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80章 校長說︰攘外必先安內!

第280章 校長說︰攘外必先安內!

    “姐姐,難道我們就這麼等著什麼也不做嗎?”

    “是的。”

    “巴羅夫家族的統治搖搖欲墜,您不想重新奪回自己的桂冠嗎?”

    “王後的桂冠因國王而閃耀,你想要我嫁給誰?”

    “不,我的意思是……”

    “沒有意思。”

    “額,沒有意思?”

    先王後薩莎和小她整整二十歲的妹妹在自己的寢宮中隨意的交談著不那麼隨意的話題。

    “為了家族,我已經付出的夠多了,所以不要再在我面前談論家族利益了,艾麗婭。”

    人到中年,縱然保養得宜,薩莎的眼角依然起了皺紋。對于自己的妹妹,她是喜歡的,對于家族的培養方式,她是厭惡的。

    所以薩莎嘴角的微笑和眼角的疲憊刺傷了艾麗婭稚嫩的自尊。

    “但是姐姐,我們的一切都來自于家族,不是家族的庇護,我們會被奪走一切,而您也將一無所有。”

    艾麗婭不服氣的反駁道。

    “奪走我的一切,誰?父親,還是巴羅夫?”

    “奧特蘭克的國王是個戰爭狂!他會奪走一切,他會毀了一切的!”

    “卡洛斯是個聖騎士。”

    “全面戰爭******。戰爭已經勝利了,但是農奴和佃農依然被王室集中管制,貴族因為農田無人耕種而在挨餓,王室卻賺了個盆滿缽贏。巴羅夫家族想要一家一國!最後我們都會餓死的!”

    艾麗婭有些激憤的說道。

    “是誰跟你說的這些話!”

    薩莎離開臥榻,坐正起來,皺著眉頭用不同于剛才慵懶姿態的銳利眼神死死盯著自己的妹妹。

    “父親和哥哥們悄悄的開會,我听到了。”

    艾麗婭被姐姐富有壓迫力的眼神盯得很不自在,語氣弱了下來,小聲解釋道。

    “你還和其他人說過嗎?”

    薩莎緊張的問道。

    “我又不是傻子……”

    艾麗婭不滿的嘟囔著。

    “艾麗婭。你知道為什麼我願意兩千金幣給你買龍牙匕,卻不願意借給父親一枚銅幣嗎?”

    薩莎深呼吸了兩次,壓制住自己激動的情緒。放緩了語慢慢說著。

    艾麗婭搖了搖頭。

    “因為你會念我的好,而父親只會期待從我這里拿走更多。”

    “但是!但是!但是……”

    雖然天賦出眾。年紀輕輕就成為地下世界盛名遠傳的刺客,艾麗婭的人生閱歷卻不足,對于姐姐的話語想要反駁,卻終究只能說出個但是。

    “巴羅夫家族的統治搖搖欲墜?是誰告訴你這個說法的。過十萬的軍隊忠于國王,無數的子民贊美王室的仁慈,洛丹倫王國的公主將成為我們新的王後,你卻告訴我巴羅夫的王朝即將崩潰,艾麗婭。這不好笑。”

    薩莎伸手摸了摸妹妹的頭。

    “可是大家都在說,國王對那些賤民太好了,甚至比對貴族都好,這是不對的。”

    艾麗婭依然固執的堅持己見。

    “那什麼是對的,我的妹妹。”

    薩莎突然覺得心很累。

    “農夫就該耕地,獵人就該打獵,讓高貴者繼續高貴,讓子民老實干活。”

    艾麗婭說完,又補充了一句。

    “父親這麼說過。”

    “高貴?在我嫁給艾登之前,我們。我們家,我們家族,只不過是索菲亞高地一個鄉巴佬家族。除了長得漂亮點。你姐姐我根本一無是處。高貴?什麼是高貴?華麗的衣物和高傲的神情嗎?”

    薩莎不知道在和誰置氣的樣子,語氣極盡嘲諷。

    “那您準備怎麼辦,大家私下里都在議論,如果國王不結束戰爭,大家就要拖稅抗稅了。”

    “我?我能怎麼辦,我現在是艾里布登女伯爵,我可以在這所王宮中度過的我晚年,我什麼也不用做,一年也有一萬四千枚金幣的收入。我什麼也不用做。”

    “可是之前。這個王國有一半屬于您。”

    艾麗婭顯得非常的委屈,替自己的姐姐感到委屈。

    “這個王國從來都沒有屬于過我。沒有人生來就是奴隸,也沒有人願意一直做別人的奴隸。艾麗婭。你的想法很危險。”

    “好吧,其實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父親他們說得對。”

    “好了,姐姐不是想訓斥你,只是希望你多看看,多听听,只有自己看明白、想出來的道理,才是屬于自己的道理。”

    感覺再談下去就要起爭執了,薩莎果斷的終止了話題。

    又和妹妹聊了一會其他的,不那麼沉悶的話題,才喚來侍衛,送妹妹離開王宮。

    此刻的奧特蘭克王宮,實際上呈現一種非常詭異的狀態。

    國王常年領兵在外,新王後位空懸,居于王宮內話語權最大的居然是攝政大公爵阿歷克斯巴羅夫和薩莎這個先王後。雖然詹尼斯巴羅夫帶著兒子女兒現在也居住在奧特蘭克城,卻住在自家別墅,而不願意居于王宮。

    對于當年的恩怨,薩莎已經看淡了很多,也不想和詹尼斯見面,現如今安分的住在卡洛斯允諾她的幾所宮殿內,過著幾乎養老的日子。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薩莎敏感的身份和背景讓她從來沒有真正的逃離過政治的漩渦。對于自己這個妹妹,薩莎是了解的,拳頭和匕遠比腦子用的溜。她今天和自己說的話,多半是有人通過她的口對自己說的,她自以為的偷听,又有多少是別人故意讓她听見的呢。

    “一群蠢貨。”

    薩莎暗罵了一句,然後讓侍從官前去阿歷克斯巴羅夫攝政大公爵的辦公廳傳訊,就說自己想要和攝政大公爵共進晚餐。

    對于現況,薩莎也是無奈到苦惱,原本應該是自己靠山的家族成為了對自己別有用心的圖謀者,而在外人看來根本容不下自己的巴羅夫父子二人卻成為了自己的保命護符。

    在梳妝台前,薩莎用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整理容顏,換上了最符合阿歷克斯審美觀的衣物,靜靜的等待著幼時的好友到來。

    然而,夜色將近時,侍從官卻帶來了攝政大公爵爽約的消息。

    “理由是什麼,阿歷克斯是個守信的人,生了什麼?”

    薩莎儀態端莊的問道。

    “詹尼斯巴羅夫公爵夫人懷孕了。”

    侍從官面帶尷尬的說道。

    “呵,哈。”

    薩莎意義不明的感嘆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