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56章 馳來北馬多嬌氣,歌到南風盡死聲

第256章 馳來北馬多嬌氣,歌到南風盡死聲

    火勢沖天,獸人西南海岸大營在洛薩的強攻之下,終于告破。時間緊迫,奧格瑞姆即使智計通天,也不可能平白變出船只。最終,在少量海盜的幫助下,奧格瑞姆用掠奪來的金錢換取了五千心腹的南歸。

    至于希爾布萊德的其它獸人和食人魔,已經顧不上了。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奧格瑞姆現在最想做的就是返回燃燒平原,重新統合部落勢力。在那里,黑石氏族還有一只大軍。

    “被他給逃了。”

    圖拉揚無奈的望著遠去的船影。

    “獸人無處可逃。”

    安度因.洛薩一語雙關的表達了自己的喜悅。

    贏了,終于贏了,在漫長的奮戰,在無數聯盟軍士的犧牲奉獻下,在人類王國通力合作下,希爾布萊德丘陵的戰事終于塵埃落定。

    消息傳來,洛丹倫城沸騰了。

    歡笑的、雀躍的、失聲痛哭的、喜極而泣的,人們如同瘋魔了一般的宣泄著自己的情感。

    兩日後,奎爾薩拉斯的大軍經過斯坦索姆北地要塞。

    五日後,達拉然的法師團再次由克爾甦加德帶隊,抵達了洛丹倫城。

    二十三日後,洛薩帶領少量人馬返回洛丹倫城,將聯盟主力留在希爾布萊德繼續清剿四下逃竄的獸人。

    “法琳娜,為我守寡好不好。”

    卡洛斯也知道自己的話語太過無恥,所以聲音不是很大。

    “我的上任亡夫是約翰遜.肯尼迪,不是你卡洛斯.巴羅夫,說什麼不吉利的話。”

    法琳娜沒好氣的推了卡洛斯一把。

    “咱們之間也算是日久生情吧。你要我為了你拋棄整個王國,我是辦不到的,但是看著你繼續作踐自己,我是心痛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心狠手辣,心機歹毒。我用自己的名聲和身體換來了現在的這份家業。如果你不是國王,我根本不會理會你。”

    “光著身子說這種話可沒有什麼信服度。”

    “你閉嘴!”

    法琳娜從卡洛斯懷里掙脫開,轉過身體跪坐一旁。神情嚴肅,眼眶紅腫。

    “你馬上就要成為泰瑞納斯的女婿了,迎娶公主了。那麼看著我服侍你這兩個月盡心盡力的份上,放過我好不好。”

    “不好。”

    “放過我好不好。我害怕。”

    法琳娜沒有哭出聲,眼角的淚卻止不住的往下落。

    “我以為我能長袖善舞,我以為我能顛倒眾生。但是你,你和你岳父給我上了一課,在你們這些能當國王的家伙面前。我就像是個傻子一樣。卡洛斯,不要殺我好不好。”

    “我為什麼要殺你?”

    卡洛斯拍了拍身邊的位置,法琳娜猶豫了片刻老老實實的過去側躺下,任由卡洛斯的手掌把玩自己的頸項和鎖骨。

    “因為錢和背叛。對不起,但是我只是想活著,風風光光活著,對不起,對不起。”

    法琳娜說道最後,口中只剩下三個字————對不起。

    “你為我守寡我就原諒你。”

    卡洛斯淡定的說著。

    “你又不是我丈夫!”

    關于這個問題,法琳娜異常固執。

    “傻女子。如果你真傻,說不定我會愛上你的。然而你總是裝傻,所以我只能喜歡。你背著我做的那些事我都知道,我不說,就代表我不會計較。”

    “不說,緣分就斷了。”

    一句話,讓卡洛斯陷入了沉思。

    利用、提防,確實參雜著喜愛。不純粹,也無法忽略。

    或許,我應該殺了她。

    一瞬間。卡洛斯真的這麼想。

    但是最後,卡洛斯搬過法琳娜的肩膀,在上面咬了一口。

    “這算什麼?”

    無視了傷口在流血,法琳娜問道。

    “你畏懼我的權勢。慕戀我的家世,參雜著市儈和不安,希望尋找一個依靠。然而,我們兩個都是不會愛的人啊。我看得懂,做不到。你,除了自己什麼人都不相信。”

    法琳娜想說什麼。最後卻什麼都沒有說出口。

    “你那二十萬我收下了,你的麻煩我也幫你扛了。給你打上印記,從今天起,你可以說自己是我的人了。”

    送走了法琳娜,史蒂夫.華生就找上了卡洛斯。

    “陛下,其實讓肯尼迪夫人背這個鍋正合適,您還能從中再撈一次魚,何苦自己下場呢?”

    “利用她一次就夠了。這個鍋她背不起的,會被壓死,還是讓我岳父去抗吧。”

    “無關輕重的小事,那麼不知陛下何時能夠前去和夫人會面,史蒂夫也好提前為陛下安排打點。”

    “等我和洛薩元帥見過面之後吧。”

    “摩根夫人恭候陛下的到來。”

    國王公主的婚配自然不是搭台唱戲,吃吃喝喝就完事的兒戲,更何況牽扯到領土交換和利益輸送的政治婚姻。

    在得知婚事已經定下來後,嘉麗雅反而不願意與卡洛斯見面,所以每次卡洛斯前往王國,見的最多的都是阿爾薩斯。

    瓦里安.烏瑞恩也到了合適的年紀,泰瑞納斯將他留在身邊,開始言傳身教的傳授他治國的本事。

    所以當阿爾薩斯和瓦里安對卡洛斯的態度明顯出現了分化。

    阿爾薩斯越來越親近卡洛斯,而瓦里安用稚嫩的演技在掩蓋對卡洛斯的反感。

    “瓦里安。”

    “什麼?”

    “算了,沒有什麼,這也是青春,暴風王國未來的國王陛下。”

    “……暴風王國,已經沒有了。”

    “以前有過,以後也會有。”

    “但是現在沒有了。”

    所以說逆反期的小破孩什麼的最討厭了。

    “朕既是國家。”

    “哈?!”

    瓦里安沒有听懂。

    “沒什麼,洛薩爵士會和你談的。”

    花園前的偶遇,也只是一時的興起,失去父親的瓦里安從泰瑞納斯哪里得到了彌足珍貴的父愛,自然容不得有人對泰瑞納斯不利。

    乘興而來,盡興而去。

    留下一頭霧水的瓦里安,卡洛斯前往泰瑞納斯和洛薩所在之處。

    聯盟內部的形式紛繁復雜,但是只要泰瑞納斯和洛薩都認同的事情,就肯定能夠繼續推進。

    毫無疑問,洛薩丟下大軍北上洛丹倫,和泰瑞納斯商量的事情無論有多少件,其中一件肯定是南下追擊部落的事。

    “恭喜你,卡洛斯。”

    洛薩親切的擁抱了卡洛斯,喜悅溢于言表。

    “泰瑞納斯,你找了個好女婿。”

    “好了,安度因,閑聊就打住吧,讓我們談論點正事吧。”

    “好吧。”

    見兩人不知不覺就把話題牽引開,卡洛斯咳嗽了一聲。

    “我決意南下打擊部落,此戰險惡,所以我和嘉麗雅的婚事還是先舉行了吧,不然我要是戰死在南邊,不就吃虧了嗎?”

    卡洛斯不按套路的出牌,讓泰瑞納斯僵硬了片刻,而洛薩的神態也有了明顯的變化。

    “岳父大人,聘禮和彩禮什麼的我們事後再交換,婚事先辦了吧。”

    卡洛斯決心攤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