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12章不能稱霸籃下,朕寢食難安

第112章不能稱霸籃下,朕寢食難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正義與道德無關,與勝負無關。

    決定正義的唯一先決條件只有陣營。

    敵之仇酋,吾之英雄,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雖然阿歷克斯不滿卡洛斯近乎“壞規矩”的舉動,但是兒子就是兒子,巴羅夫家族不可輕侮。在卡洛斯待在鐵王座發呆的時候,由阿歷克斯主持的,目的性和針對性極強的大清洗早已展開。

    一夜的雞飛狗跳之後,奧特蘭克已經城頭變幻大王旗,昨日參與大朝會的權貴們,至少三分之一被送入了地牢。

    “只要等待,這頂王冠終將是你的。可是現在,地牢里多少人在憎恨你,憎恨我,憎恨巴羅夫家族。卡洛斯,這一切真的值得嗎?”繼位儀式開始前,同樣一夜未眠的大公爵親自給兒子帶去早點。

    “父親,您願意背離聯盟,投靠部落嗎?”卡洛斯沒有食欲,沒有接過父親遞來的餐盤。

    “我們還有別的辦法,你沒有必要弄髒自己的手。”阿歷克斯彎腰將餐盤放在地上,走到了卡洛斯身邊,拍了拍兒子的肩膀。

    “我相信聯盟必勝,我相信有我存在的聯盟必勝,但是我不相信其他的國王,我不相信聯盟內的其他貴族。所以我們的艾登陛下必須是個高貴的、純粹的王者,一個被獸人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必須除之而後快的英雄。”卡洛斯如此回答。

    “事情鬧這麼大,藏不住的。”阿歷克斯嘆了口氣,道理他都明白。

    “沒有證據就沒有犯罪。”卡洛斯如此說道。

    “這頂鐵王冠戴了一晚上,腦袋不痛嗎?”

    阿歷克斯知道自己的大兒子從小就特別有主見,事已至此,已經沒有必要和卡洛斯置什麼氣,語氣就緩和下來。

    “痛。現在脖子都有點僵。”卡洛斯一臉嚴肅認真的回答。

    “……”阿歷克斯本來準備替兒子摘下王冠,但是隨即反應過來,那是王冠,不是什麼其他東西,終究沒有動作。

    “父親,我折磨自己,不是因為懺悔或者難過,我只是希望提醒自己。這頂王冠有多重,我身上背負的責任就有多重。”

    卡洛斯站了起來,將阿歷克斯擁到鐵王座之上,又取下鐵王冠戴在父親頭上。

    “你這是?”阿歷克斯想要站起來,卻被卡洛斯死死按住肩膀。

    “父親,我要的從來不是什麼王位,更不是什麼權勢。我的心很大,而奧特蘭克太小了,小到庇護不了巴羅夫家族。”卡洛斯一夜未眠,眼中充滿血絲。

    “你到底在畏懼什麼?我的孩子。”阿歷克斯終于忍不住問了出來。

    “畏懼?我無所畏懼,可是我又畏懼我的無所畏懼。父親,人活一世,究竟是為自己活還是為他人活著?”卡洛斯的話語看似毫無邏輯,偏偏阿歷克斯全部听懂了。

    “這是我的責任,孩子,這不是你應該承擔的。”阿歷克斯突然覺得昨天自己扇了兒子一耳光有些過分。

    “我愛你,父親。我愛母親,我愛姐姐,愛兩個弟弟,愛著我生活的這片土地。”卡洛斯將雙手從父親肩膀上挪開,站直身體,伸了個懶腰。

    “父親,只要你們好好的,我什麼都不怕。”

    卡洛斯笑了起來,那笑容如同陽光般燦爛。

    鐵王冠真沉啊。

    阿歷克斯小小的腹誹了一下,將後背靠在鐵王座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站了起來。

    “這是你的選擇,大膽的去做吧,無論如何,我都站在你背後。”阿歷克斯取下頭頂的鐵王冠,遞還給卡洛斯。

    “父親大人,我需要您能答應我一件事。”卡洛斯猶豫了片刻,接過了鐵王冠。

    “什麼事?”阿歷克斯問道。

    “永遠不要相信貴族的承諾。”卡洛斯認真的看著父親的眼楮。

    時代已經變了。

    在安度因.洛薩放棄皇帝權柄那一刻起,時代就已經改變。

    雖然在部落的重壓下,聯盟緊密團結在一起。然而阿拉索帝國的余燼終將熄滅,野心家的時代終將到來。

    “你準備徹底清洗艾登的勢力?”阿歷克斯還沒有感受過切身之痛,所以錯誤的理解了卡洛斯的話語,不禁擔心兒子樹敵過眾。

    “不,我會寬恕他們。”卡洛斯如此作答。

    奧特蘭克的繼位儀式不是天朝古代的登基大典,沒有祭天拜地那一套。

    在奧特蘭克,甚至找不到有資格給卡洛斯加冕的人。

    所以端坐鐵王座之上,卡洛斯頭戴鐵王冠,接受了貴族們的宣誓效忠,就算完成了繼位儀式。

    “陛下,難道您就這麼寬恕了這些背信棄義之人?”騎士團唯一的女性大騎士長尚格雯婕在最後一位貴族領主完成宣誓效忠之後,終于忍不住站了出來,算是給足了卡洛斯面子。【愛書屋】

    “背信棄義?尚格雯婕卿指的什麼?”卡洛斯安坐王位,貌似不解的問道。

    “雖然昨天我不在場,但是我听說不少人在某些不該存在的東西上簽字了。”彪悍的女騎士惡狠狠的掃過眾人,不少家伙心虛的別過臉去。

    而公爵派的支持者則是一臉的趾高氣昂。

    “尚格雯婕卿,不要相信獸人的挑撥離間,在場的諸位都是王國的柱石,都是值得信任的良臣,哪里有什麼不該存在的東西”卡洛斯站了起來,從阿歷克斯手里接過契約書。

    當卡洛斯手握契約書在鐵王座前踱步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他。

    驚恐,疑慮,興奮,期待。

    各種各樣的情緒充斥在議政廳內。

    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卡洛斯走到火盆前,將契約書扔進了熊熊燃燒的烈焰中。

    “從來沒有過什麼不該存在的東西,大家說是不是。”卡洛斯不帶半點疑問語氣的反問道。

    “國王萬歲!”

    “陛下聖明!”

    “奧特蘭克萬歲!”

    除了一部分奧特蘭克王立騎士團的高階騎士面色不太好,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歡呼聲。

    艾登的時代結束了,匹瑞諾德家族的時代結束了,在熊熊燃燒的火焰中,奧克蘭克贏來了卡洛斯的時代,贏來了巴羅夫家族的時代。

    繼位儀式後,卡洛斯宣布了任命阿歷克斯.巴羅夫為奧特蘭克王國攝政大公的敕令。

    同時,新國王的第一道政令就是奧特蘭克進入全面戰爭狀態。

    散會後,卡洛斯在王宮內的小型會議室單獨會見了王立騎士團的大騎士長們。

    “陛下,我想知道您準備如何對待王後……我是指莎薩殿下。”有人問道。

    “我不會常住在奧特蘭克,也不會待在王宮里。我是國王,更是將軍,大敵當前,沒有比在戰場上見到自己的國王更能鼓舞士氣的事情了。”卡洛斯回答。

    “我是問您準備如何……”話還沒有說完,提問者就被打斷。

    “你腦子不好使嗎?陛下說的很明白了,莎薩殿下自然呆在王宮里生活。別理這幫蠢貨,陛下,您為什麼放過那幫叛徒?”尚格雯婕毫不客氣的問道。

    “沒有叛徒。從來都沒有過叛徒,請你注意這一點。”卡洛斯回答道。

    “我信任在座的所有人,我相信大家的效忠宣誓。就像我相信在場的八位大騎士都是忠于國家,忠于王室的棟梁。”

    卡洛斯的帽子扣的太大,騎士團的諸人再說什麼,就會將自己孤立于王國外。而且新王繼位,你勸國王清洗老臣,那是不是也該先清洗清洗王立騎士團?

    “可是……”

    “尚格雯婕卿,你以女子之身達成如此成就,我相信不僅僅是靠一身蠻力吧”

    “但是……”

    “重復我的話︰沒有背叛,沒有叛徒,為艾登陛下報仇!”

    “是的,陛下,您的意志。”

    最終,騎士團的大騎士們服從了新王的意志。

    “諸位,部落才是我們的大敵,我們必須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共同應對來自獸人部落的挑戰。在種族戰爭面前,只要你願意抗爭,一切罪名都可以原諒。你們是守護者,不是法官。不要讓未發生的罪行影響你們的判斷。”

    “您的意志。”

    終結了這個話題,卡洛斯長長的嘆了口氣。

    “現在,讓我們回到正題。”

    卡洛斯令托德為在場的大騎士一人送上一杯聖水。

    “我為諸位帶來了新的力量。”

    “這是什麼?陛下?”

    “喝了它,接受靈魂的洗禮!這是來自聖光的祝福。”

    ps︰這段話放在文章最後,算是作者君的嘮叨。

    我沒有想到大家對上一章反應那麼大,黑的有,粉的也有。作者君有點小小的自得呀,至少我的文章沒有無趣到連爭論都沒有。

    然而啊,說句有點嘲諷的話,一直追本書的觀眾老爺們肯定也不是想看無腦爽文的讀者吧。

    說到底,還是更新太慢了,原本很正常的一段被過分解讀啊。

    作者君之前病了一場,影響了更新。好了之後,對收藏數又不太滿意,故意拖上架時間。現在想想,得不償失啊,有點對不起已經支持了我的觀眾老爺們。

    所以,我不拖了,該上架上架,該更新更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