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67章 風一樣的男子,謎一樣的傳說

第267章 風一樣的男子,謎一樣的傳說

    食人魔,來自德拉諾世界的強大生物,不論你是否被他們憨傻的外表欺騙,都無法否認,在力量這一屬性上,他們強的可怕。

    巨大的體型,強大的恢復能力,這些只是所有食人魔共通的特性。

    真正讓食人魔君臨德拉諾的重要原因是高比例的天生施法者出生率。

    和獸人們艱難培養的薩滿不同,食人魔中施法者的比例高的嚇人,而自然誕生的雙頭食人魔這種屹立于德拉諾生物鏈頂點的存在更是碾壓眾生。

    雖然因為燃燒軍團的插手,獸人有了對抗食人魔的資本,並且征服了一些小型食人魔氏族,誕生高里亞帝國依然是德拉諾的龐然大物,懸錘堡依然矗立在納格蘭山巔。

    即使是食人魔中的邊緣氏族,對于艾澤拉斯居民來說依然是可怕的怪物。

    至少卡洛斯在希爾布萊德對上這些肉彈坦克的時候必須全力以赴,絕不敢掉以輕心。

    可是就是這樣可怕的食人魔,就是由過三十多個這樣可怕的食人魔組成的聚落,只有蠅蟲飛舞,惡臭滿地。

    殺人者,鳥人也。

    “鴉人?”

    卡洛斯用獸人語問道。

    “獸人的走狗?”

    面前鳥嘴批羽的怪物同樣用獸人語回問。

    “不,我們是獸人的敵人。”

    卡洛斯催下手中的奧金斧,揮手示意身邊的戰士們後退。

    “我還以為獸人已經征服了這個世界。”

    “恰恰相反,我們剛剛贏得了一場至關重要的勝利。”

    “那麼,我不殺你們,走吧。”

    “但是我想要和你談談。”

    “為什麼?”

    “敵人的敵人擁有成為朋友的資格。”

    “……你說服了我。”

    “我叫卡洛斯巴羅夫,奧特蘭克的王,人類。”

    “我叫阿什坎迪。泰羅克的侍衛官,尋晨者。”

    啊哈?

    納尼!

    阿什坎迪?

    泰羅克!

    卡洛斯被這一個接一個的名字震懾住了。

    有證據顯示,泰坦曾經造訪過德拉諾。原始的德拉諾世界是一片狂野蠻荒之地。除了荊獸和戈隆永無休止的爭斗之外一無所有。

    後來,在德拉諾的天空之中誕生了三位遠古神靈。或者說是半神——魯克瑪、安甦和塞泰。

    魯克瑪強壯、年輕、雄心勃勃,她喜歡溫暖的陽光照耀在羽毛上的感覺,即使靠近太陽也不會被燒傷,烈焰從她身上灑下,變成紅金相間的耀眼光輝。天空是她的畫布,卡利鳥是她的子嗣。

    安甦雖然沒有魯克瑪那般強大的體魄,但是卻擁有深沉的智慧。居住在暗影世界中的安甦曾經和扭曲虛空中的種族交談過,然後出了惡魔都是傻逼的感嘆。他的羽毛猶如午夜一般漆黑。恐懼渡鴉是他的子嗣。

    塞泰是風與霜的主宰。他的鱗片永遠被寒霜所覆蓋,風蛇是他的子嗣。

    三個德拉諾原始神靈的恩怨情仇可以用很簡單的一段文字表達。

    賽泰嫉妒魯克瑪,跟安甦說我們兩個合伙宰了她。安甦說好……賽泰走了,安甦接著說完剩下的話:不要臉。魯克瑪接到安甦的小報告,有所防備,把賽泰吊起來打,安甦覺得賽泰不是東西,就參了一腳。賽泰玩脫了,使用了阿拉胡阿克巴,安甦替魯克瑪擋了槍。

    從食人魔的營地里翻出的食物雖然不怎麼合口味。但是在場的都是趕在墳頭蹦迪,抱著死人睡覺的主,也就無所謂了。

    就著吃食。將阿什坎迪講了一個多小時的神話故事歸結成了短短幾句。

    “然後呢?”

    卡洛斯接著問。

    塞泰自爆前說出了臨死前的詛咒︰“我的血將把大海染黑,直到萬里汪洋都像瀝青那樣粘稠!我的肉身將潰爛腐化,直到整個天空都隨之化為烏有!”

    安甦也很光棍,“那我們只能讓你連血肉都剩不下。”

    安甦吞下了掙扎的賽泰,連骨頭都吃得一干二淨。只有一股鮮血順著破碎的山峰留下,並污染了下方的山谷。

    魯克瑪重歸天空,安甦回歸暗影。

    但是很快,安甦便感到塞泰的詛咒在他身體里流淌,極大的削弱了安甦的力量。只有回歸暗影世界,安甦才能抑制住這惡毒的詛咒。

    看到安甦的虛弱。因為懼怕詛咒,魯克瑪再也沒有落下地面。她飛向了新的土地。並創造出了新的種族來駕馭天空——新的種族集合了她的力量與優雅,還有安甦的狡猾以及對知識的渴望。

    她稱其為鴉人。

    鴉人在神靈的撫育下誕生,他們兼具著魯克瑪的優雅和安甦的狡猾。鴉人在德拉諾擴張並成為有史以來的第一種族,它們征服荒野,遏制了荊獸和戈隆永無休止的爭斗,在蠻荒的德拉諾世界建立了第一個文明——埃匹希斯帝國。

    那是鴉人最榮耀的時代,也是整個種族力量的頂峰。高階賢者啟迪成千上萬人,明家創造驚人的技術,鴉人在德拉諾的天空之中創造了一個神話般的國度。

    但是盛極必衰,帝國毀于內亂,在食人魔高里亞帝國初具其型的時候,埃匹希斯王朝在內亂中分崩離析,只剩下無數的遺跡可以追憶當年的輝煌。

    分裂的鴉人失去了埃匹希斯帝國時期的大多數科技和領土,內亂削弱了鴉人的勢力,在面對諸多新生種族的挑戰時,大多數鴉人們返回了當年天空三神征戰之地,鴉人誕生的地方————阿蘭卡峰林。

    缺少了埃匹希斯的智慧和知識,鴉人的社會迅分裂,魯克瑪信徒和安甦的崇拜者為了爭奪埃匹希斯僅剩的遺產開始自相殘殺。由于安甦受到了塞泰的詛咒,魯克瑪的信徒會把安甦的崇拜者也會被丟進被塞斯之血浸染的山谷中中並受到同樣的懲罰。他們的翅膀被折斷,他們的身體被詛咒扭曲而變得畸形,他們的心靈被瘋狂的幻象所侵蝕。許多鴉人都會在詛咒中痛苦地死去,而幸存下來的被詛咒者,則會成為鴉人社會的流亡者和賤民。

    鴉人社會被分割成了能夠飛翔于天空的賢者階級(上層鴉人)和失去翅膀的流亡者。

    “但是你是有翅膀的呀。阿什坎迪?”

    卡洛斯在游戲中見過鴉人流亡者那臃腫的體態,疑惑的問道。

    “不是所有的的上層鴉人都是自大狂和迫害者。”

    阿什坎迪淡定的回答道。然後繼續講故事。

    但是後來,鴉人的王國之中崛起了一位傳奇的君王——利爪之王泰羅克,他曾經被高階鴉人視為最偉大、高貴和強大的國王。關于他的統治的傳說比比皆是。

    血鬃虎人的崛起,讓他們的族長沉浸在虛假的強盛中,它派部下給泰羅克送去了一萬根鴉人的羽毛,試圖激怒泰羅克,然後在正面作戰中一舉擊潰鴉人主力。但是年富力強的泰羅克僅憑一己之力就擊垮了成千上萬的血鬃虎人,在一對一的決斗中如同玩耍般的結束了血鬃虎人領的生命。並仁慈的允許剩下的血鬃虎人收拾殘局。

    睿智、強大、博愛,泰羅克用力量和智慧豎立起了鴉人通天峰政權在阿蘭卡峰林的絕對統治地位。

    虎人因為害怕他而逃亡,獸人蜷縮在自己的洞穴以避開他的視線,高里亞食人魔派來使節與他締結和平,戈隆畏懼他的力量而遠離,被流放者則羞愧地躲藏在通天峰下面森林的陰影中。

    泰羅克深受臣民愛戴,但賢者們卻越嫉妒他的榮耀。隨著時間的推移,賢者們決定暗中推翻泰羅克的統治,以此篡奪利爪之王對于鴉人王國的統治權。憑借莫須有的罪名,通天峰的賢者們用陰謀詭計暗害了泰羅克。他們將泰羅克及其支持者的翅膀統統折斷後並丟進了被賽泰之血污染的山谷中。賽泰的詛咒令泰羅克虛弱不堪。曾經的風之驕子失去了自己的神采。但是在痛苦中,泰羅克只擔心一個人,那就是他的女兒蕾希。

    可惜蕾希最終沒能逃過此劫。看著自己心愛女兒破碎的尸體。泰羅克絕望了,最終屈服于可怕的黑暗。

    在混沌的黑暗中掙扎時,某個強大的存在找到了泰羅克。一種陌生的力量充滿在利爪之王的體內,並不斷鞭策著他。

    即便深受塞泰詛咒之苦,泰羅克以前那些最強大的御前侍衛們都保持了清醒。當利爪之王出召喚,他們立刻做出了響應。那些被詛咒逼瘋的可憐人在血池中痛苦地翻滾,泰羅克不忍見此情景,于是出手讓他們得到解脫。

    這個偉大的存在便是安甦。

    在獲得了安甦的庇護後,泰羅克帶領著他那無辜招災的支持者們找到了以前被自己放逐的流亡者。一同建造了斯克提斯城,庇護不受魯克瑪垂青的孩子。

    從此。魯克瑪的祭祀們在通天峰建立了暴虐的神權統治,任何膽敢質疑魯克瑪信徒——賢者權威的鴉人都將遭到貶落。

    “所以你是安甦的信徒?”

    卡洛斯問道。

    “不。我依然信仰魯克瑪。”

    阿什坎迪回答。

    “你不是利爪之王泰羅克的侍衛官嗎?”

    卡洛斯有點懵逼了。

    “泰羅克被迫害的時候,我還只是個孩子,當泰羅克復出時,我選擇追隨自己的崇拜。”

    阿什坎迪深沉的回答。

    完美的回答,忠義的志士,但是卡洛斯卻想到了那麼一句話︰“崇拜是距離理解最遙遠的距離。”

    自己一個艾澤拉斯土著有什麼立場去告訴阿什坎迪,他所崇拜的泰羅克整備賽泰的詛咒所折磨著,最終會在數年後徹底瘋狂。

    原本想嘆氣,卻生硬的停住了,卡洛斯張了張嘴,繞開了關于泰羅克的話題。

    “你為什麼會來艾澤拉斯?”

    覺得交情套的差不多了,卡洛斯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我在尋找一個食人魔。”

    阿什坎迪毫不避諱的回答道。

    “能詳細一點說說看嗎,或許我可以幫你。”

    “通天峰的家伙從一處遺跡挖掘到了一件埃匹希斯帝國時期的武器,被命名為魯克瑪之火,他們試圖再次挑起內戰。偉大的泰羅克為了對抗魯克瑪之火,準備制造另一件設備,但是一群卑劣的食人魔走私商人在為我們提供物資補給的時候偷走了重要的核心,我必須取回來。”

    卡洛斯驚呆了,從阿蘭卡峰林一路殺殺殺干干干的打出黑暗之門,在人生地不熟的艾澤拉斯從黑暗沼澤一路追殺到燃燒平原,阿什坎迪純爺們啊!

    突然,卡洛斯覺得眼前這鴉人一個人屠殺三十多個食人魔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了,利爪之王泰羅克的侍衛官嘛……

    “你有線索嗎?”

    “卑劣的食人魔背叛了獸人,他們盤踞在北面的石槌山,雖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這讓我的行動便利了很多。可是火山對我的羽毛損害太大,我無法靠近,只能試圖殘殺外圍的食人魔,逼迫更多的食人魔出來。”

    阿什坎迪抬頭看了看天,然後定楮等待卡洛斯的說辭。

    但是卡洛斯已經傻住了。

    我耤A信息量好大!食人魔和獸人翻臉了!

    腦海中飛思考著,卡洛斯決定先使用拖字訣。

    “既然你暫時沒有辦法,不如先和我們一起行動吧,為了完成任務,借助他人的力量也是合理的選項。”

    “你想從我這里獲得什麼,又能給予我什麼?人類,除了獸人這個共同的敵人,我們的信任毫無根基。”

    阿什坎迪雖然長者一個鳥頭,但是卡洛斯從他眼中看出了戲謔和不削。

    “你僭越了,侍衛官。在我的王國,我就是我的子民的泰羅克。”

    卡洛斯的說辭激怒了阿什坎迪,風之利刃脫手而出,卡洛斯驚愕的現自己的聖盾居然有破碎的跡象。

    “抱歉,我不應該為利爪之王無端樹敵,您是一位王者,我不該無力。”

    短暫的交手快如閃電,除了卡洛斯身邊的措手不及的侍衛,其他人根本不知道生了什麼。

    揮揮手讓侍衛接觸警備,卡洛斯看著眼前這個強的離譜的鴉人,決定真誠相交。

    “你看,我有些麻煩,你也有些麻煩。有些麻煩對我來說根本不算麻煩,有些麻煩是你無法解決的麻煩。”

    “所以,你認為我的麻煩對你不算麻煩,你需要我幫你處理些麻煩?”

    “你覺得我身邊這些戰士怎麼樣?”

    卡洛斯問道。

    “十個以下,殺光了我能逃脫,五個以下,好伐無傷。”

    阿什坎迪的言辭熱鬧了驕傲的近衛軍團士兵們,但是嚴苛的紀律性讓他們表面上無動于衷。

    “這樣的士兵我有五萬個。”

    卡洛斯淡淡的說道。

    “我信,但是與我何干?”

    阿什坎迪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的使命在時間上很緊迫,並沒有因卡洛斯的說辭而動搖。

    “你為了服務一日,他日大軍入境,我讓一百名士兵為你服務一日。找東西這種事情,總是人多來的方便。”

    阿什坎迪思索了一會,扔掉了手爪上的食人魔後脖頸肉。

    “你說服了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