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258章 神秘的使節

258章 神秘的使節

    提問︰為什麼有傳送法術,遠洋貿易還那麼興旺?

    答曰︰因為錢啊!

    傳送法術、傳送陣法術、傳送門法術,你能想到的,帶傳送這個詞的,甚至相關聯的傳訊啊、傳音啊,這一系列的法術。

    它統統不靠譜。

    穩定可靠的施法成本太高。

    簡易迅捷的安全系數太低。

    好干擾、易攔截、擅誤導、多事故,傳送系列的法術在光鮮的外表下,有著這樣那樣的問題。

    說到底,還是人類的技術力不足。

    當前技術條件下,法師塔之間的點對點傳送,雖然靠譜,但是運力有限。

    雖然卡洛斯當初玩過雪夜上奧山的橋段,但是架不住江湖越老,膽子越小。雖然說摩根夫人同樣歸屬人類陣營,但是卡洛斯還真就沒有膽子單刀赴會。

    所以一船人,兩百多號兄弟,在海上漂了十來天,終于遠遠的看見了米奈希爾港。

    洛薩同志還在和聯盟的其他大佬們扯皮。戰艦不是運輸船,光靠戴林.普羅德摩爾的艦隊想要把聯盟大軍運到濕地,已經擠得慌,後勤補給什麼壓力太大。海軍上將同志為了聯盟,兒子死了,艦隊殘了,八支八八艦隊活生生和獸人拼成了六支六六艦隊,你現在還要別人從庫爾提拉斯再征調商船運兵運糧,這不人性,也不科學。

    所以聯盟諸家互相協調。征調船支還得花上個把月時間。

    于是,原本想要回趟奧克蘭克的卡洛斯轉了個彎直接西進。乘船南下米奈希爾港,來了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夜色籠罩下的米奈希爾港,除了燈塔的引導燈,竟然沒有其他光亮,如同一座死城一般。戰爭最激烈的時候,獸人自然不會忘記米奈希爾港這個人類位于濕地的最後堡壘。

    從路上、海上、天空。獸人對米奈希爾港發動了各種攻勢。但是作為鐵爐堡與外界的最後聯系通道。矮人們意識到了米奈希爾港的重要性,抽調了大量的巡山人部隊填充到米奈希爾港幫助聯盟防御這座港口城市。

    就這樣,即使到奧格瑞姆在希爾布萊德戰敗,負責濕地攻略的噬骨獸人和龍喉氏族也沒有拿下米奈希爾港。

    趁夜色靠岸,侍衛長拿著文書去和米奈希爾港的守備官交涉,其他人有序的下船準備護衛工作,卡洛斯身披黑斗篷,站在甲板上品味著米奈希爾港的夜。

    艾澤拉斯是如此的迷人,即便戰爭也摧毀不了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相隔大約七十米外的另一艘船上。可能是大副,也可能是守夜人,用三弦琴彈唱著不知名的詩歌,調子雖然不咋地。但詩詞本身很有味道,令卡洛斯忍不住側耳傾听。

    蒼茫黑夜中兩只落寞行船,擦身而過時互相道安,風笛長鳴,堪堪見到模糊的形,片刻後卻只余遠去的影,人生亦如這廣闊的洋。你我的船不期中徜徉而遇,彼此僅是淺烙下容與音,即又遁入黑暗與寂靜。

    等到歌聲重復第二段時,侍衛長返回碼頭,告訴卡洛斯手續處理妥當了。于是,奧特蘭克的軍人們頂著一零一軍團特別調查隊的名頭匆匆而來,匆匆而去。

    長久的行船,令人疲憊不堪,但是近衛軍團的老兵們對于腳踏實地的實感感到滿足。

    按照約定,摩根夫人會派人來引路,卡洛斯將從矮人們的鐵環挖掘場背後的隱秘山道繞開獸人的部隊,走山區南下,抵達摩根夫人的根據地。

    但是卡洛斯不喜歡這種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他決定先去看看情況,實在不行還可以返回米奈希爾港,亮明身份,先走一趟鐵爐堡。

    濕地的環境,對于人類而言是在不太友好。泥濘的道路,潮濕而寒冷的空氣,魚人、沼澤生物,現在還得加上獸人。

    排著警戒陣型,卡洛斯一行安靜的行軍。

    在濕地繁衍生息的藍腮魚人好奇的打量著夜色中的人類隊伍,數量上的巨大差距讓擁有基礎智慧的魚人選擇了觀望而非貿然行動。但是遵從狩獵本能的沼澤潛伏者們則不那麼聰明。一只饑腸轆轆的沼澤潛伏者試圖用自己的觸須將一名靠近水潭的人類拖下水飽餐一頓,卻被幾發爆裂箭矢炸的四分五裂。

    “這真是個鬼地方,呼吸著如此冰冷而潮濕的霧氣,絕對不是什麼好體驗。”

    卡洛斯承認自己的決策出現了失誤,自己小瞧了大自然的威力,和糟糕的地理環境相比,什麼魚人、沼澤生物,甚至獸人根本不值一提,帶腥氣的冰冷霧氣仿佛能夠把人的肺部凍穿,這是實實在在的會呼吸的痛。

    “侍衛長,我們走了多遠了。”

    卡洛斯問道。

    “陛下,已經能夠看到低矮灌木了,天亮之後應該就能靠近山脈。”

    侍衛長謹慎的回答。

    “讓兄弟們堅持一下,天亮之後再休息。”

    “沒有問題,陛……特使大人,在船上已經把骨頭都養懶了,走這點路不算什麼。”

    點了點頭,不再說話,在泥濘的沼澤地休息也不是什麼好主意,卡洛斯從士兵手中接過韁繩,自己牽馬,搞得那名士兵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無辜的看著侍衛長。

    沒眼神的夯貨……侍衛長沒好氣的推了他一把,跟上了卡洛斯的腳步。

    一直到正午時分,霧氣才消散,卡洛斯一行也走到了沼澤的邊緣,植被的明顯變化和地面的硬化讓人類士兵們心情愉悅。

    “陛下,發現大路了,北邊有一塊合適的宿營地,但是有一小伙比狗頭人高一些壯一些的長著狼頭的怪物盤踞在那里,哨兵沒有敢深入冒進。”

    被潮氣浸潤的黑斗篷在太陽的照耀下冒出白色煙氣,卡洛斯听聞了侍衛長的報告,第一反應是困惑,第二反應是疑惑。

    豺狼人這個點就北上了?

    作為一種魔性的迷之生物,豺狼人既不是濕地的原生態居民,也不是艾爾文森林的原住民。誰也說不清楚豺狼人什麼時候開始泛濫的,但是在聯盟與部落死磕的時候,這種奇葩生物悄無聲息的來到了東部王國。

    卡洛斯原本想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走一段路找塊宿營地算了。

    但是很快,曾經被霍格老爺所支配的屈辱和恐懼讓卡洛斯無名火起。

    “傳令,全軍披甲,我們和它們談談去。”

    卡洛斯殺意已決。(未完待續。)

    ps︰  大半夜的才歸家,天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