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52章 495年的波紋

第252章 495年的波紋

    匹夫之怒固然爽快,然而爽完之後什麼也沒有。

    卡洛斯非常想把安東尼達斯那張看起來慈祥安寧的老臉塞進馬桶里,再在他屁股上狠狠的踹上幾十腳。

    這場面想想都帶感。

    然而也就是想想。

    克洛斯群島的毀滅,讓達拉然元氣大傷。但是紫羅蘭城堡的強大魔法防御工事讓法師們根基猶存。獸人燒殺劫掠了達拉然,卻從未真正進入“達拉然”。作為城邦王國,達拉然有嚴格的區域等級劃分————外圍的平民區,克洛斯群島,紫羅蘭城堡。

    達拉然大約百分之八十的法理領土只是為了克洛斯群島的住民提供生活物資。有魔法加工廠之稱的克洛斯群島也僅僅是這個魔法王國的外圍工坊。而肯瑞托的精英們,達拉然的主宰者們,將他們的研究成果和撰取的財富都放在了紫羅蘭堡。

    這也是為什麼達拉然遭遇戰災,卻沒有任何人敢小瞧他們的原因。

    因為紫羅蘭堡還存在。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雖然肯瑞托的法爺們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臉,仿佛克洛斯群島的毀滅不過是不小心將桌子上的奶油面包踫落在地般的輕巧,但是這傷痛到底有多痛,恐怕只有法爺們自己知道。

    達拉然不是一日建成的,幾百年的文明積攢才造就了當下的達拉然。縱然人類的魔法技藝在不斷提高,人力終究有窮時。達拉然的復興不可能光靠紫羅蘭城堡的那麼點法師,沒有其他人類勢力的參與,重建達拉然恐怕將成為安東尼達斯的有生之年系列。

    所以,盡管安東尼達斯非常想把長得一點都不像小師妹詹尼斯的卡洛斯吊在半空中抽屁股,卻依然只能溫和的笑著,優雅的說著,然後關于利益問題,分厘不讓。

    這個老東西!

    這個小狐狸!

    “安東尼達斯大師,奧特蘭克和達拉然作為一衣帶水的傳統友好鄰邦。幾百年來一直秉承著和平友好互惠互利的原則發展雙邊關系,相信在達拉然的戰後重建工作中,一定能為貴方提供有益的幫助。您看,無論是鋼鐵還是優質大理石。都是我們的拳頭產品。而辛特蘭的紅杉樹和白樺木以及橡木,在木質和樹齡上都不是斯坦索姆。壁爐谷和銀松森林可以比的。同時,奧特蘭克王國的大量優質廉價勞工也是期待著從貴方手中獲得勞務合同啊。”

    卡洛斯一番發自肺腑的誠懇之言打動了安東尼達斯的內心。

    【老東西,兩家這麼近,你自己看著辦。條件我已經提了。你不答應,剛我說的那些東西你都別想要了!】

    腦內補完過後,安東尼達斯笑的更加燦爛了,去你大爺的友好鄰邦,去你母……爹的幾百年傳統友誼,奧特蘭克王國的歷史才幾十年,誰跟你關系好了。

    “卡洛斯啊,老夫和令母也是幾十年的老交情了,這里佔個便宜賣個乖,以叔叔伯伯的身份嘮叨你幾句。”

    安東尼達斯見卡洛斯點頭。就繼續說道。

    “你這是在玩火啊。戰爭債徽飧齠 鰨 皇悄敲春猛嫻模    穌秸炊疾幌Σ妗J禱安慌賂闥怠K淙惶┤鵡傷故怯米約旱男龐吐宓ケ淄豕魑 17 辛撕眉概秸唬  欽廡├ 際怯迷諏肆 松砩希 際俏 碩鑰故奕恕4錮 荒誆克淙恢 岸雜謔欠竇喲蠖粵 說鬧F至Χ確制綰艽螅  峭漚嵋恢露鑰故奕說牧  俏ㄒ壞惱握罰 遣換岊淶摹K暈沂擲 惱餘秸唬 階詈竺獠渙擻美椿蝗 秸炖駝哂嘔藎 導噬匣嵯蚵宓ケ鬃誹值牟糠摯贍懿換岢 俜種  H綣揮鋅寺逅谷旱旱氖露 忠話 鬩膊皇遣荒芴浮5 譴錮 幌衷詰那榭觥J遣豢贍芎吐宓ケ捉歡竦摹M  胰餃 忝前綠乩伎撕吐宓ケ椎墓叵狄膊揮Φ奔オ !br />
    安東尼達斯的一番話說的其實很誠懇,也很在理,可惜大家的追求不同。最終目標不同,辦事手段和方式方法出現偏差也就變得自然而然。

    “安東尼達斯大師,我不會背叛聯盟,更不會挑起人類之間的內戰。”

    “我信。”

    “但是我做的這一切,有著自己的考慮和想法。”

    “我懂。”

    “其實大家都是有求于人,強人所難也不是友善之道。不如大家各退一步吧。”

    “你說。”

    “我也不強行要求收購您手中的戰爭債唬  槍せ笨蹋 蟻M姆從β肱摹!br />
    當卡洛斯將自己的要求娓娓道來之後,安東尼達斯沉思良久,在心中不斷權衡利弊,最終點頭。

    “可以。”

    作為**師,來無影去無蹤的實力安東尼達斯還是有的。

    在一陣電光閃耀後,只剩下被法術風暴吹亂的桌椅能證明剛才房間里似乎發生了什麼。

    “吉安娜,你不跟著你老師回去?”

    卡洛斯扭頭看向被掀開一條縫的房門。

    “現在回去干嘛,我在洛丹倫等父親接我回家好了。”

    見自己的行蹤被識破,吉安娜干脆大大方方的走了進來。

    “我和你老師見面的事情,不要外傳。”

    卡洛斯想了想,囑咐道。

    “你當我是誰?這些我懂,不用你吩咐。”

    吉安娜一甩頭發,雙手叉腰,一臉老娘牛逼到爆的表情。

    “那麼普羅德摩爾家的大小姐,請你告訴我,你是誰。”

    卡洛斯突然來了興趣,準備調侃下吉安娜。

    “我過去是吉安娜,現在是吉安娜,未來也還是吉安娜。不過稱謂會變那麼一下。庫爾提拉斯的公主,安東尼達斯的弟子,最偉大的**師!”

    吉安娜的回答出乎卡洛斯的預料之外,讓他一下子想不到合適的說辭,只感覺這個女子不一般啊,哪家的姑娘十多歲的時候就有如此應變的急智和清晰的思維。

    卡洛斯想了片刻,真準備接話,侍從官敲響了房門。

    “進來。”

    隨著卡洛斯話音落下,侍從扭動把手,側身走進來,然後看著吉安娜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說。”

    卡洛斯看出了侍從的困惑,下達了明確的指令。

    “摩根夫人的信使到了。”

    “恩,我知道了。”

    侍從傳訊完畢,離開了房間,卡洛斯見吉安娜苦著臉想要走,忍不住問道︰“我怎麼覺得你對摩根財團好像很反感的樣子?”

    “拜托,卡洛斯陛下,面對那種洛丹倫老祖母級別的人物,像我這麼青春靚麗的小女孩肯定會不自在啊。”

    “傳聞是假的吧?!”

    卡洛斯被吉安娜的做派唬的一愣一愣的。

    “但是我听父親說起過,我爺爺的爺爺見過的摩根夫人和我曾祖父的曾祖父見過的摩根夫人是同一個人,而我父親見過的那個摩根夫人和我爺爺見個那個摩根夫人估計也是同一個人。活了快五百歲的老妖怪,想想都害怕。”

    吉安娜說完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卡洛斯卻有些心不在焉的走神了。

    面對活了上萬年的暗夜精靈和近千歲的高等精靈,人類都能鎮定自若,對于活了幾百的同胞卻感覺不自在,這算什麼。

    還是說吉安娜她們的反應才是正常的,不正常的反而是自己?

    當卡洛斯回過神的時候,房間里只剩下自己一個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