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64章 像我這麼諾幕褂辛/span>

第264章 像我這麼諾幕褂辛/h1>
    獸人粗糙的偽裝並沒有騙過卡洛斯的親衛們。

    夜深人靜,七名獸人的守島戰士從各自的藏身所出來,聚集之後,試圖對登島的人類進行暗殺打擊。

    然而,枕戈披甲的人類士兵嚴陣以待,直接將這些暗夜中的偷襲者們包了個圓。

    面對佔據絕對數量優勢的人類軍隊,獸人們只能破口大罵。

    然而,再次然而,對面的人類士兵居然操著一口流利的獸人語和正宗的獸人對罵,讓這些島上的獸人守軍腦袋短路了。

    “希爾布萊德的戰事最緊張的時候,聯盟和部落都不斷的刺探著對方的軍情。听懂對方的語言,看懂對方的旗號,偷竊對方的命令文書,都是很有效的情報獲取手段。我們這些戰斗在最前線的家伙甚至可以從獸人戰吼時的口音差異區別對面的部隊,獸人里也有能熟練使用四國口音的家伙,甚至偽造文書調動聯盟的部隊。是這些家伙少見多怪了。”

    對于未來可能的利益伙伴,卡洛斯耐著性子解釋道。

    “戰爭真是可怕啊。”

    布萊恩.銅須是個好探險家,卻不是個好士兵,在知道可能會有夜襲後,沒有合理分配精力,亢奮了大半夜,此刻精神有些緊張,在听到人類說獸人語後,有些疑神疑鬼。

    “選七個人,捉對廝殺,勝利者可以走。”

    光從體型判斷,留守島上的獸人士兵就和北上希爾布萊德的部落主力有差距,有三個獸人甚至沒有卡洛斯手下的肌*子們強壯。

    于是,卡洛斯準備用最直觀的方式看看這些獸人的成色。

    侍衛長本來想親自上場的,但是看到躍躍欲試的矮人向導們,突然腦子開竅了。自家國王未嘗沒有在矮人面前秀肌肉的意思。

    “報數!”

    “十七、二十七、四十七、五十七、七十七、九十七、一百二十七,出列。”

    侍衛長隨便抽了七個人。

    然後,在火把的光亮中。奧克蘭特“普通人”中最能打的家伙們帶著嗜血的興奮挑選了自己的對手。

    再然後,七具死狀各異的獸人尸體橫陳地上。

    “獸人變弱了。”

    侍衛長在一旁看的意猶未盡。輕微的感嘆言辭還是讓卡洛斯听到了。

    “是我們變強了。”

    縱然獸人中也有強弱之分,這些留守孤島的獸人屬于獸人中的下等馬,但是在殘酷的戰爭中,人類的技戰術體系得到突飛猛進也是不爭的事實。

    這七個獸人的戰斗本能依然沒有辱沒他們的種族,戰斗意志也很強烈,個頂個的都是好獵手,可惜戰斗技能就差了些。

    “我想我應該給洛薩元帥去封加急信件,聯盟的動作必須加快。希爾布萊德的失敗給予了部落沉重的打擊,此刻可能是獸人最虛弱的時刻。然而每浪費一分鐘,獸人都在恢復元氣,我們不能讓矮人兄弟的家園變成第二個希爾布萊德戰場。”

    卡洛斯這番話一半發自真心,一半是政治作秀,但是布萊恩.銅須听到耳中,卻是忍不住點頭,鐵爐堡一家獨自對抗獸人,確實太吃力了。

    喧囂過後,臨時宿營地歸于平靜。黎明之前的困頓,獸人再次讓人類和矮人見識了什麼叫做戰斗種族。

    原來除了夜里那七名獸人,還有五名獸人藏身在了灘涂地里。

    雖然寒冷的洛克湖水嚴重削弱了這五個獸人的體力。但是利用心理上的麻痹大意和思維死角,這五個家伙還是摧毀了卡洛斯三條木筏,殺死了兩個守夜士兵。

    可惜這些家伙錯誤的選擇了卡洛斯作為突破口,試圖在飲用惡魔之血後在人類營地里開無雙。

    惱怒的卡洛斯一把推開擋在自己面前的盾衛們,隨手抽出把制式長劍,用最野蠻、最粗暴的方式加入了戰團。

    “我反復的告誡你們,站哨大過天,瞌睡害死人,好玩嗎?刺激嗎?有意思嗎?”

    面對大發雷霆的國王。近衛軍團的驕子們全都底下了頭,再也不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臉孔。

    “獸人有多可怕你們是第一天見識還是頭一次听說?我帶你們出來是為了執行任務。不是游玩,不是送死!”

    在發泄了一通之後。卡洛斯抹了抹臉,收斂了怒容。

    “去檢查下浸水的物資,收攏散落的原木,修復木筏,妥善處理兄弟們的遺體,我們該加快速度了。”

    當一切都忙完後,天色已經發亮。

    “陛下,我們在西北偏北的灘涂地上發現了新鮮的獸人足跡,恐怕昨夜有獸人洇渡了。”

    侍衛長在出發前,小聲對卡洛斯說道。

    “無須理會。”

    卡洛斯想了想,給出答復。

    一路上的愜意,不僅麻痹了近衛軍團的士兵們,即使卡洛斯自己也松懈了,而一夜的變故,十二個獸人殘骸和兩具部下遺體,讓卡洛斯終于想起來,聯盟和部落間的戰爭遠遠沒有結束。

    戰爭還在繼續。

    一路順水南下,三天兩夜後,大部隊終于在洛克湖南岸登岸。

    “卡洛斯,再往南走一個小時就是鐵環挖掘場了。”

    布萊恩.銅須登陸後,忍不住跺了跺腳,長時間在簡陋的木船上飄著可不是什麼好滋味。

    “嗯,我會履行承諾的,附近有適合安營扎寨的地方嗎?”

    卡洛斯問道。

    “有,西南方向有一處碎石山坳,那里有一口底下自流井。”

    布萊恩.銅須想了想,回答道。

    然後,卡洛斯提議,讓布萊恩派兩個人帶路,自己再派一支小隊先行偵查,剩下的人手先安頓下來,休息調整一晚,然後明天用一天的時間完成對雷矛探險隊的承諾。

    “沒有問題。”

    布萊恩.銅須一口答應了卡洛斯的要求。

    在卡洛斯的印象中,土靈————也就是矮人的前身,是萬神殿的泰坦們在改造世界時設計的標準地下生物的改良型態。造物者所創建的每種生物都肩負了一定的使命。在完成標準模板的艾澤拉斯本土化之後,土靈變成了適應地下深處生活的通用品種,承擔著星球內部環境的改造工作。也就是說,土靈,是泰坦軍團中的建築工。

    土矮人、鐵維庫、鋼鐵侏儒守牢庫。

    無論是矮人、人類,還是侏儒,都是因為上古之神的血肉詛咒腐化而成。

    唯獨石齶怪,對于他們的成因,有兩種說法。

    第一種說法,是在土靈被創造出來之後,由于巨大的環境壓力,它們出現了許多事先無法預見的變化。當土靈的合成母體不穩定的時候,產生了變異。第一類變種被稱為“穴居人”,也就是“石齶怪”。這個變種保留了土靈的力量和耐力,但是它的感知力量大副弱化。**和狡詐以及對于矮人的天生仇恨成為了穴居人的本能。在泰坦發現了自己的失敗作品之後,就將這些石齶怪集中埋葬到了古代泰坦都市【奧達曼】的地下,後來矮人們挖坑挖上癮,才把自己的大表哥們挖了出來。

    第二種說法,是說石齶怪實際上就是被腐化過深的土靈。

    雖然石齶怪除了數量,對人類並沒有太大的威脅,鐵環挖掘場距離奧達曼還隔著整個荒蕪之地,就算挖出了石齶怪,也無非是外圍的零散族群。但是卡洛斯還是準備計劃周全了再去。

    和泰坦、古神、艾露恩扯上關系的事情,就沒有什麼簡單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