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92章 科學家不死于爆炸

第292章 科學家不死于爆炸

    直到視察完自己的鋼鐵熔煉廠區,卡洛斯也沒有擺脫艾麗婭的糾纏。

    “我可是個很厲害的刺客,陛下您真把我丟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我就,我就逃!”

    對于艾麗婭最後的威脅,卡洛斯動容了。

    不是這個威脅的危害性有多大,或者後果有多可怕。而是卡洛斯突然察覺到,或者說反思出一個結論————自己不知不覺中也開始目中無人了。

    因為以前一直成功,所以以後必然會一直成功。

    多麼可怕的思維邏輯啊。

    艾麗婭的屈服,不是自己所代表的的權勢和小姑娘對于家族的依賴以及對于親情的渴望共同作用下的妥協。

    誠如她所言,被親情和現實束縛的刺客小姐屈服于王權的威儀。但是兔子急了還咬人,你要是敢把我扔這,我就選擇反抗。逃跑只是抵抗的第一步,當這一步踏出,後面會生什麼誰也不知道。

    “好吧,我會替你另外找個地方呆著。不要說話,也不許討價還價,別替你父親和你姐姐找麻煩,這樣你和我都會好過些,好嗎。”

    雖然話語的最後使用了溫和的疑問句,但是卡洛斯的語氣卻不允許半點艾麗婭有半點疑問。

    “我一定乖乖的!”

    艾麗婭連忙應允。

    到最後,卡洛斯不知道出于什麼心態,帶艾麗婭去了這座初具規模的生產要塞防御最嚴密的地下工廠。

    在鋼鐵大量的支撐下,天然洞穴被擴大加深,漫長迂回的道路和嚴密的機關守衛後面,是豁然開朗的另一片景象。

    “我的天吶!那是什麼!”

    不光是艾麗婭出了驚呼,卡洛斯身邊的騎士們也瞪大了眼楮。

    粗糙到爆炸的電機之所以沒有爆炸,不過材料質地過硬。

    奇形怪狀的燈泡有著毫不圓潤的玻璃外殼。簡直就像是稚子手中的橡皮泥。

    棕色皮膚的矮人和綠色皮膚的地精正在為了某些問題爭吵,而三兩個侏儒則尖著嗓子提醒其他人看這里,看這里!

    甚至還有幾個帶著腳鐐的獸人鐵匠在不斷的挑釁人類工匠的權威。

    不過這些都不是讓人感到驚訝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空曠的洞穴內,矗立的那堆鋼鐵。

    “uro-uver。意為︰通過單方向的分散型神經連接進行自律機動的泛用統合型系統。你可以簡稱它為gundam。”

    多年不使用。卡洛斯的鳥語早就還給上輩子的老師了,唯獨關于gundam的幾種全程翻譯,還銘刻于心。

    男人的浪漫啊!當上面那段話說出口,卡洛斯簡直感動的淚流滿面。

    “諸君,我痛恨戰爭。在榮耀和傷痛背後,是妻子的哭泣和幼子的哀嚎,是荒廢的田地和焦黑的家園。但是,我不得不投身戰爭。因為這是為了我們最後也是最根本的權力————生存。”

    “有足夠的證據顯示。海那邊的暗夜精靈幾千年前就在秘密開生物兵器,他們的最高領袖大德魯伊瑪法里奧怒風就是初代駕駛員。我們北面的好鄰居奎爾薩拉斯的奧術傀儡技術早就取得了長足的進展,百米高的無人機甲可以輕易的跨過城牆,幾萬磅的重量打個滾也能毀滅阻擋的敵人。甚至地精都走到了我們前面,各種大當量炸彈的殺傷力無與倫比。鐵爐堡和諾莫瑞根聯手開的工程坦克你們也听說過,攻堅能力無與倫比。甚至從戰俘那里我們得知,連獸人都擁有名為的恐怖武器。要不是因為內斗,部落愚蠢的將使用者雷王氏族屠殺了個干淨,後果不堪設想。”

    “血肉之軀終有力竭之時,鋼鐵機械擁有其獨特的價值。奧特蘭克的勇士們悍不畏死。但是我們不能讓勇士們白白去送死。雖然我們在這條道路上落後于其他種族,但是我們必將奮力追趕。”

    “聯盟的明天由我們守護,人類的未來由我們捍衛。”

    一大段的中二恥度爆表的言不知不覺間就脫口而出。

    說的時候很爽。說完了就有點臉紅。

    但是光從現場反應來看,效果還不錯。

    對于未知的事物,絕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都是不明覺厲。

    “那麼,黑鋼同志,為大家掩飾一下吧。”

    卡洛斯拍了拍手。

    不得不說,科技和魔法的進步,和大多數人關系真心不大,那是極小一部分天才的靈感火花。

    通過和地精財閥的接觸,卡洛斯委托港寶海灣的綠皮們打听黑索這個地精。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

    沒有。沒有,找不到。

    想想也是。加爾魯什如今才是個獸人奶娃,黑索沒有出生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要錢如命的地精們為卡洛斯找到了另一個家伙。

    黑鋼。

    臉皮因為爆炸的硝煙而被染上永不褪色的灰黑,這個窮困潦倒的地精听說在遙遠的人類王國有人願意支持自己的明創造,毫不猶豫的就把自己給賣了。

    在卡洛斯的支持和開導下,這個蹉跎半生的地精喊出了那句振聾聵的台詞。

    “爆炸就是藝術!”

    再次贊美神奇的魔法,利用煉金術獲取特殊合金,黑鋼直接跳過了蒸汽機研制出了內燃機。

    沒錯,就是將爆炸轉化為動力的內燃機。

    雖然氣密性、可靠性和漏油的問題統統沒有得到解決。

    但是內燃機就是內燃機。

    心髒問題解決大概後,剩下的就是搭在外置機構。

    于是,經過幾個月的研,呈現在卡洛斯和他的騎士團面前的,就是這台……地精伐木機?

    “偉安生,不解機”里面的那只“機”。

    “左肢安裝了鋸刃鏈,右肢安裝了圓鋸,那幫子侏儒計算了一個多月也沒有改良gundam的重心偏高的問題,所以肩部自火炮沒有實裝,接下來,就讓我為boss您掩飾一下初號機的實際操作性能吧。”

    “等……”

    卡洛斯話還沒有說完,黑鋼已經扯過一根搖手柄跳上場地中心那台機械造物,把搖手柄插進動機使勁搖了幾十轉之後,一陣“   ”的聲音傳來。

    黑鋼扔掉搖手柄,轉進駕駛艙內,充滿蒸汽朋克風格的gundam初號機站了起來。

    僅僅七米高的初號機背後排氣管冒著黑煙,軀體電路散著電火花,關節處的魔導符文閃爍的幽暗深藍表明了奧術運作良好。

    就這樣一副隨時都會爆炸的樣子,這只鋼鐵怪物啟動了手里的武器。

    “二十二年做嫁衣,抗日剿匪傷痕密。非是將士不苦戰,奈何敵軍有高達。”

    卡洛斯一把將艾麗婭拉到自己身後,然後帶著滿眼的滄桑看著眼前的機械造物,吟出一傳唱千古的詩。

    “陛下,這台機器行動太遲緩,給我一把戰錘,我能拆了它。”

    “陛下,這台機器攻擊破綻太大,給我一把扳手,我不穿盔甲就能拆了它。”

    “陛下,這台機器轉身太遲緩,聖光在上,我能空手拆了它。”

    卡洛斯的騎士和聖騎士們在最初的驚艷之後,紛紛用職業軍人的眼光做出了點評。

    “那個黑矮子的腦袋露出來了,給我把弓箭,我都能射死他。”

    艾麗婭殘忍的補刀道。

    這群不懂得男人浪漫的家伙,沒有現在的粗劣制品,怎麼會有將來的霸天虎汽車人。現在不科技魔法兩手抓,將來怎麼和燃燒軍團肛正面,難道真要空手去拆魔能機甲。

    還沒等卡洛斯想出台詞證明展機械載具的正確性,初號機背後的黑煙就越來越濃。

    當場地內聖盾術的光輝此起彼伏後,黑鋼不負眾望的在“ ”的一聲爆炸中,被彈射出駕駛室。

    “死了吧?”

    “應該是死了。”

    “難道我們理解錯了?這其實是一顆人形自走炸彈。”

    “這樣的話,我要修改對它的評價了。”

    在听到屬下們的議論後,卡洛斯哭笑不得。

    “boss,新的記錄,gundam滿負荷運行了兩分鐘!”

    黑鋼突然詐尸一樣的跳了起來,手里握著懷表滿臉的興奮。

    然後在軍人們的滿臉茫然中,科學家們舉臂歡呼,興奮不已。

    ……

    騎士們不明白,這有什麼值得好高興的,不是都炸了嗎?

    卡洛斯原本準備說點什麼圓圓場,但是一名侍衛步履如飛的沖進試驗場,將一封加蓋了魔法防偽標記的黑色信件交給了卡洛斯。

    “假期結束了,我的士兵們,現在,你們的國王想殺人。”

    卡洛斯在閱讀完書信後,臉上的寒霜凝重得如同奧特蘭克群山之巔中終年不化的雪。

    伊露西亞被綁架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