魔法刺印的食人魔集體施法,克爾甦加德震撼之余也有著強烈的新鮮感。

    那些雙頭食人魔的兩個腦袋是天然的還是魔法改造的,兩個腦袋施法會不會比一個腦袋有優勢?

    作為天才大法師,克爾甦加德的魔法造詣遠遠超出年齡的限制。所有人都以為安東尼達斯是看重克爾甦加德才提拔克爾甦加德成為肯瑞托的二號人物。但是只有達拉然六人最高議會的同僚才知道克爾甦加德的真實實力。

    “古加爾,維持好魔法陣的運作,我離開一會。”

    古爾丹需要親自操作的事情很多,對他而言,用魔法的力量改變戰場態勢也只是順手而為,完成基本構築之後,古爾丹就將魔法陣的後續工作交給了雙頭食人魔領主古加爾。

    “是的,主人,我會注意安全的。(好無趣,難道你就不期待點小樂子?)”古加爾的兩個腦袋同時在心靈通訊中將不同的想法傳達給古爾丹。

    古爾丹利用傳送法術離開南海鎮的魔力波動引起了克爾甦加德的注意。

    似乎是什麼厲害角色離開了。正在研究魔法陣構成的克爾甦加德微微分神,然後將注意力轉回眼前。

    暗影能量的運作方式和達拉然法師常見的自然魔法或奧術魔法全然不同,短時間的觀察也只能看出點皮毛。但是法術的運作方式總是存在共通性,克爾甦加德逆向推算結合奧法之眼的觀察,大致推算出了幾個關鍵節點。

    高等隱身術能夠近乎完美的隱秘身形,卻無法掩蓋氣味。一路上,不時有嗅覺敏銳的座狼低聲嘶吼,都被克爾甦加德用混了刺激性藥劑的水霧術給敷衍過去。

    小小的調戲完座狼,先後在維持死亡凋零的法陣節點動了點小手腳。

    雖然不至于破壞整個法陣,但是延緩魔力流動,阻礙法陣運作,總能為後續工作爭取時間。

    “果然只是干擾了南海鎮周邊的魔法定位傳送,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可怕。”克爾甦加德實驗了一下,輕松的利用傳送法術離開了部落營地,然而試圖回到南海鎮卻發現無法準確定位。

    再次隱身步行回到南海鎮,克爾甦加德發現方磚已經在客廳等候多時。

    “哦,我的朋友……”

    仿佛大宇宙的意志在注視著一切,遵守禮儀禮節的克爾甦加德剛想喊出對方的名字,就被打斷了。

    “老朋友,長話短說,我們麻煩大了!不阻止獸人的魔法,後果不堪設想。”方磚說道。

    “額……你看出點什麼了嗎?”克爾甦加德問道。

    “老夫夜觀星象,推算了個七七八八,大致的摸清楚了這個魔法的作用。”方磚決定不要臉了。

    “哦!”克爾甦加德很驚詫,在他影響力眼前的大法師好像並不以解析術法而聞名,真是出乎預料啊。

    “此法名為死亡凋零,一旦完成,覆蓋範圍內將寸草不生。”方磚惡狠狠的說道,“那幫獸人在打我們達拉然法師的臉啊!”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