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07章國王失格篇ぁぁぁ

第107章國王失格篇ぁぁぁ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燒腦子的王國篇終于要迎來最後的高潮了,人終于痊愈了,長輩也出院了,從明天開始恢復雙更!大概......)

    對于艾登放權給自己的行徑,阿歷克斯看的很明白。

    一方面,艾登的身體衰老的很快,較之從前精力不濟了,需要有人幫助他處理政務。

    另一方面,緊握軍權的艾登放任阿歷克斯處理政務,未嘗不是一種羈縻手段。

    阿歷克斯現在很後悔給兒子送去密信。

    艾登的詐死手段高明得欺騙了自己,一直到艾登公開露面為止,所有反饋的信息都讓阿歷克斯相信艾登出事了。

    雖然不知道艾登為什麼終止了原本的計劃,但是這讓阿歷克斯提高了警覺————在這奧特蘭克城里,自己的控制力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高。

    當貼身管家盧森.薩克霍夫推著餐車來到阿歷克斯辦公的房間,大公爵揮了揮手,一眾人等躬身行禮,退到一旁,留給公爵閣下進餐的私人空間。

    “老爺,今天的鹿肉是新鮮的,落雁昨天用陷阱補貨,今天早上現殺的。”管家一邊排好餐具,一邊講解。

    “是嗎?下去告訴他們,好意我心領了,不用在這些方面花費心思。”阿歷克斯淡淡的回答。

    “是少爺和太太的吩咐,您最近操勞過度,他們希望您吃的好一點,而且只是平凡的鹿而已。”盧森.薩克霍夫說完,退到了一旁。

    听到這里,阿歷克斯.巴羅夫的手不自然的抽了一下,然後順勢放下了刀叉,借倒葡萄酒時的大幅度動作掩飾自己的失態。

    “這樣的話,那我就多吃點。”阿歷克斯如此說道

    入駐王宮,雖然取得了局勢上的主動,卻失去了行動的隱秘性。從踏入王宮那一刻起,阿歷克斯無時無刻不處在監視中————清掃的侍女,站崗的侍從,值夜的衛兵。國王派、大貴族、軍隊派、外國探子,每個關心奧特蘭克王國局勢的人都會盯著巴羅夫家的大公爵。

    有利既有弊,阿歷克斯將自己放在了明面,手下人才有更多空間行事。

    盧森是個好管家,但是絕對不是個好的情報人員,剛才那番話本身並沒有太多的隱藏含義。

    但是落雁、平凡的鹿、少爺的吩咐,這三個暗語湊到一起,就是了不得的信號了。

    幾個月前,自己在聯盟當將軍的兒子就秘密將手下的勢力轉移回奧特蘭克,並交由自己統領。直到那時,阿歷克斯才發現他小看了從小就想當國王的大兒子卡洛斯。

    從聯盟組建那一刻起,卡洛斯就在挖艾登的牆角。一年多時間,各種苛拿卡要、各種私吞戰利品,各種收買人心、營私結黨,名為卡洛斯的聯盟少將秘密的發展了超過500人的私軍潛伏在奧特蘭克城。

    對于兒子喪心病狂般的舉措感到觸目驚心,習慣于用政治手腕解決問題的阿歷克斯在猶豫再三之後還是默認了這一切。

    無論是幼時的友情還是幾十年來的群臣情誼,阿歷克斯都沒有加害艾登的打算。即使事情走到這一步,阿歷克斯還是希望能夠和平的、圓滿的解決一切。

    因為阿歷克斯認為自己已經勝券在握————財務大臣支持巴羅夫家族,王宮守備官支持巴羅夫家族,斯托姆布萊德的市長支持巴羅夫家族,高地山民議會支持巴羅夫家族,甚至王後的父親也表示支持巴羅夫家族。大勢所歸,無可阻擋。

    而且從種種跡象推測,艾登的孩子出了問題,要麼是女孩,要麼養不活,所以王室甚至沒有傳出半點風聲。而王後家族的倒戈卸甲更是讓阿歷克斯對自己的判斷深信不疑。

    一切的一切,讓阿歷克斯覺得只要等待,就能為巴羅夫家族換取一頂王冠。

    可是大法師方磚傳來的信息又讓阿歷克斯感覺到一絲不安。

    價值3000枚金幣和方磚兩年壽命的預言術預見了帶有血色的光明未來。

    對于魔法的力量,阿歷克斯是敬畏的,也是方磚的預言術,讓阿歷克斯選擇了默視自己大兒子卡洛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不名譽行動。

    落雁、平凡的鹿、少爺的吩咐,三個關鍵詞放在一起,讓阿歷克斯想起了自己和大兒子閑聊時,卡洛斯講起的一個故事。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雖然知道這個故事是兒子瞎編的,熟讀歷史文獻的阿歷克斯知道無論人類還是巨魔,都沒有“秦”這個國家或者大部落。但是對于兒子的見解,阿歷克斯還是滿意的,所以對于兒子的造反派思想也是听之任之不了了之。反正巴羅夫家族的族長是自己,卡洛斯還沒有翻天的資本。

    于是“平凡的鹿”,也就成了只有父子二人知道的一個小故事。

    吃完午餐,阿歷克斯大公爵決定繼續處理王國政務,一切等明天艾登主持大朝議之後再決定。

    被無數人監視著,巴羅夫家族的族長其實也沒有太多手段好用。

    幾年間的政治博弈,阿歷克斯已經使勁渾身解數,為卡洛斯爭取到極大的優勢。事到如今,大公爵反而沒有太多發揮的空間和余地。

    “盧森,去安排一下,去和王宮主管說我希望和國王陛下共進晚餐。”吩咐完管家,阿歷克斯大公爵示意等待在一旁的官員們可以上前繼續討論政務了。

    而從地道離開位于奧特蘭克城平民區的秘密窩點,丹德瑪跟隨著卡洛斯又去了十來家看似毫無關聯的地點。

    因為這個時間點,暗夜精靈對于東部王國來說還是稀有生物,所以丹德瑪一身厚重的灰布披風打扮,索性卡洛斯體型也很壯碩,有卡洛斯在前面帶路搭話,一切還算順利。

    “一路上有點空閑你都在玩骰子,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丹德瑪問道。

    “這是二十面骰。”卡洛斯回答。

    “然後呢。”丹德瑪還是不了解扔骰子的意義。

    “這是五個二十面骰。”卡洛斯繼續回答。

    “算了,我不問了,你高興就好。”丹德瑪言出必行,僻靜的小巷里,只剩下腳步聲和卡洛斯玩骰子的聲音。

    “我在嘗試投出一百點。”卡洛斯說完,並沒有得到丹德瑪的回應,于是繼續說道︰“這可是價值一百點的成就啊!”

    “你不自信嗎?寄希望于這種形式得到心理上的安慰?”丹德瑪有些不理解卡洛斯的思維邏輯,忍不住再次開口。

    “哪里還有回頭路,我只是在增加自己的籌碼而已。”

    到達了目的地,卡洛斯攤開手掌,九十五點。

    收起骰子,暗暗嘆了一口氣,卡洛斯敲響了巷子盡頭最後一家住民的房門。

    “誰?”房門未開,一個低沉的男聲傳來

    “kingcovrgroundtigr。”卡洛斯回答。

    “pagodatonrivrmonstr。”對方回應道。

    “skkingcovrgroundtigr。”卡洛斯再次對應暗號。

    對方半天沒有反應,過了一會,一陣腳步聲傳來。

    “prictorshockrivrmonstr。”對方答完後,門終于打開。

    “大騎士長閣下,阿斯蘭.祈安願為您效勞。”

    年輕的騎士迎卡洛斯進門後,單膝跪地親吻了卡洛斯的手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