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93章 名偵探卡洛斯提不起勁

第293章 名偵探卡洛斯提不起勁

    國內生產方興未艾,營建新都諸事繁雜,洛薩元帥號召聚會,姐姐歸家慘被綁架。

    卡洛斯草草結束自己的視察之旅,急急忙忙返回奧特蘭克城,一肚子的火大。

    自己的侍衛長已經護送布萊恩銅須穿越黑石山隧道抵達瑟銀崗哨,希爾薇摩根催促自己履行承諾。

    洛薩終于完成聯盟大軍的內部整合,開個會誓個師就該南下繼續和部落開片了。

    國內勢力統合步入正軌,山地派基本被鎮壓了個干淨,大家都接受了在希爾布萊德營建一座新城的命令,想想還挺帶感的。

    第一批夏糧已經成熟,難民的戶籍編撰和逐步取消戰爭******的命令也下了。

    和父親的矛盾在自己服軟挨罵後也得到緩和。

    一切的事情都按照自己的計劃在進行。

    我***是個天才啊哈哈哈,啪。

    卡洛斯被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自己的姐姐伊露西亞在幫助自己完成傳送門運作後,耐不住父母的催婚念叨,帶著侍女隨從輕裝返家,準備從奧特蘭克返回凱爾達隆避個清閑。

    然而,有不長眼的家伙居然在海晏河清的奧特蘭克王國綁架國王的姐姐。

    不想活了是吧,一定是不想活了吧。

    卡洛斯第一次懷疑自己是不是太仁慈了,以至于自己的敵人絲毫不畏懼傷害自己親人後,來自國王的恐怖報復。

    “很抱歉,陛下,對方沒有後續接觸,唯一的一封威脅信是一個牧童轉遞的,線索斷了。”

    禿兄自詡也算是綁架勒索的行家里手。奈何對面也很專業,在卡洛斯面前,情報頭子無奈的低下頭顯露出無能為力的神色。

    派出精銳暗嘆順著伊露西亞返鄉的路線一路追查。在懸崖下找到了摔成碎片的馬車,但是沒有尸體。沒有打斗痕跡,完全判斷不出是外部勢力蓄謀已久的陰謀還是內鬼作案。

    四名護衛,兩個侍女,一個馬車夫,加上長公主伊露西亞,人間蒸了。

    追緝這條線斷了,禿兄甚至無法確定第一案現場究竟是何處,剩下的只有那封威脅信和遞信的牧童。

    然而不是每個放牛娃都叫王二小。不是每個野孩子都叫張嘎。那名牧童一問三不知,只有個風塵僕僕的的旅人用一枚干果作為代價,請他將一封信送到某個地方,哪里的大人會給他十枚銅幣。

    “你給了嗎?”

    “啊?什麼?”

    “牧童的報酬,他完成了約定,所以你給錢了嗎?”

    “額……”

    一幫殺氣騰騰的糙漢圍著可憐的小家伙怒目而視,小家伙都快哭了。

    “信我收到了,你能回家了。”

    接過侍衛遞來的十枚銅幣,卡洛斯摸了摸牧童的腦袋,示意禿兄放人。

    “怎麼還不走?”

    “牛。”

    卡洛斯轉過頭瞥了禿兄一眼。

    “你。去。”

    禿兄甩了個眼色,一名看起來就很普通的家伙帶著牧童離開了。

    “陛下,我們查過了。牧童沒有問題。唯一得到的有用信息就是對方知道我們的秘密據點。”

    “然後你們就把一個無辜的孩子關押了整整兩天?”

    卡洛斯也知道自己是在遷怒,但是親姐姐被綁架,這讓他怒火中燒。

    禿兄想了想,最終沒有說話。

    再次拿過那封信,卡洛斯看了一眼,重重的哼了一聲。

    “請卡洛斯巴羅夫國王陛下安居王城,我們會再次聯系。”

    普通的信封普通的紙,普通的墨水丑陋的字,就這麼一句話。沒有更多的信息。

    “這麼說線索全斷了?”

    卡洛斯忍不住問了句。

    “陛下,您要求不驚動更多人。甚至不要驚動公爵大人和公爵夫人,所以我們不可能全境搜查。綁架勒索的案子。遇到這種情況,很難破的。”

    而且我們就是專業的,能看出來對面也很專業。

    但是這句話禿兄埋在心底沒有說出來。

    “那我就回去了,你繼續查,能拖多久拖多久,藏不住了就讓父親大人知道,但是絕對不要讓母親大人知曉,明白了嗎?”

    “是的,陛下。”

    離開斯坦恩布萊德東部的小村鎮,卡洛斯返回了奧特蘭克城。

    很明顯,目前的情況有兩種。一種是綁匪希望卡洛斯返回奧特蘭克,方便勒索贖金。這不可怕,只要能贖回姐姐,卡洛斯有一百種方法讓綁匪活不下去。另一種就比較可怕了,綁匪的本來目的就是將卡洛斯束縛在奧特蘭克城。如果是這樣,伊露西亞的生命安全就令人擔憂了。

    “需要我幫忙嗎?”

    艾麗婭瞪著閃亮的大眼楮問道,用顏藝向卡洛斯傳達了我很閑,我很厲害,我願意幫忙這三重意思。

    “你父親也是嫌疑人,你需要避嫌。”

    卡洛斯輕推一巴掌,把艾麗婭的臉從自己眼前推開。

    不會是國內有異心的貴族,目前卡洛斯的勢力在國內佔據了絕對的優勢,都不需要確鑿的證據,只要我認為是你干的,那麼先滅你滿門再慢慢找證據就好了。有家有業的貴族們不會輕易用綁架這種手段對付一位擁有報復能力的國王。

    是國外的勢力,但是具體是誰,就不知道了。

    這是卡洛斯的判斷。

    雖然明白自己的行蹤逃不出有心人的眼線,卡洛斯還是選擇了坐馬車回城。

    一路上,艾麗婭完美的充當了狗頭軍師的角色,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給卡洛斯分析著案件的可能性。

    “我先不回王宮,去騎士團。”

    通過奧特蘭克城的城門卡洛斯吩咐完,馬車就脫離了大隊,在少量便衣士兵護衛下直接駛入王立國教騎士團的駐地。

    “等等,這是軍營吧,卡洛斯陛下,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您不會對我禁足的!”

    艾麗婭在四名鐵皮罐頭的包圍下,出了哀嚎。

    “我們的協議是不把你扔山里,僅此而已。”

    心憂姐姐安慰的卡洛斯沒空陪艾麗婭玩文字游戲,安排侍衛好生看待後,便不理會艾麗婭的掙扎。

    “我為xx立過功,我為oo流過血,陛下,陛下!您不能這樣對我!”

    處理完艾麗婭的小插曲,卡洛斯準備在騎士團轉一轉,看看新一批聖騎士學徒的訓練進度。

    “大少爺,您來視察了。正好有一封信件需要轉交您。”

    托德見卡洛斯有了空閑,迅上前致意行禮,然後從書記包中取出一封羊皮紙卷成的火漆信卷。

    “這是今天早上有人送來的,但是從火漆印信上看,這是大小姐的。我不明白為什麼大小姐的信函要指定我親手轉交給您。”

    托德還不知道伊露西亞被綁架的事情,所以有些疑惑的向卡洛斯匯報。

    “嗯,我知道了。”

    沒有急著拆開,卡洛斯裝作淡定的樣子將信件裝進袖袋。

    等到用了一個多小時視察完新一批聖騎士學徒的訓練工作,卡洛斯才吩咐托德安排一間休息室給自己。

    “探姬,有人在暗中觀察我的行動嗎?”

    卡洛斯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問道。

    沒有人回話。

    “繼續觀察我周圍,尋找我身邊人異常的舉動,如果攝政公爵不主動過問,你就不要主動匯報。”

    說完,卡洛斯將自己的錢袋扔在桌子上,然後取出信件,仔細觀讀。

    等卡洛斯看完抬起頭,錢袋已經消失不見了。

    要不是貪財怕死慫成狗,探姬可能會成為比迦羅娜更可怕的殺手吧。

    這潛行能力越來越可怕了。

    卡洛斯看完書信,忍不住露出殘忍的笑意。

    不怕你裝神秘,就怕你不提要求。

    將綁匪借伊露西亞名義寫來的信函仔細看完,卡洛斯殺心大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