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83章 遇到白學家打死準沒錯

第283章 遇到白學家打死準沒錯

    “遇到也好,認識也好,成為朋友也好,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為什麼父親會讓哥哥你娶艾麗婭,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哥哥,這到底是為什麼?”

    維爾頓扭住阿萊克斯的衣領子,不甘的低吼著。

    “維爾頓,你明白什麼是婚姻嗎?”

    阿萊克斯煩惱的看著弟弟,兩只手攤在身側,對于弟弟的憤怒無奈而縱容。

    “我已經是大人了!”

    維爾頓瞪圓了眼楮。

    “我知道,我知道,甚至你和那個小侍女在樹林里鬼混我也知道,你以為誰幫你擦的屁股。”

    阿萊克斯伸出右手用食指和中指點了點弟弟的手背,維爾頓不甘的松開了拳頭。

    “哥哥,不一樣,這不一樣,我喜歡她,我想娶她,讓讓我好不好,求求你了,讓讓我。”

    維爾頓苦苦哀求道。

    從小到大,因為卡洛斯和伊露西亞的優秀,家里對于阿萊克斯和維爾頓的教養要求其實很低,近乎放養。因為年齡的差距,兩兄弟即使再怎麼努力,也跟不上大哥的腳步,而大姐選擇成為魔法師,已經和沒有魔法天賦的兩兄弟成為兩個世界的人。所以,阿萊克斯和維爾頓作為巴羅夫家族的二子和三子,實際上感情非常深。

    反正有父親和大哥在前面頂著,天塌下來也不用自己去扛,吃喝玩樂的空閑學習學習怎麼當個合格的貴族,這就是兩兄弟的日常。

    然而,一切在卡洛斯巴羅夫,阿萊克斯和維爾頓的大哥,巴羅夫家族的長男成為奧特蘭克王國的國王之後,生了改變。

    王國的歸王國。國王的歸國王。

    為了家族在繼承權上的優先級,阿歷克斯巴羅夫很可能將自己的領地拆分,將自己的爵位傳給二兒子或者三兒子。

    這是一個大家族族長最可能做出的決定。

    家國天下。家國天下,家在國前。天下這麼大,少了我也沒啥。

    于是,原本沒有被報以太高期待的兩兄弟吃喝玩樂的好日子結束了。

    作為國王的弟弟,昏庸可能是一種喜聞樂見的天賦,最為巴羅夫公爵,無能是不可饒恕的罪孽。

    不得不說,詹尼斯荒廢自己法師的修行,對兩個幼子的教育還是很有成效的。至少阿萊克斯和維爾頓之間的兄弟情義還很不錯。

    直到阿萊克斯被通知自己將和先王後的妹妹定下婚約。

    奧特蘭克被視為小國,主要原因是人口對比其他幾個人類王國,略有不足,但是單論國土面積,卻並不小。

    原因很簡單,延綿幾千里的奧特蘭克山脈,在地圖上太佔地了。

    而實際上,那那那那那那麼大的奧特蘭克山脈,對王國有價值的也僅僅是南麓的向陽坡和三處高山平原。

    加文高地、索菲亞高地,斯坦恩布萊德。

    這三處整體平坦的高原對人類來說基本就是奧特蘭克群山的精華所在。除此之外的千里奧山,不過是牧馬地和伐木場而已。

    先王後的家族,在卡洛斯登基一事上的果斷態度和支持立場。讓家族在第一次清洗中徹底掌握了加文高地。

    作為政治正確的奧特蘭克老貴族,也獲得了與王室聯姻的資格。

    雖然卡洛斯已經與嘉麗雅米奈希爾訂婚,但是和另一個巴羅夫聯姻,依然是對家族的巨大幫助。

    于是,也就有了之前在宴會廳休息室,兩兄弟之間的爭執。

    義兄弟反目,要麼是殺父之仇,要麼是奪妻之恨。

    親兄弟反目,要麼是為分遺產。要麼是為爭女人。

    “但是維爾頓,我已經完成成人禮了。而你還只是個孩子。”

    阿萊克斯低著頭努力理平自己褶皺的衣領。

    “看看我,我和你一樣高。甚至比你更強壯,阿萊克斯,我哪里像個孩子?就你獵殺那頭小獅子,我甚至不需要侍衛幫忙!不,我甚至可以徒手搏殺!”

    維爾頓不甘的低吼道。

    曾經的小胖子,在卡洛斯的榜樣作用下,在母親愛的鐵拳下,堅持(被迫)不懈的進行著身體鍛煉,已經長成了一個棒小伙。

    “……”

    阿萊克斯張嘴想要說點什麼,但是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沉默了一小會,才繼續說道。

    “維爾頓,听好了,我只說一次。這場婚姻我是歡喜的,艾麗婭挺漂亮的,我也不討厭。但是,好看的女孩子多了去了,艾麗婭還不足以讓我神魂顛倒。不是我和你爭搶,而是父親的意思,父親要我娶艾麗婭,所以我就娶艾麗婭,明白嗎。”

    “你可以拒絕的……”

    維爾頓的語氣軟弱下來。

    “我無法拒絕。”

    “為什麼?”

    阿萊克斯不自然的皺了皺眉頭,冠冕堂皇的說了謊話。

    “因為那是父親的意思。”

    對于權力和地位已經初有體會的阿萊克斯不想告訴自己的弟弟,因為這是一場政治婚姻。

    我愛你,並且贏了你。

    這種親情實惠兩不誤的事情,為什麼要拒絕。

    阿萊克斯還不能完全明白什麼叫做政治婚姻,也不能明白母親眼中的愧疚從何而來,但是既然不是那麼愉快的事情……放開維爾頓,沖我阿萊克斯來!

    所以,阿萊克斯可以毫無愧疚的面對自己的弟弟。

    “阿萊克斯,就這一次,就這一次,讓我,好不好,你去和父親說,我去求母親,等卡洛斯回來我去求卡洛斯,事情會有所改變的。”

    維爾頓的小心機也到此為止,也不再膩歪的稱呼阿萊克斯為哥哥,一見鐘情的少年在用自己最後的努力拯救自己單方面的愛情。

    “我不能。”

    “你能的。”

    “抱歉,我不能。”

    維爾頓臉上的希望之光逐漸消退,失望和絕望慢慢的浮現。

    “那麼,我們就是敵人了。”

    維爾頓自以為冷酷的板著臉說。

    “大哥曾經說過,男人就該像一面鏡子,你對我的態度就是我對你的態度。維爾頓,事後怎麼樣都好,但是一會兒你別搞砸了,讓父親在滿堂貴賓面前丟臉。”

    阿萊克斯往前邁出一步,見維爾頓絲毫沒有讓開的意思,便自顧自的繞開了呆若木樁的弟弟,快步離開。

    開門,關門,用眼神警告和提醒自己以及維爾頓的貼身侍從,阿萊克斯從新在臉上堆砌出標準的貴族式笑容。

    一間小小的休息室,一扇結實的橡木門,外面的世界歡聲笑語歌舞流連,里面的世界是一個被現實傷害了自尊的少年。

    阿萊克斯快步的穿梭在人群中,希望趕快回到父親身邊,希望進入那個屬于成年人的交際圈。

    路途中,除了享樂和八卦,一條不算太好的消息傳進了阿萊克斯的耳朵里。

    “听說了嗎,今天早上,那幫子牧馬人叛亂了,大公爵派了整整一個軍團去平叛。”

    “那些該死的賤民,真沒有眼神,卡王即將歸國,騎在馬上也沒有陛下高,老老實實的牧馬交稅不就好了,還叛亂。”

    “就是就是。”

    沒有獲取到更多的信息,阿萊克斯再次加快步伐。

    或許,我可以請求父親讓我參與這次平叛……

    阿萊克斯開始幻想自己的初陣如何的戰果輝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