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84章 你為什麼斷更的如此熟練

第284章 你為什麼斷更的如此熟練

    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刻意,你就這樣出現在我的世界里,帶給我驚喜,情不自已。

    可是你偏又這樣,在我不知不覺中,悄悄的走遠。

    從我的世界里,慢慢淡去,剩下的只是回憶。

    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里,我的心里,我的夢里,我二哥的房間里。

    帶著一絲幻想,一絲僥幸,一絲自欺欺人,維爾頓看著宴會舞台最中央的一隊璧人,在所有人的祝福聲中手牽著手。

    帶著兩分酸楚,三分不甘,五分絕望,維爾頓離開了這場不屬于自己的宴會。

    也不知道為什麼如此急促,從宣布婚約到結婚儀式,只有短短的三天時間,甚至讓維爾頓去和父親母親撒嬌的時間都沒有,一切的計劃,還沒有構思成熟,就已經被緊促的時間扼殺于妄想中。

    再見了,艾麗婭,我可愛的女孩。

    再見了,艾麗婭,我美好的初戀。

    真的恨阿萊克斯嗎?不,維爾頓自己也知道,整件事情,阿萊克斯沒有過錯,但是提前進入逆反期的青澀少年自己也說不清楚為什麼自己這麼煩躁。

    到最後,讓自己的貼身侍從回家報個信,維爾頓敲開了王立國教騎士團在奧特蘭克城內的駐地大門。

    自家老爹忙于政事,根本沒時間管教自己,而母親懷孕後,整個人都顯得很疲憊,根本沒有精力管教自己。

    所以只要不是太操蛋引起父母親的不滿而被禁足,維爾頓還是很滿意現在這樣的放養生活。

    “二少爺,您來了。”

    托德薩克霍夫見到維爾頓,快步迎上,鞠躬問候。

    “是托德啊。我今天在這里過夜。”

    “明白了,我馬上去安排。”

    作為卡洛斯從小到大的貼身侍從,托德如今的身份顯赫。

    但是奇怪的是。卡洛斯並沒有按照慣例晉升托德為王宮總管,也沒有將托德隨身帶在身邊。反而將他放在了王立國教騎士團大本營,管理後勤工作。

    很多人都揣測托德因為某些事情引起了卡洛斯的反感,已經失寵了。

    但是維爾頓知道,自家大哥是多麼看重這個新興的王教國立騎士團,把托德放在這里,是多大的信任。

    雖然小的時候,跟著兩個哥哥漫山遍野的鬼混,托德經常照顧自己。但是隨著年紀增長,維爾頓不可避免的沾染了貴族的某些傲慢做派,即使內心是親近的,但是在語氣上,依然是頤指氣使的高傲。

    不過,托德並不以為意,隨手招來一名手下,安排了兩句,就準備跟在維爾頓身邊听候差遣。

    “你去忙吧,這里我熟。”

    維爾頓揮了揮手。不耐煩的說道。

    托德愣了愣,微笑著再次鞠躬質疑,然後轉身離開。

    在維爾頓看不到的地方。托德掏出一個銅質鈴鐺搖了搖,很快兩名看不清臉面的家伙從陰影中現身。

    “跟著維爾頓少爺,沒有特殊情況不用現身。”

    說完後,兩人迅消失,托德想了想,覺得沒有什麼紕漏,也快步離開。

    偶遇二少爺只是小插曲,而整個騎士團的賬目核查還沒有完成,大少爺安排的工作才是重中之重。托德心中還是分得清輕重。

    如同托德一般,維爾頓對于偶遇的小插曲也不以為意。

    偶像崇拜是所有社會性生物都會擁有的行為本能。在維爾頓的人生中。父親和大哥就是他的偶像。而隨著年歲的增長,對于力量的懵懂渴望讓卡洛斯的形象在維爾頓的內心中越的高大清晰。

    于是。對于聖騎士這個職業也對維爾頓充滿了吸引力。

    雖然成立的時間尚短,到目前唯一才結業一批人,但是王立國教騎士團已經成為了奧特蘭克國內的傳說。

    貴族的晉升資本,平民的登天之路。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卡洛斯的盤算雖然對于艾澤拉斯來說似乎很新穎,但是將眼界提高後,也就那麼回事。

    改良版的容克貴族。

    社會制度必須符合社會生產力的展。

    異界地球的經驗不能生搬硬套到艾澤拉斯,搞赤色黎明和資產階級改良更是自尋死路。在人類並非一家獨大的世界,封建制度有其獨特的優越性。

    然而從阿拉索帝國實質上的崩潰以來,現如今的人類王國從本質上來說根本就是城邦聯合制的半封建半奴隸社會。

    為了鞏固王權,為了謀求展,為了更宏偉的理想規劃,卡洛斯都必須加強君主集權。

    然而怎麼加強?

    虎軀一震,大手一揮?

    別鬧,沒有好處,誰跟你混啊。

    卡洛斯又沒有薩格拉斯那種跪舔者生屁話者死的偉力,有共同目標的利益集合才是唯一的出路。

    于是,腦內補完千萬回,軍國主義最完美。

    如果不是怕震動太大,卡洛斯都想在奧特蘭克普及斯巴達式的教育了。

    但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干。

    自己的統治基礎就建立在腐朽的權利附庸關系上。

    自己的支持者們意願也很簡單明確————更多的權力,更多的利益。

    在魔法和科技並存的艾澤拉斯,貴族、法師和富余農商才是先進生產力的代表。

    在意識到這個蒼白沉重的現實後,卡洛斯明白了,革命不適合艾澤拉斯,政治改良才是唯一的出路。

    所以,構築一個新的擁王階級,成為了當務之急。

    這也是促使卡洛斯改組成立王立國教騎士團的一大原因。

    給固化的板結階級敲開一條晉升通道,緩和社會矛盾。

    為王權的穩固創造新的助力,收攏中上層人心。

    我是你們的國王,你們的團長,你們的導師,你們的標榜……你們的精神偶像。

    最深層的思量。卡洛斯在搞個人崇拜,在隱晦的神話自己。

    全國大小貴族們有的看懂了些,有些雲里霧里。但是國王要求所有兩子以上的侯爵都必須送一個孩子到王立國教騎士團接受九年聖騎士初級教育的法令還是在全國得到了落實。

    人質嘛,質子嘛。不稀奇,陛下您要我們送就是了。

    聖騎士啊,王室無償幫我們訓練兒子,這個事情要得啊。

    于是第三批的,過兩千四百名的聖騎士學徒,就成了維爾頓的好玩伴。

    第一批的聖騎士是卡洛斯親手開光的,在殘酷的戰爭中已經消耗成了“死剩種”。

    第二批的聖騎士是“死剩種”們根據卡洛斯編寫的教典突擊訓練,由成年戰士突擊轉型的“半路貨”。現在充斥軍中,擔任這中低級指揮官和攻堅突擊隊的角色。

    而這第三批的聖騎士學徒,則是由一千四百名的貴族質子和一千名的陣亡軍烈子弟組成的少年班。

    卡洛斯甚至有些遺憾,自己的事情太多,不然真想回騎士團駐地過過教官的癮。

    毫無人性的套用了異界地球p1a那一套生活訓練模式,卡洛斯滿懷惡意的期待者新一批的聖騎士。

    而作為執行者,則是被可憐的小學徒們稱為“王下七武海”的教官。

    僅次于偉大英明的卡洛斯王之下那七名武學造詣淵博如星辰大海一樣的教官。

    這個時間點,正是學徒們睡前操課的點,維爾頓不需要人帶路,僅僅听著呼號聲便找到了正確的訓練場。

    “強壯的身體是一切偉大成就的基礎。沒有扎實的根基。任何的高武藝不過是痴人說夢的囈妄。”

    僅憑七名教官是不可能管理兩千多名學徒的。

    在戰爭期間因為功勛被提拔進修的最後一批“半路聖騎士”們一邊接受深化改造,一邊充當著臨時教習。

    在鮮血與烈火中培養出來的氣場不是小少爺們可以抗拒的,做著拳頭俯臥撐的學徒們漲紅著臉。出痛苦而倔強的低吼。

    看到這里,維爾頓的心情莫名其妙的轉好了。

    果然快樂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鐵面人教官,我能和你談談嗎?”

    騎士團有規定,訓練進行時,教官和學徒可以不向上級和貴族行禮。

    維爾頓無意挑戰大哥訂下的規矩,老老實實的貼著牆根繞開了人群,走到了總教席,沖一個黑衣罩臉的高大神秘人物提出了請求。

    “現在是晚操課時間,而我是他們的教官。”

    轉過臉。在兜帽下面,是一具鋼鐵獅子的頭盔。鐵面人的聲音經過頭盔內特殊的共鳴機關再傳出。低沉而渾厚。

    “特別訓練生維爾頓巴羅夫希望得到教官的指點。”

    維爾頓不甘心的說道。

    “那麼特別訓練生維爾頓巴羅夫,現在是晚操課時間。你不參與訓練,矗在這干什麼?”

    鐵面人威嚴的話語傳來,維爾頓抖了個激靈,大聲答到之後,歡喜的跑入人群參加了學徒們的體能訓練。

    曾經的獸人劍聖,卡洛斯的手下敗將,如今的騎士團教官,斯巴達克斯無奈的想著,為什麼那個卡洛斯的弟弟會這麼喜歡自己,人類里面盡是些奇怪的家伙。

    從石樁上起身,鐵面人斯巴達克斯將左手負于身後,右手伸出食指俯身做了幾個單臂一指禪俯臥撐,算是活動了下筋骨。

    “再做一百個結束今天的晚操課。”

    得到了指令,臨時教習們點頭允應。

    黑色的皮褲、皮靴、皮手套,完全覆蓋住整個脖子的鐵面頭盔,連聲音也被遮蓋住之後,沒有任何人能夠想到騎士團的總教官之一,居然是個獸人。

    別人都以為鐵面人身邊的四個侍衛是國王的恩典,是為了保護教官的安全,維護教官的威嚴。誰又能想到,斯巴達克斯身邊的四人,更是這套移動牢房的守衛,更是最後的行刑者。

    “小子,你又遇到什麼事了。”

    結束晚操課後,小學徒們還要到禮拜堂進行一個小時的冥想才能洗漱就寢。

    空閑下來的鐵面人坐在之前的石樁上雙手抱胸,無所謂的問著。

    “我二哥搶了我心愛的女人。”

    維爾頓一臉沮喪的說著。

    遠處四個看守雖然象征性的離開了十米遠,然而還是听得一清二楚,臉上都出現了不自然的抽搐。

    “搶回來唄。”

    斯巴達克斯無所謂的說著,反正獸人當中,********,你情我願。

    “但是……”

    “婆婆媽媽的,既然顧慮那麼多,就放手吧。”

    “可是……”

    “不願意放手就去搶。”

    “父親和大哥會打死我的。”

    “哈,你大哥,我可打不過,指望我撐腰,你想多了。”

    “不是……”

    “那是什麼?”

    “我只是想找人傾訴一下。”

    “那你找錯人了,男人的交流方式只有酒和拳頭。”

    “我和艾麗婭是在城外狩獵時候偶然相遇的……”

    “喂,誰要听你個小屁孩的情史,沒事我回去睡覺啊。”

    “人生若只如初見,她一聲白色獵裝真的好漂亮,我還以為遇到了雪山上的仙子。”

    “你夠了,小子!”

    四個看守想笑又不敢笑,憋的很難受,正好看到了托德站在遠處,便行了一禮。

    看守的舉動打斷了維爾頓和斯巴達克斯牛頭不對馬嘴的詭異而和諧的交談。

    “有人找你。”

    斯巴達克斯點了點維爾頓的頭頂。

    “為什麼不是找你的。”

    維爾頓不滿的反駁,然後回頭看了看。

    “啊,是托德啊,看來是找我的。”

    “二少爺,老爺對您今晚的舉措很不滿,恐怕,今後一段時間您都得待在駐地了。”

    托德行禮之後,傳達了族長阿歷克斯的旨意。

    “什麼意思?”

    維爾頓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意思。

    “從今天起,一個月的時間,您必須參與聖騎士學徒的訓練,作為您今晚在夜宴上失禮的懲罰。”

    “無所謂了,正好我還有好多話想和鐵面人大叔說。”

    維爾頓一臉的無所謂。

    “詹尼斯夫人特別指明,您的教官是尚格雯婕大騎士長。”

    托德補充了一句。

    “不~~~那個死板的老女人!”

    斯巴達克斯看著哀嚎中的維爾頓,鐵面之後,嘴角莫名的涌起笑意。

    然後無奈的一聲嘆息。

    卡洛斯雖然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卻沒有封鎖他的視听途徑。

    奧特蘭克城即將生變,這是這個生活在人類世界的獸人劍聖的第六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