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87章 WHO是你DADDY

第287章 WHO是你DADDY

    古有葫蘆娃救爺爺,今有魚人排隊送。

    卡洛斯大概想明白了,在深海生物那弱肉強食的簡單社會構架下,社會關系只有兩種。

    一種是︰我,傻逼炮灰。

    另一種是︰我,傻逼上司。

    強者驅趕弱者先上,弱者驅趕更弱者打頭。

    但是這幫深海鱈魚堡就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嗎?

    是什麼給他們的勇氣在6地上和人類肛正面!

    我他娘的還修了地堡塔樓的啊!

    如臨大敵後現對面是來送的,這種落差感讓卡洛斯有些提不起勁。

    但是直覺和理智都在警告他,不要小瞧任何一個敵人,陰溝里翻船的故事不要太多。

    “這是第幾波敵人了?”

    卡洛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觀察應對敵情上,精力過于分散,對于數字不太敏感。

    “第十一波了。”

    方磚在一旁回答道。

    “地面好像在震動。”

    卡洛斯的眉頭微微皺起,恐怕是有什麼大家伙來了。

    每次少則三五十,多則一百,魚人海獸參雜一些稀奇古怪的生物,對于武裝到牙齒的人類士兵並不能造成太大的困擾,除了少數被命中要害的倒霉蛋,士兵們的傷亡並不大。

    但是全力戒備時,對于精神體力的損耗卻不小,面向海岸一側的士兵們已經輪換第三批了。

    咚,咚,咚,吼~~~~~

    在迷霧中,黑影慢慢靠近,用小型投石機扔出火油彈。短暫的光芒驅散了迷霧,三頭的巨獸顯露出了猙獰的軀體。

    長滿倒刺的背殼被海苔和海藻覆蓋,簇叢之間還有海蛇和海葵的蠕動。三頭的劍齒龍龜五只猩紅的大眼爆出嗜血的光芒。

    “左邊那個頭的右眼好像瞎了。”

    “大少爺,您不會打算親自下場吧?”

    “這種家伙。不是該你們法師出場嗎?”

    “您的王師法師都在維持傳送門的運作。”

    方磚神色未明的側目注視著卡洛斯。

    “算了,龍龜而已,長了三個頭也只是龍龜,先看看小伙子們的應對吧。”

    明明自己也只是個年輕人,卡洛斯果斷的把自己規劃到了老年組。

    而伊米爾也沒有讓卡洛斯失望,弓箭攢射,流星錘套繩索絆腳,尖頭木樁阻敵。火油彈黏著燒傷。

    當士兵們克服了海獸巨大體型所帶來的恐懼之後,人類數量和質量上處于了優勢。

    但是巨獸伸長了頭部的甩擊還是擊飛了半隊試圖繞到側邊幫龍龜放放血的勇士。

    “很好,它的皮膚阻擋不了我們的刀劍,弓箭手,射這老烏龜的眼楮,床弩,瞄準它的脖子,用燃燒彈燒它的腳。該死,魚人又上來了,第六大隊。出擊,繞過烏龜阻擋住魚人的攻勢。”

    伊米爾的指揮中規中矩,可圈可點。或許不是最好的應對,但是面面俱到,並沒有明顯的破綻。

    “不能放這頭龍龜進來,它會毀了我們的圍牆和柵欄。”

    夜還深沉,卡洛斯沒有心情和一頭皮糙肉厚的攻城巨獸消磨時間。

    “方磚叔,你去處理下吧。”

    “如您所願。”

    雖然因為抱上了巴羅夫家族的大腿,方磚有了充足的財力財力償還債務,繼續自己的研究,魔法實力與日俱增。並且因為卡洛斯的信任,權柄愈重。威勢日增。但是自家老板的話,還是得听的。

    施展了一個漂浮術。方磚縱身跳下高台,一躍過三十米的距離,衣袍飄舞,逼格十足的抵達了防線前列。

    很快,就有重裝步兵跑到方磚身前為當他充當遮擋屏障。

    在充滿水元素之力的地方凝聚火焰,身為魔獸的龍龜自然察覺感應到,但是斜向前三十度的尖刺木樁以及人類士兵的阻攔,讓海獸無法全力向前。

    在又一只眼楮被箭矢射中後,激怒的巨獸大步前沖,試圖沖破妨礙,沖進人群大殺特殺。

    可惜,方磚的施法度更快。

    “愚昧的生靈,我很抱歉。”

    方磚不知道是憐憫巨龜生長不易還是想到了什麼,充滿憐憫的語氣在激蕩的魔力加持下,響徹了整個營地。

    這尼瑪……十個法師九抱歉,還有一個撕碎片。

    卡洛斯站在高台看著這一切,感覺自己右眼皮有些跳。

    一般法師的火球術大概也就自己腦袋那麼大,炎爆術和村婦給幼兒洗澡的臉盆大小差不多,也被人戲稱為臉盆術。

    然而方磚不愧是有用爆彈魔案底的男人,五百磅容量啤酒桶大小的炎爆術說搓就搓,說扔就扔。

    在轟的一聲巨響後,物抗優秀,魔抗渣渣的三頭龍龜掙扎著又向前爬行了幾步,終于將焦黑的頭顱癱軟在地。

    但是從需要士兵攙扶的狀態看,這一招大言抱術……是炎爆術消耗了方磚不少的精力,恐怕接下來派不上太大用場了。

    “偷襲!魚人潛伏者從我們北面偷襲了!”

    警鐘敲響,靠近山脈的那一面,留守哨兵出了警報。

    “不要慌亂,第九大隊去處理下背後的小賊。”

    卡洛斯鎮定自若的下達了命令。

    兵多人多就是好,應對偷襲什麼的毫無壓力。

    隨著龍龜的敗亡,殘存的魚人一哄而散,而遠處霧氣中,潮汐巨人的吼叫若離若即。

    戰斗,仍將繼續。

    “索拉,你瘋了吧,我們兩個單挑九頭蛇?!那可是成年體!”

    營地大概三公里之外,沒有參與防守作戰的黑袍法師和女精靈成功的在怪堆里拉住了九頭蛇的仇恨,並且將這只狂暴的野獸拉出海獸大軍。

    “就這些小蝦米也妄圖攻打兩千人的營地,不自量力。別看那只潮汐巨人鬧得凶,卡洛斯和他的爪牙們可是從希爾布萊德的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唯獨這只九頭蟲,還真是凡人不好對付的玩意兒。”

    “說的好像你和我不是凡人一樣。”

    雖然九頭蛇因為體型巨大,動作顯得有些遲鈍,但是真因為體型巨大,它的一小步趕得上雷斯林和索拉卡的五大步。

    索拉好歹有游俠領主的底子,還看不出什麼,雷斯林作為根正苗紅的法師,已經開始喘粗氣了。

    “小子,裝什麼裝,趕快解決了這只爬蟲我們還可以回去吃夜宵。”

    索拉一臉你小子欠練的表情。

    “裝你妹夫啊,成年體的九頭蛇啊,抗性皮膚啊,我拿什麼解決它!”

    雷斯林一臉的想殺人的表情,肺部的灼熱感讓他感到心浮氣躁。

    “可惜我沒有妹妹,不然便宜你小子也不是不行。”

    “我……咳咳咳。”

    奔跑中說話,讓黑袍法師岔氣了,咳嗽不已。

    無奈下,索拉只好架住雷斯林,替他分擔一部分體重。

    “別鬧了,還隱藏什麼,我又不是沒有和梅里冬風打過交道。如果是遠古九頭蛇,我就不說什麼了,抗性皮膚加再生,法師的天敵。這頭成年體的九頭蛇,不過是高階元素抗性而已,死亡一指分分鐘秒殺。”

    一瞬間,雷斯林真想送索拉一記死亡一指,但是作為個法師,沉著冷靜是第一要素。

    “我會被追殺的。”

    雷斯林小聲的說道。

    “誰去追殺你?卡洛斯就是個實用主義者,你不會看不出來。至于提瑞斯法議會,得了吧,你師父估計都能去當議長咯。”

    “什麼意思?”

    雷斯林本能的察覺到恐怕有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

    “三年前,提瑞斯法議會被人端了個底兒朝天,誰還有功夫去計較你師父是誰。”

    索拉一臉看鄉巴佬的優越感。

    “你的顧忌根本是庸人自擾。”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