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99章 六狂戰是信仰!!!

第299章 六狂戰是信仰!!!

    這處廢棄的塔樓,據說是在奧特蘭克城修建之前就存在的建築。

    三層的塔樓頂層已經坍塌,星光肆無忌憚的揮灑在青黑的石磚上,營造出魅影朦朧。

    “第二小隊也失去了聯系。”

    雖然已經預見到了這樣的結果,但是卡洛斯依然覺得有些肉痛。

    一個合格的密探不比一個合格的士兵容易培養。

    但是為了這次的營救行動,這是不得不承受的損失。

    第一隊潛入者的侵入是為了安置傳送用的魔法道標,而第二隊的潛入者,則是為了證實某些猜想。

    每一個密探都配了一顆一捏就碎的預警球,這些魔法裝置的作用很簡單,就是充當一個警報器。一但這個密探生意外,捏碎了預警球,遠方的卡洛斯就可以得知。

    然而沒有一個密探出遇險警報,也沒有一個密探安全返回。

    所有前去偵查的密探都渺無音訊。

    雖然第一組潛入者中有人成功安置了傳送道標,但是卡德加在魔法偵測時現了這些人似乎被操控心智的跡象。

    這就讓這個碩果僅存的傳送道標更像是一個陷阱。

    不過在夜色深沉的時刻,卡洛斯依然強迫卡德加打開了傳送門。

    “你這是弄險,不是一個領導者應有的作為!”

    “不,毫無消息反而就是最好的消息,我已經有了一半的把握。”

    “是啊,成功或者失敗,什麼事不是五五開,一半的把握,真高啊!”

    “如果對面底氣十足。塔樓外應該已經示威性的插滿了尸體。不是嗎。”

    “也有可能對方有更深沉的計劃,甚至對方的最終目標就是你,是你卡洛斯巴羅夫!”

    “那他們就應該做好面對王之憤怒的準備。”

    “卡洛斯。我的感覺非常不好,你應該相信一個法師的直覺。”

    “卡德加。我的感覺非常的好,你應該相信聖騎士的戰斗力。”

    最終,卡德加還是打開了傳送門。

    非常突然的強烈閃光之後,一道不穩定的傳送門猛然成型。

    不管從什麼角度觀察,這道傳送門都是一個不規則的橢圓形。

    僅僅一瞬間,十一名全副武裝的戰士出現在安置道標的地點,然而精神高度緊張的士兵們現此處空無一人。

    片刻後,還沒有等先行者出信號。卡洛斯已經踏出了傳送門,緊接著是*師卡德加和殿後的四名衛兵。

    不穩定的傳送門在失去卡德加的維持後,快湮滅,消失無蹤。

    “真是不錯的技術,雖然使用限制很多,但是很好用。”

    卡洛斯也親身體驗過不少法師的傳送法術,但是開啟如此迅捷的傳送門法術,卻是第一次見識。

    雖然持續時間很短暫,但是瞬間通行量卻相當不錯。

    “見鬼,這不是我們之前見到的地方。我就說這是個陷阱!”

    卡德加沒有理會卡洛斯的言語,而是快的掃視四周,迅現了異常。

    偉大的灰袍巫師甘道夫曾經問過這樣一個問題︰法師怎麼加點。在線等,急!

    而被點贊的最佳答案是這麼回答的︰全點生命,耐力。技能單手劍,雙手劍,格擋,暴擊,沖鋒,旋風斬,斬殺。破甲全點滿。法術點個照明就行了。

    咳咳,言歸正傳。

    害怕士兵們點燃火把會驚擾敵人。卡德加的法杖頂端亮起柔而清晰的光亮,將現場渲染成白晝。

    然後……

    士兵們兩兩一組點燃火把四散探查。

    “你看。這地方鬼都沒有一只,嗯,啊,我指的幽靈。”

    卡洛斯蹩腳的緩和氣氛反而讓氣氛更加尷尬。

    “卡洛斯,我不是一個死要面子的家伙,從結果上看,剛才我的行為決定是很愚蠢,這我承認。但是,我認真嚴肅的和你說,這里不對勁,真的不對勁,我的感覺很糟糕。”

    卡德加解釋道。

    “我的偵測魔法是可靠而有效的,不只是我們的敵人能夠通過手下的眼楮觀察,我也能!但是你看看,這里和我們之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樣,這讓我感到不安。如果不是我這該死的身體桎梏了我的能力,我真想召喚一枚隕石把這該死的地方砸出個大坑……坑……坑道!地下!”

    卡德加突然找到了靈感,整個人仿佛從新獲得了自信。

    “你看,我的朋友,你找到了問題所在。”

    卡洛斯突然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還是被卡德加的外表所誤導了。

    仿佛法師的年齡越大,外表越蒼老,實力越強大。

    但是整個聯盟,可能包括安度因洛薩都選擇性的遺忘了,卡德加的真實年齡其實並不大。

    所以卡洛斯也釋然了,之前被卡德加搞的緊張兮兮的,還以為將要面對什麼恐怖的不可名狀之物。

    但是士兵們的搜索卻帶來了壞消息。

    “陛下,這個廢棄的塔樓內部空無一人,只有一個地下儲藏室,也沒有什麼。然後,我們失蹤了兩個人。”

    “不要緊張,我們的敵人是個法師,魔法的小套路而已。”

    卡洛斯為了穩定軍心,強行表了這波不虧的宣言,然後用求助的眼光看向卡德加。

    真實世界的法爺可不是只會冰槍寒冰箭接氣定大火球的莽夫,和法師對敵,真正麻煩的是層出不求的,以及匪夷所思的魔法機關。這也是卡洛斯選擇只帶少量精銳突襲的原因。

    “應該是遺漏或者忽視了什麼。再找一次,重點搜尋痕跡比較新的,以及和周圍格格不入的,這所塔樓不應該有的物件。同時不要再兩兩一組,保持你的隊友都在你的視線里。”

    卡德加吩咐後,搜查行動再次展開。

    卡洛斯跟在卡德加身邊充當保鏢和打手,耐心的等待著搜查結果,然後他感覺身後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轉過身的瞬間,卡洛斯感覺到事情糟了。

    我的身後是牆壁,也不會有士兵用拍上司肩膀的方式回報情況。

    拔刀太慢了!

    卡洛斯擺臂就是一鞭拳。

    然後被人穩穩的接住。

    “尊敬的奧特蘭克之王,我們又見面了,歡迎來到夢魘之王的領域,來到我的宮殿。”

    尼格達沙碧僅僅用一根手指頭就擋住了卡洛斯的拳頭,露出了溫柔而欠揍的微笑。

    大意了!

    不明白什麼時候中的招,但是卡洛斯明白,問題大了。

    不知不覺,周圍的場景變換成了富麗堂皇的宮殿,一根根細小的蠟燭熊熊燃燒出碩大的火焰,空曠到傳來回音的大廳內,是對持中的兩人。

    我真傻,真的!

    卡洛斯此刻現了自己的疏忽。

    夢魘之魔恩佐斯雖然近萬年如一日的隱藏在幕後,但是它對于艾澤拉斯世界的滲透從未停息過,幾乎所有的大事件背後都有他的影子。

    雖然古加爾主導的暮光議會尚未成型,但是這不代表恩佐斯就沒有其他選項,也不代表它在人類世界就毫無作為。

    “看來,你的最終目標是我。”

    卡洛斯收回了拳頭,試圖用語言套取信息。

    “不不不,我的最終目標是建立一個真正的地上天國,而你,只是工具和計劃的一部分。”

    尼格達沙碧如此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