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斗圖大陸 > 第268章 鳳凰悲鳴

第268章 鳳凰悲鳴

    《大鬧天宮》里的天宮, 是神仙們高高在上俯瞰人間的地方。落在宮家老祖眼里,這“天宮”指的就是由她把持的宮家。

    “大鬧?你要如何當著吾的面鬧?顧有枝,你只是畫君,而吾是畫尊。畫尊意味著站著這世界最頂峰的一群強者,意味著是你無法逾越的一座大山!”宮煥顏以絕對自信的強者氣勢道。

    這話是斗圖師千百年來總結出的血淚經驗之談。所有人都知道畫尊不可欺, 兩者之間深不見底的溝壑, 大部分人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

    可惜她遇上的是葉墨凡, 而不是顧有枝, 不是任何一個經驗老到的斗圖師。葉墨凡是一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短短一年時間就從最底層爬上畫君巔峰,大跨步到別人用一生都追趕不上的畫道寵兒。而這位寵兒,還曾經在她眼皮底下鬧過一回宮家, 鬧完還全身而退了。

    俗話說,一回生,二回熟。

    對戰一位畫尊時,若連贏的信心都沒有,豈不是還沒開始就已經輸了?

    失去了強者之心,日後何談超越!

    葉墨凡直接點楮了畫作,神情冷漠。

    宮煥顏傲慢地看對方施為,沒有打斷阻止。她大半輩子的經驗告訴她,對方不可能成功戰勝一位決意要對方去死的畫尊。

    境界的差距橫亙在兩人之間。

    她帶著戲謔的心思, 滿腹惡念想要看對方掙扎、絕望, 和那賤人一起死在她手上。

    葉墨凡一念點楮, 畫作被激活。一只身穿金甲, 披著大紅披風,手持金箍棒的猴子,擋在了宮煥顏和兩個年輕人之間。

    它的身影看上去那麼高大偉岸,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竟連畫尊的滔滔威儀都被壓下去了。

    宮煥顏一驚,再看時,為自己剛才的驚詫而冷笑。一人高的大猴子,即使看上去威風凜凜,像人一樣兩腳直立,也不過是一只猴子。

    “大鬧天宮?你要用一只猴子打敗吾嗎?哈哈哈——”宮家老祖笑得花枝亂顫。屬于宮靈煙的年輕軀殼,即使笑得張狂,也明媚耀眼到讓人驚艷。

    曾經的宮家老祖,便是這麼一個存在感強烈到讓人移不開眼的女人。可惜她選擇的道路,讓所有人一同沉淪,每個人都為她的選擇付出代價。

    顧有枝、宮婉,連她宮煥顏自己都不例外。

    隨著她的笑聲,周圍騰起了雲海,視線所及範圍景象都發生驚人的變化。不再是宮府一片焦土的煉獄,而是高高在上的雲端。

    《大鬧天宮》的點楮效果在發酵。

    四邊立起高聳入天際的盤龍白玉柱,仙樂聲聲。這里是天宮,是仙家開蟠桃盛宴的仙殿,是諸天神佛的所在。

    宮煥顏看過屠先生的《西游記》,不過是一本連環畫。將它當作聖典的人再多,也不過是個破畫畫的,畫了滿紙荒唐牢騷之作。她甚至逼到那位畫家將新連載作《斗破老天》戒指里的老太太改了人設。不過回想起那件事,從女畫尊改為女畫聖,那位畫家看似妥協,實為暗諷的更改,並沒有讓她有半點愉快。

    這次之後,找機會將屠先生滅口。就算滅不了口,也要廢了他那雙手,免得他再畫這些亂七八糟煽動人心的東西。宮煥顏甚至還能分神盤算著解決完這一場之後,讓她不喜歡的另一個人也該消失在大眾視線。

    畫君與畫尊的對決在進行。

    美猴王對上了神獸鳳凰。

    在鳳凰展翅遮天蔽日的巨大體型下,這只猴子小小的身影,顯得那麼渺小可憐。

    “許久未吃猴頭了。”宮煥顏想起了那道美味菜肴,故意說來刺激對方道,“活蹦亂跳的小猴子,用金箍固定它的腦袋,緊緊箍住讓它听話不能動彈。用小錐敲開它的頭蓋骨,將熱油淋上去。這時候猴子還沒死,猴腦趁熱吃最嫩滑鮮美了!哈哈——與此情此景多麼相似?”

    在體型的巨大差距下,那只孫猴子被鳳凰之火緊緊包住,就像套上了緊箍咒動彈不得,眼看就要被烈焰吞沒。

    宮煥顏眯起眼楮,看那只猴子全身根根分明的毛發,在火焰籠罩下,越發光澤,越發反射出絢麗的金光,並沒有任何燒焦的痕跡,與她想象中不同。讓她眼底晦暗。

    “這是什麼技法?”宮煥顏對新畫技產生了興趣,她沒見過才隨口問一句,卻不影響她對這幅畫繪制者的輕視。

    一只猴子學人穿了衣服,不過是沐猴而冠,便真以為自己能翻了天?

    “劈筆絲毛技法。”葉墨凡冷道。

    “這名字好。”宮煥顏冷笑道,“可惜你運氣不好。若再給你時間,憑這項新畫技,你可以進階成與吾平起平坐的畫尊。那時候吾就真拿你沒辦法,只能眼睜睜看你牽手別的女人。不過現在,你在吾面前第一次用出,只堅定了吾除掉你們的決心!”

    宮煥顏心中涌現出強烈的殺機和恨意,一股濃濃的嫉妒之情也在心中翻騰。

    似乎換了身體後,她失去百年的七情六欲全都回來了,讓她更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尊無情的神。她會嫉妒會心虛會癲狂,于是更顯得面目猙獰,明艷的容貌染上了一層黑氣,下手也狠毒再不容情。

    沒人比她更清楚,她這個畫尊水分有多大。

    情緒的巨大波動讓她捂住心口,被她用“畫心”牢牢記下的每一件事,都從繪心上反饋成一段段記憶畫面,激起她無邊恨意。

    “你們只能仰望吾,你們只能成為吾的墊腳石!”她憤恨道。

    就是因為怕自己獲得身體後,沒有了無情畫道斷情絕愛,自己會變得手軟,會變得有人情味,不再如過去有威懾力。她才要刻骨銘心,讓自己不被小情小愛影響,不露出她滿身累累的傷痕和破綻,不再被傷害!

    鳳凰之火連燒了那麼久都完好無損,沒有將猴子燒死,讓它反而猴眼冒金光,似乎還能頑抗一陣子。宮煥顏見此情此景,說話越發不中听,將自己的負面情緒,全都一股腦倒出來,企圖影響對方。

    “沒有誰能凌駕在他人之上,沒有人該被誰決定做墊腳石!”葉墨凡傲然冷凌道,“一路走來,我听了太多類似的話。你只是區區一個畫師、你不過是一名畫家、你只是一位畫君……可越這樣說,越顯得你們色厲內荏。宮煥顏,你心里其實是忌憚我的,所以才會不斷提醒我們之間的差距。”

    “笑話!新畫技又如何?劈筆絲毛畫技,雖能讓你將來有機會攀上名為畫尊的強者山峰。但你召出的猴子,能在鳳凰之火下堅持那麼久,它沒有起到任何幫助作用。你靠的不過是這只猴子本身的銅皮鐵骨,金剛不壞之身罷了!”

    宮煥顏見局勢並沒有傾向自己,話鋒犀利。

    她想到了對方點楮這只猴子的用意。

    《西游記》她也曾看過,這只孫猴子在太上老君的煉丹爐里待了四十九天,都無法被煉化,反而練出一雙火眼金晴。

    什麼《大鬧天宮》?對方所繪的這幅畫,果然就是針對她宮家,是處心積慮專門用來克制她的!

    雖然一時間燒不死這只猴子,宮煥顏也沒放棄用《鳳舞九天》這只鳳凰困住它。

    明明可以用“畫蛇添足”來破解,她偏偏跟對方杠上。她要讓對方看到她是如何弄死這只猴子的!

    美猴王與鳳凰僵持的戰場上,宮煥顏又點楮出另一幅畫作《紅蓮業火》。既然對方要當孫大聖,怎麼少得了神佛參與?

    紅蓮業火,梵名缽特摩,前世惡業之火。這冰冷刺骨的火焰,能燒得皮膚寸寸干裂。她新換了軀殼,顧有枝和宮婉對她的傷害,便是他們前世為惡犯下的罪孽。

    兩團寒氣逼人的火焰,綻放出紅蓮,襲向葉墨凡和宮爍。

    “危險!”宮爍是火屬性的斗圖師,深知這火焰的厲害。眼看就要被紅蓮吞沒,他招來兩只火鳥擋災,試圖將葉墨凡推開,自己承受這致命一擊。

    他已經做好犧牲自己的準備,面對老祖宗,他連還手的余地都沒有。與其連累對方,不如冒險回到現實中,換得無數種可能。

    不過這一推,他沒推得動……

    因為葉墨凡不答應。

    就算宮爍信誓旦旦,說得好似死一次很輕松,而且的確已經為陶楚償命過一次。葉墨凡也不讓對方陷入危險中。

    那一次他陷入昏迷沒能阻止,這一次他卻不會看對方去死。

    陶畫尊已經將最壞的結果,丑話說在了前頭,這場夢有致命的危險。誰能保證,涅畫作在“黃粱一夢”中也能正常使用?

    即使宮爍涅重生成功,使用這種保命畫作,絕對有次數限制和諸多條件。宮爍未來的路還很長,不該一而再,再而三將機會用在保護他葉墨凡身上。

    他不需要人保護,也不願意宮爍再為他犧牲。

    火鳥只能阻擋一時,紅蓮在吞噬火鳥後更加茁壯,與外表不同的寒氣襲來,靠近兩人時,連身體都要被紅蓮業火凍僵了。

    這時候,突然冒出兩只猴子沖向紅蓮,替他們抵擋了這一波傷害。

    “這是……身外身法!”宮煥顏判斷道。

    其實不同她去判斷,被困在鳳凰翅膀中的美猴王,正拔出一撮猴毛,在嘴上使勁吹呢。

    《西游記》里的孫猴子,身上有八萬四千根猴毛,根根能隨心所欲變化。

    “這才是劈筆絲毛畫技的妙處。”葉墨凡公布道。以前的作畫技法,沒有這麼細致入微,將根根毛發畫得活靈活現的。此套畫技與孫大聖的神通,相得益彰,每一具法身都有與本體相同的實力。

    他早知道會發生這一幕,戰況在他的可控範圍中,所以他不需要宮爍為他擋災。

    《大鬧天宮》畫作最出色的點楮效果已經展露,便不再藏著掖著。只見孫悟空吹毛,吹出無數猴子,將仙殿都給站滿了。

    滿眼的猴子,燒又燒不死,讓宮煥顏密集癥都要犯了。

    “無非就是拼修為!你能點楮,本尊就不會點楮嗎?”宮煥顏催動修為,召喚出更多的紅蓮。她要將入眼所及之處,所有的猴子都裹在業火中,每一只都“悉心照顧”到。

    畫作本身的優勢,就算用修為抗衡,表面看上去游刃有余,宮煥顏還是落了下風。

    孫大聖有八萬四千化身,葉墨凡哪怕只催生出一萬只猴子,都能用猴子大軍淹沒對方。

    終于,宮煥顏的紅蓮業火,不再能席卷每一只猴子。

    更可惡的是它們揮動金箍棒,雖然沒打破她周身結界,閃閃特效卻舞得她兩眼都花了。

    “可惡,只不過是只猴子!”宮煥顏使出了“畫蛇添足”,將天宮里的猴子全都抹去了身影,讓它們化為墨跡,只剩下與鳳凰對戰的最初一只。

    修為耗損太大,她的紅蓮也與猴子們陪葬了。不過身為畫尊的她,只要不再拿喬,不再抱著輕視,認認真真拿出自己的實力去斗圖。她有絕對的自信,眼前的兩人,最終只會死在她手上。

    “一只猴子也想要鬧天宮!胡亂畫的故事,只有痴人才相信!在現實中,猴子只是猴子,而滿天神佛永遠高高在上,掌握著天下權勢。逆天只有強者能辦到,匹夫之勇只是笑話!”

    總算扳回一局,宮煥顏神清氣爽。一下子清空了戰場,這消耗可不得了,不過她樂意。

    不,還沒清空,那最後一只猴子,還在礙她的眼。

    “它在你眼中只是一只猴子。”葉墨凡注視被他從畫卷里點楮出的美猴王,看它用金箍棒暴打鳳凰的腦袋,從未停止過戰斗,眼中燃燒起熊熊斗志。

    “它不僅僅是一只猴子,它代表的是反抗,是不屈,代表的是還沒被你們這些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神佛的人壓垮的脊梁骨!你說我只是畫君,那你听好了,你也只是畫尊而已。”

    “放肆!你不過是個畫君,也妄想跟本尊平起平坐?”宮煥顏惱怒道。

    “己所不欲,莫施于人。這就受不了?”葉墨凡冷冷道︰“你搞錯一件事。平起平坐?不!若天遮了我的眼,我就要捅破這天!若諸天神佛擋在我面前,就讓那神佛都煙消雲散!”

    “放肆!僅憑你們?僅憑這只猴子?”

    “有一種精神叫齊天大聖!”葉墨凡道,“你高高在上,脫離世間太久了。你當自己是宮家老祖,其實你只是附在宮家一條敲脂吸髓的蛀蟲!”

    轟!

    鳳凰悲鳴。

    會七十二變的齊天大聖,將自己變大,大到能揪住鳳凰的脖子,用金箍棒把它敲到掉了一地毛。

    落難的鳳凰不如雞,雞毛一地狼藉,那鳳凰不堪負重,化作墨煙消失了。

    與此同時,那金箍棒從天而降,狠狠砸在宮煥顏身上,她周身的四層護體光罩,全都裂了。