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04章國王失格篇十二

第104章國王失格篇十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空中飛行,多少人向往的一件事。

    客服了地心引力的束縛,掙脫的大地母親的懷抱,在群星與艾露恩的見證下,翱翔于天地————這是飛一樣的感覺,這是自由的感覺。

    憑著雪怒的強勁動力,在中途短暫休息了兩次後,卡洛斯終于在第二天深夜抵達了凱爾達隆。

    “我的朋友,你難道沒有想過多準備一副飛行眼鏡嗎?”頂著凌亂的發型,再次腳踏實地,卡洛斯屹立于大地之上,忍不住熱淚盈眶。

    一小半是激動,另一大半是眼楮干澀,被風吹的。

    “我很抱歉。”庫德蘭無辜的撓撓腦袋,聳了聳肩膀,最後雙手一攤。

    卡洛斯強忍住我選擇死亡的沖動,掏出一封信給庫德蘭。

    “我的朋友,你已經幫了我大忙,但是我還需要你再幫我一個忙。”卡洛斯說道。

    “雖然我不明白你想干什麼,但是我相信你。給誰?”庫德蘭接下了卡洛斯遞過來的信。

    卡洛斯蹲下,在庫德蘭耳邊輕聲述說著。

    “哦,哦。哦!那可真糟糕。”庫德蘭在听完後,忍不住開始搖頭。

    “所以我只有依靠你了,我的朋友。”卡洛斯如此說道。

    “現在弗斯塔德是老大,我會和他談談。另外,你的信我一定會按時送到,以雪怒的名義和我的胡子保證!”庫德蘭如此起誓,旁邊正在休息的白色獅鷲無辜的看著自己的矮人伙伴。

    “卡洛斯,再見。那個精靈,我走了!”和朋友們告別完畢,庫德蘭重新攀上雪怒的背脊,獅鷲振翅高飛,很快消失在卡洛斯和丹德瑪的視線範圍內。

    “丹德瑪,你好像對飛行很適應的樣子?”調整了半天,還覺得步子有點虛的卡洛斯發現丹德瑪跟沒事人一樣,忍不住問道。

    “當年曾經痴迷過角鷹獸競速,專門去考過飛行駕照,四級過了,六級沒過。如果感覺步伐輕浮,協調感不足,使勁跺跺腳,腳後跟使力。”丹德瑪一臉回味的說道。

    卡洛斯依言照做,發現挺有效果。

    又過了一會,調整好狀態,兩人開始前行。

    “小的時候常年生活在這里,還沒有什麼感覺,達隆米爾湖沿岸的風光還真美啊。”

    漫步在深秋的凱爾達隆,不遠處就是達隆米爾湖,星光點綴在湖面上,微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快兩年沒有回過家的卡洛斯忍不住張開雙手,深深了吸了一口家鄉的空氣。

    “再美的風景,也只是記憶的點綴,最終的牽掛,還是故鄉的山與水,親與情。”丹德瑪活的太久了,類似的感動也太多了,一針見血的指出了卡洛斯的矯情。

    一路邊行邊談,在後半夜,兩人來到了跨湖大橋,已經能遠遠的望見夜幕中的凱爾達隆湖心堡。

    “站住……大少爺?是大少爺!”守橋衛兵發現有人影出現在橋頭,于是警戒起來,當發現來人是卡洛斯後,立刻上前獻殷勤。

    “哦,原來是老巴托,運氣不錯。給我準備兩件罩頭披風,再控制住人員,我不想太多人知道我回來了。”卡洛斯發現守橋衛兵的小隊長是小時候經常放自己出去玩的老熟人,立刻下達了命令。

    “是的,巴羅夫家忠實的僕人為您服務。”老巴托立刻去準備卡洛斯提出的要求。

    這世界本就沒有絕對的秘密,卡洛斯帶著丹德瑪一路繞小道進入巴羅夫家族的城堡,聯系到托德,然後成功見到自己的母親。

    “母親大人,到底怎麼回事?”卡洛斯問道。

    “阿歷克斯現在人在奧特蘭克城,但是很久沒有來信了,我感覺不太對勁。”詹尼斯擁抱了自己的大兒子,然後憂慮的說道。

    “父親什麼時候離開的凱爾達隆?”卡洛斯繼續問。

    “兩個月前。期間只有一封通知我他平安抵達奧特蘭克城的書信,然後就音訊全無。”詹尼斯回答。

    “那麼最重要一個問題,母親大人,您听說過關于國王,艾登陛下的消息嗎?”卡洛斯小心的求證,然後取出阿歷克斯寫給自己的密信,指給自己的母親看解密內容。

    “機會!也許是個陷阱……”詹尼斯的眼楮先是一亮,然後忍不住憂慮起來。

    “如果情報是真的,那麼有阿歷克斯的運作,奧特蘭克應該置信洛薩迎接他們的新王了。而現在的情況,陷阱的可能性太大了,即便我這個婦人家也聞到了濃濃的陰謀味道。但是我不知道陷阱在哪里,我的兒子。你的勢力不夠,即使有阿歷克斯在奧特蘭克城也不夠。艾登手里至少還有4000軍隊,而家族對于聯盟的支持力度太大,凱爾達隆只剩下一千人不到的衛隊。我的孩子,你應該帶領你的軍隊回來。”

    第一次見識到如此有政治覺悟的母親,卡洛斯嚇了一跳,完全顛覆了詹尼斯在自己心中的貴婦人和大法師的形象。

    “母親,我是聯盟的少將,屬于聯盟的軍隊沒有安度因.洛薩的命令是絕對不能隨意調動的,這是政治正確與否的問題。同時,我從不認為家族的敵人是我們的艾登陛下。”

    卡洛斯給了詹尼斯思考的時間,然後繼續往下說。

    “母親大人,我冒險趕回來,是承擔了很大危險的。眼前的危機看似凶險,其實不過是無足輕重的細小傷痛,真正的危難隱藏在事件的背後。”

    “你指的到底是什麼?”詹尼斯問道。

    “我懷疑艾登陛下和獸人部落有所勾結。”卡洛斯猶豫再三,還是說了出來。

    “艾露恩在上,這不可能!”詹尼斯被兒子的猜測嚇了一跳。

    如果是真的,那麼阿歷克斯豈不是陷入了巨大的危機當中。

    詹尼斯一時間陷入對丈夫安慰的憂慮中,失去了方寸。

    “母親大人,我需要您的全力支持。”卡洛斯緩緩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而幾乎同一時間,部落的獸人大軍中,奧格瑞姆並沒有因為被聯盟包圍而有絲毫的憂慮和困擾。

    “酋長大人,我們的巨魔盟友已經準備好了。”奧格瑞姆的心腹手下為酋長帶來了重要的消息。

    “是嗎,那就準備行動吧,我們在這里呆的夠久了,也該活動活動了。”奧格瑞姆笑了起來。

    “偉大的毀滅之錘,那人類的那個國王給我們的承諾?”赤波恩.裂蹄牛屠殺者問道。

    “無論他是否願意履行約定,我們都會幫他做出決定的。通知古爾丹,讓他來見我。集中所有的狼騎兵,明天一早我們就動起來。”奧格瑞姆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破局的關鍵他已經找到了。

    而奧特蘭特城,阿歷克斯想方設法也打探不到信息的艾登手里握著洛薩的回信,心里一片寒冷。

    “來不了了?來不了了?我做了這麼多事,你告訴我來不了了?”

    艾登瘋狂的笑了起來。

    “這是你們逼我的!”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