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91章 鋼鐵的聯盟

第291章 鋼鐵的聯盟

    有句話說得好,開掛是網游的一部分,不爽不要要玩。

    同理,穿越重生不種地,你當玩單機啊。

    當個孤高英雄,用愛與武力拯救世界。

    醒醒吧,蛋總的悲情和麥迪文的苦逼還打消不了你這愚昧的妄想嗎?

    你把艾澤拉斯世界當冒險動作類游戲玩,薩格拉斯和它的燃燒軍團會告訴你,這其實是款即時戰略游戲。

    所以卡洛斯從登基那天開始,他就沒有打算過要玩單機。

    就算還沒有那種權威和力量組建鋼鐵聯盟,那麼我組建一個鋼鐵聯盟總可以吧。

    人心是一件很復雜的事情,單純靠暴力和利益維持統治,終將被更強的暴力和更大的利益所推翻。而恩惠這種容易被淡忘的憐憫,則經受不住時間的沖洗。

    唯有豎立起信仰這面大旗,才能號召人民前僕後繼。

    貿然改變社會結構,搞階級******只能導致自己的敗亡。

    那麼,我搞具有封建主義特色的工業改良總可以了吧!

    奧克蘭克的****們啊,你們的國王要大煉鋼鐵,支持的點個贊啊!

    戰災無情,民生凋敝,願意為了一口****賣p眼的家伙多了去了。何況卡洛斯只是限制了他們的人身自由。

    莽莽的奧特蘭克群山中,隱藏著這麼一座為了鋼鐵而生的城市。

    從登基之日起,卡洛斯就在籌劃這項工程。

    在鷹巢山矮人探礦者的幫助下,卡洛斯在距離斯坦恩布萊德東北偏北直線距離約一百四十公里的深山老林里找到了一處合適的地點。

    周圍有鋼又有煤,天然洞穴通地下,原生硬木林好架構,環形山坳四個缺口好封堵。外圍四個塔樓視野開全圖。

    這種地方不造個秘密基地簡直對不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贊美魔法。

    因為法師們神奇的技藝,讓卡洛斯擁有了略過原始技術積累的過程,短短時間內就架起了高爐。

    洛丹倫諸國的鋼鐵產業。其實非常落後。鐵匠鋪即使冶煉場,又是鍛造場。也是加工廠。

    一個合格的鐵匠必須掌握從選礦到熔煉再到鍛造,甚至附魔和藥劑學的技巧。

    一個鐵匠學徒從七歲開始跟師傅,到二十歲未必能獨自打造出第一把印有自己記號的武器,就更別說盔甲這種技術要求更高的玩意兒了。

    雖然大師出品,必屬精品,手工鍛造的鐵器逼格更高。

    但是這是種資源的浪費啊!

    即使是國力十倍于奧特蘭克的洛丹倫王國,一年能鍛造多少副全身甲?

    九百套不足。

    雖然在轉入戰爭狀態後,產能會提高。然而人力總是有其極限的。

    卡洛斯在掌權後,真正做的第一個大工程就是這座隱藏在群山中的鋼鐵之都。

    地球科技下的高爐煉鋼是門系統而復雜的科學技術。

    但是艾澤拉斯世界的高爐煉鋼就沒有那麼麻煩了。

    為何?

    遇事不決問法爺。

    利用魔法技藝,將耐高溫的金屬材料用奧術焊接成鍋爐,原始設備解決了。

    利用魔力法術,遇到溫度不夠來幾大火球,燃料缺陷彌補了。

    利用魔法藥劑,什麼雜質問題統統都不是事,鐵水品質保證了。

    再配合簡單的流水線加工,大量的半成型鐵胚就搞定了。

    等戰爭結束,再把鐵軌和火車頭搞出來。奧特蘭克的拳頭外貿產品也有了。

    想想都很贊。

    尤其是在拉蠻錘矮人入伙之後,鐵匠的問題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用魔法契約綁定靈魂,雇佣達拉然的中級法師的保密性和忠誠度在契約期內還是可以信任的。

    什麼?讓法爺來當火夫。法師的尊嚴何在!

    嚴肅點,利用魔法陣和構裝機械系統化生產是高深的魔法分類,什麼火夫,小伙子不會說話是會被火球糊臉的……

    “陛下,我真的沒有听見您和姐姐的對話,您要相信我,我是無辜的!”

    艾麗婭苦著臉,終于趁卡洛斯視察完的短暫空隙說道。

    “嗯,我相信。你父親是不會因為你這個女兒的死活在這種時候和我翻臉的。”

    卡洛斯取下水囊喝了一口,扭頭看了看艾麗婭清爽的連衣裙小禮帽打扮。把水囊遞了過去。

    “不喝,謝謝。”

    艾麗婭優雅得體的微笑回禮後。臉色立馬苦了下來。

    “別把我扔這好不好……”

    “我沒有功夫隨時看守你,而根據我得到的情報,你是個身手敏捷的小姑娘。”

    又喝了一口,卡洛斯用飽含深意的眼神看了艾麗婭一眼。

    “之前你和阿萊克斯的婚事,本身就是你們家族對巴羅夫的傷害,我再帶著你滿世界跑,你讓阿萊克斯怎麼看待我這個哥哥。”

    “我可以蒙面……”

    “小姑娘,不要太得寸進尺,饒你不死已經是你姐姐最大的努力和我最大的仁慈。在塵埃落定以前,你的人身自由屬于我。”

    “給我自由,我的人我的身都給你好不好……”

    “咳咳”

    卡洛斯被水嗆到,趕忙揮手示意侍衛們不用靠近,自己沒有事。

    尼瑪這妹子好彪啊!

    三天前,卡洛斯夜晚和先王後薩莎密談。

    因為莎薩的暗中力,奈德改變了原本的計劃,靠出賣同謀者換取了家族的幸免。

    但是對于王權來說,威脅不分遠近,忠誠不看過程。

    如何處理善後就成了個麻煩事。

    而且再一次的,卡洛斯認識到薩莎這位阿姨不是什麼簡單貨色,而是一個必須重視的政治對手。

    談話一開始,雙方都很溫情含蓄,薩莎整整講了一個鐘頭自己對幼年時期卡洛斯的印象,而卡洛斯則拿自己的父親和莎薩之間的曖昧打趣。

    然而薩莎絲毫沒有生氣,反而和卡洛斯分享了年輕時的記憶。

    這也讓卡洛斯更加深刻的明白了艾登、莎薩和自己的父親阿歷克斯之間的恩怨糾葛和斬不斷的友誼。

    人到中年,薩莎精力不濟,有些困乏,一直正坐讓她的肩膀有些不適,于是卡洛斯站在晚輩的立場幫她捶背。

    然後在氣氛最溫情融洽,並且兩人有肢體接觸的時候,真正的密謀開始了。

    卡洛斯認為自己可以從薩莎的身體反應推測出她的內心波動。

    薩莎認為可以從卡洛斯的力道上判斷語言的真偽。

    在一派祥和中,政治陰謀正在醞釀。

    然後艾麗婭殺了出來。

    尷尬,*裸的尷尬。

    卡洛斯想讓薩莎充當明面上的反對者和舊有勢力調和者的想法還沒有溝通完。

    薩莎在謀求家族赦免以及為自己謀求更大利益的盤算還是試探中。

    兩個人“猜猜看”的游戲玩的正開心,氣氛被一個莽撞的丫頭全部破壞了。

    莎薩的身份地位特殊,並且立場也很獨特,在卡洛斯穩固王權後,是枚非常好用的棋子。在希爾布萊德戰役過後,作為勝利者的卡洛斯已經不再需要顧忌艾登遇刺的負面影響了,給薩莎一個體面的後半生在他的能力範圍內。

    而家族的反復利用讓薩莎非常難堪,卡洛斯扔出來的誘餌也很有誘惑力。

    然而交談的時機被艾麗婭打斷了。

    難堪,比捉奸在床還要難堪。

    因為不確定小丫頭到底听到了多少,又因為薩莎的求情和提議,卡洛斯只能把這個丫頭帶在身邊,並且秘密帶出奧特蘭克城。

    想了又想,這個代號“唐山”的城市正合適安置這樣一個特殊的“煩人”。

    “我對洗衣板不感興趣。”

    卡洛斯雙手叉腰,好笑的說道。

    “不小了。”

    艾麗婭不愧是稱職的刺客,抓住卡洛斯的手就覆蓋在自己胸口,卡洛斯居然沒有反應過來。

    “你差點成為我的弟妹。”

    卡洛斯想了想,可能是因為艾麗婭的沒有帶殺氣,所以自己放松了警惕,于是平復了內心的波動。

    “這算啥,我二哥還經常和我三嫂去谷倉呢。”

    艾麗婭語不驚人死不休,為了自己的自由而進行了最後的努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