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95章第一次親密接觸

第295章第一次親密接觸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綁架案最麻煩的事情就在于如何保護人質的安全。

    在綁架發生的那一刻開始,人和人之間的信任就已經蕩然無存。

    你都已經用綁架這種【愛書屋】的方法了,我又如何相信在支付贖金之後人質會安全返還。

    所以。

    “你把我當傻子嗎?”

    按照約定,卡洛斯獨自一人前往了綁匪標注的地點————平民區的一間大木屋,卻沒有見到伊露西亞。

    然後將五名打手模樣的壯漢和一個法師裝扮的家伙全部放翻在地。

    “我的姐姐在哪?”

    “主人不會放過你的,交出麥迪文之書。”

    明明被打的內出血,法師卻依然一臉勝券在握的狂熱表情。

    “讓我來猜一猜。”

    卡洛斯拉過一張椅子坐到法師的面前,將他翻了個身,從趴臥變成趟仰,然後一腳踩在他的胸口坐到了椅子上。

    “你不是主謀,你就是來取貨的消耗品。你們給了我足夠的時間,就是想讓我調查清楚,這棟房子沒有地道,沒有後門,讓我認為這里就是個死地。所以,雖然我會懷疑,卻還是會帶上你們想要的麥迪文之書來試一試運氣,對嗎?”

    卡洛斯滿臉的不屑一顧,惡狠狠的說著。

    “哈哈哈哈,咳咳。”

    雖然胸口肋骨斷了好幾根,還有卡洛斯的踩踏都讓法師感到呼吸困難,但是他還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一根粗木棍打在了卡洛斯的後腦勺上。

    “用力。”

    勉強爬起來的打手呆住了。

    然後掄圓了棒子又是一記猛擊。

    “我叫你用力。”

    作為普通人中的壯漢,這個打手盡力了。

    于是第三次揮擊,卡洛斯側過半邊身體單手接住了揮來的木棒,順勢滑下抓握住手腕,一扭一拉,反向一推。

    “啊~~~~”

    在這個打手的慘叫聲中,他的手臂被卡洛斯廢了。

    法師癱倒在地,一臉的不敢置信。

    “直拳無力,勾拳不精。步伐松散,重心晃動,就你們這樣還想和我戰斗?”

    “主人不會放過你的!”

    說完這句話,卡洛斯一腳跺下。那個法師的胸腔徹底凹陷下去,口中發出“吼吼”的嘶嚎聲,血沫從口鼻同時涌出。

    掏出個特別的小哨子吹了兩聲,侍衛們和卡德加破開房門蜂擁而入。

    “果然是個陷阱嗎?”

    卡德加看了看胸口劇烈起伏的卡洛斯,遺憾的嘆了口氣。

    “對方的目的不僅僅是麥迪文之書。這個家伙也不是之前你的法術觀察到那個家伙。麻煩大了。”

    卡洛斯此刻的內心是狂怒的,然而面色卻異乎尋常的冷靜。

    “之前我們推論他們可能會用傳送魔法來完成人質交易,現在看來,我們錯了。”

    卡德加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陛下,我們發現一封書信。”

    負責搜查的士兵遞上一封信件,卡洛斯拆開看了看,遞給了卡德加。

    “至少沒有全錯。”

    “但是意義何在,我們知道綁匪是個法師,或者說綁匪中有法師。但是這一次的舉動意義何在?”

    卡德加將書信交換給卡洛斯,然後蹲下觀察了卡洛斯腳下還沒有徹底死透的同行。

    “該死。那家伙在用這個替死鬼的眼楮觀察我們!”

    卡德加驚呼起來。

    卡德加感受到了魔力的消退,從奧術視覺中可以清晰的探查到一個魔法術式的結構正在緩慢的崩潰。

    “這是一次試探。”

    卡德加想了想,肯定的給出了答復。

    然後卡洛斯抬起腳,從椅子上站起來,蹲到了即將擁抱死亡的法師面前。

    “要麼,我們好好的交易,要麼,準備接受我最嚴酷的復仇,不要再激怒我了。”

    也不知道對方听不听得到,卡洛斯轉身離開。

    因為自己異常的舉動。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卡洛斯明白,伊露西亞被綁架的事情快要遮蓋不住了。但是事件的外傳,無論對于營救行動還是伊露西亞的生命都是不利的。所以卡洛斯還在盡力遮掩。

    尤其是自己的母親作為高齡產婦,卡洛斯不想讓詹尼斯發生什麼意外。

    “陛下,我的人手秘密注視著這附近,交易進行時沒有發現什麼可以的人物。”

    禿兄報告道。

    “嗯,繼續監視觀察。”

    “卡洛斯,你不會真的想要根據一個傳送坐標就孤身犯險吧!”

    卡德加在密探頭子落雁爵士離開後。才開口說話。

    “卡德加,我的感覺非常糟糕,我覺得對方根本不想把伊露西亞還給我,我感覺我就快失去自己的姐姐了。”

    卡洛斯疲憊的抹了把臉。

    “尋求幫助吧,如果能大規模調查,事情會簡單許多。安東尼達斯議長不會坐視不管的。或者向奎爾薩拉斯的高等精靈求援,他們在魔法上的造詣比我們強很多,可能會發現更多的線索。”

    卡德加給出建議。

    “等等,再等等,我還想試一次。”

    卡洛斯內心糾結無比。

    甚至忍不住想道,如果有腦殘光環這種東西,我賣腎也要買一個。我的隊友別有心思,我的屬下各有想法,我的敵人異常強大,而我為了世界和平付出這麼多,難道連自己的家人也保護不了嗎!

    “卡洛斯,我必須提醒你,這種不帶有魔力的傳送坐標,是很難定位的。你知道,對于傳送法術,我想我還是有發言權的。一張圖畫,幾樣材料,等待你的可能是一小支全副武裝的軍隊,也可能是無底的深淵。你對聯盟很重要,你不該冒這樣的險。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對方的眼皮子底下,甚至可以這麼說,如果不說我在,光靠你手下的那些法師,甚至可能都無法打開這道傳送門。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

    “意味著我身邊可能有奸細。”

    卡洛斯接過了話茬。

    “你有兄弟姐妹嗎?”

    “沒有。”

    “所以你並不了解我的感受。我無法接受失去伊露西亞這件事,不僅僅是因為她是我姐姐,更代表著我的無能,我的弱小。連自己的家人都無法保護,我又如何去保護這個國家,這個世界。連自己的家人都保護不了,那麼我至今為止的努力有什麼意義。卡德加,你明白我說的嗎?”

    不明白,卡德加作為一個法師,理性思考是最基本的要求,他無法理解自己的姐姐被綁架怎麼就和世界和平國家安危劃上了等號。難道伊露西亞遇害了,奧特蘭克就國將不國了?難道你的姐姐出事了,聯盟就要完蛋了?

    無論生活多麼悲苦,太陽依然照常升起,日子仍然還要繼續。

    比如我卡德加,我比你卡洛斯還要年輕,但是現在這副衰老的身軀,我又該向誰抱怨!

    “是的,我明白,我明白你的感受。我會幫助你的。”

    卡德加說出了昧心的話語。

    “謝謝。”(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