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01章 狂戰士信條︰秘密潛入4

第301章 狂戰士信條︰秘密潛入4

    真實的世界,哪怕存在魔法,在法則層面也是存在公平可言的。

    越是逼真的幻境,越是接近現實的異空間,維持空間存在的要求就越苛刻。

    當在內部短時間內找不到破解或者說逃脫方法時,從外部****娘的一炮就成了最佳解決方案。

    雖然不明白這法術那不科學的原理構成,但是以自己為道標,卡德加成功的摧毀了幻境的外部穩定,讓兩人成功脫困。

    計劃完美無缺,唯一的瑕疵就是負責防御部分的卡洛斯現在渾身上下的骨頭都跟做了高真空吸一樣的無力。

    然而聖光在恢復力上的表現異常卓越,每前進一步,卡洛斯感覺自己離滿狀態復活又近了一分。

    然而敵人卻沒有給卡洛斯更多的時間。

    想想也對,那麼大的動靜,聾子也听見了。

    一群衣衫襤褸的暴徒拿著草叉、糞耙、嵌著鐵釘的大頭棍之類的武器就沖了上來。

    “吾乃奧特蘭克蘭克之王,爾等亂民還不退下!”

    卡洛斯用了大吼一聲的技能,然而對面毫無反應,口里依然碎碎叨叨念著旁人听不真切的言語,然後圍了個圓。

    連基本的理智都沒有了嗎,卡洛斯忍不住皺了皺眉,一般人即使不相信,也會嘲笑反諷,然而自己眼前這些家伙看自己的眼神太奇怪了。

    不敬不畏不貪不恨。

    要知道,卡洛斯成年後的身形在人類社會,基本可以用傲視群雄來形容。即使安度因洛薩那樣的偉男子也比卡洛斯矮了一整個頭。

    面前這群暴民最高的也才到卡洛斯胸口。

    那是什麼給了他們勇氣直面自己?

    突然間,一個怪異的念頭用上心頭。

    不會是自己在他們眼中根本就是個npnetbsp;   不是洗腦太徹底,就是這些人根本沒有醒來。

    “真遺憾啊,要是兩年前。說不定我還下不去手。但是,無辜者之血什麼的,一但沾染多了。就無所謂了。”

    卡洛斯自嘲般的說了這麼句話,然後將奧金斧插在地上。取出兩個手指虎套在了手甲的背部。

    接著,卡洛斯閑庭信步般的向前繼續走,暴民果然有了反應,蜂擁而上。

    然後,卡洛斯完成了如同妖怪般的殺戮。

    “連我一拳都接不住的可憐人。願你們來生不做個地球人”

    重新取回奧金斧的卡洛斯在胸前劃了個十字,便不再理會地上這群扭曲匍匐之物。

    這位尼格達沙碧遵循了所有海島主的優良傳統,城堡建立在了島嶼的最高端,這讓卡洛斯省了很多心思。從破開幻境的地方到看起來像是地方老巢的地方。直線距離不過一千米,但是卡洛斯可不敢在身體情況不太妙的時候升空作戰,萬一一時後力不濟從天上摔下來摔死就丟人了。

    于是,在制作想當粗糙的人造建築群中,卡洛斯飛快的穿行中。

    曾經,代號蛇和代號四十七的兩位潛行界前輩都說過一句相似的話︰秘密潛入這種事,關鍵就在于沒有目擊者。

    卡洛斯深以為然,然後忠實的履行了這條準則。

    這個島上的居住者統統顯露出智商上的缺陷,或者說認知上的混亂,完全辨別不出敵我差距。不管不顧見人就干。

    利用這個特點,卡洛斯在自己的潛行路徑上留下一地碳水化合物,順利的抵達了一個類似教堂的地方。

    稍微喘了兩口氣。卡洛斯避開門口的守衛迂回到側面猛地一蹬牆壁,就攀上了屋檐,順利從屋頂潛入其內部。然後隨見所聞讓他的內心充滿了憤怒。

    這里是洗腦工廠!

    一個個如同懺悔室一般但是沒有門板的小房間,他失蹤的手下被綁架到了這里,癱倒在其中,門口放著一個盛放著暗紫色黏著液體的水盆,這些人的夢境呈現在其他。

    而尼格達沙碧,正通過夢境滲透的方式修改這些人的記憶,甚至人格。

    觀察著這些人的夢境。卡洛斯現所有受制者的夢境居然是想通的,所有人的記憶共同補完了這個虛假的夢境。

    這里沒有現敵人。

    但是廳堂深處。有一扇霧氣縈繞的虛影之門。

    理智告訴卡洛斯應該等待卡德加的支援,但是內心深處。一種不安的感覺趨勢他必須孤身一人勇往直前。

    靜下心神,卡洛斯現了自己急躁的原因。

    伊露西亞!

    到目前為止,自己的姐姐竟然渺無音訊。

    一邊是權勢地位理想野望。

    一邊是自己最初的夢想家人的平安。

    卡洛斯猶豫了。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卡洛斯放聲大笑。

    他想到了一句話————以前沒得選擇,現在我只想做個好人。

    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不就是為了大家都幸福的那個結局嗎?

    反正這條命來的莫名其妙,送了也不心疼。

    畏畏尾只會失去更多。

    “連名字都沒有听說過的無名小賊怎麼擋得住天命之子的主角光環。”

    自嘲一般的笑罵了一句,卡洛斯大步走進霧門。

    在一陣朦朧的武器之後,是明亮清澈的蔚藍天空,湖水波光凌凌,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凱爾達隆湖心堡近在眼前。

    天是那麼豁亮,地是那麼廣,樹木花草齊綻放。

    各種不同時令的花木一同展現著最美好的姿態。

    慢步在這樣的凱爾達隆,卡洛斯一時間有些恍惚。

    繞開人跡,卡洛斯試圖從城堡外圍的密道潛入。

    然而,當卡洛斯到達入口時,卻沒有現那塊暗藏機關的石門。

    這一現讓卡洛斯若有所悟。

    作為阿拉索帝國時期的北方要塞,凱爾達隆堡本身就是易守難攻的堅固防御工事。但是巴羅夫家族在掌控它的近千年間,還是現了它不少的破綻弱點,並加以偽裝或者改進。

    從靠近下水道暗口的淺灘下水,卡洛斯潛入湖水深處,用蠻力破壞了鐵柵欄,終于從地下排水通道進入了城堡。

    一路行來,是如同木偶般的僕人。

    有的很熟悉,有的有印象,有的則根本不認識。

    這些本應屬于自家的僕人只是機械、麻木而又空洞的望著自己,既不言語也不動作。

    卡洛斯架熟就輕的探查了自己家人的房間,居然都有木偶一般的人型,唯獨自己的房間和伊露西亞的房間是空的。

    坐在伊露西亞的床上,卡洛斯思索著各種線索,猜測著各種可能性。

    大約十分鐘後,走廊穿來的人聲引起了他的注意。

    “明天,賽丹達索漢就要和你比試了,你會贏嗎?”

    “你希望我贏嗎?”

    “我當然希望你能贏。”

    “那我會為你取來勝利的,我美麗的姐姐。”

    “嘻嘻,我可沒有這麼油嘴滑舌的弟弟。”

    “那麼好好休息,明天見。”

    “好的,明天見。”

    听到伊露西亞的聲音,卡洛斯大為震動,但是很快,他反應過來,另一個聲音有問題。

    那不是阿萊克斯和維爾頓的聲音,伊露西亞除了自己也另一個弟弟,那麼誰在說話?

    答案是“我”!

    “我”是誰?

    尼格達沙碧……

    卡洛斯在開打開之前快躲藏起來。

    然後,門開了。

    躲在床下的卡洛斯只能憑借听覺判斷,來者是兩個人。

    腳步輕盈卻不規則的是伊露西亞,另一個腳步輕浮的,不好判斷。

    “伊露西亞,好好睡吧,明天好好觀看我英武的身姿。”

    “羞羞不要臉!”

    一陣笑鬧之後,伊露西亞躺倒了床上,和另一人互道了一身晚安。

    然後,那人嘆了口氣。

    “法師就是麻煩,這麼多天也沒有摧毀她的理智,只能用這種方法來套取記憶,這個女表子,等得到你弟弟的身體,看我怎麼玩你。”

    那人說完,便再無音訊。

    卡洛斯滿懷怒意的等了將近十分鐘,感到有些奇怪。

    沒有關門的聲音,也沒有人說話。

    卡洛斯小心的探頭出來查看,卻現房間內空無一人。

    沒有疑似尼格達沙碧的男音,也沒有伊露西亞,房間內空無一人。

    到這里,卡洛斯好像突然明白了。

    這里,是伊露西亞的記憶世界。

    離開房間,卡洛斯徑直走向當年賽丹達索漢完成教習後進行比試的地下室。

    或許,哪里能找到更多的線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