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10章 食我星爆棄療斬

第310章 食我星爆棄療斬

    做一道簡單的算術題。樂-文-

    一個體重一百公斤的大漢徒步行軍一百公里需要消耗三公斤的口糧。

    出發地與目的地直線距離約在六百公里左右。

    已知這個壯漢需要攜帶夏裝兩套,冬裝一套,盔甲一套,水囊兩個,劍盾一套,飛斧若干。

    又得知一匹戰馬的負重約為它體重的三分之一,食量是該壯漢的兩倍。

    那麼問題來了。

    挖掘機技術哪家強……

    咳咳。

    實際上,卡洛斯確實說了這個話題。

    “看看這些雕塑,這些宏偉的建築,矮人那麼大點個頭,造東西卻堅定不移的履行了【大就是美,多就是好】的標準,真是讓人嘆為觀止啊!”

    實際上,用行軍陣容,是根本無法從濕地一路豬突到鐵爐堡的。

    大包小包的打包裝車,行軍速度先不說,光是騾馬的調集就是個老大難的問題。而且矮人的生存環境,晝夜溫差太大,一但離開卡茲莫丹,進入丹莫羅山脈的雪線以上,補給消耗的量就更嚇人了。

    時節七月,在濕地那邊恨不得**乘涼,進入山區,早晚就得穿大衣,再往前走不到五十公里,過了最後一段山脈隧道,鞋子里就得塞毛皮碎布了。

    而且距離鐵爐堡,光直線距離就還有兩百公里,而軍隊的存糧已經不夠三日之用。

    該怎麼辦呢?怎麼辦……

    答案其實很簡單。

    等唄。

    什麼晝行一千。夜行八百,孤軍奔襲。都是沒辦法的玩命,是成敗在天勝負不由己之時的搏命之舉。

    真正的行軍打仗,哪家不是以多打少,有備勝無算。

    在卡洛斯領軍出戰的第二天,第二批的運輸大隊就已經押運著物資開始追趕。

    長途的行軍會體力的消耗是緩慢而巨大的,以逸待勞不是句空話。

    卡洛斯可不準備帶著疲憊的精銳和獸人的棄子換人頭。扼守關卡。暫作休整。等待後軍把物資運到,自己帶領的先行軍團也整備完畢了。然後滿狀態沖破封鎖會師鐵爐堡多好。

    回探的斥候騎兵沒四個小時匯報一次情況,後隊大約兩日後抵達。

    只要有消息就行。

    不在乎今天又壞了幾輛馬車,明天又跑了幾只驢子,卡洛斯安心的待在營地。

    部隊駐防的時候訓練要嚴,出征打仗時規矩要正。

    沒有搞什麼大規模的訓練,只要抓好軍官,士兵基本就亂不了。

    檢查完各個哨位的情況,踹了幾個偷懶家伙的屁股。卡洛斯回到營帳休息。

    結果一幫子把卡洛斯當做導師的聖騎士們在晚餐之後將自家國王拉出去活動了。

    七月的天黑的慢,太陽下山快半個小時了,天也不見黑。架篝火用的木柴已經堆放好了,等天色再暗些就可以點燃。

    在沒有點燃的木柴堆旁。一幫子現役聖騎士們半似嬉鬧半帶較量的打斗在進行中。

    看著這些年輕人揮灑著汗水,卡洛斯欣慰之余又有點感慨。

    其實自己年歲也不大啊,不知不覺都混成大師級的人物了。

    幼年時,對于未來的莫名恐懼驅使著卡洛斯不斷訓練。

    青年後,終于做好了人生規劃,強壯的體格是不可或缺的條件,訓練更加苛刻。

    成年了。被命運驅趕著登上了高位,忽然被發現架的太高,下不來了,以至于鍛煉從未終止。

    不知不覺,卡洛斯發現,在戰斗著方面,自己已經登上了人類的巔峰。

    看著其實可以歸類為同齡人的家伙們漏洞百出的架勢,卡洛斯忍不住笑了起來。

    “陛下,您在笑什麼?”

    伊米爾的注意力從未離開卡洛斯身上,發現國王笑了,果斷的話題跟上。

    “突然想到了一段話。”

    “什麼話?”

    卡洛斯沒有接茬,而是站了起來。

    活動了下腳踝,又抖了抖手腕,卡洛斯插入了有些打出真火氣的兩人之間。

    打出真火氣,最好的證明就是圍觀的人都發現卡洛斯有所動作了,而對峙中的兩人眼中卻沒有它物。

    “你反手無力!正手不精!腳步松散!反應遲鈍!沒一個動作像樣!就你還想跟我同台較量嗎?做你的美夢!”

    許久不用,卡洛斯的漢語口語退化了不少。

    喊出這段跟劍斗無關的口號同時,卡洛斯箭步插入兩人之間,利用兩人一次拼斗較力的機會抓住了他們的手腕,一扭一提別過一個,松手踹臀一氣呵成。然後壓膝跪腿,頂肩掛肘,放翻另一個,用扎實的基本功和強健的體魄1v2硬生生的分開了兩人。

    爽!

    “陛下,您剛才喊的那段戰吼是什麼意思?”

    發現是被國王打斷了較量,從地上爬起來的二人也不生氣,嘿嘿嘿的拍拍屁股,笑著問道。

    “意思是告訴你們,什麼叫一力降十會。沒有強壯的體魄,再高明的劍技也不過是無根之木,無源之水。想想那些獸人,動作那叫個粗糙,但是架不住別人力氣大啊。獸人一斧子劈過來,你能單手持盾格開,下一刀子就能要他們的命。但是你們都是上過戰場的老兵,有多少聯盟的新兵連一斧子都擋不開,又有多少人需要雙手持盾來勉強防住,還有一些平時訓練耍小聰明的,架盾都不會,被獸人連人帶盾一斧子劈開的。”

    卡洛斯岔開了這個話題,講了些戰場心得。

    “武器再厲害,使用的始終是人。一個人再厲害,在軍團面前也無濟于事。你們有些人是參加了不久前那次行動的。”

    听卡洛斯說道這里,周圍圍觀的約五分之一的人點了點頭。

    “那些邪教徒算是悍不畏死吧。即使是我被復數個的那種家伙纏上,也是後腦勺發麻呀。但是呢,又如何,在軍團勢力的面前,個人的武力是那麼的蒼白無力。黑壓壓的箭矢鋪天蓋地,怕不怕。明晃晃的刀光如同海浪一樣排著隊涌過來,怕不怕。”

    听著卡洛斯用浮夸的語氣說著,所有人都應景的笑了起來,說著怕。

    “怕啊,怕的時候怎麼辦?靠戰友唄。”

    說完這一句,卡洛斯的臉瞬間冷了下來。

    本來想再訓幾句,但是遠遠的,卡洛斯看到一隊面生的矮人在侍衛的帶領下走了過來,便打住了。

    氣氛一打斷,卡洛斯也沒了心思訓手下,轉念一想,比斗中火氣大了點也不是多大的事,也就沒必要上綱上線了。

    “你們繼續,伊米爾,看著點。”

    吩咐兩句,卡洛斯離開了人群,迎著緩緩走來的矮人走了過去。

    “天啊,他真高!”

    “咳咳。”

    為首的那個矮人听到同伴的嘀咕,沒好氣的咳嗽了一身,示意他們注意禮節。

    “尊敬的奧特蘭克之王,卡洛斯.巴羅夫陛下。鐵爐堡第四軍團第三中隊隊長赫米特?奈辛瓦里為您帶了銅須之王,麥格尼陛下的問候。”

    背負著火槍戰斧的矮人昂著頭直視著卡洛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