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90章 滴答答嘟嘟噠噠

第290章 滴答答嘟嘟噠噠

    這是最好的時代。

    這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屬于我的時代。

    千般算計,萬般謀劃,卡洛斯終于肅清了敢于反對的反對者。

    奧特蘭克山脈很大,奧特蘭克王國的國土卻很少,不走出高山的庇護,不走出高原帶來的迷之安全感,奧特蘭克王國就不可能真正的融入聯盟。

    然後主宰聯盟。

    謀逆?反叛?

    卡洛斯從來沒有在乎過。

    當卡洛斯還泰瑞納斯達成暫時的政治同盟後,卡洛斯的老丈人先出賣的就是他在奧特蘭克內部煽動的那部分人。

    而達納斯貝爾托恩的一封密信則提醒自己的好朋友,家族里有些人在算計他。

    至于屯兵希爾布萊德土地引的紛爭,別鬧,為錢財產生的糾紛自然用錢財來解決。

    國內一小部分看不清情況,看不透迷霧後真相的家伙們,就被自己以為的靠山給賣了。

    卡洛斯所做的一切,不過是自己遷都的前置準備工作。

    現在的奧特蘭克,除了奧特蘭克城之外,連一座像樣的城市都沒有。

    斯坦恩布萊德不過是一個大市集,連城牆都沒有。

    凱爾達隆湖心堡雖然易守難攻,但是凱爾達隆郡本身的位置就不適合作為王國的核心。

    塔倫米爾是農業達區域,莊園不少,其他的不多。

    看來看去,居然就奧特蘭克城像樣點。

    但是卡洛斯知道,奧特蘭克城的堅固就如同胡桃殼一樣。

    如果沒有自己,奧特蘭克城會被銀月城的精靈艦隊從海上攻破。

    在高等精靈*師和艦隊的魔法火炮面前,人類的城牆並不能保護人類的安全。

    從洛丹米爾湖繞行到奧特蘭特城靠海那一面,高等精靈的炮火真正持續了三天。那幫被焚毀了家園的精靈將怒火泄到了奧特蘭克城居民的身上。沒有戰爭宣言,沒有炮擊預警,更沒有試圖派出使節。他們的目的僅僅是為了摧毀奧特蘭克城,懲罰奧特蘭克王國。順便炫耀自己的武力,證明奎爾薩拉斯的強大。

    當這一唯一的優點也不復存在,卡洛斯又怎敢心安理得的居住在奧特蘭克城這座“死城”。

    幾番清洗,反對者已經死的死散的散,卡洛斯已經成為了奧特蘭克王國內部利益集團的共同代言人。

    然而這還不夠,在涉及新建城市和遷都這種大事上,扯皮和拖後腿的往往是自己人。

    王權越穩固,利益牽扯越深。如果通過內部協商,自己的支持者會高呼萬歲,然後找出一萬年的理由和借口來推諉。等到自己四十歲的時候,可能新城就能破土動工了吧。

    然而卡洛斯等不了。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獸人戰爭之後,不管是暴風王國復國還是守望堡的建設,都是必須進行的大工程,甚至穿過黑暗之門的大遠征也不是奧特蘭克能置身事外的大事件。

    在戰爭中收納了這麼多的戰爭流民,這是負擔,更是財富。

    此刻的奧特蘭克從未如此虛弱。

    此時的奧特蘭克從未如此強大。

    過四十萬人依附于卡洛斯。希望獲得更好的生活。

    那麼,如果卡洛斯想要獲得這四十萬人的力量,就必須滿足他們的願望。

    至少畫個餅滿足他們的願望。

    于是。卡洛斯甚至逼反了一部分自己的支持者。

    在令人目眩神迷的刺鼻鮮血中,卡洛斯用一種威壓的態勢強行通過了從未對人提及的政令。

    甚至連自己的父親阿歷克斯巴羅夫也是一臉的震驚。

    原來國王不是個武夫,他是個暴君啊!

    就這樣,在鮮血橫流的婚宴會場,在那個徒勞反抗的縱火之夜,卡洛斯用一種蠻橫而霸道的姿態向自己的臣下講述了一個道理————強權即使真理。

    而幾天之後,卡洛斯在奧特蘭克城外再次立起了兩座京觀。

    這次是用的叛亂者的級。

    “父親,為什麼取消婚約,您讓我成為了所有人的笑柄。”

    艾麗婭紅著眼楮。非常不滿的沖著父親咆哮。

    為了腐蝕拉攏巴羅夫家族內部,耗費了多少精力。眼看要起事了。父親卻示意自己殺了原本準備刺殺攝政大公爵的死士。

    接著,原本應該是同伴的家伙。統統被處死。

    艾麗婭在短暫的迷茫之後,不算愚笨的腦袋很快明白過來————背叛。

    自己的父親背叛並出賣了同謀者。

    “因為你是我的女兒,我可能會利用你,卻不會送你去死。”

    奈德雖然遭受到了打擊,卻並未顯得頹廢。

    “什麼意思?”

    “你以為城門外那些孤零零的腦袋哪里來的?”

    奈德反問道。

    “反叛者以及……”

    嘉麗雅去看過,那些級中沒有婦孺,她覺得在父親面前抹黑國王毫無意義。

    “我的殺手 ,從來都不是那幫有賊心沒賊膽的烏合之眾。而是王城護衛軍。在艾登有了想要廢除你姐姐的王後地位時,我就已經秘密的在滲透王城護衛軍。阿歷克斯派出去那支剿滅並不存在的叛亂牧馬人的軍隊,其實繞了一圈,就潛伏在奧特蘭克附近。”

    奈德如同在給孫子講睡前故事一般,不緩不急的說著。

    “等等,難道!”

    “所以當你姐姐給我帶來拯救了整個家族的消息後,我已經屈服了。巴羅夫家族贏了。”

    “父親,請您說清楚!”

    “我們都小看了卡洛斯,甚至咱們英明賢能的攝政大公爵也小看了他兒子。除了你姐姐,除了你那個先王後姐姐,沒有人察覺到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國王的掌控中。”

    “父親,這……請您說清楚。”

    艾麗婭不敢用自己的腦子去想問題,或者說害怕去想清楚。

    “我們全家的性命,是你姐姐用恩情求來的。現在,國王欠你姐姐的已經還清了。再把你送到巴羅夫家族已經不合適了。”

    奈德無奈的笑了笑。

    “什麼恩情,又和姐姐有什麼關系。”

    雖然心里有了懵懂的猜想,但是艾麗婭本能的拒絕繼續想下去。

    “也不錯,至少希爾布萊德的土地比加文高地富庶不少。”

    奈德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然後揮揮手,終止了和小女兒的談話。

    而一頭霧水的艾麗婭滿心的苦悶無處泄,只好秘密前往姐姐的住處。

    在婚宴血夜之後,王宮的看守就換成了國王身邊那些怎麼洗也洗不掉血腥味的家伙。但是王宮這種地方,總有數不清的密道,艾麗婭成功的繞開了所有的侍衛,到達了姐姐的起居室。

    “是啊,被罵了個狗血淋頭。但是父親還是原諒了我。”

    是國王卡洛斯的聲音!

    隔著影牆,艾麗婭听到了交談。

    “陛下您為何如此急躁,明明有更好的解決方法。”

    是姐姐薩莎的聲音。

    “不,沒有了,時機這種東西,錯過了是會遭報應的。”

    “可能吧,但是後遺癥很嚴重的。”

    卡洛斯和薩莎的交談聲音並不大,艾麗婭耳朵貼在牆上也只能听個大概。

    而且,自己的姐姐薩莎的聲音仿佛很壓抑,還摻雜著“嗯”、“啊”的呻吟,並且隱隱听見急促的“啪啪啪”的聲音。

    半晌後,艾麗婭羞愧到惱羞成怒。

    姐姐就是這樣替家族求情的!

    艾麗婭擁有一個刺客所應有的所有品質,包括越是憤怒越是冷靜。

    一點一點的挪開隔板,抽出匕,利用屏風的遮擋,潛入室內,然後動迅猛如風的一擊!

    “搞什麼鬼?”

    艾麗婭的刀刃被卡洛斯用四根手指夾住了。

    搞什麼鬼!

    艾麗婭也是傻了。

    薩莎和卡洛斯兩人隨意的坐在軟榻上,薩莎背對著卡洛斯,而卡洛斯雙手合十,收攏了無名指和小拇指,用這種手型在給薩莎捶背,出“啪啪啪”的聲音。

    感覺用手指夾刀刃不太靠譜,卡洛斯分出一只手握住了艾麗婭的手腕,疑惑的看著薩莎。

    “我愚蠢的妹妹啊,你要我如何向陛下解釋這一切。”

    薩莎苦惱的用手捏著鼻梁。

    醞釀了大晚上的溫情氣氛全被破壞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