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94章 魔法偵探卡德加破不了案

第294章 魔法偵探卡德加破不了案

    遭災遇難不要慌,四面八方來幫忙,團結一致奔小康,我住隔壁我姓王。.com|【\/凰\/ 更新快  請搜索】

    咳咳,嗯,就是這個情況。

    在獸人攻破克洛斯群島,洗劫達拉然的時候,雖然作為精華之地的紫羅蘭堡平安無事,但是外圍損失還是很嚴重。

    在此次災害中,一些珍貴的魔法資源也流落在外。

    其中就包括麥迪文之書。

    而這本原本屬于守護者麥迪文的魔法書,因為種種機緣巧合,就落到了卡洛斯的手里。

    【麥迪文之書】︰傳說品質,需要十點法力水晶,使用後使你的火焰沖擊消耗變為零,每回合使用次數變更為30次。

    以上純屬口胡。

    實際上,麥迪文之書的價值是二元性的。

    魔普一下,對于非魔法側人士來說,魔法書大概就是記載了魔法知識的法術書籍這樣的東西。沒有錯,魔法書確實有這樣的作用。但是對于法師們來說,一本酷炫的魔法書是每個法師的夢想。

    因為對法爺來說,自己的魔法書最少等同于額外的法力池和增幅器。

    將自己對于法師的理解記載在質地合適的書籍中,本身就是一種類似于附魔的行為。而當魔法書承載的魔法知識越多,本身蘊含的魔力構架也越強,引發的元素共鳴和奧術增益也越高。而質地越好的法術書能承受的魔力量也就越大。

    而麥迪文的魔法書,無論是本身的質地還是承載的知識量,無疑都是最上乘的。

    卡德加從自己老師那撈好處的時候,卡洛斯還沒有能力摻和一手,但是當自己的屬下從宰殺的獸人術士手里爆出【麥迪文之書】後,卡洛斯也沒有理由因為“源遠流長的傳統友誼”這種理由就無條件還給達拉然吧。

    何況在卡拉贊的遺產問題上,達拉然也是一群賊。

    綁匪要求卡洛斯用【麥迪文之書】交換伊露西亞。

    從得知綁匪的要求的贖金內容之後,紫羅蘭之眼這個組織就被卡洛斯拉上黑名單了。

    “我很抱歉,卡洛斯,發生這種事情是誰都不願意的。但是我敢保證。這絕對不是紫羅蘭之眼所為,至少不是整個紫羅蘭之眼的意志。我保證。”

    原本因為卡洛斯近乎蠻橫的要求,以退出聯盟為威脅,身體不太好的**師卡德加匆匆趕來後是心懷憤恨的。但是當卡洛斯將情況說明之後。卡德加反而有些感謝卡洛斯提達拉然遮羞了。

    自己在卡拉贊的進修是紫羅蘭之眼的推手,自己在達拉然的勢力是紫羅蘭之眼的支持,甚至自己本身就是紫羅蘭之眼的高層,卡德加無法說出紫羅蘭之眼與此次綁架案無關這種話。

    因為【麥迪文之書】的存在本身就直是個傳聞,安東尼達斯也只有借閱的權利。所有權在紫羅蘭之眼手里。

    如果卡德加知道【麥迪文之書】流落到卡洛斯手中,他會說服組織高層用卡洛斯無法拒絕的好處來交換。

    因為對于家大業大的魔法界社而言,利益交換才是常規手段,尤其對方還是一位國王。

    但是除了紫羅蘭之眼,其他法師是不可能追蹤到【麥迪文之書】的下落,因為為【麥迪文之書】聯合固化追蹤定位法術的時候,卡德加也在場。

    從【麥迪文之書】中提取復制麥迪文的魔法知識這項工作早就完成了,對于紫羅蘭之眼來說,【麥迪文之書】的最大價值並不是魔法書中承載的技藝,而是魔法書本身。

    也就是說【麥迪文之書】對于紫羅蘭之眼的價值已經被抽取了一大半。剩余的價值完全不足以誘惑紫羅蘭之眼和卡洛斯手下的奧特蘭克王國翻臉。

    “卡德加,我們是朋友嗎?”

    “當然,我從不懷疑我們之間的友誼。”

    “那就別把我當傻子。如果不是因為南征在際,我非把這事捅到安東尼達斯大師和安度因.洛薩面前不可。”

    雖然卡洛斯一副疾言厲色的樣子,卡德加卻听出了弦外之音。

    這件事有私了的可能!

    一位國王的報復可不是平民打架那樣,尤其是詹尼斯.巴羅夫本身就是達拉然的一員,與安東尼達斯關系密切。如果卡洛斯把事情鬧大,尤其是在達拉然遭受戰爭創傷最虛弱的時刻鬧大,為了聯盟的穩定,肯瑞托議會內部必然會主動或者被動的做出巨大的讓步和妥協。

    只是這樣的話。奧特蘭克和達拉然的關系必然惡化,甚至存在動搖聯盟根基的威脅。

    “您是為真正無私的王者,雖然我代表不了聯盟,但是我還是要為了聯盟感謝您的理智。”

    卡德加對卡洛斯用上了敬語。

    “哼。一切都建立在我的姐姐安然無恙的基礎上,否則,等待你們的將是我最殘酷無情的報復。”

    “這是當然。我會參與到此事當中的,並且盡全力維護伊露西亞長公主的安全。”

    心照不宣的協議已經達成,卡德加很快加入到營救當中。

    不得不說,此時的人類法師。或者說人類魔法,還非常的落後,遠遠比不上另一條世界線中亡靈天災發生後的聯盟法師。

    將這件事透露給卡德加並要求他參與解救伊露西亞,也是因為卡洛斯實在找不出更合適更強力的法師來操作這件事了。

    “既然對方要求人質交換在奧特蘭克城進行,那麼很可能伊露西亞長公主殿下就被關押在奧特蘭克。”

    “有這個可能。”

    “正好我會個小法術,可以排上用場。”

    卡德加在閱讀完綁匪的綁架信後,征得卡洛斯的同意,用純淨的奧術能量焚燒了書信,又在灰燼中添加了一些魔法材料,最後揮舞法杖,進行了長時間的法術吟唱。

    然後,灰燼米分末漂浮半空,構成虛影,顯露出各種各樣的人型幻象。

    “這是?”

    卡洛斯好像有些明白了。

    “時光追述。按照你的說法,再參考伊露西亞被綁架的時間,這封信應該是五天之內被書寫出來的,應該沒有超出我的能力範圍。”

    專注施法的卡德加也沒有在意敬語成為這些問題了。

    而卡洛斯也看出來,這個法術並不是卡德加所說的那樣是個“小法術”,大量的運用魔力,卡德加顯得更加蒼老。

    一道綠色的聖光照耀在卡德加頭頂,讓法師衰老的身軀舒服不少。

    “謝謝。”

    道謝之後,卡德加加了把勁,灰燼米分末構成的虛影如同倒帶般的開始倒退。

    這下,卡洛斯是真的明白了,時光贅述可以追述目標物品周圍一定的範圍空間。

    “真是神奇的魔法。”

    在贊嘆中,卡洛斯看到了自己的虛影,托德的虛影,信差的虛影,最後追述到書寫者。

    “找到你了,你死定了!”

    當看到書寫勒索信的家伙長什麼樣後,卡洛斯發出了惡狠狠的威脅。

    “麻煩大了。”

    卡德加將畫面定格,左右走動了幾步觀察著虛影的長相。

    “嗯?”

    “我不認識他。”

    卡德加皺著眉頭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