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72章 血蹄踏遍花開處

第272章 血蹄踏遍花開處

    海拔三千多米的山脈之巔,摩根夫人選擇這里作為會面場所自然有自己的理由。

    雖然從之前系統給出的的任務提示中猜測到一些眉角,摩根夫人背後的勢力可能是海達希亞水元素軍團,卻沒有想到自己還是小看了摩根夫人。

    很多人類對于元素生物的認知存在偏差。

    比如奧拉基爾和桑德蘭,大多數能夠知曉這兩個名字的學者法師都以為這兩位是父子關系,其實不然。

    元素生物是基于元素位面誕生的擁有特殊生命形式的近似于能量生命的特殊物種。

    所有的原始元素生命在元素位面都經歷過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過程。可以說無意識的元素世界本身就是元素生命的共同母親。

    在經歷過原始混沌之後,天生地養的元素生命中的一些幸運兒強大到某種程度,擁有了自我意識和感性思維,至此,元素之亂開始了。

    回到奧拉基爾和桑德蘭的話題。

    風元素位面,奧拉基爾作為最強者,被外來者稱為元素領主,而桑德蘭被稱為王子,這並不是說桑德蘭是奧拉基爾的兒子,相反,這兩個家伙是爭奪霸主地位的對手。

    最早的元素生命都是自然誕生的,是元素位面的凝聚精華,本身不存在血緣關系。在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叢林法則下,強者越強,四大元素之間曠日持久的戰爭開始了。

    土元素中的最強者瑟拉塞恩因為其厚重,被尊稱為石母,也是四大元素中攻擊*最弱的一位。

    水元素中,耐普圖隆雖然獲得了元素領主的稱號,但是無盡之洋,碧波千萬頃。有太多強大的水元素並不理會耐普圖隆的號令。

    風元素位面,無拘無束的自由精靈們天性活潑奔放,卻出了桑德蘭這樣一個異類。在面對其他元素生命的侵略時。桑德蘭覺醒了種族意識,它深刻的體會到了風元素的自由和無羈在軍團級別的戰斗中毫無益處。而自己和奧拉基爾的爭斗只會削弱整個風元素位面的實力。所以桑德蘭和奧拉基爾達成了協議,以名義上的服從換取了整個位面的相對和平。奧拉基爾元素領主的稱謂源自自己的力量,而桑德蘭王子,則是所有風元素發自真心的認同。

    在地水風三系元素生命都出現了名義上的至高者時,火元素位面依然紛爭不止,戰斗不休,誰都不服誰,那時的拉格納羅斯。不過是統領熔岩元素的大佬而已。

    當薩格拉斯降臨艾澤拉斯平定躁動的元素時,無論是瑟拉塞恩還是耐普圖隆,幾乎毫無還手之力的被封印到重新劃割出的元素世界,居住在屬于自己的世界以及牢籠中。

    而風元素位面,奧拉基爾在見識到薩格拉斯的無上偉力之後,果斷的慫了,唯獨桑德蘭,率領自己的軍團和侵入風元素位面的薩格拉斯進行了戰斗。

    世間最悲催的事情不是選錯目標,而是選錯了對手。

    桑德蘭或許是遠古艾澤拉斯最強大的生命體之一,但是他的對手是眾神殿無敵的最強戰士。秩序的執行者和捍衛者,薩格拉斯。

    風元素位面的抗爭沒有掀起半點漣漪,風元素最終還是被薩格拉斯放逐出物質界面。被拘束在新的風元素位面,而桑德蘭在戰斗中,被薩格拉斯重傷,力量逐步衰弱。

    在地水風都被平定後,火元素自然也不會例外,任何敢跳的火元素都被薩格拉斯摁死了。

    而就在元素世界的大洗牌基本完成後,拉格納羅斯干出了一件驚心動魄的大事。

    在腐蝕了瑟拉塞恩留在物質世界的一部分力量後,拉格納羅斯又暗算了桑德蘭,獲得了風王子的精華之力。

    至此。拉格納羅斯在無盡的怒火中,成為了火元素世界獨一無二的大佬。

    無論是石母瑟拉塞恩還是獵潮者耐普圖隆。又或者名義上的風之領主奧拉基爾,在拉格納羅斯面前都失去了顏色。元素中唯一的王者。匯聚地火風于一體的拉格納羅斯,獨一無二的炎魔之王。

    元素生命之間是有高下之分的。

    最頂級的元素生命擁有強烈的自我意識,甚至如同神靈一般擁有莫大威能。

    高等元素擁有穩定的形體,能夠思考和學習。

    中級元素能夠能夠清晰的明白“我”這個概念。

    而低等元素的“人格”是附著于自己的領主之上,受環境束約。

    在這些能夠稱為元素生物的家伙之下,是被稱為元素僕從的元素生命。

    是的,元素生命而不是元素生物,他們更接近于智能ai,而不是獨立的生命體。

    要判斷元素生物的高下,有個最簡單的,不那麼靠譜的方法。

    因為泰坦平定元素位面之後,元素位面被剝離物質世界,雖然聯系緊密,但是元素生物是沒有辦法如同幾萬年前那樣自由行走于物質世界。

    所以可以認為,艾澤拉斯現在的所有元素生物都是投影。

    元素領主這種規格外的生命體是無法長時間存在于艾澤拉斯世界的,是受到世界法則排斥的。這種玩意,光是遠遠看著都會發自內心的感到畏懼,不會認錯。

    高等元素因為強大的個體,在投影或者穿行于艾澤拉斯世界時,形體也很穩定,套用小說中的說法是一看就擁有強者的氣息。

    中級元素依靠元素鐐銬或者元素圖騰可以長時間在艾澤拉斯活動。

    低等元素則連五官和四肢都不明顯,無法長時間保持固定形體。

    至于元素僕從,反而因為實力弱小,受到世界法則的排斥比較輕微,緊靠外部觀察不好判斷。但是能否理解“語言”,做出自我判斷是一個重要的參考依據。

    希爾薇。摩根在高山湖中召喚出來的巨型水元素一看就是高檔貨。

    卡洛斯甚至無法判斷到底是希爾薇。摩根從水元素位面召喚了這個水元素還是它本身就生活在這個湖里。

    “海因茨伯爵,請您將血脈契約召喚出來。”

    無視了卡洛斯的侍衛們默默了包圍了卡洛斯和自己兩個人,摩根夫人用人類通用語向翠綠色的水巨人提出了請求。

    “稍等片刻。”

    高度擬人化的巨型水元素將兩只手臂沉入水平面以下,發出了類似人類發力時“嗯哈~~”的聲音。

    整個湖面發出了規律的震顫,大概一分鐘之後,巨型水元素海因茨伯爵將一塊黝黑發亮的巨大石碑托舉出了水面,放到岸邊,然後退回湖面,一言不發。

    “卡洛斯,我知道你不相信無緣由的愛和無私的幫助,但是理由必須在你表現出應有的誠意之後告訴你。”

    希爾薇。摩根用手摩挲著古老的石碑,背對著卡洛斯說道。

    “這是什麼?”

    卡洛斯皺起眉頭問道。

    “血脈契約。”

    摩根夫人用低沉的聲音回答道。

    “請用我能理解的語言說明一下。”

    卡洛斯感到背脊有些發涼。

    “你可以稱它為帝國基石,或者是背叛者的盛宴。”

    摩根夫人轉過頭來直視著卡洛斯。

    “這塊石碑是當年阿拉索帝國成立之初,諸民選王的憑據,和子子孫孫永不背盟的保證。所以也被成為血脈契約。”

    從希爾薇。摩根的話語中,卡洛斯真正感受到了大恐怖。

    “背約的懲罰是什麼?”

    “盛不過三世,子嗣不得善終。”

    卡洛斯突然覺得自己挖掘出了個大新聞。

    無論是阿爾薩斯、吉安娜、達納斯,包括吉爾尼斯和奧特蘭克也不例外,好像真的是王權不過三世,王室不得好死啊!

    “然而你是個特例,你繼承了艾登的王冠,卻並非他的子嗣。雖然巴羅夫家族的先祖也在血脈契約上留名,但是契約對于你的約束力確實不足。簽了吧,簽了之後,新世界的大門將向你展開。”

    摩根夫人的話語充滿一種異樣的魅惑感。

    “我需要承擔什麼責任,又需要擔負什麼義務?”

    卡洛斯走到了希爾薇。摩根身邊,仔細觀摩著古老的石碑。

    “神聖的復仇。”

    摩根夫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麼我能獲得什麼?”

    卡洛斯又問道。

    “一切,我所擁有的一切,包括我在內的一切。”

    卡洛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來。

    “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是我?”

    “一切都是命運石之門的選擇。”

    希爾薇義正言辭的回答道。

    你*在逗我玩嗎?

    卡洛斯眼楮都瞪大了。

    “石碑上的文字只是基本的社會契約,光靠文字如何擁有約束力。”

    希爾薇。摩根用左手大拇指的指甲割破了右手的手掌心,將自己的鮮血抹在了石碑上。

    雖然看起來石碑沒有出現任何的異樣,但是卡洛斯知道,這塊古舊的石碑已經發生了變化。

    “用眼楮去看,可能會受騙,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相。”

    雖然希爾薇。摩根只是淡定的看著卡洛斯,再也沒有更多的言語,但是卡洛斯明白,摩根夫人是希望自己觸摸石碑。

    防人之心不可無,雖然希爾薇。摩根坑自己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卡洛斯對于觸摸石碑有種發自內心的抵觸。

    “一句題外話,海因茨伯爵是海達希亞水元素嗎?”

    “是。”

    “你們和海達希亞水元素是什麼關系?”

    “平等的盟友關系。”

    卡洛斯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手掌按在了石碑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