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82章 帝王心術的奧妙就在你猜二字

第282章 帝王心術的奧妙就在你猜二字

    消極的人生思考,最終都會將追根溯源到三個問題————我是誰?從何來?往何去?

    由這三個問題引申散,很可能就想太多,甚至得出我殺了我這樣的結論,最後整個人都不好了,坦然迎來gg思密達的結局。

    積極的人生思考,往往也會追根溯源到三個問題————我是誰?到哪去?今晚吃什麼?

    簡單,明了,態度積極向上,看起來好像最終會得出“人活著就是為了吃這種荒謬”的結論。

    但是,挖掘一下,升華一下,“追求”本身不就是人生的意義嗎?

    將例行夜襲的索拉臉朝下壓制在地,討論了大半個小時的人生意義,卡洛斯松開了對女精靈的桎梏。

    “喂,卡洛斯,我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你怎麼就不喜歡我?”

    活動下因為氣血不順而有些麻的四肢,索拉不滿的叫嚷著,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在卡洛斯的房間里。

    “因為你瘋的呀,我怕!”

    卡洛斯看似嬉笑,卻不經意間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我哪里不好,你說啊,我改。”

    索拉不滿的皺著眉。

    “我哪里好,你說啊,我也改。”

    卡洛斯苦著臉回答。

    “喂,倒貼的大波妹耶,你就真的一點也不動心?”

    索拉用一種“你是不是下面有問題”的挑逗眼神望著卡洛斯。

    “別人倒貼我無非圖財圖利,你倒貼我,目的倒是單純,就想要個孩子。”

    “對啊,對啊!”

    索拉愉快的點著頭打斷了卡洛斯的話語。

    “然後是不是就準備殺了我,送自己的孩子登上王位。接著用幾年時間掌控奧特蘭克,然後連橫合縱,最後揮師北上。推翻逐日者王庭,接著自己當奎爾薩拉斯的女王。一門雙雄。母子同王,好風光啊。”

    卡洛斯不懷好意的調戲著說道。

    “對啊對啊個屁啊!老娘可是共和主義者,干翻了阿納斯塔里安那個老傻逼也是要組建真正的皿煮的共和國,誰跟現在的銀月城貴族議會一樣啊,你別污蔑我哦!”

    索拉盤腿坐在地上,仰頭怒視卡洛斯,好像自己受到了多大的侮辱一樣。

    “……你居然不反駁前面那一部分。”

    卡洛斯無言以對。

    “……那是個誤會。”

    索拉一臉的尷尬。

    “不跟你鬧了,高等精靈的大革命家。玩也玩夠了,回去睡覺吧。”

    卡洛斯拍拍臉頰,下達了逐客令。

    “還是再陪你聊聊天吧。”

    索拉也收起了嬉皮笑臉。

    “你不困?”

    卡洛斯反問道。

    “你睡得著?”

    索拉也反問道。

    “看來還真小看你了,說說吧,你都看出來什麼了。”

    卡洛斯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攤開手掌抬了抬,示意自己願聞其詳。

    “切,我真是個花痴女,你會容忍我這麼胡鬧?”

    索拉做出個不屑的表情。

    “雖然傳送法術上,碧洛華大魔導師才是行家里手。但是我也不是一無所知。再聯系你莫名其妙的南下以及之後國內的態勢,不是個傻子也知道你準備完成之前未完成的大清洗嘛。”

    在卡洛斯北上洛丹倫求親的那段日子里,奧特蘭克的軍團並未因最高統帥的缺位而收縮態勢。反而再次從奧特蘭克城方面抽調了兩萬軍隊協同作戰。五萬大軍加上洛薩的主力南下,這是部落敗在希爾布萊德丘陵敗的如此干脆的一個客觀原因。

    從本質上來講,卡洛斯是在搶地盤。

    從效果上來說,奧特蘭克的力加了部落在洛丹倫的敗亡。

    從結果上來看,卡洛斯巴羅夫這個名字在聯盟的功績薄上又多了幾筆色彩。

    但是大量抽調國內部隊,讓阿歷克斯巴羅夫對于奧特蘭克城周邊的勢力掌控顯得有些蒼白。

    全面戰爭******,先後武裝了動員過十萬的民夫民婦。而七萬人被送到了塔倫米爾以南的地區,剩下的三萬人要防守奧特蘭克山口到安多哈爾一線的廣袤地區,一畝地站一個人還有百分之九十的地方沒人站。根本就是存在兵團。

    目前奧特蘭克國內看起來真正死心塌地跟隨著巴羅夫家族的,也就只有王城衛隊和巴羅夫家族駐守在安多哈爾附近的家族衛兵了。

    王城衛隊有多少人?

    不足三千人。

    雖然從大的態勢看來這三千人鎮守都已經是固若金湯。

    但是如果禍亂起于內部呢?

    這三千人中又有多少是真正靠得住。用得上的呢?

    原本,在戰事緩和之後。奧特蘭克城方面就有聲音要求攝政大公爵至少回調一萬人返回奧特蘭克的山地領土,參加戰後重建工作。但是被阿歷克斯巴羅夫拒絕了。

    雖然高原地區也有能夠耕作的田地,但是產出本來就少。之前是因為收攏了數量巨大的難民,才顯得奧特蘭克城及其周圍地區呈現一種虛假的繁榮,在戰後,大量人口不管是南遷北進,離開山地是必須的。

    因為即便是慷慨的群山,也養不活這麼多人。

    而事關國眾無小事,何況是還牽扯到解除戰爭******這一特殊狀況。

    為了維護統治階級的穩固,不論怎麼看將最可靠的軍隊調派回都都是優先事項。

    有什麼是比這一點更優先的事宜?

    國王遇難。

    所以奧特蘭克王國忠誠度最高的軍隊在哪里?

    卡洛斯身邊,濕地的沼澤地里。

    “老實說,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多耗費這麼多的周折。雖然我來到人類社會的時間並不算長,但是我沒有現你們人類和我們奎爾多雷精靈的政治有多大區別,想要收拾不听話的家伙……嗯,比如我這種,能殺的找借口殺了,不能殺的找理由放逐了不就好了。你是國王啊!”

    索拉是真心的不理解卡洛斯的所作所為。

    再一次,卡洛斯感覺到了自己作為穿越者的優越感蕩然無存。

    我是國王啊,如果我不是國王,這一切的所作所為恐怕早就引起手下眾人的不滿了吧。

    我是國王啊,如果我不是國王,誰有閑工夫陪自己慢慢布局,慢慢落子。

    殺與操才是這個世界的主旋律,救贖和恩賜就如同暗夜明星般的稀有而珍貴。

    但是卡洛斯無法告訴索拉,其實自己在害怕。

    這一切,不僅僅是為了鞏固自己的王權,更是一個實驗。

    自己的實力,一半來自于王國的軍隊,來自于王位的尊嚴,一半來自于自己經年的歷練。

    而自己的底氣,說白了,是系統給我。

    我是不同的,我背後有“人”!

    系統給了卡洛斯勇氣,也如同所有穿越者同行一般,令卡洛斯感覺恐懼。

    “系統”到底有什麼目的?

    二十多年來,一貫高貴冷艷上檔次的系統君從來都是無欲無求的樣子,就差沒有告訴卡洛斯,你愛用用不用滾了。

    而且沒有半分擬人化的跡象,忠實的履行著外掛輔助工具的職能。

    第一次,系統給出了類似于主線任務的提示,這讓卡洛斯驚喜交加。

    于是大膽的做出了孤身南下的決定。

    這是一次試探,也是一次賭博。

    一次邏輯上的探究和系統威能的考驗。

    當初大破古爾丹的地獄火射場時,卡洛斯利用幸運兔腳許下兩個願望。

    其中一個就是“國戰不休,內亂不起”的心願。

    既然幸運兔腳碎掉了,說明自己的願望確實被未知的“許願機”收到了。

    所以卡洛斯並非是為了自己的名聲或者更矯情的理由在放縱國內的叛亂。

    比起隨手就能拍死的叛軍,卡洛斯更關心是否能夠實驗出系統的極限。

    而國內是否叛亂,這個結論就是關鍵。

    “別人可能還以為你是聖騎士當多了,當迂腐了。但是好歹我的聖騎士課程是你親自教的,聖光之道,力量在于信念,而不在于信仰,你也不會是為了怕力量衰弱而縱容叛亂生的人啊。”

    索拉依然在思索著這個問題,自顧自的說著。

    “你猜。”

    卡洛斯玩味的笑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