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11章始終

第111章始終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一章改的好艱辛,寫才用了兩個多小時,改稿子,花費了六個小時。觀眾老爺們,你們說這應該算作昨天的二更還是今天的第一更呢?王國篇正式完結,散花!)

    突發的意外,讓郭森斯坦達陷入絕境。即使是在戰場上能夠以一敵百的劍聖,也無法在如此這樣密閉的空間內面對數千敵手。何況還有兩個剛剛戰勝自己同伴的高階戰士對自己虎視眈眈。

    斯巴達克斯,對不起了。

    部落不會忘記你的,酋長不會忘記你的,人民不會忘記你的,獸人英雄永垂不朽,願先祖保佑你!

    郭森斯坦達第一時間發動疾風步,消失在人前。

    “氣息消失了,逃跑了。”丹德瑪閉上眼楮感應了一會,對卡洛斯說道。

    而涌進來的王國衛隊也傻了,國王遇刺了,疑似罪犯的獸人跑了,凶手無跡可查,這要怎麼辦?

    “將軍,王國騎士團在城門外集結,放話說再不開門他們要攻城了!”有王國衛隊的傳令兵擠進議政廳,向指揮官報告。

    “我從沒有下令阻攔騎士團?!”指揮官有些詫異和茫然。

    而貴族官員們見國王遇害,討論聲,驚呼聲終于爆發,整個議政廳亂成一鍋粥。

    場面亂作一團,手持契約書的阿歷克斯冷眼旁觀了整個鬧劇,最後還是嘆了口氣,站出來為兒子收拾局面。

    “安靜!”阿歷克斯走到的鐵王座之前。

    “安靜!”阿歷克斯蹲在艾登身邊,伸手替好友合上雙眼。

    “我說安靜!”阿歷克斯猛地站了起來,聲嘶力竭的訓斥道。

    “士兵們!”卡洛斯用聖光術給自己刷了口血。

    “到!”忠于卡洛斯的衛兵立正跺腳,整齊劃一的口號刺激了堵住門口的國王派衛兵,雙方刀兵相向,迅速散開兩旁的貴族們終于安靜了下來。

    “我的父親,巴羅夫家族的族長,王國的大公爵要講話,你們听不到嗎?”卡洛斯叱喝著。

    “衛隊長閣下,您還能控制王國衛隊嗎?”見場面安靜下來,阿歷克斯開始問話。

    “這要看斯派洛將軍是否依然終于王國了。”王國衛隊的衛隊長冷淡的說道。

    作為艾登近期提拔的心腹,斯派洛領導的部隊雖然掛著王國衛隊的名號,其實已經獨立于王國衛隊之外,衛隊長的發言並非單純的擠兌。

    艾登本來打算的是先壓服國內貴族,在聯合國內貴族壓服奧特蘭克王立騎士團。打算是好的,然而計劃總是比不上變化。被要求駐扎城外的騎士團發現奧特蘭克城內的騷動,申請入城卻被城門守衛拒絕,申請會見長官卻被告知負責人在開會。隨著城內的騷動不斷擴大,王立騎士團的頭頭們坐不住了,隨即有了威脅攻城的警告。

    雖然斯派洛手里有近兩千人手,但是其中一部分是從原本的王國衛隊中篩選拆分出來的,另一大部分是新募兵丁。在衛隊長面前,斯派洛敢擺擺譜,真面對騷動的王立騎士團,他的內心是虛弱不安的。

    “我當然忠于國王……忠于王室……忠于王國……沒錯,我忠于奧特蘭克!”斯派洛被數百名達官顯貴盯著,緊張的冷汗直落。

    艾登重用他,只是因為他的忠心,並不是因為他的才能。此時此刻,手握重兵的斯派洛居然自亂陣腳,自己慌了。

    “那麼,請您留下一百名士兵參與維持現場秩序,然後讓其他士兵歸營吧,將軍。”阿歷克斯說道。

    “好的,公爵閣下,沒問題,公爵閣下。”斯派洛感覺這個命令不錯,急急忙忙的想要離開。

    “將軍閣下,作為奧特蘭克城內重要的治安力量,我覺得您有資格參與接下來的回憶,遣散士兵回營請讓您的副官去落實吧。”阿歷克斯補充道。

    “當然…我是說,好的,我很榮幸。”斯派洛對于阿歷克斯的抬舉有些意外,又有些飄飄然。

    “衛隊長閣下,麻煩您親自走一趟,讓王立騎士團內男爵以上爵位的騎士們也來參與接下來的回憶。”阿歷克斯繼續安排道。

    “公爵閣下,契約書……”

    當阿歷克斯站出來主持局面,混亂得到遏制,于是國王派的家伙們想起了一件要命的事情。

    “難道諸位不覺得當務之急是商議艾登陛下去世後的問題和為……陛下復仇嗎?”阿歷克斯艱難的說著,一股憤恨之氣郁結在胸,轉身時,大公爵惡狠狠的盯了自己的大兒子一眼。

    “父親大人,這個獸人劍聖還沒有死,我覺得他有搶救的價值,但是對常人來說太危險了。我建議,讓丹德瑪大師監視他,您覺得呢?諸位的意見呢?”

    在等待王立騎士團的頭頭腦腦到來的空閑,卡洛斯提起了倒地的火刃劍聖斯巴達克斯。

    此時此刻,阿歷克斯無暇關心一個要死不活的獸人,貴主們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因為一個獸人得罪最有可能成為國王的人。于是,卡洛斯的建議迅速得到落實。

    “找到那個孩子。”

    兩個衛兵駕著強壯的獸人劍聖離開,丹德瑪拾起地上的黑曜石巨劍準備同行時,卡洛斯趁機在暗夜精靈耳邊輕聲說道。

    丹德瑪皺了皺眉,什麼也沒有說,就這樣離開了。

    獸人女劍聖和國王艾登的尸體還倒在地上,在得到大人們的命令前,衛兵們也不敢妄動遺體。沒有多久,王立騎士團的主事人們就來了。

    “陛下!”

    “發生了什麼!”

    一片混亂中,規定奧特蘭克這個王國命運的會議開始了。

    最關鍵也是最重要的議題,誰是下一任國王?

    手握契約書的阿歷克斯.巴羅夫幾乎沒有費太多功夫就壓服了中立派。而最頑固的反對者和王立騎士團中的皇家派則糾結于艾登陛下的後代中是否存在合法繼承人。

    爭執持續了數個小時,一直到王後現身,否認了自己與艾登有後代存活于世,卡洛斯終于在夕陽落山之前得到了那頂期盼了許久的王冠。

    而國王是誰的問題得到解決,剩下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一直到月上中天,熱鬧了一天的議政廳終于安靜了下來。

    悲傷的王後,艾登的尸體,卡洛斯和阿歷克斯父子二人,三人一尸在燭光中搖曳的身影映照在空曠的牆上,說不出的幽怨。

    “阿歷克斯,你滿意了嗎?”王後問道,話語中有怨無恨。

    “莎薩,這是個意外……”阿歷克斯試圖解釋,但是被王後打斷。

    “我不愛艾登,至少當年婚禮上,我試圖逃跑來著。但是一晃眼幾十年過去了,這個男人,保護了我幾十年。而我,為了保護我的家族,背叛了這個男人……”王後自說自話著。

    “莎薩,別這樣。”阿歷克斯用近乎哀求的語氣說道。

    “我知道的,我明白的,我不會自尋短見,至少幾年內我需要活著,這是交易的一部分,我懂。那麼新任國王陛下,大公爵閣下,我能帶我丈夫回家了嗎?”王後問道。

    阿歷克斯感覺自己說不出任何話語,只好扭頭看著地上艾登蒼白的臉。

    “衛兵,去請王室總管來為艾登陛下處理後事。”卡洛斯替父親發號施令。

    很快,整個議政廳只剩下父子二人。

    鐵王冠被侍從們放在了鐵王座上,阿歷克斯緩緩的走過去,彎腰拾起鐵王冠,又慢慢的走到兒子身邊,將鐵王冠置于卡洛斯頂上。

    “明日的加冕儀式後,你就是國王了,我的兒子。”

    阿歷克斯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是的。”

    “當眾燒了那份契約書,你的地位將牢不可破。”

    阿歷克斯繼續說道。

    “好的。”

    阿歷克斯忽然重重一耳光扇在卡洛斯臉上。

    “一頂破王冠就那麼重要嗎?你難道不明白你毀了貴族間的規則,你改變了王國內的政治氛圍?從今往後,再也沒有溫情,再也沒有容忍,奧特蘭克王國剩下的只有權謀和利益。連睡覺都需要衛兵守衛的日子,隨時防備暗殺的日子,這就是你想要嗎?我的蠢兒子?你父親的朋友很少,今天過後一個也沒有了!”

    阿歷克斯說完,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父親大人,只要您願意,這頂王冠將屬于您,我並不稀罕它。”卡洛斯試圖去摘下鐵王冠,卻被阿歷克斯死死的按住了雙手。

    “閉嘴!我已經沒有了友情,你還要用著破玩意兒讓我失去親情嗎?”阿歷克斯死死的盯著自己的兒子

    “如果我說刺客不是我安排的,您信嗎?”卡洛斯問道。

    “你敢用你信仰的聖光起誓,我就信。”阿歷克斯回答。

    良久,父子二人對視無語。

    “我累了,你也早點睡吧,明天忙的事還多著呢。”阿歷克斯說完,身心疲憊的轉身離開。

    “知道嗎,艾登從來沒有想過要殺我,更沒有想過要殺你。他就是個看起來一臉凶相的爛好人。我早說過,爛好人是當不好國王的。”

    在大門口,阿歷克斯停下腳步說出了這段話,然後頭也不回的離去。

    坐在鐵王座上,卡洛斯感受著鐵王冠的重量,思緒萬千。

    “抱歉,我沒有找到那個孩子。”

    不知道什麼時候,丹德瑪來到了卡洛斯身邊。

    “謝謝,謝謝你。”

    “額……不客氣。”

    丹德瑪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有負所托,卡洛斯還要向自己道謝,但是還是應了下來。

    “大師,雖然辛苦,但是我能請求你在今夜保護我的父親,保護那份契約書嗎?”卡洛斯問道。

    “好的,沒有問題。”丹德瑪回應了卡洛斯的請求。

    “謝謝。”

    “不客氣。”

    這次,丹德瑪回答的很果斷。

    在暗夜精靈離開後,議政廳似乎只剩下卡洛斯一個人獨坐鐵王座之上。

    “大師放走的那個女精靈懷里的孩子確定是女孩?”

    “不要畏懼,我不是個薄情的人。”

    “隱退?這不是對待功臣之道。”

    “我要給你好處,你不能拒絕。”

    “時間會證明一切的,我才是正義。從今天起,只要我還有一口飯吃,就少不你的一口食。”

    燭光明滅間,一切恢復如常,仿佛剛才的一切只是新王的囈語。

    “命運的小尾巴,我終于抓住你了。”卡洛斯緊緊握拳,疲憊和困惑漸漸的從他身上褪去。

    如果王無能為力,那麼我將之推翻

    如果王生而有罪,那麼我願意救贖。

    如果王注定孤獨,那麼我願意承受。

    “泰瑞納斯,我不會給你機會審判奧特蘭克,審判巴羅夫家族。因為我才是正義!”卡洛斯低聲的吼了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