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77章 你好我姓王,王八羔子的王

第277章 你好我姓王,王八羔子的王

    出乎卡洛斯的預料,士兵們雖然享受著年輕侍女們的服侍,也不建議手上揩揩油,但是當史蒂夫.華生提出為他們準備房間的時候,所有人都拒絕了。樂文 小說 【\/凰\/ 更新快  請搜索】

    或許是因為介意卡洛斯的看法。

    或許是因為其他人拒絕了,自己不好意思。

    又或者是把前途看的比美色重。

    但是這種選擇確實讓他們在卡洛斯那里的好感度提高不少。

    史蒂夫.華生也是老油條,沒有更多的說辭,直接就讓或者神色一松,或者面帶不甘的侍女們下去了。

    篝火晚宴之後,天色也暗了,該休息了,于是大家返回房間。

    夜晚的收尾工作不同于白天,兩班輪換太累人,三人一輪,四輪天亮。

    史蒂夫.華生借口有些事情想和卡洛斯談,將原本想進屋搜查一下的士兵們攔在了房門外。

    “說吧,你有什麼想談的。”

    卡洛斯為自己倒了杯葡萄酒,一口飲盡。牛肉的滋味確實不錯,有點吃撐了。

    “我想說的是,祝陛下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

    ???

    卡洛斯一頭霧水,這是什麼意思。

    但是還沒來得及細問,敏銳的感知能力告訴了卡洛斯,屋內還有其他人。

    不動聲色的放下酒杯,假裝放松的背靠牆壁,看似深沉的緩慢抬頭,不以為意的小幅度的移動眼球。

    很好,掃描完畢,疑點在床邊。

    史蒂夫.華生倒退著離開,推開門,卡在門口,向室內鞠了一躬。

    “希望陛下喜歡。”

    “嗯……”

    卡洛斯配合著發出聲音,證明自己沒事。

    然後史蒂夫.華生默默的關上門,沖卡洛斯的侍衛們笑了笑,轉身離開。

    卡洛斯將筒靴你的匕首連鞘拔出來別在身後腰際,左手握柄。右手虛探,一步一步悄無聲息的走向可疑地點。

    一把拉開白色罩布……

    是一台有著大喇叭的機器……

    “侏儒的發明,下面的暗格里有碟片,放在轉盤上有聲音哦。”

    “哦。留聲機啊。”

    卡洛斯松了一口……個鬼啊!

    猛地轉身,發現希爾薇不知道什麼時候穿著暴露的晚禮服坐在椅子上用自己喝過的杯子正在續杯。

    “剛參加玩排隊?”

    卡洛斯故作輕松的問道。

    “你其實更像知道我是怎麼進來的吧?”

    希爾薇面頰微紅,看起來有種微醺的錯覺。

    “不想知道。”

    “不告訴你。”

    兩個人說的時機和語調相同,默契十足,希爾薇忍不住笑了起來。

    “摩根夫人。我們……”

    “叫我希爾薇。”

    “好吧,希爾薇,能不能……”

    “我說,你听。”

    “……”

    卡洛斯不再言語。

    “你同意了?”

    希爾薇偏了偏腦袋,似乎因為酒精的影響,腦子不太靈光的樣子。

    微微張了張嘴,卡洛斯覺得自己還是什麼都不要說的好。

    “就當你同意了,那我就說哦。”

    又倒了一杯,然後一口悶,即使是濃度適中的葡萄酒。這份豪爽也有些嚇人。

    “我們同意了,所以我來了,我此刻僅代表我自己,對你說,我鐘意你。”

    信息量太大,卡洛斯在思索中,忍不住皺起眉頭。

    從第一次見面,卡洛斯就很在意,摩根夫人希爾薇代稱的時候總是用的我們,而不是我。在接受了“血脈契約”承載的歷史後。卡洛斯更在意了,摩根夫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究竟是艾露恩的憐憫,還是淒厲的冤魂。

    “每個人都想要幸福啊,我們也不例外。但是數百年的仇恨壓在心頭,沒有人可以幸福,我也不例外。”

    又是我和我們的稱謂差別,卡洛斯痛恨自己腦補太多,實在太在意了,到底是什麼意思。

    “呵呵。你知道嗎,今天我們居然說我是去相親了。很開心,也很不開心。”

    希爾薇說著閑話的時候,卡洛斯已經快腦內爆炸了。

    听到現在,卡洛斯自己給自己勾勒出了一個可能性最大的可怕事實。

    希爾薇.摩根她不是一個人。

    不對,說法不夠準確,希爾薇.摩根不是一獨立的個人。

    等等,說她不是人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

    “血脈契約”承載的記憶是全面的片面,所有的記憶都是客觀的主觀,只能用來推斷,不能當做結論。

    卡洛斯用自己上輩子三十多年的愛恨恩仇閱歷(網絡版)判斷,希爾薇.摩根是有個類似于有實體的思念統合體,是幾百年來無數怨恨凝聚成的意志。

    而希爾薇,則是最表象最特殊的那一個,或者是主宰,或者是核心,或者是匯總的靈魂代表。

    “有沒有人跟你說過,比起面無表情,微笑才是最好的偽裝?”

    希爾薇突然笑了起來,然後站起來,放下酒杯,略微有些搖晃的走到留聲機旁背對著卡洛斯鼓搗起來。

    “听說過類似的說法。”

    想了想,又猶豫了片刻,卡洛斯決定接話。

    “你很在意我是什麼?”

    希爾薇的聲音里听不出任何的不快。

    “是的。”

    卡洛斯想了想,覺得在一個統領了龐大組織數百年的領袖面前偽裝心里想法可行性太低,就誠實的回答了。

    “我是希爾薇,英梨的侍女。我們是希爾薇.摩根,摩根財團的首領,摩根民兵團的主人。我是希爾薇,我們是希爾薇.摩根。希爾薇.摩根則是所有的摩根。”

    一段饒頭的話,听得卡洛斯感覺雲里霧里,但是又好像懂了。

    “哈哈哈哈,不和你鬧了。”

    隨著開關被撥動,參雜著機械感的那種獨特音質的動人旋律開始在房間內流淌。

    “我就是我……”

    “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卡洛斯被繞的頭疼,一時最賤接了一句。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你果然很有趣,我越來越中意你了。”

    捂著肚子掩著嘴,希爾薇笑的很開懷,眼淚都擠出來了。

    “听好了,這些話我只說一次,事後也不會承認。”

    希爾薇退後幾步癱坐床上。

    “希爾薇.摩根的使命是神聖的復仇,但是希爾薇並不想復仇。幾百年來,我需要我們的智慧、經驗、閱歷、手段來維持我的統治。最開始我只想活命。但是漸漸的,我的統治變成了我們的統治,更可怕的是我會犯錯,而我們總是對的。這樣的生活我過夠了。而你,則是改變的契機。”

    “瓦特阿尤杜英?”

    听到這里,卡洛斯已經懂了一大半了,因為過于驚訝,鳥語都冒出來了。

    “我的生命因我們而不朽,我的力量因我們而強大,但是我是我,我們是我們,對于我來說,我們除了我,都是他們。”

    “你這是鬧哪樣?!不怕他們听到嗎?”

    卡洛斯感覺自己背上汗毛都炸了。

    “你以為我一整個白天都干什麼去了?此刻的我,只是希爾薇,不是摩根夫人。幫我解脫,你將得到我的一切,包括我。”

    希爾薇站了起來,褪下自己的衣物,然後身姿婀娜的走到卡洛斯面前,踮起腳尖吻了上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