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05章 或者下一分鐘

第305章 或者下一分鐘

    “如果我是你,就不會輕舉妄動。<樂-文>小說www.ウwxs.com”

    克羅米莉對來者說出了仿佛兩章之前曾經說過的話語。

    而卡洛斯跪坐在伊露西亞身邊,感覺渾身發毛。

    因為在克羅米莉施放的幻影牆的另一面,是另一個自己。

    那個帶著一身戾氣和遠古列王守衛準備大殺四方的自己。

    “感受到命運的無常了嗎?時間,可不是能夠隨意玩弄的東西。我幫你拖住你,然後你去喚醒你姐姐吧。如果兩個你互相感知到對方的存在,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動作快點吧。”

    暗中傳遞了音訊之後,卡洛斯突然發現之前與克羅米莉的談話背後似乎有了更多的深意。

    “請允許我簡單的說明下情況。眼前這個怪物是遠在人類還沒有出現的遠古時期,神的敵人。當然,它現在只是一具尸體。但是這些家伙很麻煩,活著麻煩,死了更麻煩。它們能吞噬血肉,也能吸收魔法能量,奧術、聖光、暗影能量、元素力量,甚至太陽光。這家伙的名字是禁忌,種族我也不清楚,反正麻煩透了了……”

    听著克羅米莉如同復讀機一般的重復著曾經听過一遍的話語,卡洛斯壓下心中怪誕的感覺,強迫自己不去想更多的,細思極恐的問題。

    然後將自己的意識沉浸入伊露西亞的記憶夢境。

    那是一片充滿少女風的田園景象。

    唱歌的隻果。起舞的麥田,太陽公公月亮婆婆一個不缺。卡洛斯一身戎裝穿行在這樣歡欣祥和的世界,整個人的畫風都不對勁了。

    然而在這樣一個童話般的世界,卡洛斯還是敏銳的發現了一絲不祥的征兆。

    那就是所有的事物都是觸手系的。

    樹木統統有氣根,兔子用觸手一般的長耳朵進食,鳥兒的尾羽也是肉質的觸須。

    “難道伊露西亞是《粉紅之書》的所有者?”

    卡洛斯無語望天,繼續前行。

    在夢境的世界。方向毫無意義。只要你有強烈的意願,就必然能到達你想去的地方。

    心之所向,意之所達。

    沒有參照,也體會不到時間的流逝,在卡洛斯心生厭煩的極限邊緣,一棟林中小屋出現在視野的盡頭。

    當卡洛斯深呼吸幾口,調整好心情狀態之後,大步的走了過去。

    然後,發現伊露西亞正抱著幾個無面者的幼體玩過家家。

    “啊。你們看,是爸爸回來了。”

    伊露西亞滿臉驚喜的看著卡洛斯,用哄孩子的那種膩的發嗲的聲音說道。

    然後,卡洛斯發現無面者的幼體居然還挺萌的……

    不對!錯覺。一切都是錯覺!

    按照青銅龍的說法,伊露西亞現在充當著死去無面者的大腦,想要伊露西亞醒來,就要讓她自己認為這一切都是虛幻的,當伊露西亞開始懷疑人生的時候,夢境就會破碎。

    如何讓一個充滿母性的女人懷疑人生?

    卡洛斯用他前世今生加起來快一甲子的人生閱歷為參考,話語張嘴就來。

    “十八從軍三十回。歸家子女繞膝圍。幼子嗷嗷正待哺,老大嘴角須如煤。你個小賤人,說,這些野種是誰的!”

    “……”

    “……”

    說的時候挺爽快,說完卡洛斯和伊露西亞一起懵逼了。

    “卡洛斯,你在鬧什麼,讓你去劈點柴,好給孩子們做飯,你空著手回來也就罷了,在孩子們面前胡說什麼?”

    伊露西亞佯作不悅的說道,然而內心的緊張還是通過肢體的小動作顯露無疑。

    而隨著伊露西亞的精神波動,整個世界的格調也陰郁下來。

    一句話說錯就是鮮血之末的結局啊!

    卡洛斯突然有了這樣一種感覺。

    但是自己的目的只是將伊露西亞帶出這片夢境,將自己的姐姐帶回家,什麼虛幻的妄想,精神的哀傷,先扔一邊兒去吧。

    “孩子長得不像我!”

    卡洛斯如此說道。

    “廢話,肯定是像我!”

    伊露西亞不甘示弱。

    然後卡洛斯盯著無面者的幼體看了一小會。

    像你妹夫!

    但是猛然間,卡洛斯警醒過來。

    自己不知不覺間著道了。

    這是被伊露西亞拖入了她的節奏,然後被她用豐富的經驗打敗啊!

    上古之神真可怕,即使一個已經死了,僅僅沒有死干淨的手下都有如此可怕的,蠱惑人心的能力。

    卡洛斯閉上眼楮,用體內微弱的聖光殘響激蕩心靈。

    當他再睜開眼楮,這個虛妄的世界終于露出了破綻。

    卡洛斯看到了,鏈接在伊露西亞身上的黑線,不是那幾個q版的無面者幼崽,而是這棟小木屋。

    那才是腐蝕虛妄的根源。

    卡洛斯二話不說,操起斧頭就準備拆遷,伊露西亞被自己弟弟的舉動嚇了一跳,趕緊將她眼中的“孩子”護入懷中。

    然而卡洛斯每一斧子落下,就有一個無面者的幼體化作黑水消散。

    “你在做什麼,這些是你的孩子!”

    伊露西亞發出聲嘶力竭的哀嚎。

    隨著根源的受創,卡洛斯的理智似乎也逐漸回歸。

    剛自己都在想些什麼……

    伴隨著劇烈的羞恥心,卡洛斯的動作越發沉重有力。

    當這棟象征著死亡的無面者原始本能的木屋倒塌後,世界的畫風為之一變。

    伊露西亞滿臉是淚的癱倒在地。

    “這里是?”

    卡洛斯看著劇烈變化的周圍環境,感覺自己見過,或者說來過。

    “你就這麼討厭我嗎?從小就喜歡捉弄我,長大了又喜歡撩撥我。到最後連個孩子也不願意留給我!”

    伊露西亞哀怨的哭訴著。

    “姐姐,你這是鬧哪樣?”

    卡洛斯滿臉無辜的問道。

    “你不讓我嫁人。”

    “是你自己想要把握自己的婚姻,我才幫你的啊。”

    “也不許別人娶我。”

    “提親的都是一幫蠢貨,沒有一個看得上眼的。”

    “你也不願意娶我。”

    “你是我姐姐!”

    “我是個女人!”

    卡洛斯突然無言以對。

    隨著年歲的增長,青年時對姐姐的懵懂逐漸淡去,卡洛斯已經不是一個饑渴難耐的小公雞,自然不會對伊露西亞做一些若即若離的曖昧舉動。

    但是沒想到自己的姐姐居然沒有釋懷。

    “我是個女人,我是個壞女人,我喜歡自己的弟弟,我的親弟弟,你要我怎麼辦?父親母親不會同意的,眾人不會祝福我的,我只想要個孩子,你也要奪走,為什麼!為什麼!”

    伊露西亞的聲音越來越低,無聲的流著眼淚。

    但是就是這段剖開心之壁壘的話語,讓卡洛斯听出了端倪。

    “我是誰?”

    卡洛斯問道。

    “卡洛斯。”

    伊露西亞回答。

    “你的孩子哪里來的?”

    卡洛斯繼續問。

    “不知道。”

    伊露西亞義正言辭的回答。

    “……”

    卡洛斯此刻的內心毫無波動,反而有些想笑。

    “你看,我們之間清清白白,沒有什麼孩子。我們沒有發生過x關系,也不會有孩子。好了,我親愛的姐姐,這不是個美夢,你該醒了,我們回家吧。”

    卡洛斯笑著搖了搖頭,走到伊露西亞身邊,想把她拉起來。

    他明白了,夢境的腐蝕雖然被去除了,但是伊露西亞依然沒有完全清醒,和一個做夢的人講道理是一件很傻逼的事情。

    結果……

    “是這樣嗎?”

    伊露西亞居然違反了物理法則,一把將卡洛斯拉倒在地。

    然後吻了上去。

    “之前是我在做夢,是嗎?”

    “你現在也是在做夢。”

    卡洛斯看著伊露西亞笨拙的親吻自己的嘴唇,忍不住笑著說道。

    “沒錯,是夢的話,一切都沒有問題,親吻也好,擁抱也好……也好。”

    伊露西亞閉上了眼楮。

    听著自己姐姐的話,卡洛斯笑不出來了。

    夢中的話,就沒有關系……嗎?

    而伊露西亞的記憶夢境之外。

    “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

    卡洛斯說完,走進克里米亞打開的傳送門,離開了上古無面者的埋葬場。

    原來是克羅米莉告訴卡洛斯,想要拯救伊露西亞,必須肅清外部的干擾,而自己,會在這里看守。

    “真不知道為什麼你會相信我,我可是報著死兩次的心理準備來的呀。”

    克羅米莉自嘲的笑了笑,用自己並不常用的高等精靈形態,就是做好了撕破臉的準備。

    然而奧特蘭克的國王,卡洛斯.巴羅夫,似乎對自己抱有特殊的好感。

    “算了,反正時間的扭曲僅限這片區域,等這個卡洛斯離開這里,事情也算是得到解決。”

    克羅米莉關閉傳送門,停止幻影牆,耐心等待卡洛斯喚醒伊露西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