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89章 一場骯髒的PY交易

第289章 一場骯髒的PY交易

    聯盟是什麼?

    卡洛斯曾經反復的思考過這個問題。

    然後理智給出他非常可怕的結果。

    聯盟只是為了對抗部落而存在的一個軍事組織。

    因為獸人太可怕了,我們加入聯盟吧。

    因為身邊的人太可怕了,我們加入聯盟吧。

    因為聯盟太可怕了,求求你們讓我加入你們吧。

    沒有獸人,就沒有聯盟。

    遠見者終究只是少數,短見者才是眾生。

    洛薩為何遲遲無法揮師南下。

    是留在希爾布萊德地區的獸人殘軍殊死抵抗滯後了?

    是船只不夠用運不走了?

    是糧草稀缺人類後繼無力了?

    或許都有了,但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人心散了。

    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啊。

    大家都知道獸人危害大,但是獸人不是已經被打跑了嗎?

    我為抗獸立過功,我為聯盟流過血,我要求得到回報!

    這是貴族們的想法。

    我忍饑挨餓,我交稅服役,我又沒有被獸人打過,憑什麼都趕跑了獸人我還要給節衣縮食供給軍隊。

    這是愚昧無知卻數目眾多的後方平民們的想法。

    阻礙安度因洛薩南下的不少巴拉丁海灣這條天塹,而是人性中名為自私的這道溝壑。

    你在戰爭中損失了多少?

    五百萬金幣,你呢?

    一千萬吧。

    哎呀,好慘啊,我最少兩千萬啊!

    希爾布萊德丘陵的戰事終結後,各方勢力終歸要清點損失,****傷口。

    于是。在洛薩大元帥的要求下,一場比慘大會總是在所難免的展開了帷幕。

    拋開生命的消失和精神的創傷這種無法用金幣估量價值的事物,有型的財產總是可以估價的。

    那麼,各方勢力別有用心的損傷預估就開始了。

    別的國家到底怎麼回事卡洛斯不太清楚,但是奧特蘭克的傷害預估,水分那是大大的。

    一舍二入翻個倍。虧空貪污入其內,爛賬死賬不作數,為了比慘進一位。

    當財務大臣給出戰爭期間,奧特蘭克最少損失了七百九十四萬九千一百四十三枚金幣的時候,阿歷克斯巴羅夫攝政大公爵直接在數字最前面加了個一,想了想又讓財務大臣再翻次倍。

    于是,奧特蘭克王國的戰爭損失數據就新鮮出爐了。

    得到各國給出的數據後,洛薩爵士出招了。

    錢。

    聯盟不是個盈利性的組織,聯盟的一切都是諸國合理打造的。

    所以收繳的戰利品總該歸還大家。

    按照你們給出的數據。進行平均分配。

    來吧,我們從獸人哪里繳獲的,原本就屬于我們的財物,都在這里,拿去吧。

    好啊好啊,排排坐,吃果果咯。

    但是不對啊,怎麼來兩百萬不到的財物。

    就算我提供的數字水分有點大。其他人提供的數字都算作零頭,也不可能只有這麼點啊!

    哦。或許是獸人運回去了吧。

    ……

    獸人必須死!

    洛薩用一塊不知道有沒有的大餅,調動了短視者們的戰爭積極性。

    然而全力運作南征的洛薩,本身就帶有光復暴風王國的私利目的,自己的立場已經不那麼中立,又如何能夠阻止各國間的勾心斗角。

    為了希爾布萊德丘陵的戰後權益,有關的四方在身披同樣戰袍的情況下。暗戰不休。

    這也是為什麼奧特蘭克國內勢力敢造卡洛斯的反。

    國外勢力給他們壯的膽。

    “陛下駕到!”

    鮮血橫流的婚宴現場,過三分之一的人倒在血泊之中,經過幾輪的清洗,貴族依然那麼多,卡洛斯隨意的掃視了一圈。點頭向自己的父親以及奈德致意了一下,便大步走向主席台。

    “奈德!你不得好死,你背叛了我們!”

    “背叛?不,我忠于卡洛斯陛下,我問心無愧。而你們,才是叛國者。”

    “這不可能,弒君者不是已經在濕地被暗殺了嗎?”

    一息尚存的反叛者們出了不甘的哀鳴。

    不是這樣的!

    不是這樣的啊!

    劇本不是這樣寫的啊!

    說好的激流堡與洛丹倫合力推翻奧特蘭克王室,說好的大家推舉先王後復闢,議會治國呢?

    奈德,你這個叛徒!

    你就不想為自己的孫子帶上一頂王冠嗎?

    明明是你,是你先聯系上我們,是你先提出推翻巴羅夫家族,也是你說卡洛斯已死,阿歷克斯想要二子登基。

    是你,都是你,說的如此合情合理,但是事到臨頭,死的卻是我們!

    “阿萊克斯,在南邊,閑著沒事,去狩獵了一場,這東西還算罕見,就當賀禮送給你吧。”

    卡洛斯說完,八名衛兵用抬杠扛著一顆碩大的頭顱走進會場。

    在驚呼聲中,已經有博學者認出了這是潮汐巨人的腦袋。

    已經凝固黏著的黑血不斷從傷口滴落,巨大的腥氣甚至壓蓋住了會場中人血的氣味。

    和自己的母親貼了貼臉頰,又親吻了薩莎的手背,卡洛斯一屁股坐在桌子上,面朝賓客席,似是而非的笑著,一言不語。

    沒有人想到,卡洛斯居然會在此時出現在此地,之前目的性針對性極強的殺戮讓許多不知情者大腦當機。直到全副武裝的卡洛斯坐定抱胸,用戲謔的眼光看著他們時,眾人才想起行禮致意。

    “你們以為聖騎士是什麼。迂腐的鐵罐頭,死板的教條主義者?你們以為國王是什麼。好用的擋箭牌,好糊弄的傻瓜?怎麼就沒有人想想,如果不能比敵人更狡猾,聖騎士如何堅持自己的正義,如果不能比你們更強大,我憑什麼做你們的王!”

    偷換概念,強詞奪理,如果放在辯論賽,卡洛斯的言會被反駁得體無完膚。

    但是,此時此刻,拼的就是氣勢,講的就是氣場。

    一直以來給人一種個人武力強大政治氣場溫和這種形象的卡洛斯突然間散出一股王霸之氣,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一種新奇和顫栗。

    包括奈德和阿歷克斯,甚至卡洛斯身後的母親。

    國王負責打仗,大公爵負責治國,很多人都形成了這樣一種定勢思維。

    然而今天,就在這里,眾人仿佛看見了另一個卡洛斯。

    “讓我們為奈德伯爵歡呼吧,因為老伯爵的功績,王國最後的毒瘤被鏟除,奧特蘭克人終將團結一致。”

    在士兵們的敲盾聲中,貴族們開始歡呼雀躍,拍手稱贊,雖然他們並不明白有什麼好高興的。

    “作為獎勵,我將用兩倍加文高地面積的希爾布萊德丘陵土地作為奈德伯爵的轉封之地。同時,還有個好消息要告訴大家,那就是我決定在塔倫米爾新建一座城市,作為王國新的都城。”

    將奈德伯爵架到火堆上之後,卡洛斯放出個重磅消息。

    “作為你們未來的王後,洛丹倫將用安哈多爾作為陪嫁品。奧特蘭克必將崛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