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68章 阿姨您好,我是您兒子的男朋友

第268章 阿姨您好,我是您兒子的男朋友

    從黑暗之門經過艾爾文森林,從東谷到赤脊山,穿過赤脊山進入燃燒平原,摩根崗哨就卡在從赤脊山到燃燒平原的主要通道旁。

    獸人豈會容忍咽喉被卡,所以當獸人入主燃燒平原第一天起,針對摩根崗哨的攻勢就沒有停止過。

    可惜成也大表哥,敗也大表哥。

    摩根崗哨修建在陡峭的山岩峭壁後面,只有一條十八折的小路能夠上去,易守難攻。獸人的幾人燃燒平原督軍也不是傻逼,不會強求部落的勇士們用血肉之軀去對抗無窮無盡的落石。于是,龍喉氏族又該出場了。

    然而,灼熱峽谷和燃燒平原的天空屬于黑龍軍團。

    黑龍王子奈法利安知道自己父親的計謀,所以允許獸人通過黑石塔轉進灼熱峽谷,進而北上工卡卡茲莫丹,卻決不允許紅龍和獸人窺探黑石塔的奧秘。

    沒有來自天空的助力,獸人的攻擊有力卻不致命,摩根民兵團一邊吸納著暴風城遺民,一邊苦苦支撐,終究將釘子牢牢的釘在了部落的生命線旁。

    最近,因為獸人北上洛丹倫的部隊先後回歸,奧格瑞姆和雷德黑手的權力斗爭日趨激烈,獸人甚至沒有閑工夫派遣部隊繼續保持對摩根崗哨的壓制,卡洛斯一行有驚無險的就抵達了目的地。

    “卡洛斯殿下,還有布萊恩閣下,您們的到來令這座小小的營地蓬蓽生輝。”

    老熟人史蒂夫華生換上了一身戰斗著裝,半身鎧上的刀斧修補痕跡清晰可見,顯然不是樣子貨。

    “沒有想到,華生先生您不僅是一位成功的商人,還是個了不起的戰士。”

    卡洛斯點點頭致意,然後一語雙關的稱贊道。

    “一切都是為了神聖的復仇。夫人等候陛下的光臨很久了,但是對于一位國王陛下,應有的禮數是必須的。我們準備了一些熱食和帳篷,請陛下和您的勇士們先休息片刻。”

    史蒂夫華生說完。鞠了一躬,就離開現場,為卡洛斯一行安排飲食住宿去了。

    “他怎麼知道我們會來,什麼時候來?”

    布萊恩銅須一臉疑惑的望著卡洛斯。

    “會說話會來事而已,你還當真了。”

    卡洛斯聳動了下肩膀,松活了下筋骨,準備接受史蒂夫華生的招待,先好好休息一下。

    布萊恩銅須想了想卡洛斯的話語。突然領悟過來,自己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至于摩根民兵團的圍觀,卡洛斯和他的士兵們毫不在意。

    長途旅行,最是消磨體力,原本卡洛斯只是想小憩片刻,結果再睜開眼,已經接近午夜。

    走出帳篷,天色已經深紅。

    燃燒平原和灼熱峽谷,因為炎魔之王拉格納羅斯的偉力而成,火山和熔岩是這片土地的主旋律。即使因為拉格納羅斯的沉睡。這片土地上的許多火山平息,岩漿凝固,燃燒平原的氣候依然炎熱。

    呼吸著含有火山灰的空氣。卡洛斯嗅到了紅與黑的味道。

    流淌時是紅色,干涸後是黑色,承載著希望,也帶來毀滅,血的味道。

    “陛下,喝點水吧,這里的空氣真糟糕,又干又難聞。”

    侍衛長見卡洛斯離開了帳篷,立刻拿著一只水囊走了上去。

    深紅色的天空。讓黑色的山脈隱匿其中,遠遠望去。山色天色渾然一體。然而即使是這樣的夜色,黑石山依然有別于其他山脈。清晰可見。

    因為矗立天際的黑石塔分割了視野,劃破了天穹。

    沒有拒絕屬下的好意,卡洛斯抿了一口,覺水囊中的水略微有些甜味,好奇的問了出來。

    “摩根崗哨的後山有口深水井,是甜水井。”

    點了點頭,卡洛斯不再言語,即便目前看來雙方是合作關系,防人之心還是必須有的,最妥當的辦法還是同吃同住。

    “阿什坎迪現在怎麼樣?”

    一直望天,也很無聊,站了一會,卡洛斯示意侍衛長隨自己返回帳篷。

    “那個鳥……鴉人,入夜之後聯系過一次。”

    身負使命的阿什坎迪拒絕和卡洛斯一同前往人類的聚居地,只留下了聯絡方式,承諾每日聯系一次,如果卡洛斯需要他的力量,他就會出現,不需要,就讓卡洛斯不要妨礙他繼續找食人魔的麻煩。

    “這樣就好,不比強求。你覺得摩根民兵團這個組織怎麼樣。”

    卡洛斯問道。

    “魚龍混雜。有身經百戰的老兵,也有根本不懂得握劍的農夫。要不是這里特殊的地形,就憑我們現在這點人,我就能在平原上擊潰他們。”

    侍衛長毫不客氣的點評道。

    “他們最少有一千人。”

    卡洛斯若有所指的說道。

    “他們不止一千人,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肯定還有大本營,雖然在北方,我們贏了,但是獸人絕對不是軟蛋,光憑這一千人防御,攻破這里不需要五天。”

    侍衛長相信自己是一個合格的職業軍人,于是乎做出了肯定的判斷。

    卡洛斯同樣不相信這就是摩根夫人的全部實力,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掏出一副昆特牌準備和自己的侍衛長玩兩把。

    第二天中午,趕在飯點上,獸人派遣了兩個百人隊推著投石車又來進行例行壓制。

    “陛下,摩根民兵團居然吵起來了。”

    侍衛長向卡洛斯報告。

    “哈?”

    卡洛斯疑惑起來。

    “那位史蒂夫華生先生不在,摩根民兵團現在是一個叫尤里烏斯的家伙在指揮。但是好像他的威望不足,一些人希望我們參與這次防御,而尤里烏斯則以我們是摩根夫人的貴客為由拒絕了,兩伙人吵的不可開交。”

    “哈,哈,哈。”

    毫無笑意的捧讀,卡洛斯下達了命令。

    “讓那幫土鱉見識下正規軍和民兵團的差別,全軍整備,讓我們給他們點下馬威,就當是給他們的見面禮。”

    “遵命,我的陛下。”

    侍衛長听聞如此,整個人都亢奮起來。

    走出卡洛斯的帳篷,抽出腰間的號角,吹出了最高戰備的號令。

    蒼涼而淒厲的號音在崗哨見回蕩,民兵團的號令與奧特蘭克不同,許多人不知所措,而一些前暴風王國零散四方的軍人卻有種淚流滿面的感覺。

    聯盟的號令是安度因洛薩制定的,洛薩在制定時直接沿用了不少暴風王國的傳統號令。

    “這號音?”

    尤里烏斯一擺手,制止了手下人繼續爭論,側耳傾听。

    這是決勝沖鋒的號音啊!

    哪個傻逼在瞎j8吹?

    作為此刻摩根民兵團的最高指揮官,尤里烏斯生氣了,這不是亂來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