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71章 英梨酋長賽凱恩

第271章 英梨酋長賽凱恩

    在燃燒平原東南端高昂的山脈中,居然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高山湖泊,著實有些出乎意料。

    站在懸崖邊,身前是壁立千仞,身後是碧波萬頃,巨大的視覺落差帶來的微妙眩暈感讓人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由衷的產生敬畏。

    不對啊,這好像是炎魔之王拉格納羅斯的鍋……

    希爾薇。摩根身邊只有迷之法師威格瑪和史蒂夫。華生兩人,已經表明了自己的誠意,卡洛斯也將自己的侍衛放出去警戒,孤身一人陪在摩根夫人身邊。

    老實說,眼前的希爾薇。摩根一點沒有一個叱 風雲大財團的主事人以及好幾萬人軍事集團話事人的霸道氣場,反而如同一個鄰家女孩一樣溫文婉約,讓卡洛斯有些不解和困惑。

    養移體居移氣,一個人的身份地位會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他/她的說話辦事言行舉止,這是任何人都不可避免的,也是察言觀色的原理基礎。

    眼前的摩根夫人不像一個領導者。

    這是卡洛斯觀察後的結論。

    但是事無絕對,經驗這玩意只是對過往的總結歸納,而艾澤拉斯的水太深,不講經驗瞎干會被搞死,全憑經驗莽干會被打臉打死,所以卡洛斯暫時放下了疑惑,跟在摩根夫人身旁看風景。

    好山好水好美人。

    “你應該有許多疑問,卻為何一言不?”

    摩根夫人的聲音很軟,卻不膩,和奧蕾莉亞那如同風鈴般的悅耳不同,多出了幾分人氣,卻同樣的動听。

    “你不想說的,我問不出真話,我想知道的。不問你也會解釋。”

    打著機鋒,卡洛斯心里想的確實論裝逼,老夫怕過誰,裝深沉,誰不會。

    “我先講個故事給你听吧。”

    希爾薇。摩根攏了攏耳際被山風吹亂的法師。溫和的笑了一笑。然後示意威格瑪和史蒂夫。華生離開。

    “威格瑪大師是個啞巴?”

    卡洛斯想了下,覺得這個問題應該不會冷場,便問了出來。

    “不,是個聾子。”

    卡洛斯懵逼了。

    不對啊!

    之前威格瑪對于自己的話語有反應啊!

    察覺到了卡洛斯的異色,摩根夫人抿了抿嘴唇,多解釋了一句。

    “威格瑪雖然听不到聲音,卻看得懂唇語。”

    哦。卡洛斯有些不好意思了。估計是自己的表情太浮夸,被人看出來了。

    “你去人類的起源了解多少?”

    希爾薇。摩根正色問道。

    卡洛斯原本想說略知一二,想想不合適,又想說听聞過一些傳說,還是覺得不合適,告訴摩根夫人人類是鐵維庫轉化的,還是不合適,最後只好沉默以對。

    好在希爾薇。摩根也沒有指望卡洛斯回答。于是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先祖自北方來,擁有凡的意志和鋼鐵的身軀。我希望卡洛斯陛下注意。我所指的鋼鐵的身軀不是贊美和比喻,而是字面意思。人類是偉大而光榮的生命,因為我們的先祖直接服務于造物主。”

    摩根夫人見卡洛斯面無表情紋絲不動,不自覺的提高了心中對卡洛斯的評價。

    “先祖不老不死不生不滅,和現在的人類相比,稱為完美生命也不足為過。但是,不知名的災厄生了,造物主放棄了對于先祖的庇護,鋼鐵之軀開始腐化,變為血肉之軀。但是即使成為血肉之軀,先祖依然強大。族群需要延續,但是新生兒卻一代不如一代。寒冷的北方不再適合弱小的新生兒生存,于是先祖們決定南下尋找更溫暖的地方養育後代,于是便有了我們現在的人類。”

    摩根夫人說完之後停頓了一會,方便卡洛斯消化自己的語言。

    但是卡洛斯卻費了好大的功夫忍住冷笑和吐槽的**。

    多麼溫情的童話故事,然而真相卻殘忍冷酷的可怕。

    而卡洛斯恰好是知情者。

    作為泰坦創造的第一代生命體,鐵維庫和土靈、機械侏儒的使命不同。不需要如同矮人的祖先土靈一般改造星球,也不需要如同機械侏儒一般維護泰坦建造的宏偉設施,鐵維庫的唯一使命就是鎮壓任何違背泰坦意志的行為。

    和魔古人不同,鐵維庫可不是沖鋒陷陣的量產型雜兵,而是如同神殿守衛般的鋼鐵戰士,是泰坦離世後,除守護巨龍外的最高武力,是無可匹敵的鋼鐵軍團。

    從上一世的記憶中可知,泰坦至少兩次降臨艾澤拉斯。

    第一次,是薩格拉斯平定了元素之亂,將原始艾澤拉斯星球秩序化。而第二次,則是包括萊登在內的泰坦們鎮壓了上古之神。

    第二次泰坦降臨,大約是在兩萬年前,泰坦留下的星球看守者們現了上古之神不知何時已經扎根艾澤拉斯,不可名狀的扭曲匍匐之物肆虐大地,于是在薩格拉斯和他的軍團離去之後,眾神殿的秩序守護者們第二次降臨艾澤拉斯,當覺曾經的無敵軍團無法使用之後,才重新創造了魔古這種戰爭種族替代鐵維庫。

    不得不說,作為眾神殿最強大的戰士,薩格拉斯在各方面都碾壓了自己的後繼者。光從性能上來講,即使魔古山寶庫中的代表了皇帝的意志的那支大軍,在面對鐵維庫時,也不過是土雞瓦狗,岩石之軀怎可與鋼鐵匹敵。

    但是在上古之神的血肉詛咒之下,不朽的鋼鐵戰士們也變得軟弱了。

    作為薩格拉斯時代的造物,在第二次泰坦降臨時,雖然得以免遭清洗,卻失去了造物主們的信賴,失去了遠古記憶的鐵維庫也失去了捍衛艾澤拉斯的使命,成為了極北之地的普通居民。血肉化的維庫人雖然信仰著泰坦,但是泰坦們卻不再眷顧維庫人。日復一日,血肉詛咒在加深,體質上來說,維庫人一代不如一代。最後,新生兒連站立都辦不到了。

    維庫人的王震怒了,畏懼了,大聲詛咒了,然後冷下了心腸。

    維庫人不需要畸形兒。

    如同獅子會把殘疾羸弱的幼崽推下懸崖一般,國王下令處死所有的弱小新生兒,只留下生下來就能站立的強壯者。

    隨著身體的血肉化,維庫人的心腸也軟了,許多父母不舍地殺死自己的孩子,即使再弱小那也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血肉,自己生命的延續。

    以這道命令為,維庫王國分裂了。

    因為血肉詛咒,維庫人的力量出現了階梯性的分布,年代越久遠的維庫人越強大,甚至有一些初代維庫人還能短暫的恢復鋼鐵之軀。新生的維庫人隨著繁衍的繼續,體質越來越差。

    最終,為了挽留力量,維庫人最少分裂成了四支。

    掠龍氏族在伊米隆的帶領下,集體沉眠。

    冬蹄氏族選擇在極寒之地尋找泰坦的遺跡制止血肉弱化。

    海維庫和科瓦迪爾氏族和曾經鎮壓的元素領主勾結在了一起。

    而一些最溫和的維庫人,選擇和自己的孩子們南下,最後定居在現在的阿拉希高地。

    可以說,如果不說有那些強大到可以和巨龍肉搏的先代維庫人庇護,新生的人類根本不可能和巨魔抗爭並展壯大。

    然而歲月是最可怕的魔法,血肉化的軀體不再永恆,看著後嗣們繁榮興旺起來,最初南下的先祖們先後真正的永眠,人類迎來了逝去庇護的新時代。

    “在索拉丁的後裔們南下艾爾文的隊伍中,隱藏著最後一位活著的先祖,她的名字叫做英梨。”

    希爾薇。摩根用虔誠的語氣說出了一個名字,然後沉重的說道。

    “卡洛斯。巴羅夫,現在,你可以選擇是否繼續听下去,是否去了解當年生的事情。”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