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76章 是誰在呼叫艦隊

第276章 是誰在呼叫艦隊

    上山容易下山難,卡洛斯原本以為希爾薇會讓威格瑪再開次傳送法陣送大家回去。△,

    但是,在談攏了基本的合作事宜之後,史蒂夫華生領著眾人步行了大約兩公里,然後在一處避風營地里,卡洛斯看到了一艘極具地精風格的飛艇。

    “贊美夫人,杰克斯派洛為您服務。”

    綠皮啊,地精啊。

    “夫人,您的手下還真是人才濟濟啊。”

    卡洛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摩根財團的生意面比較廣而已,藏寶海灣有我們百分之十七的股份。”

    希爾薇摩根淡定的掏出了一面防風鏡帶上。

    “杰克船長,送我們的貴客到四號營地。”

    “沒有問題,夫人。”

    當史蒂夫華生引導卡洛斯和他的手下上了飛艇之後,就鎖上了門欄。

    “額!?希爾薇,你不和我們一起走?”

    隔著二十多米的距離,卡洛斯疑惑的喊道。

    “我還有點事情,需要到山下的十七號營地去,大概明天我們就能再見,請不用擔心。”

    說完,希爾薇摩根走到營地的物質堆積點,掀開一塊防風防水的油氈布,推出一輛翻斗摩托。神秘法師威格瑪自覺的坐到了翻斗里,然後希爾薇摩根撩起裙角別再腰際,露出了緊身皮褲和長筒風靴,騎跨在代步工具上朝逐漸升高的飛艇上的眾人揮手道別。

    “史蒂夫,這座山叫什麼名字?”

    “秋名山。”

    卡洛斯感覺自己已經風中凌亂。

    站在飛艇的艦吹風雖然用第三人稱看來是一件很酷炫的事情,但是作為第一人稱的當事人,卡洛斯感覺面皮緊,腦袋瓜疼。而地精飛艇一直保持著最少兩千米的高度,腳下郁郁蔥蔥的森林也沒有什麼看頭,卡洛斯決定到艙室內休息會,和史蒂夫華生好好聊聊。

    大約兩個小時後,飛艇靠岸。

    赤脊山脈延綿不絕,在一條峽谷裂縫中。摩根財團修建了所謂的四號營地。

    不得不說,杰克斯派洛船長的駕駛水平真不錯,峽谷裂縫的頂端寬度不過五十米,而地精飛艇的寬度在三十米左右。在如此原始的方向動力控制系統下安穩的將飛艇降下,絕非一件輕松愜意的事情。

    “陛下,到站了,我們下去吧。”

    走在鏈接飛艇的扶梯上,晃動很大。卡洛斯雖然裝作不在意,心里還是有些毛。但是並非時時刻刻都有刁民想害朕,扶梯很牢固,重新腳踏實地後,卡洛斯重重的跺了跺腳,驅散了身體上微妙的失重感。

    “這里是我們一處兵工廠和物資倉庫,非常的隱秘,陛下可以稍作歇息。”

    史蒂夫華生鞠躬行了一禮,然後引領卡洛斯一行前往房間進行休整。

    出門在外需小心防備,即使目前看來雙方是盟友關系。卡洛斯的侍衛們依然拒絕了對方的熱情款待。

    卡洛斯一人一間房,兩人室內警備,四人室外警備,另外六人在距離卡洛斯居所不過二十米的另一件房間休整。

    四號營地建立在峽谷地縫的兩壁,縱然隱秘難攻,遇到突情況也不好撤離,這讓親衛們不得不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

    “陛下,摩根財團的家伙到底在搞什麼鬼?他們的行為我不是很理解。”

    見卡洛斯半靠在床榻上看書,侍衛猶豫了片刻,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疑慮。

    能夠被卡洛斯帶在身邊的親衛。本身就是值得培養的人才。

    卡洛斯並不喜歡那種只知道執行死命令的二愣子,忠誠重要,思想更重要,凡事親力親為的人最後都累死了。只有豎立起共同目標才是攜手前進的不二法門。

    所以卡洛斯並不介意回答屬下的疑惑。

    “從結論反推,我們需要他們在財力和影響力上的幫助,他們需要我們武力上的支持。既然大家相互需要,那麼翻臉的可能性就不大,有什麼不懂的就當看雜耍把戲,不用太過介懷。”

    “但是陛下。您身邊的護衛太少了!雖然我個人認為您是無可匹敵的,可是個人的武力再強,也抵不過一整只軍團,我很擔心。”

    卡洛斯張了張嘴,最後什麼也沒有說,繼續低頭看書。

    屬下表忠心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講身為領導者的煩惱扔給屬下就有些失格了。

    晚餐時分,史蒂夫華生帶領卡洛斯一行從層層疊疊的峽谷建築中一路下到谷底。

    整整一頭牛已經在篝火上烤的黃燦燦的,蜂蜜和香辛料的味道四處彌散。

    要知道,烤全羊烤全牛這些整獸燒烤可不是容易弄的玩意,需要用中火一點一點烘烤,一層一層的往肉上刷調料,才能讓肉質鮮嫩,讓調味品的滋味浸潤其中。一般烤羊需要三到四個小時的烘烤,而牛這樣的大塊頭,沒有六到八個小時的不間斷翻烤,表面的肉都焦了內里還在滴血,不是熟練老辣的獵手或者專門培訓過的廚子,根本做不來烤全牛這道菜。

    頭頂的突出岩壁已經被煙火燻黑,殘余的煙氣被呼嘯的峽谷風吹散,而卡洛斯他們團坐的地方,則風平浪靜。

    “陛下,這地方還不錯吧?”

    史蒂夫華生結果拔出腰間的長匕,切下牛脊背上最爽嫩的部分盛在瓷器盤子里恭敬的遞給卡洛斯。

    “你很會享受。”

    卡洛斯答非所問。

    一般人都以為牛肋或者牛腱是最好的部位,其實不然。除開下水和板筋,光談肉質,牛的里脊才是最好的,肉質嫩滑,口感爛軟。而史蒂夫華生割取的真是肩胛骨之後體量最少的的那一部分。

    “工作需要,陛下您忘記了,我市場要和各國貴要打交道,不懂得吃喝玩樂可干不好這份工作。”

    史蒂夫華生回答的滴水不漏。

    使眼色阻止了屬下準備驗毒的舉措,卡洛斯嘗了一口,味道確實不錯。

    要殺人,方法太多了。何必用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辦法,防備歸防備,做這麼明顯給誰看,這忠心表過頭了。

    “陛下無需多慮。今晚暫且開懷,正事等明天夫人到了自有說法。”

    史蒂夫華生這種混跡貴族圈子的家伙怎麼會看不懂形式,先把話說了出來,然後拍了拍手,二十多個姿色尚可的侍女帶著歡笑走了出來。為這趟篝火晚宴服侍賓客。

    “……”

    卡洛斯的眉頭皺了起來,但是很快又平復了下來。

    生在亂世,說死就死,有人買單,何必阻止自己的手下短暫的放縱享樂。

    卡洛斯的侍衛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都盯著卡洛斯看。

    “去吧,去吧。”

    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卡洛斯自顧自的吃著烤牛肉。

    “你怎麼不去?”

    “我家里有未婚妻。”

    “你怎麼不去?”

    “我是基。”

    “咳咳……”

    看了看跟在自己身邊的兩個家伙,卡洛斯不動聲色的挪了挪屁股。

    而史蒂夫華生面不改色的結果酒瓶為眾人倒酒。

    夜色深沉。濕地西北方向的海岸線邊,小艇不斷往返于戰艦和海岸線。

    泥澇的灘涂地過于危險,即使便裝行走也有陷進去的危險,而法爺們寶貴的法力也不願意用在為士兵們加持輕身術上面,所以只能一船一船的接送。

    整整六艘戰艦如同巨獸一般安靜的呆在迷霧中,奧特蘭克的士兵緩慢而有序的在登岸。

    “太慢了,陛下下落未知,而我們卻在這里吸霧,太慢了!”

    伊米爾不耐煩的踱著步。

    “將軍,陛下有陛下的考慮。陛下的決定還輪不到我們質疑。”

    卡洛斯留在濕地的接應人員臉色不太好,你伊米爾混成將軍了不起,我們作為親衛難道就沒有晉升的那一天,擺張臉給誰看。

    “雷斯林。有什麼辦法能夠定位陛下的位置嗎?”

    伊米爾轉身向在一旁采集草藥的黑袍法師問道。

    “沒有,有也沒有。”

    黑袍法師話里有話的回答著,注意力卻放在了面前的荊棘草上。

    “你就別瞎操心了,吾王英明神武,按他的計劃做就對了。”

    濃霧籠罩,能見度不足三十米。索拉碎星者的聲音傳來,人卻不見蹤影。

    又過了好一會,曾經的高等精靈游俠來蹦蹦跳跳的出現在眾人面前。

    “血腥味?”

    雷斯林抽了抽鼻子,疑惑的問道。

    “嗯,魚人眼楮可是不可多得的美味,反正人下完了還有馬,天亮之前別想完事,弄點宵夜才是正道理。”

    說完,索拉將一個滴血的布袋扔給了雷斯林。

    “用銀葉草粉末和鬼藻苔去腥味,烤的時候加點荊棘草,你面前那顆就不錯。”

    “干完我就還欠你一次了,難道我的人情就這麼廉價,你就只需要我干些農奴都能干的事情?”

    雷斯林的話語沒有絲毫的波動起伏,完全無法參考他的心情。

    “不,不,不,只是你早晚還會欠我人情,留著也是浪費。”

    听完索拉的言,雷斯林眼皮明顯的抽了一抽。

    要不是陛下點名要這個女精靈同行,伊米爾早就抓狂了,但是此刻他卻只能恭敬的問道︰“索拉大師,我們該怎麼去找陛下?”

    “你問我?”

    “是的。”

    “我問誰?”

    “你……”

    “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雷斯林怕事,我可不怕,等群星高耀的時候,我會佔卜的。”

    伊米爾雖然覺得索拉是瘋的,但是對她的本事卻不懷疑,終于松了口氣。

    “不要覺得我囂張跋扈,我們現在的一切都是陛下給的,萬一陛下有個三長兩短,王國分崩離析都算輕的,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嗎?”

    對接應的親衛解釋了一句,伊米爾便不再說話。

    對于自家任性的國王,伊米爾將軍頭疼的厲害。

    奧特蘭克現在空有七萬大軍,卻運不過來。

    聯盟征調了所有的海船,為即將進行的南下征討做準備,此時此刻,從南海鎮調動六艘戰艦已經是極限了,你總不能把自家國王南下失聯的消息滿世界傳播吧?

    “其實,我很疑惑,你為什麼不回船上去問問方磚,那家伙肯定知道什麼。”

    索拉百無聊奈的用腳尖玩土,偏著腦袋問道。

    “我希望將陛下尋回,而方磚**師從來不會忤逆王上的意願。”

    考慮了片刻,伊米爾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你想替自家國王做決定咯?”

    “王上有失誤難道臣下不應該指出來嗎?”

    現自己的聲音有些大,引起了周圍士兵的圍觀,伊米爾壓低了嗓門。

    “山上的一切猴子趁陛下不在的時候又開始蹦了,王國現在需要它的國王!”

    所以啊,你只是個將軍,而卡洛斯才是國王。

    索拉听懂了伊米爾隱晦的暗示,卻不以為意,反而調侃道︰“等見了面,我會和卡洛斯吹枕頭風的,你說他是猴子王。”

    “得了吧,陛下對你沒興趣。”

    唯獨這方面,伊米爾敢和索拉開玩笑。

    “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後不會有啊,女追男,很容易的,況且老娘如此美貌。”

    索拉順勢終結了這個話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