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04章 等一分鐘

第304章 等一分鐘

    時間是個很玄乎的玩意兒。

    某神秘學傳說級著作《一千零一個字》中開篇就告訴我們————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來曰宙。

    宇宙,或者說空間和時間,從來都不是能夠分開討論的事物。

    原本就很抽象的概念,是無法準確用文字這種承載力有限的方式準確描述的,但是相對正確的闡述,還是辦得到。

    時間,是對事物發展變化過程的描述。

    空間,是包含所有事物形態轉變的最大公共集。

    意思是脫離了空間,時間毫無意義;而沒有時間,空間的狀態是固定且不可觀測的。

    卡洛斯曾經對這套理論深信不疑,因為這套理論在邏輯上完美的自洽。

    然而青銅龍……或者說泰坦用宇宙第一的技術力告訴了卡洛斯,小伙,你還是na?ve,還是太圖樣圖森破。

    在唯一對應的宇宙關系中,時間和空間確實是不可分割的緊密關系。

    但是在涉及更高緯度以及多元宇宙時,時間和空間的唯一對應性不再固定。

    也就是說,因為克羅米莉的時光魔法,穿越者卡洛斯再一次穿越了。

    和上一次觸摸“血脈契約”時化身碑中世界的感覺不同,進行時間旅行時,形體的概念被極度弱化,整個人的狀態非常類似于“看不見的龍”。

    “看不見的龍”。是量子力學觀察態的一個經典設論。

    世界上有沒有有龍?

    有!

    哪里?

    這里。

    為什麼看不見?

    龍是隱形的。

    用手觸摸呢?

    龍的形體是可變的,無法觸摸。

    撒些粉末讓龍的爪跡顯露?

    龍是漂浮的。

    觀測熱力反應來確定龍的位置?

    這條龍是隔熱的。

    ……

    無論你用什麼方式方法。這條龍都是無法觀測的。

    那麼這條龍是否存在?

    答案是存在的。

    當尼格.達沙碧將伊露西亞安置在無面者尸骸的頭頂,借伊露西亞構築了記憶夢境後,克羅米莉和卡洛斯從物理層面上看,憑空出現在了這里。

    “我該怎麼做?宰了他嗎?”

    卡洛斯小聲問道。

    “額,恕我直言,你的聖光馬仔還停留在幾天之後。現在的你。就是個高階戰士,你確定打得過他?”

    克羅米莉歪著腦袋疑惑的問道。

    “為個加持昏暗視覺的法術。”

    卡洛斯扔給克羅米莉一記白眼,然後大步向前走去。

    雖然遠離不明,但是既然這頭青銅龍不制止自己殺人,那麼問題就不會不可收拾,唯一的問題就是為什麼不在尼格.達沙碧完成魔法陣之前動手。

    算了,青銅龍這種神神叨叨的神秘生物,和它們計較什麼。

    卡洛斯按下心中的疑問,決定先解決眼前的麻煩。

    尼格.達沙碧完全沒有想到如此隱秘的地方會有其他人。專注于魔法的他直到護身魔力盾被劈得劈啪作響,心神才回歸**。

    “哦,讓我們看看,這是誰?今天真是個好日子!”

    法師尼格用手指揉著太陽穴。一臉哀傷的喜悅。

    “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找到這里的,但是確實省了我不少麻煩,贊美夢魘之主!”

    “這個時間點,這白痴法師還沒有因為夢境儀式損耗太多的魔力和生命力,此刻的他可是之後的三倍強哦!”

    克羅米莉隱藏了蹤跡,用秘術小聲對卡洛斯說道。

    然後卡洛斯立馬就地翻滾躲開了尼格的奧術飛彈九連發。

    沒有聖光之力,卡洛斯缺少了重要的機動手段、恢復能力以及遠處攻擊能力。而準備的不充分,讓卡洛斯也欠缺了手斧、飛刀、機弩這一類的戰士裝備。

    直到真正生死對敵,卡洛斯才發一個戰**要打法爺,是件多麼痛苦的事情。

    “靈活的爬蟲,接受你的命運吧!”

    尼格.達沙碧大喊了一聲,寒冷的凍氣從他周圍迅速擴散而出。

    霜之新星!

    卡洛斯第一時間閃過腦海的就是這個法術的名稱。

    法師對陣戰士時的終極殺招!

    如果戰士靠近,則極寒的凍氣會凍結戰士的雙腳;如果遠離,那麼拉開距離對陣法師就是取死之道。

    無數戰士先烈用生命與鮮血的代價總結出了幾種應對霜之新星的方法。什麼附魔灼熱武器、大盾擋架、保暖皮靴,簡直是腦漿爆炸的產物。

    然而卡洛斯決定使用技術含量最高的哪一種————四十五度跳躍法!

    根據魔法第二消散遠離和艾澤拉斯基礎物理學研究,霜之新星的作用高度為四十厘米,持續時間根據魔力優化原則,不會超過四秒,急凍效果不會高于三秒。

    那麼,只要保證跳躍高度在四十厘米以上,滯空時間超過三秒,就能有效的維持住戰士在對抗法師時的優勢距離。

    “什麼?!”

    看著飛躍而至的卡洛斯,尼格.達沙碧驚呼一聲,下意識的想要舉起法杖格擋,卻在最後關頭認清了自己的月柳木法杖絕對擋不住奧金斧鋒利斧刃的實事,趕緊使用閃現術逃命。

    “你這是……”

    尼格.達沙碧似乎還想放狠話,卡洛斯趁墜地時的緩沖力彎腰拔出靴子里的匕首投擲了出去。

    尼格無奈,只能側身閃避,腳下一個釀蹌,等重新站位,卡洛斯離他已經不足三米遠。

    “遲緩!”

    危急時刻,尼格.達沙碧終于顯露出了自己身為法師的判斷力,使用了威力稍弱,施法時間最短的法術。

    然後再次使用閃現拉開了距離。

    “奧特蘭克的王啊,你已經盡力了,接受你敗亡的命運吧!”

    看著卡洛斯變得緩慢的動作,尼格.達沙碧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拉開距離,我有一百種方法玩死你!

    然而卡洛斯悶哼了一聲,周身散發出驚人的熱氣,動作恢復如常,迅速接近正在放狠話的敵人。

    “什麼?這不可能!”

    尼格.達沙碧瞪大了眼楮,不明白為什麼卡洛斯這麼快就拜托了遲緩法術的影響,但是他還是開始吟唱咒語,似乎準備用一個大威力的法術結束戰斗。

    直到此時此刻,卡洛斯才明白賽丹.達索漢當年真的一點沒有藏私,教授自己的都是真正的武技戰術。

    做著蛇形機動前進,卡洛斯忽高忽低的身形和飄忽不定的行進路線讓尼格.達沙碧的法術定位變得困難起來。

    “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法師的尊嚴不容侵犯!”

    尼格.達沙碧高高舉起了法杖,眼看強大的法術即將重創卡洛斯,自己的喉嚨卻忍不住發癢,吐出一口血。

    誰?誰反制了自己的法術!

    還沒有想明白這個問題,山一樣的黑影已經覆在自己面前。

    “反派死于話多,你為什麼就是不明白。”

    開戰至此,卡洛斯第一次開口說話。

    然後奧金利斧無情落下。

    “不!”

    馬上就好了,魔力激蕩馬上就平復了!閃現、冰環、寒冰屏障,什麼都好,給我用出來啊!

    尼格.達沙碧感受著撕心裂骨的疼痛,無力跪倒在地。

    透過胸口的血痕可以看見斷裂的肋骨。

    “這不公平……”

    法師不甘的吐出了最後的遺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