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57章 最後的晚餐

第257章 最後的晚餐

    沒想到啊沒想到,濃眉大眼的泰瑞納斯也是個老流氓。

    卡洛斯出其不意的逼宮雖然讓泰瑞納斯陷入一時的被動。

    但是,不是有那麼一句話說得好嗎?

    姜還是老的辣,賊還是老的滑。

    泰瑞納斯果決的直接在當晚就把女兒送到了卡洛斯的房間。

    你不是怕戰死嗎,你不是急著結婚嗎,給你,都給你,除了大張旗鼓的操辦,其他的一切都隨你。

    看著茫然無措的大齡蘿莉,卡洛斯也傻眼了。

    侍衛將公主殿下送到之後,二話不說直接閃人了,將卡洛斯弄成了一個大寫的懵逼。

    “父王說你又要去打仗了,很可能回不來了。米奈希爾家的女兒說話算數,你放心,孩子我會養大,父母我會孝敬的。”

    嘉麗雅的發言讓卡洛斯哭笑不得。

    象牙塔里長大的金絲雀啊,美麗倒是真的美麗,但是這很傻很天真的性格不經過時間和傷痛的洗禮是不可能有所改變的。

    關鍵是我們兩個清清白白,孩子是個什麼鬼?

    每個熊孩子都是毀氣氛的高手。

    天氣乍暖還寒,嘉麗雅幾個噴嚏把鼻涕泡都打出來了。一心想要表現出成熟淑女儀態的小公主忍不住哭了起來。

    十四歲的小公主雖然吃的好睡得好,身材已經長開,不像吉安娜還是如同風暴峭壁般的陡峭。但是在卡洛斯看來,依然屬于屁丫頭一流。

    雖然平民之家,十四歲婚嫁稀松平常,但是卡洛斯對于幼妻什麼的並不好那一口。

    一邊拼盡全力裝成熟,一邊竭盡全力不笑場,兩邊都很辛苦。

    卡洛斯的對泰瑞納斯的逼迫,其實就是一個政治態度,一場公開的訂婚儀式,兩邊交換個信物就完了,自己就能安心的上前線了。

    然而泰瑞納斯也是干的絕啊。承諾和女兒都給你,態度不能做。

    洛丹倫的國王還是小看了自己在聯盟內部的影響力,生怕刺激到吉爾尼斯和激流堡。但是卡洛斯還是忍不住佩服自己的老丈人,這份做人的功力。自己就學不來。

    大眼瞪小眼總不是個事,送嘉麗雅回去又太傷小美女的自尊心了,更是自己慫蛋的表現。沒法子,講故事吧,卡洛斯從自己青年時期征戰辛特蘭開始講。一直講到和獸人的廝殺,把奧特蘭克的雪景吹的天上有地上無,把巴羅夫一家人吹成了勞動模範道德標兵。就這樣,講到自己在河谷戰役跟獸人血拼的時候,小公主嘉麗雅終于熬不住了,上下眼皮開始打架。

    嘆了口氣,卡洛斯一個公主抱把貨真價實的公主抱了起來,放在自己的床鋪上。

    “一起睡嗎?”

    小公主用羞澀帶著嫵媚的眼神問道。

    “吾好夢中插人……”

    卡洛斯淚流滿面,用非常蹩腳的理由搪塞了嘉麗雅,讓她在被單里退了衣裙後替她掩好被角。又倒了一杯低度紅酒給小公主飲下,然後親吻了嘉麗雅的額頭,道了晚安。

    想不到灑家也有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的艱難時刻。

    卡洛斯真想被子一掀,化身人狼,爽一把再說。

    但是和嘉麗雅對耗了一晚上,自己大把的工作還沒有做。

    欠的帳遲早要還的。

    輕嘆一聲,卡洛斯整理了書桌上的文件書信,裝在公文袋中拿走。

    “吹燈嗎?”

    “我怕黑。”

    “晚安。”

    “晚安。”

    離開房間,卡洛斯理會不得胡思亂想的嘉麗雅,自己還是先干活吧。

    真正的大事從來都不是民眾討論出來的。

    每天幫泰瑞納斯養女兒。然後處理善後收尾,收攏資金,收買權貴,日子又過了五天。

    然後就等到了大新聞。

    洛薩在洛丹倫城的國王廣場發表了一次公開演說。號召民眾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放獸人歸鄉。

    以這次演講為開始,原本因為希爾布萊德戰事勝利而停止的第四次士兵動員得到了後續推進。

    卡洛斯沒有去國王廣場听安度因.洛薩慷慨激昂,但是從屬下整理好的演講詞里,卡洛斯還是品出了味道。

    戰爭還是得進行下去,一直到將獸人趕回老家位置。

    隨著越來越多的土地復耕。加上戰時體制的延續,吉爾尼斯沒有反對繼續作戰,庫爾提拉斯國仇家恨積一堆了,都不需要人動員,一點就著。

    唯獨激流堡在薩爾多大橋方向的戰事一直沒有停息,態度很是有些曖昧。

    打,已經成為了必然,但是怎麼打,從哪里打,各家就爭論不休了。

    要反攻南方,從薩爾多大橋延矮人修建的道路南下可以,從港口城市坐船到位于濕地的米奈希爾港然後順著山路走奧加茲大門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然而剩下的扯皮和卡洛斯關系已經不大了。

    早在一個月前,洛丹倫的糧食就源源不斷的開始輸送到奧特蘭克。

    所有人都在私底下嘲笑奧特蘭克的卡王是個沒有經濟頭腦的凱子,卻不知道卡洛斯在洛丹倫城里,完成了戰場上辦不到的事情。

    事情堪稱完美,除了欠下摩根夫人一個巨大的人情。

    布瑞爾和安哈多爾的換置工作非常繁瑣,不是一時半會可以完成的。卡洛斯和嘉麗雅的婚事則要簡單很多。

    在洛薩的見證下,卡洛斯將一頂臨時鑄造的小號白金桂冠戴在了嘉麗雅頭上,又和泰瑞納斯在兩份文書上簽過字後,按下了各自的印信,從法理上來說,卡洛斯和嘉麗雅就是合法的未婚夫妻了。

    和民間的口頭契約不同,這種見諸文書的婚姻關系,即使一方亡故,另一方也需要履行義務。

    收下了嘉麗雅送給自己一串手鏈,卡洛斯將自己佩戴了十多年的魔法掛墜【母親的愛意】取下掛在了自己的小新娘頸項之間。

    “我欠你一場盛大的婚禮,等戰爭結束了,我會補給你。”

    在場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儀式不過是巴羅夫家族和米奈希爾家族確定了一次利益交換。但是嘉麗雅不過還是個孩子,大人的世界如此艱苦,怎麼能讓孩子連做夢的資格都沒有了呢?

    開心的接受了所有人的祝福後,嘉麗雅嬌羞的依偎在卡洛斯身旁,而卡洛斯摸了摸自己未婚妻的腦袋,繼續和洛薩交談著。

    “摩根夫人可不是好相與的人,你自己小心吧。”

    安度因.洛薩如此說道。

    “為什麼你們都對摩根夫人如此的忌諱?”

    卡洛斯不解的問道。

    “哎,一些陳年幸秘而已,有空你可以問問你父親,他應該也知道。”

    點了點頭,卡洛斯主動終結了這個話題,然後陪著嘉麗雅共進晚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