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61章 凡是教主好像都不得善終

第261章 凡是教主好像都不得善終

    </script>“摩根財團啊,我知道,鐵爐堡三成的軍火都是他們買去了。”

    “那摩根夫人,你認識嗎?”

    “認識,希爾薇.摩根嘛。”

    “叫啥?”

    “希爾薇。”

    “姓啥?”

    “摩根。”

    “我好像出現幻听了,能再說一遍嗎?”

    “希爾薇.摩根。”

    “我說的是你描述摩根夫人長相那一段。”

    “听老爹說過,當年群山化作熔岩,很多人都死了,但是摩根夫人活著從火海里逃了出來。活性烈焰腐蝕了她的皮膚,造成了很多的傷痕,右眼和左腮,還有手腳特別嚴重。但是那些傷痕又和燙傷燒傷不太一樣,暗紅色的,挺特殊的。我記得我小時候見過摩根夫人,那時候她還是黑色齊腰的直發,然而五十年前再見,人應該還是那個人,頭發已經變成金色暗紅的波浪卷了。”

    對于救命恩人,布萊恩.銅須顯得非常健談,說起陳年老八卦也是津津有味,一口肉排一口酒,快活的不亦樂乎。

    這它喵的即視感,卡洛斯痛恨自己知道的太多,光是希爾薇這個名字就讓他浮想聯翩,再加上從布萊恩.銅須那里听聞到關于摩根夫人的長相描述……這,這,這,完全無法直視啊!

    《ling》有毒的好不好!

    作為遙遠異時空的一款戀愛養成游戲,女主角就叫希爾薇,那獨特的人設,溫馨的劇情,溫暖了無數宅男的心。有好事者將希爾薇奉為教主,而希爾薇神教也不負眾望的異軍突起。成為繼艦女人、ll神教、小馬*和幻想鄉之後的第五大神教。

    扇了自己一耳光,卡洛斯強迫自己中段了無妄的幻想。

    “卡洛斯陛下,怎麼了?”

    “有蚊子。”

    “哦。”

    “你怎麼會在這里?”

    卡洛斯決定中斷關于摩根夫人的話題。把話頭引到了布萊恩.銅須身上。

    “探險家協會在濕地的山區發現了一片古代遺址,雖然大哥勸告我世道不太平。但是和真理相比,個人生死算得上什麼!”

    布萊恩.銅須一臉殉道者的聖潔光輝。

    然後卡洛斯看了看大山的方向,又看了看矮人被營救的方向。

    “咳咳,嗯。我們挖出了不少有研究價值的文物,但是突然,地下冒出了大量的穴居石齶怪。我和我的探險小分隊且戰且退,一路退出了山區。原本以為安全了,沒想到又遇到了你們說的那個……那個豺狼人。我們英勇抗爭過後。決定戰略轉移。但是我們發現了件遺憾的事情,我們跑不過那些豺狼人。”

    “確實很遺憾……”

    卡洛斯打量了下布萊恩的身材,感同身受的點了點頭。

    “沒辦法,我們只能往沼澤里逃,結果一頭扎進了豺狼人的營地。唯一的幸運是一隊獸人也被豺狼人包圍了。雖然我們矮人在和獸人打仗,但是面對那些連骨頭渣都吃的怪物面前,大家難得的放棄了分歧,一致對外。可憐的家伙,怎麼就死了?”

    布萊恩.銅須開始緬懷起那個受傷的劍聖。

    身為探險家,布萊恩.銅須很健談。在絮絮叨叨了一大堆之後,開始關心自己的兄弟穆拉丁.銅須的近況,然後又談到了三兄弟小時候的事和當年的三錘之戰。

    最後。終于想起詢問卡洛斯一行的目的。

    “向導?哦,等鐵爐堡的向導趕過來,山頂的雪都該化完了。讓我帶你們去吧,我五十歲就開始轉山洞,這些地方我熟!”

    誠然,大探險家布萊恩.銅須願意帶路,準確性肯定是有保證的,但是身為flag之王,卡洛斯有些怕。

    “我想要去鐵環挖掘場。摩根財團的人提到鐵環挖掘場有條隱藏的通路可以抵達摩根的崗哨。”

    最終,卡洛斯決定相信布萊恩.銅須一次。畢竟從另一條時間線上來看。開怪王除了有點手賤,還是很可靠的。

    “嗯?哦!啊……”

    卡洛斯疑惑的看著布萊恩.銅須鬼叫。

    “我是說。嗯,是說,那個,那條道啊,不太安全,對,不安全。”

    “是嗎?”

    攝于開怪王的威名,卡洛斯沒有多想。

    “但是有個問題,現在丹奧加茲大門不太安全啊,不知道什麼人炸塌了丹奧加茲南大門,我大哥已經發賞金懸賞凶手了。”

    我知道啊!

    卡洛斯真想告訴布萊恩.銅須,是奧格瑞姆花錢雇佣了地精工程師炸塌了丹奧加茲大門。但是人前顯聖的事情干多了敗人品,想了想,卡洛斯動了動腮幫子沒有說話。

    “但是我知道條路,從我剛才說的那個遺跡,有條地底通道,可以繞開兩座山,然後我們用繩索可以回到丹奧加茲山道。然後在北大門那邊,有另外一條小道,可以繞過丹奧加茲北大門,是他們巡山人夾帶私活用的內部通報。”

    卡洛斯覺得自己對于矮人的印象需要調整一下了,說好的耿直無腦呢?說好的正直死板呢?巡山人參與走私,繞開要塞開小道,布萊恩.銅須同志,你當著我這個外人說出來真的好嗎?

    吃飽喝足,倒頭就睡。

    第二天依然是霧氣消散之後,大隊啟程。順著大路南下,矮人探險家協會的探險家們似乎已經忘記了被豺狼人支配的恐懼,一路上有說有笑,自來熟的和人類士兵們侃大山,還時不時的收集路邊的藥草和好看的石頭。

    經過兩天的行程,隊伍抵達了布萊恩.銅須所說的遺跡外圍。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欺騙了人的視覺,從遠處看去和絕壁無異的山脈,走近後,居然是一道和大宅門中影壁一般的片薄石山。從山口繞過,一個不算太大的盆地內有著幾條人為溝壑和一些斷線標桿小旗子。

    “我真想懇求你幫助我們清剿石齶怪,好讓我們完成後續的考古工作,但是時間緊急,讓我們走吧,通往地底通道的地縫就藏在那邊。”

    布萊恩.銅須遺憾的聳了聳肩膀,左手握著簡易登山桿,右手拔出鶴嘴鋤,一馬當先的走在隊伍最前列。

    “卡洛斯,地底通道最窄的地方馬匹可能無法通過。”

    突然想起這個,布萊恩.銅須回頭提醒道。

    “沒有關系,我本來就會留下一些接應後續的人員。”

    不知道為什麼,卡洛斯覺得自己將要錯過一個很重要的分支任務,但是今天已經三月二十五,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