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66章 人品守恆定律

第266章 人品守恆定律

    卡洛斯是個籠統的有神論者,他相信墨菲定律,相信玄學,相信大宇宙意志,相信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小說閱讀最佳體驗盡在【】)

    所以他現在的心情糟透了。

    人品守恆定律一共有三條。

    第一條——人生當中的一切問題都可以歸納為兩個問題,人品問題和長相問題。

    第二條——長相和人品成反比。

    第三條——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卡洛斯一直覺得像自己這麼帥的家伙,人品偶爾欠費什麼的是正常的,不足為奇。

    但是從離開鐵環挖掘場開始,一種隱藏在幸運中的惡意讓卡洛斯感到渾身不自在。

    進入秘道前儲備食物出現短缺,立馬遇到遷徙的鹿群。

    走在荒蕪之地,原本補給點的地下自流泉干涸,飲水出現危機,立馬瓢潑大雨。

    大量土元素奔行者莫名其妙暴動,立馬有獸人部隊出來頂鍋。

    一切的一切,放在其他人身上,恐怕千言萬語匯成一句luky。但是卡洛斯卻怕了,真的怕了,仿佛有一支看不見的手在推動他前進。

    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啊,在這些細枝末節上透支人品,關鍵時刻是要捅婁子的啊!

    “就是這里了。我們從地底通道走到了地縫峽谷,避開了大半個荒蕪之地的破爛地形,再往東南行進大概一天左右就能抵達隔斷荒蕪之地和黑暗沼澤的山脈,山間有條道路能繞開獸人的眼線,直達摩根的崗哨。這一圈繞的真辛苦啊。”

    布萊恩.銅須掏出地圖比對了下,終于舒了口氣。

    荒蕪之地一片荒蕪,能作為標識地的地形地貌不太多,經常有矮人探險隊迷路。而卡洛斯選擇的行進路線。布萊恩.銅須只是听說過,並沒有實地走過,直到看見地圖上標識的鷹嘴岩。才最終確定自己沒有帶錯路。

    “我們大概還要多久才能抵達目的地?”

    卡洛斯掏出水囊,拔出塞子。抿了一口,潤了潤喉嚨,然後緩慢的問道。

    “那要看道路情況了,大致估算,需要五到七天吧。”

    布萊恩.銅須想了想,用自己豐富的探險經驗評估了一個大概的時間。

    然後卡洛斯的感覺更加糟糕了。

    今天四月五日,距離四月十三日只有八天了,時間好緊張啊。

    從另一個角度看。時間卡的好準啊。

    雖然自家的系統一直是副愛用用不用滾的高冷模樣,也從來不發布什麼drdie的主線任務,但是事關艾露恩,卡洛斯真的超在意。

    旅行和行軍,最大的差別就在于是否願意思考。

    旅行,走走停停,看盡末路繁花,物映人生悲歡,走的是路,煉的是心。

    行軍。拼搶時間,能站著不坐著,能爬就要向前。眼中只有道路沒有風景。

    雖然有矮人向導們一路的插科打諢,但是疲憊感還是縈繞著隊伍,揮之不去。

    好想和獸人廝殺一場!

    在听到士兵們私下的小話後,卡洛斯裝作不知道,繼續默默的趕路。

    終于,在兩日後踏入了山徑。

    “不太妙啊,卡洛斯,看看這些足跡,獸人越過了山脈向北滲透。也幸虧荒蕪之地一片荒蕪。運輸補給問題太大,讓獸人放棄了大規模蛙跳的戰術。不然我們麻煩就大。希望他們沒有發現這條山路。”

    從蛛絲馬跡中,布萊恩.銅須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獸人至少曾經計劃過直接從黑暗沼澤北上越過山脈攻擊矮人的王國。

    “不要自己嚇自己,布萊恩老兄。穿越貧瘠之地,每個人得帶上和自己一樣重的食物補給,再加上飲水補給點難尋,武器裝備負重,獸人不背上兩個自己,根本出不了荒蕪之地。我們從地縫峽谷走,好歹還避開了日頭,你讓他們這麼就這麼走,我們都不用和他們打了,在山口等著收尸就好了。”

    親自走了這一路的卡洛斯才更加深刻的體會了後勤補給的重要性。

    真實的艾澤拉斯不是虛擬的魔獸世界,廣闊天地,地廣人稀,游戲中騎著飛行坐騎5分鐘繞一圈的地圖,自己走個對穿需要一個月,還是得益于強悍的體質。

    烈日、暴雨、危險的魔物野獸,野外探險絕不是探春郊游,獸人縱然強悍,也不可能違背基本的生物法則,所以布萊恩.銅須的擔憂有些多慮了。

    “你說的有道理,但是通往摩根崗哨的小路有可能已經被獸人發現了。”

    布萊恩.銅須認同了卡洛斯的說法,又提出了新的疑慮。

    “無關痛癢,我們這樣一百多人的隊伍可以通過,獸人的千人隊卻毫無意義。而且,我不認為獸人指揮官都是傻子,用這樣規模的部隊去大山里探索一條可能存在的道路。更何況希爾布萊德丘陵的失敗,獸人的兵力也開始吃緊了。別自己嚇自己了,趕快趕路才是真的。”

    “也對,只要聯盟打贏了,一切都不是問題。”

    隨著深入群山,海拔升高,氣溫降低,道路難行,士兵們的體力消耗急速增加,食物越發吃緊。

    入山後的第四天,隊伍就斷糧了。

    “這些鳥的肉真難吃。”

    “雖然難吃,卻沒有毒,有些看著肥美的鳥,吃了是要拉肚子的。”

    幸虧隊伍中有矮人向導,這些愛好探險的家伙每一個都是荒野求生的大師,既是荒涼貧瘠的群山中,也能一絲一點的扣出食物來。

    雖然不多,聊勝于無。

    斷糧的日子持續了一天半,山體石質的變化讓布萊恩.銅須欣喜若狂。

    “我們快要走出去了!你看,從玄武岩到花崗岩,我們已經接近燃燒平原了。”

    矮人的大嗓門感染了隊伍,所有人疲憊的眼中都泛起了光彩。

    越過山巔之後,明顯可以感覺到身體自然前傾,顯然開始走下坡路了。

    堅持身體力行帶兵的卡洛斯沒有享受任何特殊待遇,同樣餓著,隊伍所剩不多的補給都留給了探哨的士兵。

    “陛下,探哨回來報告發現了一些奇怪的腳印,好像是食人魔和一些其他什麼的。”

    “來得好,餓極了,食人魔我也吃給你看!”

    听到侍衛長的報告,隊伍有了小小的騷動,是興奮,也是嗜血的殺意。

    “額,食人魔也能吃?”

    布萊恩.銅須一臉古怪的看著卡洛斯,小聲的問道。

    “食人者人恆食之,我的大斧早就**難耐了!”

    實在懶得和矮人解釋修辭手法的問題,卡洛斯決定裝個逼,于是殘忍的舔了舔嘴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