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96章第二次沖擊即將到來

第296章第二次沖擊即將到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之前孤身一人赴約,是因為幾百號兄弟就在門外面,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如今綁匪光給出一個傳送坐標,就指望卡洛斯單刀赴會。

    別鬧,要是自己也陷進去,伊露西亞誰來救。

    所以卡洛斯在賭,賭綁匪在得不到肯定答復時,會再次聯系自己。

    雖然存在綁匪撕票的可能性,卡洛斯卻必須忍受心靈的煎熬。

    最簡單的邏輯。

    如果綁匪的目的是麥迪文之書,或者說是卡洛斯。那麼伊露西亞的人質作用就是無可取代的。

    即使綁匪想要通過傷害伊露西亞來迫使卡洛斯屈服,那麼也得把手指頭啊,耳朵呀,血書什麼的遞到卡洛斯手上才行。

    但是卡洛斯公然宣稱自己將在奧特蘭克城最大的教堂進行短期的苦修,根本不見人,這就讓綁匪犯難了。

    凶惡的表情做給瞎子看不成?

    連威脅的對象都不存在了,威脅這個行為本身就變成了泄憤的無用功。

    雖然不排除綁匪惱羞成怒下傷害伊露西亞性命的可能性。

    但是這已經是卡洛斯想不出其他辦法時,沒有辦法的辦法。

    幸運的是,他賭對了。

    密閉的懺悔室,唯一聯通外界的大門打開了。

    “請允許我自我介紹,尊敬的國王陛下。我是主人的忠實僕人,名為尼格.達沙碧,如您所見,是個法師。而國王陛下,您的姐姐,現在在我手里。”

    身披褐色亞麻布罩衣的卡洛斯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結束了這次並不那麼專注的冥想。

    因為長時間保持同一個動作,卡洛斯的腿腳有些發麻,肌肉也有些僵硬,但是這些並不妨礙他充滿壓迫感的走到法師尼格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這個綁架犯。

    “你有三句話的時間交代遺言。”

    卡洛斯壓抑著怒火。用冰冷的語氣說道。

    “不,不,不,陛下。主動權現在在我手上,不得不說,您為了增添了不少的工作量。”

    “一。”

    卡洛斯仔細觀察,確定這個尼格就是卡德加法術中那個虛影的主人。

    “哦,尊貴的國王卡洛斯。您嚇到我了。”

    尼格姿態浮夸的拍了拍胸口。

    “二。”

    “好吧,看來我們的國王陛下是個冷酷無情的家伙,並不關心自己姐姐的死活,那麼我們只好……”

    卡洛斯右手握爪掐住了法師尼格的喉嚨,單手將他提到了半空中。

    法師完全沒有想到人類的力量可以大到這種程度,速度可以快到自己全無反應,只能徒勞的的用雙臂掐住卡洛斯的手腕,兩腳使勁踢踹,試圖脫離卡洛斯的控制。

    “你的廢話太多了,明天的這個時候。城外西南方向二十里的三棵雷擊木下,麥迪文之書換伊露西亞,愛換換,不換滾。”

    一字一句的說完,在尼格到達極限之前,卡洛斯松開手,冷漠的看著法師癱倒在地,大口呼吸著空氣,胸口如同癩蛤蟆一般的起伏不定,並且發出參雜著劇烈咳嗽的“”的聲音。

    劇烈的咳嗽持續了大約數一百五十個數的時間。法師尼格終于能夠斷斷續續的說話了。

    “咳咳咳咳,主人…主…主,咳咳咳咳,不會。會,放過…你,咳咳咳,咳咳咳。”

    “滾吧。”

    卡洛斯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有過了一小會,法師尼格的咳嗽和喘息終于平息了,但是從他的聲音听得出。卡洛斯粗暴的舉動徹底傷害了他的聲帶,原本還算有磁性的聲音此刻如同破風箱一樣嘶啞。

    “我說過,主動權掌握在我們手里,明天太陽下山以前,通往北山牧場的三岔口西南方向有一座廢棄的高塔,交易在那進行,你最多帶十個人,多一個就替你姐姐收尸吧,虛偽的聖騎士。”

    “哼。”

    卡洛斯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哈哈哈哈,咳咳咳,我就知道,能當國王的家伙怎麼可能是個迂腐的聖騎士,從你封鎖消息我就看出來你根本不關心你姐姐的死活,你只在乎自己的聲望名譽!”

    尼格一臉看穿了一切的痛恨神色。

    “需要我數三嗎?”

    卡洛斯反問了一句,尼格臉色大變,飛快的離開懺悔室。

    “需要我追蹤他嗎?”

    禿兄待尼格離開後,側身閃進懺悔室,低聲詢問卡洛斯。

    “不,不要小看任何一個法師,這時候相信卡德加的法術就好。然後,準備好擅長秘密潛入和暗殺的人手以備不患。”

    卡洛斯重新跪坐背對房門的方向。

    禿兄得不到更多的指示,只好退出懺悔室幫卡洛斯把門關好。

    在這幽閉的懺悔室內,卡洛斯並非在向虛無縹緲的神明懺悔祈禱,而是在通過靜思,整理自己的思緒。

    太多的紛爭繁雜耗費了他太多的精力,以至于卡洛斯感到了些許迷茫。

    太多的贊美洋溢遮掩了他柔嫩的內心,反思後卡洛斯明白了一個道理。

    這個世界從來都不是圍著自己轉的。

    穿越也好,重生也好,自己與旁人並沒有什麼不同。

    但是對艾澤拉斯這個世界來說,穿越重生死了又活的家伙不要太多。

    想要美好的生活,想要大家都幸福的結局。

    那麼拿命去拼!

    “我給予的,你不能拒絕,我想要的,必自會去取。”

    卡洛斯思緒流轉,最後輕輕吐出了這麼句話。

    做人不能沒有骨氣,為王不能霸氣。

    伊露西亞綁架案發生以來,自己一直被動應對,雖然站在家人的立場上來,以人質的生命安全為最優先是沒有錯的。

    但是以後怎麼辦。

    因為害怕被綁架就不讓自己的家人出門了嗎?

    果然是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還是太弱小了,如果自己擁有那種力量,那種無人敢攝其鋒芒的力量,誰敢打自己家人朋友的主意!

    卡洛斯出于一種明知道自己的思維很偏頗,卻不覺得有錯的奇妙感覺中。

    突然間,腦海中靈光一閃,發現了一條被自己遺忘的線索。

    在人類世界,尤其是現在這個時代的人類世界,法師可不是什麼大路貨,即使是法師學徒也是非常寶貴的資源。而無論是被自己踩死那個家伙,還是剛剛被吊起來那個家伙,他們都口口聲聲的稱某個家伙為“主人”。

    如果是一般人,大約也就會想到他們背後還有人,有一股神秘勢力支持。但是卡洛斯在轉過這個彎之後,念頭一片通達。

    在艾澤拉斯,“主人”也可能是某種不可名狀之物的代指!

    算算時間,古爾丹應該已經找到破碎群島,甚至已經進入薩格拉斯之墓了。

    本來,卡洛斯一直有些擔憂萬一歷史出現偏差,古爾丹獲得了薩格拉斯之眼,繼承了薩格拉斯遺留在艾澤拉斯的力量怎麼辦。

    然而這次突如其來的綁架案,給了卡洛斯一個新的思路。

    古爾丹還是死了,如同他應有的命運那般死了。在薩格拉斯的眼中,古爾丹的存在不值一提。

    古加爾還是活了,仿佛應命運的安排那樣活了。得到“主人”的賞賜,那頭兩個腦袋的凶獸此刻應該已經前往希利甦斯完成他狗腿子的使命了吧。

    如果這些猜測都屬實的話,那麼一切的一切都有了解釋。

    暮光教會就快出現了。

    上古之神,來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