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85章 守護雅典娜1.43B版

第285章 守護雅典娜1.43B版

    哥不在江湖,江湖卻有哥的傳說。

    卡洛斯在建議的指揮營帳內處理著幾千公里外傳遞而來的事務文件,忍不住有些浮想聯翩。

    劇本寫好了,演員就位了,魚餌下好了,魚兒咬鉤了。奧特蘭克城維護穩定的最後一支中堅力量被調走平叛,背叛者的野心即將暴露無遺,但是他們誰又能想到,幾千里外,生死未明的國王和他最信任的軍隊早已整裝待,只等待叛亂的生。

    魔法社會好啊,雖然條件苛刻,但是大型傳送門的可靠性還是值得信任的,當叛亂者以為自己已經取得勝利之時,以一當十的國王派大軍憑空而降,那種絕望,那種酸爽。

    雖然已經過了中二期(自認為),卡洛斯還是喜歡這種打臉的劇情。

    殺了一批又一批,有改革,必然會觸動一部分人的利益,背叛無可避免。卡洛斯從來沒有認為自己虎軀一震,人人為我而死這種事情會真實存在,但是自登基以來,拉攏一波打壓一波的戲碼從未停止過。從收集的情報上來看,洛薩已經基本完成統合聯盟的事項,南下指日可待。當聯盟這只怪獸****傷口的休養完成後,任何阻礙了這只巨獸與死敵“部落”廝殺的家伙都會被撕成碎片。

    所以自己外部的敵人興風作浪的機會不多了。

    而內部,以前有實力反叛的家伙們,或者人道毀滅,或者利益同化,有動機有能力有這種聲望號召力的已經不多了。

    再讓卡洛斯以及巴羅夫家族展幾年,這些人終將蟄伏至死。

    卡洛斯不得不承認,自己的上位過程中參雜了太多的無奈。背負了太多的污穢。

    但是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又想得到大家都幸福的結局,又不願意付出相應的代價。這種好事哪里有。

    明天過後,奧特蘭克王國終于將成為我最堅實的根基。

    卡洛斯走了會兒神。回過頭,現蠟燭已經快燃盡了。

    夜已經這麼深沉了?

    印象中,這已經是第四支蠟燭了。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傳送門從昨天下午就開始充能,一直處于預激活的狀態,而卡洛斯也自認為年輕,熬個通宵完全不會影響明天可能生的戰斗。

    示意侍衛再點燃支蠟燭,卡洛斯站起身伸了個懶腰。繞著桌子走動了兩圈。

    然後,一聲低沉的嘶吼自遠方傳來。

    “請方磚大師……還有索拉法師前來。”

    這震懾人心的吼叫讓卡洛斯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陛下,恐怕我們麻煩大了。”

    方磚歲進中年,縱然魔法有成,身體卻比不過年輕人,泡腫的眼楮中露出的是擔憂的神色。

    “麻煩不大,听著聲音,也就是潮汐巨人而已,最多還有塞壬和海獸。”

    而作為“老年人”,索拉確實滿滿的元氣。一臉的不在乎。

    “你夠了,這里可沒有銀月衛兵和一個軍團的*師,給點建設性的意見。如果沒有請閉嘴。”

    看見索拉又準備滿嘴跑火車,卡洛斯趕快把話給圓上了。

    從自家大少爺眼中看到探尋的意味,方磚解釋道︰“恐怕是傳送門吸引來這些家伙。濕地這個節點本身的能量並不濃郁,但是我們修建的傳送門將方圓百里的水元素匯聚到一起,這股濃郁的水之力對這些海洋生物來說,就如同貓薄荷對貓一樣,是擋不住的誘惑。”

    “但是這里距離海岸線有上百公里,海洋生物都長著狗鼻子?”

    卡洛斯很想告訴方磚,根據上輩子某些貓奴的實驗證明。貓薄荷只對百分之七十三的貓有吸引力,但是想想此刻糾結這些太二了。話語也就沒有說出口。

    “陛下,法師雷斯林請求見您。”

    點頭回應了報告的衛兵。片刻後,黑袍法師走了進來。

    “國王陛下,我探查到有魚人夜行者在營地四周窺探。”

    黑袍法師不緊不慢的報告了自己的現,然後站在一旁。

    “哦哦,可能是我們魚人吃多了,引來報復了。”

    索拉在一旁煽風點火。

    “你別鬧,沼澤魚人和深海魚人不是一路貨色,我書讀的少,你別騙我。”

    不理會索拉的插科打諢,卡洛斯更相信自己的學識。

    平心而論,駐守濕地這支軍隊可以算是奧特蘭克優中選優的精銳之師,過一半的士兵是從獸人入侵希爾布萊德丘陵就一直戰到聯盟獲得希爾布萊德戰役勝利的老兵,而且為了這次的計劃,後勤物資準備充足,卡洛斯並不畏懼海獸的挑戰。

    但是無畏並未無所謂。

    計劃的最終目的在于千里之外的奧特蘭克城,在這里和海獸大戰一場,不符合卡洛斯的利益。

    “吹響集結號,布置防線,索拉,麻煩你親自走一趟,探查下具體情況。”

    思考了一會,卡洛斯最終下達了備戰命令,小心駛得萬年船。

    “沒有問題,親愛的,但是我想提前獲得獎勵!”

    看著索拉嘟起的嘴,卡洛斯感覺陣陣蛋疼。

    要是你正常點,來兩場友誼賽也未嘗不可,問題你個女神經,我……

    “方磚叔,麻煩你了。”

    卡洛斯更改了命令

    “好的,我回傳送門去布置一下就出。”

    “別啊,我去,我去!”

    不再理會索拉,卡洛斯對司號點了點頭,很快,短促而雄渾的號音劃破了夜的寧靜。

    到最後,苦著臉的索拉還是討下了偵查的活路。

    “你去偵查你的,拉上我干嘛?”

    雷斯林一臉的不滿,近距離觀察並且實際維護傳送門,對于法師來說是難得的體驗,何況方磚對自己的態度算是和善的了,也不吝惜解答一些學術上的問題,所以雷斯林完全不想離開營地。

    “不就是元素共鳴類型的傳送門構築嗎,唯一有新意的地方也就是預設符文的框架構成,唯一的難點精確定位還是提前計算過的,有什麼好學的,跟老娘出去浪一圈,回頭我教你。”

    索拉滿不在乎的說道。

    “奎爾薩拉斯給了你這麼多,你為什麼還要反對它。”

    雷斯林皺著眉頭問道。

    不得不承認,索拉確實是個天才,無論武技魔法還是學識,都是上上之選,但是她的態度讓雷斯林非常的不滿,甚至厭惡。

    “正因為愛的深沉,所以痛恨的如此刻骨。”

    索拉突如其來的嚴肅讓雷斯林成為一個大寫的懵逼。

    但是沒有更多言語,索拉慢步離開營地。

    夜色深沉,濃霧遮罩,即使營地的火光也照不出十米遠。

    在索拉身影黯淡前,雷斯林追了上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