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09章國王失格篇D+i+e-1

第109章國王失格篇D+i+e-1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有趣,你策反了多少人?一百?兩百?三百?王宮外,整整兩千士兵準備就緒,只要我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沖進來。卡洛斯,放棄吧,加入我們吧,讓我們對聯盟發動正義的復仇吧!”艾登面對突然顛覆的局勢,並沒有太大驚慌和恐懼,反而勸說起卡洛斯。

    “說的好,但是這一切毫無意義。”卡洛斯回答道。

    “卡洛斯男爵是吧,久聞大名,今日終于有緣相見。您的勇猛即使作為敵人,也廣泛傳播在我們獸人之間。作為值得尊敬的對手,我不得不提醒您,大軍已經出動,無論您視或無視,我們都在那里,無論您願或不願,我們終究會來。”郭森斯坦達張開了手臂,抑揚頓挫的說道。

    當郭森斯坦達說完後,在場的奧特蘭克權貴們又是一陣騷動。

    “您應該是獸人中的文學家吧,如此優美而充滿壓迫感的話語,真是兩軍陣前只需一席話語管叫敵人拱手而降啊。”

    卡洛斯的贊美之情溢于言表,郭森斯坦達自豪的笑了。

    “可惜啊。”

    郭森斯坦達的笑容戛然而止。

    “我可是背負五千四百一十七條性命的男人,你听。”

    卡洛斯說完,將手攏在耳朵旁做傾听狀。

    “听見英靈的呼喊了嗎?”

    不理會在場諸人的面面相覷,卡洛斯用低沉的語調唱了起來︰“紅日照遍了東方,自由之神在縱情歌唱。看吧,千山萬壑,鐵壁銅牆。抗戰的烽火,燃燒在奧特蘭克!氣焰千萬丈!听吧!母親叫兒打獸人,妻子送郎上戰場。”

    “夠了,卡洛斯!阿歷克斯,管管你兒子,難道他不明白我所做的一切是為了活著的人嗎?難道活人還比不上死人重要。”艾登突然暴起,大聲斥責。

    阿歷克斯內心糾結,仍然一言不發。

    “陛下,我的陛下,這也是我最後一次稱您為陛下。”卡洛斯突然單膝跪地對艾登行了一禮。“有些人活著,但是已經死了,而有些人死了,卻依然活著。”

    說著說著,卡洛斯的雙眼中閃耀著神聖的光芒,一句醞釀了幾十年的話語終于說了出口︰“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你們就那麼想跪在獸人面前痛飲同族之血,你們就那麼想趴在獸人面前飽餐同族之肉?人類永不為奴!”

    話語畢,卡洛斯渾身說不出的舒坦,感覺整個人都得到了升華。

    突然,鐵王座上傳來掌聲。

    “背負五千四百一十七條性命的男人是嗎?卡洛斯,你知道嗎,我背負的是奧特蘭克王國十數萬人的性命。你被死者的亡魂束縛著,而我,必須為生者謀求未來。所以,我最後懇求你一次,懇求你們父子兩人一次,加入我們吧。”艾登眼眶微紅,不被理解的憋屈和現實的重擔壓的他好難受。

    國王低聲下氣的懇求臣子的諒解。

    “艾登,你是在賭博!”阿歷克斯終于開口說話。

    而卡洛斯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將士听令,拿下這三個獸人!”

    “狂妄!衛兵,消滅叛逆!”

    到最後,決定真理的終究還是拳頭的大小。

    一聲令下,倒向卡洛斯的王宮衛兵們對昔日同僚毫不留情,手起刀落,轉眼間伏尸遍地,血染廳堂。

    “沒用的,在宮殿之外,還有兩千忠于匹瑞諾德的士兵,還有忠于我的騎士團,你有多少人馬?”艾登對于議政廳內暫時的劣勢渾不在意,安然于鐵王座之上。

    “陛下,不,前陛下,您錯了。騎士團忠于奧特蘭克。”阿斯蘭.祈安摘下頭盔,說了這樣一句。

    “很好,一個叛逆確認了。”艾登甚至沒有正眼看一看年輕的騎士。

    “大騎士閣下,王宮衛隊正在攻打城門!為什麼怎麼辦?”有人進來向卡洛斯報告。

    “無須理會。”卡洛斯的注意力集中在艾登身上,淡然的回答道。

    咚!咚~~

    撞角撞擊大門的聲音透過牆壁,傳到大廳內,顯得低沉而深邃。每一聲,都會引起心髒的共鳴。

    “卡洛斯,還猶豫什麼,只要拿下我,你,你父親,你的同黨,你們所有人就安全,還在猶豫什麼?”

    雖然大廳內的守衛被肅清,艾登卻開起了嘲諷模式。

    在倒戈衛兵的刀槍所指下,三個獸人使節卻擋在了士兵和艾登之間。

    當三個獸人把披風解開,所有人類士兵忍不住倒吸口涼氣,退出五步遠。

    即使郭森斯坦達這個在獸人中屬于三級殘廢的家伙也有著一般人類望塵莫及的狂暴肌肉;而他左側的紅色皮膚獸人沒有穿著任何護甲,全身上下就胯間一點布料遮體,背後一把與身高等高黑曜石大劍散發出濃郁的血腥味;郭森斯坦達右側的女獸人則手持兩把利刃,配合著腦後的雙馬尾,說不出的精干。

    “介紹一下,左邊這位是火刃氏族的斯巴達克斯,競技場之王。右邊這位是黑石氏族的伊芙琳娜,綽號寡婦制造者。然後補充一句,我們三人都擁有被稱為劍聖的資格。”郭森斯坦達說完,在背後一抹,再抬臂,雙手已經多處一套爪刃。

    “麻煩咯~~~~”見艾登掀開最後的底牌,卡洛斯長長的嘆了口氣,拉開父親,將契約書交到阿歷克斯手上。

    “大師,怎麼分。”卡洛斯示意衛兵們讓開。

    而丹德瑪.藍羽听見卡洛斯的咨詢,終于取下頭盔,使勁搓著自己被不合身的頭盔壓變形的耳朵。

    “要麼你打兩個,要麼我打兩個,還能怎麼分?”丹德瑪無所謂的說道。

    “那…那可是劍聖啊!”有人小聲的說道,話語中帶著顫音。

    “那又如何?”丹德瑪反問道。

    “在你們面前的可是活著的傳奇。”卡洛斯自戀的回答。

    “別這樣,其實沒有那麼厲害,我會驕傲的。”丹德瑪扭頭對卡洛斯說。

    “……”卡洛斯整個人突然就不好了。

    咚!咚~!

    議政廳外的撞擊聲不斷傳來,卡洛斯暫時還沒有開打的意思,而他這一邊的人握劍的手已經浸出汗來。

    因為博尼格托.幻影舞者太過顯眼,卡洛斯並沒有攜帶它,此時他和丹德瑪兩人佩戴的只是奧特蘭克王宮衛隊的制式長劍。

    如果用這些白板武器和獸人劍聖戰斗,未免有些吃虧。

    卡洛斯作為一個謀劃許久的造反派,當然不可能沒有考慮這些細節。

    慢慢走到牆邊,卡洛斯取下了兩柄早被掉包的裝飾用武器。

    “這柄戰錘叫做無堅不摧之力,這把長矛叫做冰刺,你選哪樣?”卡洛斯對著丹德瑪如此問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