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14章八心八箭的八道工序

第314章八心八箭的八道工序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鐵爐堡之所以偉大,不僅僅是因為它是群山中的明珠,是矮人幾千年的文明沉澱。

    更因為,它就是丹莫羅。

    如果你以為山頂上那那堵厚實大門後面的環形都市,以及流淌著岩漿的大鍛爐就是鐵爐堡,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

    那只是鐵爐堡的冰山一角,甚至說那只是鐵爐堡三樓的一個陽台也不為過。

    有些人類史學家從古老文獻中得知,銅須矮人的鐵爐堡還存在舊城區,卻不知道所謂的舊城區也僅僅是鐵爐堡的一小部分。

    什麼是鐵路堡?

    矮人鑿空了一座山峰修建的城市?

    哼哼,看似忠厚的矮人也是會玩心理戰的。

    矮人幾千年來,鑿空的不是一座山峰,而是整條山脈!

    當卡洛斯跟隨著赫米特行走在地下通道時,忍不住為這宏大的工程所震驚,所嘆服。

    也明白了為什麼銅須矮人最少一百萬人口,能夠在獸人的封鎖下堅持如此之久。

    因為獸人根本封不死鐵爐堡。

    鐵爐堡正門外落差近千米的曲折山道,讓獸人根本無法展開優勢兵力和矮人對拼。而堵死了鐵爐堡的正門,矮人千年來挖掘的,如同迷宮般的地底隧道,輻射了鐵爐堡周圍數百公里。

    巡山人通過這些秘密通道,零零碎碎的將補給源源不斷的輸送到鐵爐堡,使得同胞們免于饑荒。在陡峭的山壁背後,在白雪皚皚的懸崖之下,無數條通道通道維持著鐵爐堡和外界的聯系。

    “真是太壯觀了,但是你們不怕獸人發現這些通道並奇襲鐵爐堡嗎?”

    卡洛斯忍不住問道。

    “不可能的。首先,許多這樣的通道都是半成品,通道和入口隔著至少一米以上的岩壁,獸人那些傻大個找不到的。其次,這些地底通道,沒有地圖,連我們矮人自己都有迷路的可能。最後。我們有數百個監听站隨時關注著我們的地底通道網絡,只要發現異常侵入,轟隆一聲,炸了就好。妄圖從地底,從我們矮人修建的通道來進攻鐵爐堡,簡直是自尋死路。”

    赫米特自豪的說道。

    赫米特那大嗓門不說還好,一說完,包括卡洛斯在內。所有听見這話的人都忍不住一哆嗦,通道不會塌了吧……

    然而矮人修建的工程,質量真心好。

    明明體型矮小,一米四九的個頭在族群內部都算偉岸的身形了,修個地底通道卻是五米寬三米高的標準,卡洛斯這種大高個行走其中,也感覺不到一丁點兒的壓抑感。

    火把帶來的微弱熱量不足以改變鼻腔的干冷,反倒是一路行來,油煙燻黑了頂壁。

    再次贊美矮人的土木工程能力,良好的道路情況讓行軍速度得到了保證。但是卡洛斯一路上不知道叱喝了多少次。讓最前方的排頭把速度壓下來。

    原因很簡單,即使四人一列,三千多人的隊伍也拉出了將近兩公里的長龍,在陰暗壓抑的地底通道,人對于隊列的變化會尤為注意。前面的人稍微加速快走,等到後面的人發現隊伍脫節了,需要用狂奔的速度來追趕,這對體能是毀滅性的損耗。

    有經驗的老兵是知道這些細節的,但是人類不是矮人,地底通道的壓抑感讓他們失去了對于速度的敏感。到最後,卡洛斯只能自己走最前方,硬性規定所有人不許超過自己。

    “卡洛斯陛下,不必太過焦急。大概還有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我們就可以重返地表,那一帶的風景可是很不錯的哦。”

    赫米特雖然和人類接觸不多,但是也發現了人類士兵並不適應長時間的地下生活,索性邁著大步跟到了卡洛斯的身邊,和他說著話。

    “是嗎。能和我聊聊你們矮人對獸人的看法嗎。不是那種政治正確的言論。而是你的真實看法,你個人的看法。”

    壓著步子,卡洛斯也試圖找點話題聊聊。

    赫米特思索了一會。這個矮人軍官不是在思索應該怎麼表述自己眼中的獸人,而是在思索應不應該回應卡洛斯的話題。

    “凶殘,可怕,有著理智的野獸。”

    赫米特最終深沉的嘆了口氣,然後如是說。

    如果按照年齡算,每個成年矮人都是人類的爺爺的爺爺輩。這就沒法愉快的交流的。所以矮人在和人類的交往過程中,都會忽略年齡的問題,只看你的言談行動。

    在赫米特的理解中,卡洛斯是可敬且可畏的人類戰士。

    赫米特.奈辛瓦里不想對卡洛斯說謊。

    “如果是一對一,我並不畏懼獸人。矮人在體重上有些吃虧,但是力量上,尤其是手臂力量,我們並不比獸人差。一對一的戰斗,獸人從我們這里討不到好。但是十對十的戰斗,十個獸人可以輕松的擊敗十個矮人,因為體型的差距被放大了。真是諷刺,我們和獸人在地面的戰斗因為喪失制空權而失敗。獸人的飛斧、投矛在這種小範圍群戰時對我們的後背威脅太大。而一百人對一百人的戰斗,情況又不一樣,我們的山羊不是獸人座狼的對手,但是結成戰陣的矮人並不畏懼獸人。一千人對一千人的戰斗,變成了大炮和投石機的戰斗,個人的勇武已經起不到多大作用了。我年輕的時候也當過巡山人,雖然現在在軍團服役,我的狩獵技巧可是一點沒有生疏。”

    我完全相信,卡洛斯中肯的點了點頭,看著赫米特掏出水壺喝了口水。

    卡洛斯想了想,示意侍衛遞給自己一袋子酒,遞給了赫米特。

    “哦,我想我們已經是最好的朋友了,酒的味道,隔著羊皮我都能聞到酒的味道。”

    鐵爐堡糧食緊張,酒也就成了奢侈品。但是赫米特如狼似虎的結果酒囊,卻只是拔出塞子小小的抿了一口,然後就把酒囊遞給了其他同行的矮人。

    這個舉動讓卡洛斯對赫米特的評價整體拔高了一籌。

    “對了,說道巡山人了。我們銅須矮人的巡山人,每一個都是高明的獵手。但是就算這樣,在和獸人的戰爭中。巡山人部隊的死亡率比正規軍團在正面戰場的死亡率還高。這意味著什麼,我想你們在希爾布萊德應該也明白。”

    “是的,獸人的斥候非常厲害,我們人類完全不是對手。要不是高等精靈的幫助,我們將失去森林的庇護。”

    卡洛斯沒有避諱,直言了人類軍隊的缺陷。

    “那幫長耳朵啊,嗯。”

    赫米特想了想,最終沒有接這個話題。因為太容易引發種族紛爭。

    “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是我們矮人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才明白過來的。”

    “是什麼?”

    “人口。”

    “人口?”

    “我知道聯盟內部有些人質疑我們矮人為什麼不派遣更多的軍隊去希爾布萊德幫助你們人類。但是你們忽略了一個問題。”

    “我並沒有這樣想。”

    卡洛斯連忙撇清。

    “不用這麼敏感,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呵呵,好的。”

    “我兒子已經四十歲了,卻跟你們人類十歲的孩子差不多,整天只知道玩耍打鬧,還要靠我和他母親的薪餉養活。要知道,我二十歲的時候就已經在丹莫羅的群山里打獵了,一點也不讓人順心的臭小子。哎,不過也不能怪他。獸人來了。”

    你把話都說完了,讓我怎麼接……

    “但是獸人,獸人不一樣,從俘虜口中我們知道了,四十歲的獸人已經是老年獸人了,十四歲的獸人有些已經當爹了。在戰爭初期,麥格尼陛下帶領我們打過一些軍團會戰,我們在侏儒的幫助下,打出過一些漂亮的戰損比。但是沒有用,考慮到兩個種族之間的成長周期。每個矮人戰士等于四個獸人,就算戰損比達到一比三,我們也是吃虧的。何況遠遠達不到。”

    就這樣,一路閑聊。漫長的地底通道之路走到了一處分岔口。

    赫米特拐如一個岔口,從懷中掏出一枚六邊形狀的玩意,在一處隱藏的嵌口鼓搗了一陣,不遠處的石門在機關作用下緩緩升起。

    “哇哦!”

    卡洛斯忍不住發出了驚嘆。

    石門在外,是一處大約五平方公里的山間平台,遠方。鐵爐堡的雄偉的身影在黑暗中隱約可見,斜下方,平原地帶的獸人營寨火光依稀,面前,是鴨絨一般的雪花隨著凜冽的山風飛舞。

    “今晚就在這休息會吧,再走兩個小時,我們就能出坑道了。但是出了坑道,可沒有地方給大家休息,我想你們人類在坑道里呆上一整晚,估計不會太舒服。”

    赫米特解釋道。

    “謝謝。”

    卡洛斯由衷的表達了自己的感謝。

    “不客氣,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重見天日後,所有的人類士兵明顯都有些精神振作的感覺,因為缺少柴火,卡洛斯同意調用少量火油燒水,士兵們只能就著熱水啃干糧。布置營帳什麼的自然不用卡洛斯指揮,站在平台邊緣,望遠方,一種豪壯的感覺充斥心頭。

    突然,卡洛斯發現遠方似乎有流星滑落,只是軌跡很奇怪,然後,流星雨出現了。

    不對,那不是流星,是炮火的軌跡!

    隔了大概半分鐘,微弱的炮彈爆炸聲才傳入耳中,赫米特走了過來。

    “鐵爐堡開始行動了,獸人今天晚上不要想睡覺咯,哈哈哈哈。”

    矮人開心的說道。

    這種規模的炮擊,快比得上戴林.普羅德摩爾的主力艦隊齊射了。

    有幸見過海軍艦隊齊射的卡洛斯忍不住睜大眼楮看著眼前的光景。

    然後,獸人在最初的慌亂後,似乎回過神來,投石機的投柄上,點燃油脂的石塊呼嘯而出,劃出自己的光影。

    可惜矮人們居高臨下,在炮擊中優勢太大。

    那真的只有一萬獸人?

    卡洛斯看著遠方的戰事,忍不住疑惑了。

    而在燃燒平原,奧格瑞姆也忍不住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

    “要是我有足夠的投石機,什麼聯盟人類精靈矮人早就完蛋了!但是我有嗎?沒有。听好了,你們這幫蠢貨,我的失敗,不是你們幸災樂禍的資本。聯盟就要來了,他們要來了,他們要來把我們趕盡殺絕了!而你們,不,我們,而我們部落在做什麼?我們在爭權奪勢,獸人放棄了說有的關卡,把人集中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就為了罷黜他們的大酋長!再不行動,一切都晚了!告訴雷德.黑手,告訴所有想要大酋長位置的人,來挑戰我吧,贏了,酋長的位置就是你的!”

    不耐煩無休止的扯皮,奧格瑞姆決定用獸人的方式重新凝聚自己的權威。

    在希爾布萊德獲得的傷口隱隱作痛,這疼痛仿佛在警告奧格瑞姆,聯盟,已經來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