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02章國王失格篇十

第102章國王失格篇十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快6000字的大章節,內容很緊密,實在分不開,說一更不夠看的觀眾老爺你們夠了,驢打滾利滾利什麼的作者君絕不認賬。)

    “將軍大人,這種突襲計劃我們去就好了,您還是回去吧!”約翰.斯溫最後次勸解道。

    “約翰,你覺得我為什麼要參與這次行動。名望?我已經在之前的戰斗中證實了自己,收獲了應有的名望。渴望?我不是戰斗狂人,沒有那種嗜血的沖動。兄弟情義?或許有吧,但是身為將軍,身為獨立兵團的最高指揮官,我清楚自己的作用的和地位。”卡洛斯窩在草叢里,換了個更加舒服的姿勢繼續說,“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是最合適的人選。說句自負的話,除了那幫法爺,我就是南海鎮的最強者。你們根本不明白這次任務有多重要。往大了說,南海鎮若失,聯盟的整個戰略將失去支撐點;往小了說,南海鎮時巴羅夫家族的重要領地,失去了南海鎮是家族不可承受之痛。所以我不僅僅是為了你們,為了軍團,更是為了我自己。”

    約翰.斯溫想了想,湊到卡洛斯耳邊說道︰“但是,如果,我是說萬一,萬一您死了,那麼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哈哈哈,老子可是卡洛斯.巴羅夫。”卡洛斯不以為意的回答道,霸氣側漏而出。

    精心挑選出的三百勇士等天色轉暗後,順著河谷,在丹德瑪.藍羽的帶領下開始秘密潛入。

    曾經的暗夜精靈武士長不愧是精通戰士、盜賊、獵人三種職業的男人,有他帶路,二十多里的路途總共遭遇了六波部落巡邏兵和探哨,卻沒有一個部落士兵能夠發出警訊。

    “卡洛斯,你準備怎麼打?”丹德瑪率領眾人一路摸到了食人魔駐地的外圍,魔法陣散發出的法力靈光在夜晚耀眼奪目。

    “等。”卡洛斯回答。

    “等什麼?”約翰.斯溫不解的問道,按照計劃,不是應該由敢死隊發動突襲嗎?

    “等達拉然那幫法爺發難啊,等什麼。”卡洛斯一臉鄙夷的看著約翰.斯溫。

    “難道不該由我們先動作?”約翰.斯溫是真沒有反應過來,又問了次。

    丹德瑪.藍羽是在看不下去了,感嘆道︰“我一直以為人類較之暗夜精靈是個狡詐的種族,怎麼會有你這麼單純的家伙。”

    “動動腦子好不好,敢死隊不是送死隊,我們的最終目的是破壞魔法陣,接觸籠罩在南海鎮上空的危機。到底是由法師動手還是我們動手都是一樣的,只要目的達成就好。大家都是刀山火海走出來的漢子,難道真的就為了讓法爺們少留點汗就去送命?”卡洛斯話語中嘲諷意味甚濃。

    制定計劃的時候,克爾甦加德態度曖昧,方磚孤木難支,法師們要求敢死隊先制造混亂分散部落施法者的注意力,然後他們才能全力運作破除法陣。

    計劃沒有什麼不對,可是卡洛斯也不是魔法小白,對于這幫都不敢上戰場到現場來的法師是在沒有什麼好感官。只是因為還需要他們幫助,所以同意了它們的要求。

    但是人都出來了,這仗怎麼打還不是卡洛斯說了算。

    一眾人等休息了一陣,卡洛斯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就安排了兩個小組去搞點動靜。

    “大師,我們已經制造了騷亂,現在準備對部落的魔法陣防御陣地發起沖擊,一切都交給你們了!”對著傳訊法器說完,卡洛斯捏碎了那個精美的小盒子。

    然後卡洛斯叫住了蠢蠢欲動的部下。

    “急個鳥啊,坐下休息。”

    約翰.斯溫突然覺得自己的三觀被刷新了,點了兩把火燒了個哨塔就算制造了混亂?謊報軍情坑法師盟友真的沒有關系嗎?

    南海鎮方面,克爾甦加德听到卡洛斯的傳訊,和幾位同僚互相點頭致意,開始了對籠罩南海鎮的死亡凋零法術進行逆向破解和法力反饋。

    梅特里卷軸,記載了十萬零三千種法術的的神奇卷軸,其實還有個別稱————守護者之書。傳聞中這個由上古巫師制造的卷軸傳聞是由母親樹的一小塊樹皮浸潤在永恆之井中制作而成。全部展開後不足一平方米的卷軸記錄了對人類而言幾乎無窮無盡的魔法知識。

    在麥迪文毀滅提瑞斯法議會後,這本由歷代守護者保管的卷軸輾轉流落到安東尼達斯手中。因為守護者的力量印記干擾,一般人無法從梅特里卷軸中獲取這些魔法知識,而幾乎通靈的梅特里卷軸會誘惑意志不夠堅定的人去接近它,閱讀它,從而控制渴望者。

    安東尼達斯不願意摧毀這樣一件寶物,所以封印了梅特里卷軸的器靈。

    但是即便是器靈被封印的守護者之書本身,也是一件強大的魔法器物,相信克爾甦加德不會被梅特里卷軸所誘惑,安東尼達斯將梅特里卷軸暫時交付給自己的副手使用。

    十萬零三千種法術,幾乎包含了所有的施法方式和法術構造,利用梅特里卷軸的力量,克爾甦加德很輕易的反推出死亡凋零的法術構成。

    “真是精妙的設計,不可思議的能量,術法一旦完成,作用範圍內萬物終將凋零。”克爾甦加德面帶迷離的贊嘆完,隨即臉色一凜。

    “可惜你將面對的是肯瑞托的法師團,諸位,讓那些挑梁小丑見識下奧術的偉力!”

    在場的大法師五人,高階法師十一人,中級法師二十三人,在梅特里卷軸的支持下,即將挑戰古爾丹手下的數百術士!

    湛藍的奧術能量反沖天際,在醞釀著死亡的暗影雲霧中肆虐,沿著肉眼無法觀測的能量通道改造著死亡凋零的術法結構。

    “主人!有人在干擾我們施法!(有樂子啦,哈哈哈。)”古加爾發現了異常,迅速的心靈傳訊通知古爾丹。

    片刻後,古爾丹趕到魔法陣所在地,發現繪制好的魔法陣多處發生炸裂,暗影與邪能有逸散現象。

    “讓開,保護好我,我要看看是什麼人在破壞我們的事業!”古爾丹接替了古加爾的位置,開始主持魔法陣的運作。

    短短時間,奧術能量已經侵蝕了南海鎮上空暗影雲霧超過三分之一的關鍵節點。

    當古爾丹開始和克爾甦加德爭奪對于死亡凋零的控制權時,發現自己的對手非常的強大,于是開始抽取維持魔法陣的食人魔術士的暗影能量。

    南海鎮上空,湛藍的奧術之力與深邃的暗影之力交相輝映,形成了罕見的天象。

    古爾丹發現了對手的難纏,于是對潛伏在南海鎮外的死亡騎士下達了命令,超過十位死亡騎士開始潛入南海鎮。

    天空中的交鋒無聲無息卻激烈異常。即使有梅特里卷軸作為核心,達拉然的法師們面對五倍于己的部落施法者,在法力總量上就很吃虧。

    克爾甦加德認為不能被動防御,利用守護者之書控制了一條為死亡凋零傳輸暗影能量的通道,發動了一次反擊。

    古爾丹身側的一個魔法陣節點突然變得不穩定,在其之上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奧術漩渦,大量的奧術飛彈紛灑而出,瞬間擊倒周圍十余名部落術士。

    古爾丹的邪能護盾輕松的防御住所有飛向自己的奧術飛彈,抽出精力湮滅了這個奧術漩渦,開始策劃反擊。不久之後,籠罩南海鎮天空的暗影能量開始凝練成暗影箭雨落下,雖然對建築物造成了大量的損傷,但是對人員的殺人反而不大。

    古爾丹雖然打壓了對手的囂張氣焰,但是暗影能量總體上的減少,反而助長了奧術之力的肆虐,一輪暗影箭雨之後,南海鎮上空幾乎一半的暗影能量被克爾甦加德操控。

    殘酷的法術角力開始了,兩邊的主導者都使出了渾身解數。

    古爾丹傾盡全力加速法術的成型,支持魔法陣運作的術士許多人脫離被送走,而缺失的位置上立刻有新到的術士補上。

    克爾甦加德全力運作,梅特里卷軸發出光芒越來越耀眼,但是遠遠未達到極限,這讓克爾甦加德感到信心十足的同時又有些不安————安東尼達斯設下的封印開始松動了。

    卡洛斯在一旁耐心的等待著,大約斗法開始二十分鐘後,他吩咐屬下。

    “可以開始了,主要目標是那些施法者。”

    突襲發動後,聯盟方的勇士無聲無息的快速突進,作為人類中的精英戰士,很快解決了外圍守護的獸人。但是遇到食人魔中的精銳時,敢死隊發現突不動了。

    “古加爾,去收拾了那些搗亂的小蟲子!”古爾丹面目猙獰的說完,繼續專注于和克爾甦加德的法術爭斗。

    一手持法杖,一手提著狼牙棒,古加爾每一步幾乎都會引起大地的震顫,愉快的接受了古爾丹的命令。

    幾乎同一時間,死亡騎士也成功潛入了南海鎮,向著沖天光柱的方向前進。

    敢參加敢死隊的聯盟軍士,都是在南海鎮留有遺書的勇者,面對身高四米以上的食人魔時,也沒有半分畏懼。【愛書屋】三到五人一個小組,斬腳踝,砸膝蓋,一旦大胖子們倒地,就難逃身首異處的下場。

    在不計傷亡的攻勢下,很快打開了食人魔防線的一個缺口,卡洛斯奮勇當先,沖了過去。

    距離古爾丹最多只有兩百米的距離,卡洛斯突然有了一種世界就在腳下,歷史由我創造的感覺。

    殺了他,殺了古爾丹!

    突如其來的戰意讓卡洛斯興奮的不能自已。

    然而古加爾那在食人魔中也略顯魁梧的身軀遮擋住了卡洛斯視線中的古爾丹。

    “滾開。”卡洛斯淡淡的說了句。

    “狂妄(愚蠢)。”古加爾的兩個腦袋也獰笑起來。

    知道自己在正常狀態下不可能在肉搏上勝過古加爾,卡洛斯上手就是大招。

    在骯髒污穢的邪能映襯下,卡洛斯翡翠般的聖光羽翼格外顯眼。

    左手持博尼格托.幻影舞者架住古加爾的狼牙棒,右手架住古加爾的法杖敲擊,卡洛斯發現自己即使在爆發狀態依然無法和食人魔中的強者比拼力量。

    隨著兩臂肌肉的顫抖,卡洛斯緊咬牙關,苦力支撐,而古加爾還有余力嘲諷。

    “小爬蟲,我听見你的骨頭在顫抖(應該怎麼滾,能教教我嗎,我很好奇)。”

    發現自己的將軍似乎陷入困境,一名士兵試圖從背後偷襲古加爾。

    “不要管我,沖啊!”卡洛斯竭盡全力的喊叫沒有阻止忠心的屬下。

    于是這位人類的勇士被古加爾一記後蹬踢出二十米遠。

    “你無能為力(哦,這一腳感覺真不錯)。”古加爾一邊說著,手上繼續加力。

    “狂妄啊!老子可是最強聖騎士!”對手惹怒了卡洛斯,于是他決定不在藏私。

    如流水般溫順的聖光開始沸騰,背後的聖光之翼開始扭曲糾纏,一陣耀眼的光芒後,一個聖光巨人屹立卡洛斯身後。

    “這是什麼?(很好吃的樣子。)”古加爾吐露感興趣的神色,手上的力道再次增加。

    但是這次,卡洛斯很輕松的接了下來,右手握住古加爾法杖的杖頭,五指用力,捏出了蛛網般的裂紋。

    “是的,很好吃,送你吃。”卡洛斯也笑了起來,笑的很殘忍。

    聖光巨人雙拳收于腰際,擺好架勢,然後對著古加爾的兩個腦袋就是連續進攻。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卡洛斯為自己的聖光巨人配音。

    幾記連拳後,臉上吃痛的古加爾激發了狂性,雙頭食人魔丟掉了手里的武器,以拳對拳和聖光巨人對轟起來。

    “老子可是和馬爾高克五五開的男人!(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古加爾吼道。

    古加爾和聖光巨人的拳拳相交轟出破空的音爆,光影效果極佳,吸引了部落方許多人的視線,敢死隊們趁機突進不少距離。

    “啊!(小孩子打架才踩腳趾!)古加爾突然哀嚎起來,原來卻是卡洛斯一劍刺穿了他的腳背。

    拔劍刺穿古加爾另一只腳,順勢在倒地的食人魔小腿上重重砍上一刀,卡洛斯飛快的沖向古爾丹,聖光巨人的持續時間有限,不許抓緊時間。

    然而古爾丹比劃了一個手勢,構築魔法陣的邪能暴漲,形成一個法力護盾保護住了魔法陣內的所有人。

    “將軍,我們的武器無法破開魔法盾!”一路砍殺過來的約翰.斯溫拎著滴血的刀子向卡洛斯喊道。

    “讓開!”卡洛斯將博尼格托.幻影舞者插入地下,單膝跪地,進入懺悔狀態。

    聖光巨人作雙手托天狀,經過短暫的醞釀過程,一月而起飛向天空。

    “德瑪西亞!”隨著卡洛斯的一聲大喊,聖光大寶劍從天而降,重重的轟在保護魔法陣的法力護盾上。

    護盾破碎,余威尚存,古爾丹忍不住吐出一口血,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用痛恨而貪婪的眼神看著卡洛斯,余下的精力全部用于維持暴動的暗影與邪能。

    不足一百米,卡洛斯覺得自己有機會殺了古爾丹。

    “夠了,任務完成了,我們撤吧。”就在卡洛斯決定搏一把的時候,丹德瑪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動靜鬧這麼大,獸人和食人魔的部隊正在源源不斷的趕來,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腦海中只剩下炙熱的戰意,卡洛斯明白自己的狀態不太對,卻不覺得不太對,一種很奇妙的狀態。

    既然無法做出正確的決斷,卡洛斯決定相信丹德瑪的判斷。

    對著古爾丹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卡洛斯下達了撤退命令。幸存的敢死隊員們就近組成鋒矢陣型,在獸人合圍之前破圍而出,消失在希爾布萊德丘陵的山間林地中。

    魔法陣遭受嚴重損傷,身體也被卡洛斯的聖光大寶劍創傷,古爾丹感到自己對死亡凋零的控制正在被削弱。

    “古加爾,沒死就趕快過來幫忙!”古爾丹喊道。

    而就在此時,赫尼.馬雷布終于見識到之間卡洛斯面對的是何等的怪物。守衛法師們的部隊足有數百人,前後三層防御圈,卻被死亡騎士們逐一突破。

    六名死亡騎士堵在進入法師營地的入口,狹小的地形容不下太多的人類士兵展開,聯盟方的數量優勢完全發揮不出來,急得赫尼.馬雷布滿頭是汗。

    “衛兵,去通知伊米爾準備一隊重甲騎兵,沖開這些怪物。”赫尼.馬雷布並不甘心殺不死這些死亡騎士,但是時間不在南海鎮這邊,死亡的陰雲即將降下,法師們正在全力對抗,怎能被這些死而復生的怪物所干擾。

    當三名死亡騎士步入法師們聯合施法的場所,立即引起了法爺們的注意。

    和古爾丹的對抗正在關鍵時刻,除了大法師級別的幾位,都已經沒有余力了。而方磚勉強施放的火球術僅僅是擊退了死亡騎士,讓克爾甦加德忍不住眉頭緊皺。

    沒有辦法了,克爾甦加德全力運作,梅特里卷軸的封印被打破,巨大的力量迸發而出,除了有聯系的法師們,魔力的沖擊摧毀了幾十米範圍內的所有事物。

    “這是?”正準備沖鋒的伊米爾看著最前方的死亡騎士和接戰的聯盟士兵一起被魔法的光輝所湮沒,再也找不到一絲存在的痕跡,忍不住吸了口冷氣。

    梅特里卷軸的爆發,帶來的巨大的沖擊,順著法力通道重創了古爾丹和維持魔法陣的術士們,也震暈了克爾甦加德和達拉然的法師們。

    然而天空中的暗影並未散去,失控的奧術和暗影能量不斷沖突,暴躁的能量團緩緩落下,似乎南海鎮逃脫了死亡凋零的威脅,卻躲不過能量風暴的洗禮。

    “真是的,現在的小家伙都是這麼不知深淺的冒失鬼嗎?”

    混亂能量風暴中,一道傳送門出現,一頭金發的漂亮女人從門中走出。

    “梅特里啊,再次重逢,咱可是一點都不高興喲。”

    梅特里卷軸原本放肆的揮灑著自己的力量,然而僅僅是听見女人的聲音,脫困而出的器靈瞬間沒有了囂張的氣焰,魔法力量拂過女人的臉龐,仿佛撒嬌的小狗。

    “你撒嬌也沒用,咱現在是窮人,可養活不了你”

    女人說完,抬頭看了看天空。

    “真是幫不知輕重的家伙,也別浪費了。”

    說完,那女人一記響指,空間中自然而然的浮現出三個同心圓環法陣。以梅特里卷軸為中心,巨大的魔法吸力將天空中失控的魔力聚攏,轉化,化作最純粹的法力容納進守護者之書。

    “有機會再見。”

    女人說完,重新走入傳送門,消失不見。

    沒有人能想到,在如此混亂的能量風暴中,曾經有人出現過。

    當天空中的能量被盡數吸收後,伴隨著巨大的滿足感,梅特里卷軸的器靈陷入沉睡,肆虐的法力風暴終于終止。

    赫尼.馬雷布和伊米爾還有幾位聯隊長小心翼翼的趕到時,看著躺倒一地的法爺,無語對望。

    抬頭看看許久未見的星空,南海鎮的危機終于解除了。

    而小心翼翼躲開敵人和自己人的丹德瑪帶著亢奮狀態的卡洛斯一路向北,向著既定的目的地前進。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