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73章 從此老夫不做人

第273章 從此老夫不做人

    在觸摸石碑的一瞬間,卡洛斯的心跳慢了一拍。

    然後什麼也沒有生。

    卡洛斯扭頭疑惑的看著希爾薇。摩根。

    “閉上眼楮。”

    希爾薇輕聲細語的說道。

    好吧,轉過頭掃視了石碑上的古老文字,卡洛斯閉上了眼楮。

    剎那間,一種天旋地轉的失重感讓卡洛斯大驚失色,回過神來,卡洛斯現自己成為了世界。

    非神非聖非凡非靈,此身即使世界,世界即使本身。

    我,卡洛斯。巴羅夫,便是這塊石碑。

    我,就是石碑所記錄的所有歷史。

    審視自己,便是回顧歷史。

    卡洛斯沉醉在了這種主宰一切的快感中。

    世界盡在掌握,不需征服,不需臣服,不需捍衛,不需掠奪。

    哪怕神,也不過如此吧。

    盡管感覺如此奇妙,卡洛斯還是很快從這虛假的力量所帶來的快感中清醒過來。

    因為這個“世界”太小了。

    歷史的起點,從阿拉希會盟開始。

    在那個時代,先祖尚存,森林巨魔縱然猖狂,卻沒有膽量在阿拉希高地肆無忌憚,人類分散成無數個部落在片土地上自由自在的生活。

    然後,精靈來了,自稱為高等精靈的家伙來了,帶來了盟約和魔法。

    和現代人類想象的不同,阿拉索帝國的統合以及與奎爾薩拉斯的聯盟並非一蹴而就的事情。

    雖然新人類對魔法充滿了恐懼和向往,但是先祖卻並不在意。

    況且高等精靈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若非先祖尚存,力量尚存,那幫心高氣傲的尖耳朵哪里有閑工夫和弱小的人類談友誼談盟約。

    一方面是巨魔的壓力,另一方面是高等精靈帶來的壓力。先祖們認為人類無拘無束的日子結束了,是時候重整旗鼓了。

    于是,各個部落派出了自己最優秀的代表,進行了一場力量與智慧的考驗。

    于是,最早的貴族誕生了。

    高貴源于責任。

    當散落整個阿拉希高地的人類聚合起來之後,壓倒性的數量優勢讓高等精靈絕了壞心思。開始正視人類的力量。

    決定洛丹倫命運的那場戰爭,準備了很久,結束的很快。

    後來人都以為是人類的數量和精靈的魔法壓倒了巨魔的帝國。

    但是實際情況是在鋼鐵之軀面前,巨魔最強大的戰士也只能含恨而終。

    不少先祖的身體在漫長的歲月侵蝕下已經開始腐朽,為了孩子們的未來,最後一戰,許多先祖根本沒有打算活著回來。

    一萬三千高等精靈,十萬人類,對陣的是三十萬巨魔。三十萬阿曼尼帝**。

    而先祖不足六百人。

    戰爭進行了一天兩夜。

    在鋼鐵的戰士和魔法的洪流面前,巨魔徹底潰敗,阿曼尼帝國對于洛丹倫的統治被終結了。

    既然聯合已經產生,又怎可無端分裂,在這塊石碑面前,所有的人類歃血為盟,阿拉索帝國正式成立。

    而精疲力竭的先祖們,逐漸淡出了歷史的舞台。

    這就是“血脈契約”的由來。

    從帝國成立到索拉丁大帝縱橫睥睨。卡洛斯看到了人類的親情、友情、愛情,也看到了人類的狡詐、欺騙和背叛。

    因為弱小而抱團取暖。因為貪婪而對外擴張。

    洛丹倫是這樣的得天獨厚,精靈偏安一隅,巨魔無能為力,廣闊天地隨人類縱橫。

    當王室再也駕馭不住激流堡的高等市民的時候,帝國名存實亡。

    索拉丁的子嗣不願與心懷不軌的臣子們為伍,不願意在利益糾葛中勾心斗角。于是選擇了南下。

    最後一位活著的先祖選擇與孩子們同行。

    經歷了長達兩百年的遷徙,南下的人類抵達了一處得天獨厚之地,將其命名為艾爾文。

    而最後一位先祖在見證了暴風城的修葺後,決定離世獨居,等待即將到來的死亡。

    孩子們已經可以獨立生存了。先祖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

    如同看待鬧別扭的孩子們一樣,先祖對于帝國的分裂不同于新人類那般介懷。手心手背都是肉,只要人類繁榮就好。

    于是,這塊石碑,這份“血脈契約”被最後一位先祖帶走了。

    雖然已經預見到了自己的死亡,但是維庫人的生命依然漫長。

    整整百年時光,英梨持續的虛弱著,卻還未到死亡的時刻。

    在赤脊山脈的一處隱居地,在一小個村子的供養下,最後的先祖安度晚年。

    然而,矮人之間的內戰,雖然與艾爾文森林,與暴風城無關,卻和赤脊山脈的人類有關。

    黑鐵矮人和赤脊山脈中居住的人類保持著基本的友好,可是索瑞森的野心將戰火帶到了安定和平的赤脊山脈。

    為了以備不測,英梨用自己的號召力將附近千里的人類聚集到了一起。

    非我族類,不可全信。

    然而,英梨不是神,無法預知即將到來的災難。

    縱然已經最好了一切的準備,但是在炎魔之王的偉力面前,人類是如此的渺小。

    滔天烈焰在此時此刻不再是個形容詞,世界只剩下紅與黑。

    紅的是天,黑的是地。

    過十萬的人類在災難生的一瞬間便被無情的烈焰奪取生命,還有更多的生靈死于異變後的災厄。

    而英梨所處的位置,僅憑肉眼便可看到揮灑自己無盡憤怒的炎魔之王。

    不甘、苦惱、悔恨、憤怒。

    即使鋼鐵之軀在焚天的怒焰面前也不過勉強自保而已。

    誰也救不了,無人可以幸免。

    英梨四目張望,只有焦黑的人型殘骸,天地一片死寂。

    一路飛奔回自己隱居的村落,燃燒的世界只有尸骸。

    高溫雖然活化了英梨的軀體,卻損耗著她原本就所剩無幾的生命力。

    當在保存“血脈契約”的石室內現一息尚存的希爾薇時,英梨忍不住哭了起來。

    無論誰也好,救救這個孩子吧!

    在她的哭喊中,燃燒的天空仿佛清淨了下來。

    生命已經走到盡頭的英梨跪倒在地,艱難的轉過頭,看到的是如月光般清澈的一雙眼楮。

    卡洛斯的內心開始動蕩起來。

    這是世界也無法記錄的身影,這是無法用語言描述的美麗,這是不能用雕像褻瀆的身姿,在輕紗羽衣之下,是一雙滿懷慈悲的眼楮。

    艾露恩!

    月神曾經降臨過苦難生的小山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